观察者网

希腊救助谈判失败 中俄会乘虚而入?

2015-06-18 07:55:28

希腊危机迎来关键节点,昨日(6月17日)下午,希腊驻上海总领事馆新闻办公室提供给记者的官方声明表示:希腊希望留在欧元区,会努力开展改革,但前提是“结束不切实际的盈余和财政紧缩政策,并确保希腊债务的可持续性。”本月末,欧元区给予希腊的2450亿欧元救助计划即将到期。同日,希腊还必须偿还IMF16亿欧元的债务。而在这一关键时刻,希腊政府对于财政紧缩的态度仍然强硬,希腊债务危机的前景不容乐观。希腊并不希望退出欧元区,但也无法接受“三驾马车”严苛的财政紧缩措施,因此情势仍然焦灼。

14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希腊救助谈判以失败而告终,已经持续六年的希腊债务危机又生变数。外界对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担心陡然加剧。自从今年2月激进左翼联盟执政以来,希腊对于财政紧缩的态度趋于强硬,而欧盟方面也逐渐失去了耐心。

《经济学人》15日发表文章对希腊局势表示了担忧,认为希腊左翼政府反对财政紧缩的态度,已经使得该国的经济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并使得德国的态度进一步趋于强硬。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当属对希腊的鹰派,不过,倒是总理默克尔非常担心,希腊如果真的退出欧元区了,最后会便宜了中国和俄罗斯,这该如何是好?

希腊与德国的分歧一直存在。默克尔这次不担心本国人民的反对了,倒是操心起希腊可能会倒向中俄。难道是最近中国在国际上风(de)头(dao)太(duo)劲(zhu),让默克尔在欧洲都有了危机感?

就在本月末,欧元区给予希腊的2450亿欧元救助计划就要到期。同一天,希腊还必须偿还IMF16亿欧元的债务。而在这一关键时刻,希腊政府对于财政紧缩的态度仍然强硬,希腊债务危机的前景不容乐观。

以下为《经济学人》文章的译文,原标题:不可调和的分歧?观察者网 陆闻天编译

周日晚间,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关于延长对希腊紧急援助的会谈再次谈崩。从表面上看来,这次失败是因为在增加希腊财政盈余方面的要求方面,欧盟委员会与希腊无法达成一致。这其中包括削减养老金以及大幅提高增值税率。但在布鲁塞尔僵局的背后,其实是双方国内政治上的现实分歧。欧洲各国领导人和选民认为自己为了援助希腊已经花费了数十亿,对于希腊的进一步要求已经感到厌烦。而在雅典,由激进左翼联盟领导的政府在选举时承诺当选后将抵制欧盟强加的紧缩政策,但现在它被要求接受进一步的紧缩政策。

《经济学人》文章截图

这暗示至少希腊政治家的态度已经发生了转变。在去年年末,希腊的经济已经出现好转,但是,当激进左翼联盟在今年二月份执政之后,该国经济又陷入了衰退。同时,民调始终显示,70%-80%的希腊民众希望呆在欧元区。并且,40%-50%的希腊民众在最近的民调中表示愿意接受更为严厉的经济措施以换取国际社会新一轮的援助。上周,两个民调显示超过50%的希腊民众认为,政府在谈判中举措是错误的。

Petros Efstathiou是希腊的一名中学老师。他在1月25日的选举中将选票投给了激进左翼联盟。“一开始我感觉不错。齐普拉斯(希腊当选总理)反对三驾马车(欧盟委员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央行)。这使我们恢复了尊严。”但现在他发现事情并非如此。尽管齐普拉斯承诺,相比于债权人的债务,退休金和公共部门的薪金将被优先考虑,但在过去两个月中,他一直担心他的工资是否会被支付。

希腊的失业率从去年年末的26.1%微弱上升到了第一季度的26.6%。至于那些有工作的人,希腊政府计划对其中年收入高于30000欧元(33600美元)的纳税人征收额外的财富税。“我正在上一门德语课程,之后我将移民,”一位名叫Andreas Andreou的24岁失业工程师说:“我不希望生活在一个去欧洲化的国家。”

一些欧洲官员惊讶于希腊的中产阶级为何还未像阿根廷的中产阶级选民那样对政府在经济上的无能进行抗议。然而,在态度上的转变本可能给予激进左翼联盟更多的灵活性,但其可能来得太晚了,以至于难以取得希腊债权人的同情,尤其是希腊最重要的债权人——德国。当左翼联盟在1月份当选之后,德国领导人已经对希腊采取了强硬的政策。如今,这些政策已变得更加强硬。而根据民调,大多数人都同意希腊退出欧元区。

至于德国政府,财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在数月之前已经失去了对希腊财长亚尼斯•瓦鲁法基斯的信任。据说,朔伊布勒已经相信欧元区对于希腊的退出应该持更加强硬的立场。他所在的中右翼基督教民主联盟(CDU)和它的姊妹党巴伐利亚基督教社会联盟(CSU)同样如此认为。

甚至德国中左翼社会民主党的态度也趋于强硬。作为执政联盟中较为次要的成员,该党在要求希腊财政紧缩方面态度一贯较为温和。但该党主席西格玛尔•加布里尔却在公开场合表示周日晚上的谈判失败之后他已经感到厌烦。在一次提到希腊财长的专业时,他说:“希腊政府中的博弈论专家是在把自己的国家和整个欧洲做赌注。”

作为德国最有权力的政治人物,德国总理、基民盟主席默克尔一如既往地使用了更为谨慎的措辞。在过去五年里,她已经成为了国际上财政紧缩的象征。然而现在她似乎比她党内的其他成员更希望希腊留着欧元区。上周在巴伐利亚召开的G7峰会,进一步加深了她的忧虑,她担心退出欧元区的希腊会倒向中国和俄罗斯。默克尔有权决定德国在谈判中的最终立场。但这需要财长朔伊布勒的协助,以说服那些对让步持怀疑态度的基民联议员,使得协议能够被议会批准。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和德国总理默克尔。

许多希腊人已经不再指望德国改变立场。人们担心,如果齐普拉斯政府如果无法争取到新一轮的援助,希腊政府将加强资本管制。为此,大量储户从当地银行取出了存款。自从左翼联盟执政之后,超过三百亿欧元被转移到了国外银行或被储户取出。反对派领导人敦促齐普拉斯总理尽快对此采取措施。“我们等得越久,局面将越难收拾。”中左翼小党河流党的领导人斯塔夫罗斯•塞奥佐拉基斯说

但是,激进左翼联盟控制了政府,并且许多该党的极左派议员已经准备好拒绝依照援助监督机构要求提出的协议。一些希腊商人甚至表示如果能够提醒政府应该改弦更张,那么他们将对资本管制持欢迎态度。“需要发生一些戏剧性事件来促使政府做出决断,”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说:“否则,我们将因为偶然因素而退出欧元区。”

经济学人

经济学人

分享到
来源:经济学人 | 责任编辑:陆闻天
专题 > 希腊退欧
希腊退欧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