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金钟:全球对外投资方向的改变对中国企业有何影响?

2017-06-13 07:46:28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金钟】

最近,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发布了《2017年世界投资报告》,在这份报告中,着重提到了在过去几年间,国际资本更多的涌向欧美等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得到的投资份额和绝对数额都呈现了下降的苗头。这些数据引起了许多人的忧虑,担心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接受资本的差距会进一步拉开我们和发达国家之间的经济发展差距。

首先,我们需要明白国际投资通常分成两类,一种是产业投资或实业投资,即外国公司进入中国投资开厂,开展生产经营活动并带来技术和管理经验,这是我们以前经常提起的外商直接投资,也是联合国这份报告统计的投资类型。另外一种则是金融投资,即外国资本进入中国金融市场购买股票或者债券等金融工具,为经济活动提供融资服务,比如最近的债券通北上就是吸引的这一类投资。

在这个国际实业资本流动的方向变化中,我们能看出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中国要平稳的实现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留出来的时间并不富裕,必须要加快动作了。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局,美国经济分析局(BEA)

上图是中美两国制造业企业利润在当年国内社会总投资的比重对比。在图中我们可以看出在2000年到2015年之间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制造业企业利润占投资的比重比美国利润占投资比重超出10个百分点左右。这个利润率差距是大量外国投资涌入中国的主要原因。而造成中国制造高利润率的根源则是不断完善的基础设施、不断的技术升级、和大规模低成本生产等优势造成的。

在上图中,我们还可以注意到美国制造业利润占投资比重从2001年的低点开始不断上升,很大程度是因为中国在加入WTO以后逐渐成为全球供应链里面不可取代的一环,为美国制造业提供零部件和半成品,从而降低了美国企业的成本,增加了他们的利润,而中国工业利润也同步上升。在这一时期,中美两国的产业互补形成了一个双赢格局。

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中美两国的制造业都经历了一个短暂的利润率反弹。但是从2011和2012年之后,中美制造业企业的利润占投资比重之间的差距开始缩小,到了2015年,中国工业企业利润占投资比重仍然高于美国制造业的利润率,但是优势已经十分微弱。

这就是十几年的高速经济发展以后,中国原有的廉价劳动力和世界工厂模式已经达到了一个饱和的境地。对于制造业来说,若想进一步提高企业利润水平,只有在供应链中向高附加值的环节转移才能实现。

由于中国市场容量巨大,增长速度还是世界上排在前列,因此在吸引国际资本上仍然有独特的优势。但是我们应当看到,现在和2001年刚加入WTO的时候不同,西方发达国家的企业已经将能转移的低附加值生产环节基本上都转移得差不多了,剩下的核心环节,多半就是这些企业赖以生存的根本。

或许中国企业可以通过并购掌握个别行业的尖端科技,但是大部分先进企业不会轻易的将自己的核心环节转移到外国生产研发。因此,高附加值的对外投资从根本上是无法达到过去十几年中低附加值国际资本的投资规模的。所以,国际资本在中国的实业投资即使在未来恢复增长,也很难回到过去几年那样的高的增长速度。而中国的产业转型和升级,归根结底还是需要依靠中国自主科技研发和国内企业自身的实业投资,未来对于国际资本的利用恐怕更多的利用债券通等政策吸引来的金融投资,只是为国内经济活动单纯的提供资金。

那么,对外投资方向的改变会对经济发展的下一步发展造成什么影响?

首先,最近两年,实际上世界上主要经济体的企业利润持续增长的阶段已经结束。以美国而言,大部分行业的总利润在2016年已经是负增长(如下表)。

在非金融行业之中,制造业、运输仓储、批发业、建筑地产等行业利润都开始下跌。美国零售业在2016虽然还有利润增长,2017年以来在电子商务网站的打压下陷入大面积关店倒闭的风潮之中。当前,非金融产业中利润增长最快的就是如谷歌、亚马逊、脸书这样的网络科技业垄断巨头。

其次,美联储在6月即将作出的加息决定,以及计划在今年开始的资产负债表的缩表动作,将进一步增加美国企业的融资成本。

而特朗普的税改和医改如果通过立法,应该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企业利润水平。但在其党争日趋激烈的情况下,是否能够通过他的改革方案,以及最终可以通过的改革政策是否能够达到预期效果,都是一个未知数。

以特朗普最近刚刚启动的基础建设投资宣传周为例,他本来想通过对基础建设进行投资的宣传重振自己的形象,但是在美国国内的党争背景下,这个基建宣传周悄无声息地就过去了,与一带一路在国际上引起的强烈反响和国际社会的热情参与形成了强烈对比。

而且,特朗普的基础建设投资政策,一如他之前的税改政策公布宣传,只有几点大略的政策方针,缺乏细节。这些方针中,最主要的内容就是在总共1万亿美元的基建投资中,联邦政府会分十年投资2000亿美元,另外的8000亿准备通过美国政府以外的私人投资和海外投资来完成,比如国内熟知的PPP模式(Public—Private—Partnership,公共私营合作制)。

但是,美国财政预算的制定牢牢把持在议会手中。占有多数党地位的共和党传统上对于政府主导的基建投资持有怀疑态度,而支持基建投资的民主党则由于对于减税的反对和党争的需要,也很难在当前的政治环境下出面支持特朗普的基建投资计划。

因此,就像我们以前多次提到的,美国企业利润增长的倒退以及政府经济政策实施中面临的困难,将会在不久未来迫使资本在美国以外寻找更好的回报。如果中国可以加快产业升级政策的实施以及相关供给侧改革的推进,进一步完善依法监管、以市场为中心的经济管理体系,给予企业更多的商业决策自由,中国将会成为吸引国际资本的竞争中的最大赢家。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金钟

金钟

旅美经济学博士 宏观经济分析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经济晴雨表
经济晴雨表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