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金钟:美国用金融制裁威胁中国,这场持久战怎么打?

金钟

金钟

经济学博士,宏观投资人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2-15 07:37:3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金钟】

特朗普执政进入倒计时,针对中国的各种制裁命令纷至沓来。被制裁的人里面有人大副委员长,有普通社区民警,甚至还有刑满释放的黑社会成员。

中国外交部迅速做出回应,对于美国的制裁进行了反击。

美国的制裁措施,通常包括了禁止入境、冻结美国境内资产以及禁止美国人与被制裁对象进行交易等等。在这些措施里,美国对于外国人的金融制裁恐怕是杀伤力最大的一个手段。

美国的金融制裁,一般来说就是禁止美国银行与被制裁者进行交易。乍一看起来这没什么,这世界上银行这么多,不能和美国银行做生意,选择其他国家的银行就好了。

可是事实没有这么简单。金融制裁的破坏力到底来自哪里呢?

在经济层面上,美国金融制裁的最核心就是美元霸权。虽然美国目前的GDP只占全世界GDP的四分之一左右,但是全球一半以上的跨国银行贷款和流通债券都是美元计价。

而绝大部分的美元交易的清算主要通过两个网络系统进行:Fedwire(美联储转移大额付款系统)和the Clearing House Interbank Payments System(CHIPS,银行间支付结算系统)。

其中Fedwire是美联储控制下的清算系统,CHIPS是负责清算95%的全球跨国美元交易的美国最大私营清算系统,即使美国以外的两家银行之间的美元交易,最后也会通过这两个系统将资金往来最终确认交割。

于是,当某个外国人或者企业被美国实施金融制裁,即使被制裁人没有在美国银行开户,如果他通过其他国家的银行户头进行了美元交易,这些美元还是会通过清算系统进入美国金融网络,从而被冻结。

前几年欧洲就有一个有名的案例,某个商人参与了违反美国制裁法令、但是在欧洲境内合法的交易,虽然这个欧洲商人的交易对象也是欧洲人,这两个人都没有违反自己所在国家的法律,但是由于他们的交易货币是美元,这个商人的银行财产被全部冻结并遭到美国起诉。

这是美国金融制裁的第一层杀伤力的来源。

对于很多人来说,不在美国银行开户,不用美元进行交易,似乎就可以避过金融制裁。

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的确这样就可以绕过美国的金融制裁,但是从90年代以来美国通过控制国外银行的美元交易渠道不断收紧对国外银行的控制,在911以后更是利用反恐这个借口深入监控国际银行之间常用的通讯网络系统:the 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s (SWIFT,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

SWIFT总部设在欧洲,是欧美银行主导的、覆盖到全球绝大多数银行的一个信息交流网络。我们可以把SWIFT看成一个只有银行能够登陆的微信平台,每一笔跨国的银行间资金流动都需要参与的银行在SWIFT上互通消息进行确认。

虽然SWIFT没有清算资金的功能,但是作为覆盖面最广、使用最频繁的金融信息网络平台,当美国利用反恐的借口掌握到了海量的后台数据,那些美国以外的银行即使不用美元,他们的跨国资金流动也被美国监控了起来。因此,当美国掌握了那些国外银行有被制裁人的户头这个信息,他们就可以利用掐断美元清算渠道来威胁那些国外银行,迫使国外银行冻结被制裁人的资产。

更进一步的,美国也可以威胁其他银行不要和那些拥有被制裁人户头的国外银行进行资金往来。这两年美国对于伊朗的金融制裁就基本上覆盖了伊朗所有的银行,基本断绝了伊朗银行通过SWIFT对外进行贸易结算和资金往来的正常通道。

当然其他国家对于SWIFT被滥用也有着不同程度的反弹。

在美国制裁伊朗的时候,欧洲有人呼吁要建立一个独立于SWIFT、不包括美国银行的金融电信平台。最后几个欧洲国家在2019年初成立了一个The Instrument in Support of Trade Exchanges(INSTEX,贸易往来支持工具)来绕过SWIFT进行与伊朗的贸易结算。

但是直到2020年春天新冠疫情在伊朗爆发,INSTEX成立一年多以后才正式开张:欧洲国家以人道主义援助的名义通过INSTEX结算了第一笔对伊朗出口的款项。

前几天在美国大选胜负基本确定以后又有新闻爆料,德国的中央银行过去几年一直和伊朗银行保持联系,伊朗银行在德国的央行的户头上维持着几十亿欧元的账面资金用于进出口贸易结算。

3月28日,在伊朗一家医院,身穿防护服的医务人员在工作间隙休息。 新华社发(伊朗国家通讯社供图)

俄罗斯2014年以后建立的System for Transfer of Financial Messages(SPFS)也是一个可以替代SWIFT的备选措施,目前刚刚开始和其他国家的银行联通,在俄罗斯国内的市场份额还没有过半。

中国也有一个自己的跨境银行间支付系统(CIPS)。CIPS在2012年建立,目前仍然和SWIFT是一个互补的关系,网上能搜到的数据称2019年CIPS处理了188万笔跨境人民币业务,总金额34万亿元。

金融制裁说到底是经济战的一个工具,主要目的就是拆散被制裁人与外界的金融贸易往来。对抗这种工具最根本有效的应对手段还是坚持对外开放和交流,更深入的融入世界经济体系,要让经贸利益大到别人拆不散的地步。

中国已经是许多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现在又签署了RCEP,这是正确的前进方向。未来,进一步加强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贸易联系和金融合作,降低经贸往来的成本,让双方都受益,是推动人民币进一步被世界接受,摆脱被制约威胁的最有效途径。

这个道理其实今年夏天很多国内的金融监管者已经公开在说了,但是落实到实践上,恐怕还需要落实解决很多具体细节的问题。跨国贸易背后的资金往来是一个相当复杂的系统,早年阿里巴巴这样专门服务电子商务的互联网企业都没能解决企业级国际贸易结算的困难。

今天,为了服务进出口企业更好地使用人民币进行贸易活动,国内银行与相关提供基建的科技公司必须细致地去了解和服务客户的需求,积极地向其他金融机构的货币清算系统学习借鉴,才能加快人民币被其他国家地区客户接受的步伐。

例如,决策者应当对于下面这些问题更加关注:人民币清算系统是否好用,技术上是否安全可靠,手续会不会过于繁琐,银行和非银行用户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能否快速有效的解决等等。

另外,依照日本等国家在海外发展的经验,本国银行海外网点的第一批客户就是出海拓展市场的本国企业。面对国内企业日益增长的海外业务需求,国有银行在海外网点的服务意识和专业能力是否能够跟上?如果连本国企业在海外的贸易资金往来都不能用人民币,如何推动外国银行和外国企业大规模使用人民币来结算?

总之,现在人民币国际化道路上最大的阻碍不是认知和政策上的分歧,更多的是具体操作者是否具有强烈的企业家开拓精神、服务意识和技术能力。

人民币国际化的趋势虽然不可阻挡,但是这个过程会比较漫长。面临外来威胁,既需要有强硬的回击措施,也需要有灵活多变的游击思路,同时推进长远的根本解决方案和短期的应急方案,多管齐下才能有效地保护国家利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金钟

金钟

经济学博士,宏观投资人
责任编辑
吴立群

吴立群

分享到
作者最近文章
美国用金融制裁威胁中国,这场持久战怎么打?
当下,国企为何频现债务危机?
中国外贸火爆,但两大隐忧该怎么破?
打倒偶像产业,就能提升中国文娱产业的格调吗?
数字货币来了,阿里会被甩掉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