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工力量:中企买矿,智利反悔;动力电池,无“锂”取闹?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2-03 09:03

科工力量

科工力量作者

提供对中国高新技术企业和产品的专业点评

【文/科工力量 清柠】

前言

智利人把锂矿卖给中国企业后,似乎又反悔了。

1月14日,当地法院叫停了比亚迪总计8万吨金属锂配额的合同。然而仅在两天之前,智利政府还在宣布比亚迪已经中标。两天之内态度突变,确实有些出乎意料。

不过比亚迪锂矿被叫停,跟中方企业似乎没什么关系:法新社报道显示,是锂矿所在地科皮亚波州州长以及阿塔卡玛盐湖(Salar de Atacama)附近的土著社区提起了上诉。地方代表认为此次招标方案违背环境保护、经济发展等原则。州法院就以“招标存在争议”为理由叫停了锂矿项目。

地方势力不依不饶,中央政府只好打圆场。智利矿业部表示,此前招标过程“公开、透明,并符合所有现行立法”。项目叫停,不代表招标取消。因为早在去年10月,智利政府就已经开始招标,当时比亚迪报价6100万美元,甚至比另一家中标的智利企业高出100万美元。

中方企业仅仅做错了一件事:他们不应该参加国外政府换届期间的项目招标。

智利北部阿塔卡玛盐湖地区的锂矿加工厂,图自智利化学与采矿协会(SQM)

01

智利政府换届

主导此次招标的智利现任总统塞巴斯蒂安·皮涅拉(Sebastian Pinera)是保守派,任期只剩下最后两个月。可是将在3月完成换届的新候选人加夫列尔·博里奇(Gabriel Boric)是左翼,政策取向区别很大。比亚迪参加了一次投标,却要应付两路政府团队,难度可想而知。

作为一名典型的“拉美左翼”,博里奇经常把“资源国有化”挂在嘴边。在竞选期间,博里奇的政策清单就强调这几条:强化国家调控、提高矿企特许权使用费、反对矿产资源私有化、推动建立国营锂业公司。比亚迪锂矿投标结果公布后,他就展现新官的“官威”,要求政府推迟投标,建立“圆桌会议”,讨论合同当中的各种条件。

如果立足智利国情,博里奇的这几句话,确实站在了道德高地。皮涅拉也只好用“国家大义”进行应付:启动锂矿招标,是针对智利锂业落后澳大利亚的行业困境。矿业部也应和称,将国家储备4%的锂资源进行国际招标开采,是为了恢复智利全球锂市场地位。

这番说辞似乎十分幼稚,但是从产业数据看,皮涅拉也没说错。

中国商务部数据指出,目前智利锂矿储量大于750万吨,居世界第一,占全球1400万吨储量的52%,其中阿塔卡玛盐湖的储量占据全国的81%。不过2020年数据显示,智利锂产量仅为1.8万吨,低于澳大利亚的4万吨,位于全球第二。如果这一趋势持续下去,智利的锂矿市场份额将会在10年内减半。

皮涅拉想着卖矿救急,博里奇的思路就长远得多:拉美媒体《里约时报》19日报道,阿根廷、玻利维亚和智利正在就建立锂生产国组织进行讨论,类似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博里奇上台后,几个国家都是左翼意识形态主导,各方交流效率更高。加上墨西哥外长曾经亲自拜访了博里奇,组织成员将会进一步壮大。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锂矿,已经成为新时代的石油。

作为下游的新能源制造大国,中国必然会受到锂矿市场的冲击。不过在未来,这种冲击将会成为常态。行业机构预测,汽车电池原料碳酸锂全球缺口将突破16万吨,占比13%。未来几年,全球碳酸锂供需仍将处于紧平衡期。与此同时,2021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已经达到330.8万辆,同比增长114.1%。

只要中国新能源市场还在扩张,动力电池就会一直无“锂”取闹。

02

碳酸锂有价无市

碳酸锂的有价无市,本质上是过去行情的综合反映。

自2018年年初到2020年9月以来,由于上游矿业大量放出产能,低价进口碳酸锂大量进入国内市场,碳酸锂一直处于供给过剩的状态。下游市场中,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转型,满足政策指标的三元锂电池更容易满足市场需求。上下游市场的共同挤压,导致碳酸锂价格持续走低。

2017年,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从的12.6万元/吨上涨至10月的17.1万元/吨,涨幅最高超47%。然而在2018年6月,碳酸锂价格均价已经跌回12.5万元/吨。2020年9月,电池级碳酸锂已经跌到4.39万元/吨。不少厂家因为价格跌破成本,只能关停生产线。

锂矿企业并没有想到,碳酸锂将在三个月后迎来绝地反弹。

2021年初,碳酸锂生产厂家进入检修期,碳酸锂市场货源大幅减少。尽管在复产复工之后,碳酸锂的价格在4-6月进入了平稳期。但是新能源汽车领域迎来了快速扩张:2021年1-6月,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约123.93万辆,同比增长170.83%。

新能源市场的迅速扩张带动了磷酸铁锂,氢氧化锂等下游产品的需求,碳酸锂的价格也水涨船高。2021年12月31日,电池级碳酸锂华东地区均价28.2万元/吨,与1月1日5.46万元/吨的价格相比,上涨了416.48%。

下游市场需求不断,上游产业却在逐步收口:由于下半年“能耗双控”政策的影响,下游企业持续选择减产。另一方面,国内盐湖等地的锂矿产量降低,新的锂矿项目开张,可能需要3-5年的时间。国外矿山由于疫情的影响,产出无法稳定供应。

澳大利亚锂矿商Allkem就在18号表示,全球范围内奥密克戎新冠病例激增,将在近期继续使锂矿行业的运营和开采活动受影响,预计在截止今年6月的下半财年碳酸锂价格将比上半财年进一步上涨80%。

短时间内无法保持供应,加剧了下游生产备货的恐慌。目前的碳酸锂客户中,磷酸铁锂厂家订单供应紧张,用于电解液生产的六氟磷酸锂也有新增产能,加剧了碳酸锂的供需错配,华东工业级碳酸锂报价也达到了32.36万元/吨。

上游材料商负责人李潮(化名)表示,“现在新能源汽车发展太快,目前市面上,工业级或是卤水的(碳酸锂)都拿去做电池级碳酸锂了。”

上游供应逐步见底,下游凶猛的需求又为市场火上加油。

青海一家碳酸锂企业向媒体表示,客户托“关系”都拿不到货,因为公司根本没有多余库存。藏格锂业相关人士也向媒体表示,公司2021年生产量加上2020年的存货共计1.15万吨已经售完,无法满足现有订单。西藏某锂精矿生产企业高管表示,“客户更多的问题就是你家有没有货,对价格的确不太敏感。”

碳酸锂长达一年的躁动,对动力电池行业造成了持续影响。去年1-11月,我国动力电池装车量累计为128.3GWh,同比累计上升153.1%。但是行业巨头宁德时代的毛利率已经下降到27%,国轩高科三季度毛利率则为18.30%。

市场持续做大,利润却在下降,动力电池涨价似乎成为了必然。山东省电池工业协会顾问谢瑜忠向媒体表示,国内价格涨幅可能在7%~20%左右。江苏某新能源企业内部人士在媒体采访中也指出,短期内的涨价成本,主要由电池厂承担。配合头部新能源车企的涨价,产业链相互配合,用规模相对较小的涨价,支撑到2023年。

03

锂资源压力正把下游逼到上游

碳酸锂代表的锂资源压力,正在把下游行业逼到上游。

全球锂资源地分布,可以简单地概括为“南美锂三角”:玻利维亚、阿根廷和智利占据了全球59%的已知锂资源量。中国拥有的锂资源,仅占全球的6%。锂矿资源的来源分为锂辉石、锂盐湖和锂云母,锂辉石的提纯效果要远好于锂盐湖和锂云母,但我国锂矿分布情况为“品位低、储量大”,能够直接动用的锂辉石仅占全国锂矿的15%。

现有的锂矿石供应,无法满足行业刚需。国内产能供需不足,让中国企业“全球抢锂”成为了常态。

国内市场中,国轩高科与盐湖股份去年12月签订合作协议,开展锂电领域深度合作;宁德时代也在去年8月与中国宝武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优选西藏矿业作为碳酸锂战略供应商。

去年10月,智利宣布开放锂盐产品配额招标,比亚迪中标8万吨锂矿开采合约。总计报价6100万美元。动力电池企业宁德时代也因为收购千禧锂业(Millennial Lithium)和赣锋锂业相互加价,最终导致千禧锂业被美洲锂业截胡。

抢占产业链角色,并不能解决供应问题。在三元锂、磷酸铁锂和电解液等动力电池原材料中,碳酸锂都是重要的中间产品。保障国内锂资源供应的最佳出路,依旧要从国内的锂矿下手。盐湖提锂和锂云母开采因此成为了全新的突破口。

已有实质性产出的盐湖分布 图自五矿证券

盐湖提锂领域,国内重点项目为国内最大盐湖青海察尔汗盐湖,以及亚洲最大锂矿盐湖西藏扎布耶盐湖。宁德时代合作的西藏矿业,开发的就是扎布耶盐湖。

根据西藏矿业发布的公告,扎布耶盐湖即将开放利用万吨电池级碳酸锂项目,投资额达20亿元。扎布耶盐湖已探明锂储量为184.10万吨,含锂品位世界第二,并且易于形成不同形式的天然碳酸锂的沉积。按1/3可采比计算,资源潜在价值达1500 亿元。成本同比国内其他盐湖降低20%。

“盐湖提锂”是一个美好的故事,但是故事和产业的距离却无比遥远。

从实际执行看,西藏矿业自2020年就停产了白银扎布耶锂盐厂,理由是“距离西藏较远,没有成本优势”“工艺落后,生产不理想”“新项目正在投产”。与此同时,新日程表却显示,项目“2023年9月30日运行投产”。加上西藏地区基础设施需要开发以及当地生态保护的问题,西藏矿业的盐湖提锂项目,在2022年依旧有着很大的执行压力。

青海查尔汗盐湖的代表项目,则是蓝科锂业的2万吨项目,根据蓝科锂业此前回答投资者提问的说法,公司2万吨项目部分产能已在2021年度释放,2022年碳酸锂产能为3万吨装置产能。

但是蓝科锂业也指出,目前生产的碳酸锂大部分为工业级产品,未来待沉锂装置投产后,才会生产出电池级碳酸锂。公司业务发展方向偏向氢氧化锂和金属锂。在锂资源产品中,氢氧化锂、氯化锂和碳酸锂占据相同的生态位,蓝科锂业现有的发展模式,解决不了电池级碳酸锂的燃眉之急。

锂辉石要看别人脸色,锂盐湖还只是个故事,锂云母就成了中国锂业的“灰姑娘”。

以锂云母的重点产区江西为例,仅在宜春地区,探明氧化锂可用储量 260 万吨,占全国矿山锂资源量约 60%。针对锂云母中还有的钾、硅、铝、氟等杂质,钾、硅、铝等杂质可以借助隧道窑、一步法沉锂等工艺进行分离,进一步开发出钾钠长石等产品,氟则拥有专门的固氟技术,控制了锂云母含锂量低带来的成本问题。

统计数据显示,由于云母提锂的技术持续优化,相关工艺价格已经从2017年的10万元/吨,降低到了3.6-4.5万元/吨。如果将隧道窑回收废热和连续生产等要素考虑进来,未来五年,锂云母的开发成本可能会降低到3万元/吨。对比锂辉石提锂的4.5-6万元/吨价格,以及可能的国际锂辉石市场变动而言,具有独特的资源优势。

作为国内云母提锂路线的代表企业,永兴材料的产能就因为技术工艺的升级迎来了大爆发。2019年,该公司锂盐产量仅为969吨,一年之后,这一产量达到了8741吨,涨幅802.1%。1月18日,永兴材料公司发布2021年业绩预告,预计实现归母净利润8.72亿元至9.24亿元,同比增长238%至258%,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7.53亿元至7.89亿元,同比增长316%至336%。公司共计2万吨的碳酸锂产能也在逐步推进。

无“锂”取闹的市场要持续多久,目前尚无定数。但是上下游企业在一件事上达成了默契:谁掌握产能,谁就掌握了话语权。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朱敏洁
智利 锂矿 比亚迪 新能源汽车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2月03日 09:03

中企买矿,智利反悔;动力电池,无“锂”取闹?

01月07日 08:36

核能供热,南方供暖有了新思路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被美封锁60年,这个岛国还是研发出了拉美首款疫苗

“尽管莫斯科被制裁,伊朗仍将扩大对俄投资贸易”

4月经济数据承压,多位经济学家建议:拿钱补贴老百姓

被美封锁60年,这个国家2岁小孩都打上了自产疫苗

4月经济数据承压,多位经济学家建议:拿钱补贴老百姓

诶,看着眼熟...

统计局:4月疫情对经济冲击较大,长期向好基本面没变

上海:16个区中已有15个区社会面清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