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工力量:诺奖得主加太上老君,天价白酒为啥“请神上身”?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7-22 08:12

科工力量

科工力量作者

提供对中国高新技术企业和产品的专业点评

【文/ 科工力量专栏作者 铁头哥】

许久不见,甚是想念,大家好,我是铁头哥。

夏天一来,总想跟朋友聚餐,免不了喝上几杯。铁头最近就在网购啤酒白酒,整点新鲜牌子,也好在撸串的时候尝尝鲜。今天聊的事,就离不开“新酒”听花酒。

听花酒的来头属实不小:一看价格,快6万块,买上一车能顶一间房。再看团队,两个诺奖得主坐镇,手里没论文还不敢喝。继续看来源,“太上老君托梦”,这酒不但讲科学,还讲玄学。

两位科学家加上一个神仙,听花酒的葫芦里,到底要卖啥?

白酒也要拼诺奖

铁头看不懂神仙,但是能勉强看懂论文,咱就先从两位科学家开始聊。

听花酒请来的第一位诺奖大神,是斐里德·穆拉德,199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伟哥之父”。

斐里德·穆拉德

1977年,他发现硝酸甘油能提高血管内一氧化氮含量,通过控制平滑肌扩张血管。“扩张血管”的用途,一开始是缓解心绞痛。后来辉瑞发现,“小兄弟”的生理反应也要依赖平滑肌,于是他们依托这个原理开发了“伟哥”,穆拉德因此打出名号。

听花酒想跟穆拉德扯上关系,也离不开一氧化氮。四川轻化工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喝听花酒,能提升血清一氧化氮,四舍五入的话,喝酒说不定能保护心脏。

听花酒请来的另一位大神,是亚利耶·瓦谢尔,“计算酶学奠基人”。简单来说,白酒发酵会有很多酶的作用,观察比较这些酶很难。瓦大神就做了一个模型,模拟酶的反应,把复杂的化学体系量化出来。这项工作前无古人,瓦大神是开宗立派,所以在2013年获得了诺贝尔奖。

亚利耶·瓦谢尔

瓦谢尔教授被请来,目的也很简单,指导研发团队工艺呗。

如此一通分析,两位诺奖大神屈尊做白酒,也算是为科学应用做贡献。可是铁头仔细看完才发现,跟听花酒相关的学术论文,都是在《中国食品》上发表的,发表时间还是同一年。

铁头当初写论文,看参考文献眼睛都花了。一般来说,想要写出及格的论文,引用文献起码20+。理论文献时间早,应用文献时间晚,时间跨度得10年。就算研究内容求新求快,也得应用3到5年,时间错开的文献。听花酒的这几篇论文,更像是连夜突击的产物……

论文撑不住,导师也不靠谱。“伟哥之父”穆拉德已经86岁了,功成名就,商业合作基本就是挂个名。2014年,广州白云山就请过他“研发”伟哥仿制药金戈。听花酒签署的合作协议也表示,他要“出席公司相关的公务活动”,让听花酒蹭个热度。

实际上,“诺奖得主代言”这招,微商都已经玩烂了。

2019年,诺奖得主兰迪·谢克曼和化妆品厂商卡维达签约,担任科学顾问。但是卡维达生产的东西,不是美胸仪就是水光枪,还跟加盟商表示“预存2800元,赠送7000元产品”“0加盟费0代理费0风险创业”。

后面的故事就很简单了:公司经营异常,受害者投诉无门,公司涉及传销……铁头就不细说了,各位都懂。

科学不够加玄学

科学的事情聊完了,现在聊点玄学的。

按照听花酒董事长张雪峰的描述,凌晨四点的时候,他在实验室睡着了,梦中云游昆仑山,这个时候,太上老君腰系金绳、白髯飘飘,挥起拂尘,在他手心写下一个“活”字。

梦醒之后,张雪峰一琢磨,“活”字就是“水在舌边”。舌头边上的水,不就是唾液吗?于是他用唾液和酒扯出了一个“双激活”理论:

酒精抑制副交感神经,副交感神经控制唾液分泌,听花酒添加成分,增进唾液分泌,所以喝听花酒可以降低喝酒的危害。

这种似是而非的说法,很像保健品的宣传话术。于是铁头查了张雪峰过去的经历,发现他还真是做保健品的:

2003年,张雪峰见过一次活佛,了解到了冬虫夏草。因此在2004年创立青海春天,2009年,青海春天推出了冬虫夏草粉片“极草”,定价29888元/盒,相当于当时的三倍金价。

2011年开始,青海春天花了5年的时间,砸了10亿元做广告。2013年,青海春天在央视一套黄金时段投放宣传片,“冬虫夏草,现在开始含着吃”就成了铁头躲不开的回忆。

如此高调的姿态,最终引来了监管部门的关注。2016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检验发现,青海春天的冬虫夏草纯粉片产品,砷含量达到了4.4-9.9mg/kg,是保健食品砷含量标准的400%到990%!“极草”系列也被要求停产,张雪峰的虫草故事讲不下去了。

树挪死,人挪活。两年之后,青海春天花了三千多万,收购了听花酒业,还签了20年的“凉露酒”销售合同,公司主营业务也就变成了白酒。

这么看下来,听花酒的故事也跟“极草”差不多:先讲一个虚无缥缈的故事,再用高价格把消费者吓晕。“诺奖得主”和“太上老君”,都是拿来跳大神的。

听花酒花了这么大的精力跳大神,那么酒卖出了多少呢?

2019年至2021年,青海春天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619.75万、-3.29亿、-2.29亿,2022年一季度为-2440.52万。作为听花酒的重要经销商,青海春天的经营状况,只能说一般。

可是这家持续亏损的公司,却在花费大量资金进行预付。2018年至2020年,青海春天针对听花酒的预付款余额分别为5576.61万、1.67亿、1.9亿。

付了这么多钱,一定买了很多酒吧?非也!2018年,青海春天向听花酒贸易公司的采购金额达到了3716.31万,但是在2020年,青海春天的采购额不到950万。在铁头眼里,听花酒已经成了资金黑洞,把青海春天手里的钱全部吸走。

为了吸收资金,青海春天用股权吸引代理商大量采购。如果代理商花费3000万以上采购听花酒,就可以额外获得青海春天市值3000万的股权。另一方面,听花酒代理商也偏向线下,强调拥有社会资源,能够动用关系把高价酒卖出去。

一通折腾下来,听花酒似乎打开了销路:青海春天2022年一季度数据显示,公司酒水业务营业收入达到了5296.95万元,同比增加1101.59%。

“诺贝尔病”要根治

听花酒算是分析完了,但是“诺奖得主来中国”的事,铁头还要再聊聊。

中国的文化环境,追求知识和文化,尊重学术上的重要突破。诺贝尔奖作为世界出名的科学大奖,也在国人心中代表着权威。所以诺奖得主前往中国活动时,大家往往认为他们是“名门正派”,是为中国科技事业做贡献的。

不过在铁头看来,诺贝尔奖得主并没有大家想得那么靠谱。一方面,当代科学千头万绪,大多数科学家不是全才,只是在各自的小分支领域做研究,跨行言论容易翻车。

另一方面,科学家也不是完人,出现怪癖暴论也不奇怪。发明PCR(聚合酶链式反应)技术的凯利·穆利斯,生活中是个嗑药狂魔,他在学术期刊《自然》上发表的第一篇论文,就是嗑药写作的产物。

HIV病毒发现者吕克·蒙塔尼,近年来沉迷伪科学,表示水有记忆。后来去非洲代言微商,声称土豆,绿茶和麦片做出来的糊糊能治疗艾滋病,这个“抗艾糊糊”最后骗走了7000万南非兰特(约3000万人民币),让不少人赔得倾家荡产。

诺奖得主选择微商,原因也很简单。从科学家进行研究到诺奖评定颁奖,中间差了几十年的时间。等到颁奖的时候,大多数人都错过了自己的工作高峰期,生活上难免捉襟见肘,去掉诺奖的光环,这些科学家平时也缺钱。我们眼里的微商走穴,在他们眼里就是借着名声改善生活。至于后续会不会坑人,他们也管不了太多。

近些年来诺奖得主与中国企业的低质量合作,根源还是国人心中的“诺贝尔病”:因为诺奖得主有实力,所以跟诺奖得主沾边的产品“有实力”。虽然这套逻辑很离谱,但是不深入了解诺贝尔奖的人,很容易被这套话术忽悠。一些企业就会花钱请来诺奖得主,再给上几个名号,把自己的产品跟诺奖拉上关系,利用这层光环蒙骗普通人,时间长了,“诺贝尔奖”反而成了收割国人钱包的智商税。

铁头认为,诺贝尔奖,本质就是个大号奖状,而不是一生无忧的免死金牌。它记录了过去的科学突破,却不能代表未来的先进技术,更不能代表当下的优质产品。诺贝尔奖的获得者,很多时候也只是有着七情六欲的普通人,不是道德高洁的科学圣徒。至于诺奖得主日常生活做什么,跟诺贝尔奖更是一点关系也没有。

面对诺奖,可以平视,可以仰视,但是别跪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一鸣
诺贝尔奖 诺贝尔 伟哥 白酒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消费

诺奖得主加太上老君,天价白酒为啥“请神上身”?

2022年07月22日

严查“雪糕刺客”“雨伞套路”,北京15家便利店被当场处罚

2022年07月13日

作者最近文章

07月22日 08:12

诺奖得主加太上老君,天价白酒为啥“请神上身”?

06月28日 08:06

龙芯被官司缠上,有多大风险?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解放军台海演训,背后军事逻辑是什么?

《台湾问题与新时代中国统一事业》白皮书发表!

山东临沭开展核酸检测“大比武”?当地回应

长江干流水位创同期最低,6省967万亩耕地受旱

台军方称:今仍有11架次解放军军机穿越“海峡中线”

立陶宛官员率团窜台,外交部:中方将坚决回击

上半年外贸进出口总值破两千亿,义乌静默期还好吗?

美商务部长称佩洛西窜台后,对华关税这事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