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孔帆:凛冬将至,马克龙能掀起欧洲打击“极端伊斯兰”的战争么?

2020-10-26 08:23:46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孔帆】

2020年在新冠疫情冲击下,各国经济面临衰退,社会矛盾突出,欧洲大陆国家出现反极端伊斯兰化的势头。

在西欧穆斯林人口最多的法国,一位历史教师在被“斩首”之后,马克龙总统宣布计划制定更严厉的法律,以对付他所谓的“伊斯兰分离主义”,捍卫世俗价值观。

在10月17日发表这次演讲时,马克龙特地拉上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站台。很明显,极端伊斯兰化是整个欧洲的问题。马克龙这次下定决心,要给欧洲打造一个“样板工程”。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受害教师生前职教初中发表讲话。(图片来源:BFM截图)

马克龙表示,在法国估计有600万的穆斯林人口中,少数人有“反社会”的危险。他的建议包括更严格地监督学校教育,并控制外国对清真寺的资助。马克龙宣布的措施将形成立法,并将在2020年底前提交法国议会批准通过。

本来,如果马克龙仅仅宣布一些国内打击措施,可能不大会引起国际反弹。问题是,他还批评伊斯兰教是“分离主义”、“在全世界面临危机的宗教”。他还说要继续刊登讽刺漫画,给学生们看。

这下把多个中东国家惹火了,包括卡塔尔、科威特、约旦、土耳其、伊朗开始抵制法国产品,社交平台上出现了“抵制法国货”的话题。

10月24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抨击法国总统马克龙,称其需要精神治疗。当晚,法国表示埃尔多安的言论“令人无法接受”,并宣布召回驻土耳其大使。此举在现代法土两国外交关系史上应属首次。

法国方面还指责土耳其官方在事件发生后没有表示任何的谴责或同情,反而连日来对法国展开带有仇恨与诬蔑性质的宣传,意在挑起针对法国以及法国内部的仇恨情绪。

而在东地中海局势以及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近期冲突方面,土耳其和法国本来就都存在分歧。这下两国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一句话,法国召回大使。(新华社)

马克龙打击“极端伊斯兰”战争的“样板工程”还没有开工,就已经遭到了还击。问题是,惹恼别人还没关系,惹恼了土耳其,就有可能给欧洲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因为土耳其手里有让欧洲不寒而栗的武器——难民。一旦埃尔多安真恼了,再次开放中东难民通道,又够欧盟头疼很多年了。如此一来,本来想跟进马克龙打击计划的欧洲国家,现在也要好好想想了。毕竟,难民问题,已经让欧洲各国不堪重负。

虽然可能会失去欧盟各国的支持,但是马克龙依然非常强硬。面对抵制法国的浪潮,他在10月25日用阿拉伯语发了一条推特:“没什么能让我们退缩。我们尊重和平精神上的所有分歧。我们绝不接受仇恨言论并捍卫理性辩论。我们将始终坚持人的尊严和普遍价值观。”

法国外交部25日呼吁“立即停止抵制法国产品的运动”,称“抵制法国货毫无意义”,“目前对法国的攻击都是少数激进分子主导的,这些攻击都歪曲了法国捍卫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宗教自由的初心。”

法国要发起打击“极端伊斯兰”的战争,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真的很难。

首先,近年来法国社会围绕言论自由、世俗主义和宗教纷争产生的观念分歧和社会撕裂日益表面化,其根源复杂,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法国奉行政教分离;这个原则跟法国大革命后确立的“自由、平等、博爱”的根本理念同等重要。

根据政教分离原则,公共场所——无论教室、办公室还是政府机构——都不受宗教影响。官方立场是这样的:为了保护某一个群体的感情不受伤害,而限制言论自由会破坏国家整体的团结。

但越来越多迹象显示,对这个立场感到不安的法国民众日益增多;他们希望重新界定言论自由和世俗主义的概念。许多法国教师认为, 2015年《查理周刊》血案改变了形势。当时,伊斯兰激进分子持枪袭击了这本政治讽刺刊物在巴黎的办公室,因为杂志上发表了他们认为亵渎穆斯林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画。

一名哲学教师亚利桑德拉·吉哈(Alexandra Girat)的几名学生告诉她,“(受害者)他们活该,因为那些漫画太过分了——他们不应该那样展现先知(穆罕默德)。”

但民意调查显示,那次袭击事件发生之后,法国公众的态度变得强硬,大多数人对该杂志发表漫画表示支持。在那之前,大部分民众认为那样做是“不必要的触怒”。而与此同时,几乎70%的法国穆斯林认为发表那些图片是错误的。

阿拉伯裔用户在社交平台上抗议“言论自由”的“双标”

其次,迅猛的移民潮突然到来,对当地的社会经济造成了冲击。 法国也并非欧洲担心极端伊斯兰思潮的唯一国家,有关争议在欧洲大陆各国都普遍存在。

特别是近年来随着国际化、中东北非战争和极端伊斯兰组织活跃,前往欧洲的穆斯林移民(包括难民)迅速增多,其中甚至包括一些比较极端和保守的伊斯兰教人士。因此,欧洲大陆很多保守派人士对欧洲伊斯兰化感到忧心忡忡。

本来,这是马克龙领导欧盟国家统一行动的最好机会,但是,土耳其的出面硬刚,或许让欧盟又成了一盘散沙。马克龙建立欧盟统一财政、统一军队的计划相继夭折,这次估计也是希望渺茫。

大多数移居欧洲的穆斯林认同民主自由平等的基本价值观,但也希望保留自己的信仰和生活习惯。而迅猛的移民潮突然到来,经常也会对当地的社会经济造成冲击。

根据柏林社会科学研究中心对德国、法国、荷兰、英国、比利时和瑞士穆斯林的一份研究报告,欧洲穆斯林的失业率普遍较高,这主要是由于缺乏语言技能、缺乏族裔间社会联系,以及很多穆斯林妇女不在家庭之外工作的传统性别角色观造成的。雇主的歧视也会导致失业是其中一小部分原因。

2020年的新冠疫情造成欧洲经济面临衰退,可能将更加剧经济压力导致的冲突。经济压力不仅让伊斯兰极端组织有可乘之机,欧洲大陆多国极右反伊斯兰组织也纷纷抬头。因此,也有法国专家分析马克龙的表态有试图在2022年总统大选前吸引右翼选民之意。

土耳其2020年以来正在国际和地区问题上与法国不断发生摩擦。土耳其的总统埃尔多安就马克龙要“捍卫法国世俗主义价值观”、特别是马克龙所谓“目前伊斯兰世界面临危机”的讲话,在土耳其电视上发表严厉抨击。

他指责法国“马克龙表现得像殖民地总督”的讲话,会在欧洲的最大穆斯林群体——土耳其移民中引起怎样的反响呢?

几乎可以这样预测,今后法国的“极端伊斯兰”行动不会减少,就在10月24日,法国第二大城市里昂第8区的区长贝尔赞( Olivier Berzane )又收到了斩首威胁。而在前一天,里昂附近的布隆市长此前也收到了类似威胁。虽然法国内政部长达尔马南(Gerald Darmanin)已经指示警方“采取法律行动并提供保护”,但是,警力严重不足的法国,能提供什么有效保护呢?

法国第二大城市里昂第8区的区长贝尔赞收到了斩首威胁。(贝尔赞推特截图)

整个欧洲都在静观马克龙的这场战争。Winter is coming,but no one cares.(凛冬将至,但是没人在乎)。我们还是祝福欧洲吧。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孔帆

孔帆

旅法媒体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法国来信
法国来信
作者最近文章
凛冬将至,马克龙能掀起欧洲打击“极端伊斯兰”的战争么?
中国“魅力外交”与美国“胁迫外交”,欧洲人这么看
手机跟踪感染者,法国人真觉得“不香”吗?
抢购口罩,竟变成“世界大战”
疫情扩散、美股崩盘,批评中国经济的论据倒成了闪光点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