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廖群:“X年新低” 的说法有误导性

2019-11-08 07:56:35

【文/廖群】

市场上经常有经济增长速度为“X年新低”的说法,如去年内地经济增长速度数据出来后说是“28年新低”;最近3季度内地经济增长速度数据出来后又说是“29年新低”。更有甚者,美国总统特郎普最近声称目前中国经济增长是”57年新低”,真不知道这是他的哪位经济智囊给他提供的数据。

对于特郎普的言论就不要那么认真了,不靠谱是常态,只当笑料即可。但2018年与2019年前3季度经济增长速度分别是“28年新低”与”29年新低”确是事实。可事实归事实,有多大的意义却是另外一码事。实际上,以此来说明内地经济的表现多么的不正常或糟糕是没有多大意义的,而且有误导性。

当然,对一般经济体而言,以“X年新低”描述经济增长速度在X年间为最低的不正常或糟糕的状态,有一定的意义。但笔者在此想强调的是,对于现阶段的内地经济而言,这种说法的意义值得商榷。

关于“X年最低”的说法层出不穷,图为百度相关搜索后部分结果

为何这样说?

为回答这一问题,首先应该了解当下内地经济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发展阶段。

谈到经济发展阶段,人们会自然想到经济周期理论。现代经济周期理论分别考察经济波动的三种周期——短周期、中周期与长周期,着名的分别是基钦周期、朱拉格周期与康德拉季耶夫周期。

这三大周期实际上都是商业性周期,短周期、中周期与长周期分别由库存变动、设备投资与创新性技术革命等商业活动的运行规律所形成。但笔者认为,对现阶段内地经济而言,与此三种经济周期相比,更为重要的,或称为主旋律的是内地经济的崛起周期。

所谓内地经济的崛起周期,不是商业性的,而是历史性的。此话怎讲?应该认清的大趋势是,近1500年来中国经济在世界前1000年左右领先,后500年左右由于没有跟上工业与科技革命的步伐而落后,而现在正在重返世界前列。

可以说,这一重返世界前列的过程从上世纪辛亥革命或”五四”运动时就在艰难中开始,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得到强力推动,而1978年改革开放40年以来以经济崛起之势取得了实质性与巨大的进展。这就是二十世纪与二十一世纪中国经济发展的大趋势或主旋律,其中光彩夺目的是过去40年的经济崛起。

过去40年的经济崛起本身也有周期性。但这种周期性更多的是历史性的而非商业性的,历史性地重返世界前列是其本质。而正是由于这一本质,此周期性的时间长度是跨世纪的,而其上升与下降体现在经济增长速度的加速与减速而非正与负,这两点与前述的三种商业性的经济周期是大为不同的。

纵观过去40年内地经济的增长速度,从来没有一年负增长,最低增长速度为1990年的3.84%。所以,要分析“X年新低”说法的意义,与其是应用经济周期理论,还不如考察经济崛起的周期性特点。

那么,内地经济崛起的周期性特点又是什么呢?

既然是周期性,当然有上升与下降,如前所说对内地经济崛起而言就是增长速度的加速与减速。这就是说,内地经济过去40年与今后若干年的崛起过程也必然呈现生命周期的特征,即经济增长速度先加速后减速;当中必有一个增长拐点,拐点前为加速,拐点后为减速。实际上,这个拐点在2010年已经出现,此前的32年,即1978至2010年,经济的年均增长速度为9.8%,此后的7年,即2011年至2018年,年均增长速度为7.6%,且呈逐年减速态势。

中国1961年至今GDP增速(图/世界银行官网)

此处有必要强调,无论是根据经济周期还是生命周期理论,一个周期无论是上升期的上升还是下降期的下降都是渐进式的,即是逐渐而非陡然地上升与下降。就像一个男孩身高的增幅,上升期至12岁到达拐点,此后进入下降期但不是陡然而是逐渐地下降,直至20岁左右时降为0。

所以,内地经济在2010年跨过增长拐点后,其增长速度逐渐而非陡然地减速,至2018年年均仍达7.6%,虽比拐点前32年的9.8%降低不少但仍是高速(就经济增长而言6%以上就算高速)。今后20-30年,这一减速过程仍将持续,但依然是逐渐的,年均增长速度虽不能维持高速但可以保持在4–6%的中高速水平。

所以那种认为内地经济过了拐点后就将硬着陆或增长期完结的观点与预测是既违反周期理论又缺乏历史观的。笔者有信心今后20-30年内地经济仍将中高速增长,直至人均GDP达到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

但同时,既然已经进入逐渐减速期,那么每年的增长速度逐年降低就是常态,或是正常的,只要降幅在预期的范围内,就并非是出现了多大的问题,而是经济崛起的周期性使然,就不用大惊小怪,进而“X年新低”的说法就没有太大的意义。

比如,经过了40年的高速增长后,内地经济今年前3季度6.2%的增长速度为1990年以来的“29年新低”,但这一增长速度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仍为最快(超过印度上半年的5.4%),按高速的定义仍属高速经济增长,在中美贸易战硝烟弥漫的形势下已经是不错的表现了,而绝非像“29年新低”所给人的印象那么糟糕。

而且,今后的增长速度肯定会破六,逐渐地降至5.5-6.0%、5.0-5.5%、4.5-5.0%、4.0-4.5%,但这些仍是中高速增长,如能实现将在20年左右的时间把内地经济带入发达经济体行列,其成就与意义之大不言而喻。

但同时它们又都低于2019年的6.2%,就更低于之前29年的6.2%以上了,因而必然是今后每过X年就是“29+X年新低”,如过5年将是“34年新低”,过另一个5年是“39年新低”,再过1个5年又是“44年新低”,……。

但说这个又有什么意义呢?就像说一个男孩的身高增幅12岁后每年都是“1年新低”、“2年新低”、……“8年新低”,有意义吗?如果说有意义则只能是误导性的,即误导人们将内地经济高速增长40年后进入中高速增长的这样一个世人都羡慕不已的表现看作是一个糟糕的结果。岂非误人又误己?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作者廖群博士为中信银行(国际)首席经济师、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廖群

廖群

中信银行(国际)首席经济师,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分享到
来源:首席经济学家论坛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中国经济
中国经济
作者最近文章
经济增速“X年新低” 的说法误人误己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