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为什么伴随电子阅读器长大的00后更爱纸质书?

2015-02-27 16:48:35

【澎湃新闻编者按】关于电子阅读的一个著名观点是,等到“00后”那些读电子书长大的“数码原住民”成人,就是真正可以宣告“纸书已死”的时代。然而《华盛顿邮报》最近的一项调查,却让研究阅读的专家大吃一惊,无论是教科书的出版方、书店老板,还是大学生调查显示的数据,结果相当一致:“数码原住民”仍倾向阅读纸质书,不管出发点是消遣还是学习。

即便在可以免费取得电子书的情况下,仍然有四分之一的学生会购买同样内容的纸质书。

如果有人说,他喜欢书散发出来的纸墨气味,喜欢在页边写写画画,喜欢在有趣的句子下面划线,喜欢折书页标记自己的阅读进度……那么我们会猜他大概是80后甚至70后,无论如何,不太应该是围绕着各种电子产品乃至触屏长大的“数码原住民”:00后们。

纸书还是电子书?相比于其他群体,最容易接受电子书的群体,似乎就应该是这些看着显示屏长大的数码原住民。

较之中国,美国的“数码原住民”年龄稍长,他们正处于大学本科阶段。近日,《华盛顿邮报》调查了美国“数码原住民”(digital natives)对于纸书和电子书的阅读偏好,结果有点让人意外。


“数码原住民”的童年游戏

20岁的美国男孩弗兰克•柴姆巴利(Frank Schembari)是一所美国大学的大三学生,在课间,他抱着厚厚的以色列史,坐在教学楼的大厅角落里一页一页翻阅,智能手机放在一边。他说:“我喜欢拿着纸书阅读,它不会没电,也不会发出声音,我喜欢这种感觉。”

库珀•诺德奎斯特(Cooper Nordquist),21岁,在大学学习政治科学,他宁愿每天背着书包,装着托克维尔那本900多页的《论美国的民主》。“我无法想象在屏幕上阅读托克维尔,更别说理解他。用电子屏读托克维尔,会很糟糕。”在课间,他一边用电脑查邮件,一边这样说。像他一样,在美国校园里,相当多的学生,仍然会为了携带纸书而背着双肩包。

大多数这个年龄的美国学生,已经习惯于用数码解决生活的大部分需求,并将大部分时间花在和屏幕打交道上,他们用网络社交,用Email沟通,上课时用笔记本电脑记笔记,下课时用电子设备做作业。但是在阅读时,他们却仍然选择纸书,哪怕是厚重的精装书。

在针对美国的调查中,从教科书的出版方、书店老板和大学生调查显示的数据来看,结果相当一致:2000年前后出生的“数码原住民”仍然十分倾向于阅读纸质书,不管出发点是消遣还是学习。这让研究阅读的专家们感到吃惊,因为在其他内容的电子消费品中,这个年龄层的电子消费占比是相当高的。根据华盛顿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的统计,即便在可以免费取得电子书的情况下,仍然有四分之一的学生会购买同样内容的纸质书。

全球最大的教育出版商培生集团的北美负责人唐•基尔伯恩(Don Kilburn)说,目前来看,图书电子化还构不成一场革命,而是表现为一种演进,顶多只能激起一点波澜。 


为什么“数码原住民”喜欢读纸质书?

原因大概在如下三个方面:首先,在屏幕上阅读容易不自主地造成浏览、略读的状况;其次,必然会造成分心;另外,也会导致理解障碍。

刚刚出版了《屏幕上的字:数码世界中阅读的命运》(Words Onscreen: The Fate of Reading in a Digital World)一书的美国语言学家内奥米·巴伦(Naomi S. Baron)曾问00后的学生们,最不喜欢纸质书什么地方?她最喜欢的回答是:“纸质书让我的阅读时间变长,因为我读得更仔细”。

书店老板的观察也在另一方面佐证了这一结论:马琳·英格兰(Marlene England)在马里兰州经营一家名叫“好奇蜥蜴”的书店,年轻人们跟她说,更喜欢纸质书是因为“更容易跟上故事”。根据华盛顿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统计,纸质书阅读率最高的读者年龄区间是18-29岁,而这个区间相当多的人也是经常去公共图书馆的人。

库珀·诺德奎斯特从自己的角度给出了为什么宁愿阅读纸质版《论美国的民主》的原因:作为学习政治科学的学生,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在头脑中建立一张地图,标明知识点的位置。

他的理解是感性的,但其实已经有研究表明,读者记忆信息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照相式的记忆,对整页形成印象,另一种是框架式地记住文本的布局。也就是说,对读者而言,记忆呈现的方式是,那段最重要的话,是在书的开始部分,一个非常长的段落中,这页这个段落的旁边有个污点。研究者认为,对于理解来说,这种记忆方式扮演了关键角色。

但是在电子屏上阅读,这基本很难实现,因为对着屏幕阅读时,我们大部分时间是浏览式的,比如网页浏览新闻等,只有极少的时候,需要特别过脑。只有16%的人,能够在屏幕阅读时一个字一个字地读,而当我们的读物要求我们放慢速度、字斟句酌的时候,我们需要克服已经形成的浏览习惯。

有学生告诉内奥米·巴伦,在网上阅读的时候,真的很难控制自己的注意力。“数码原住民”在屏幕上花费的时间越来越长。调查让内奥米·巴伦大跌眼镜,阅读时的一心多用,在阅读纸质书时,发生概率只有1%,而在屏幕阅读时发生概率则为99%。一个学生说:“当我读完一章的时候,我会去上 Tumblr,然后一上便3个小时,还没有回来接续阅读。”  

在屏幕上阅读会导致的问题,这两年也已经引起了脑神经科学家的注意。他们认为,跟语言和视觉不同,人脑并没有专门负责阅读的基因,而是一个具有很强适应性和可塑性的机制,它会根据人们的阅读载体和阅读方式而形成阅读习惯。

互联网时代之前,大脑的阅读习惯是一行一行的,但是互联网时代,大脑通过阅读接受信息的方式非常不一样:海量信息、超链接文本、文字旁边的视频以及互动交互无所不在。最近相关的研究课题便是:那些常常用父母的电子设备阅读的儿童,他们长大后的深度阅读理解能力是否会受影响?

那么从经验调查的角度来说,美国的研究者已经得出结论,哪怕对于“数码原住民”而言,屏幕阅读和纸质书阅读,仍然是两种非常不同的体验,甚至对于两者之间这种不同的认识,他们要更深切;同时,他们更愿意选择用纸质书来满足自己的阅读需求。

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电子阅读似乎是大势所趋,教育系统会为教室购置多媒体设备,甚至平板电脑也已经进入课堂,成为学生人手必备的课堂学习辅助,纸质书正在被电子化的历史进程碾压。但是,这个进化的趋势也已经呈现出问题,应该得到关注。阅读载体和阅读形态只是表层问题,而由阅读习惯所决定的对内容理解程度和理解方式的变化,才是更应让人担心的。


分享到
来源:澎湃新闻 | 责任编辑:徐书婷
专题 > 再见纸媒
再见纸媒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