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新:郑国恩新炮制的涉疆报告都犯了哪些错误?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9-30 08:13

李建新

李建新作者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导读】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9月26日发表《新疆的人口发展》白皮书。该白皮书在介绍新疆人口发展历史及现状的同时,也回应了境外反华势力热衷炒作的几个问题。 在杜撰、炮制涉疆谎言上,德国所谓“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z)一直充当“马前卒”。其于今年8月再发论文,称未来二十年内新疆少数民族人口将减少数百万,以此论证所谓“种族灭绝”的观点。 郑国恩的涉疆论文都犯了哪些错误?围绕这一问题,观察者网采访了新疆籍人口学专家、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李建新。

【采访/观察者网 李泠】

观察者网:近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了《新疆的人口发展》白皮书,您怎么看待这个发布时机?

李建新:近两年来,西方反华势力频频炮制和造谣所谓“新疆问题”,而所谓对新疆维吾尔族人口存在着“种族灭绝”的论调就是其中最为恶劣的一例。《新疆的人口发展》白皮书发布正逢其时,全面有力地回击了西方反华势力的相关谬论。

观察者网:我们注意到,就在今年8月,郑国恩又再次发文论证了他关于对新疆维吾尔族人口存在“种族灭绝”的观点,您怎么看他的这份新报告?

李建新:我也注意到了,郑国恩这次是在《中亚观察》(CENTRAL ASIAN SURVEY)发文,这是一本挺有影响力的学术刊物。乍一看他这论文,还挺规范的,很强的逻辑推理和充分的论证,但仔细一看,经不起推敲,完全是谬论。

首先,跟他2020年6月的报告类似,都是以“先入为主”、“有罪推定”为立意、起点。郑国恩论文开篇先给出了联合国有关“种族灭绝”的概念和定义。

其次,从这个概念定义出发,郑国恩“广泛”地收集和引用了有关数据和文献,而且这些文献很多是国内学者的研究成果,试图以这些国内学者研究“证据”为基础支持他得出令人信服的“预设结论”。但是我们认真检视会发现,他使用这些“证据”有很强的选择性。

最后,就是对这些“证据”和材料进行错误使用和错误解读,最终得出他想要的“种族灭绝”的结论。

一言以蔽之,郑国恩是在“有罪推定”的假设前提下,使用选择性的证据,错误解读和论证并得出预设结论,因此他的报告是完全站不住脚的、是荒谬的。

郑国恩(资料图/CGTN)

观察者网:那您能不能具体谈谈,他的论述是怎样“先入为主”的?数据材料等“证据”的选择性、片面性体现在哪里?

李建新:谈论人口变化要从人口自身发展的规律出发,而不是“有罪推定”为先。

人口普遍的变迁规律是,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人口伴随着工业化、现代化都会经历人口发展、人口转变——人口转变是指人口高出生、高死亡、低增长转向高出生、低死亡、高增长,最终转向低出生、低死亡、低增长的过程。新疆是中国的新疆,新疆人口发展是中国人口发展的一部分。自新中国成立以后,我国人口发展、人口转变伴随着工业化、现代化展开,新疆也同样经历了同样的过程。

人口转变的背后是工业化、现代化等因素,具体主要是指社会经济发展、制度法规实施及文化观念转变等多重因素。新疆维吾尔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维吾尔族人口转向低出生、低死亡、低增长正是新疆社会经济文化全面发展的结果,完全符合人口转变规律。

所以,我们解释新疆人口变化,首先要从新疆社会经济文化全面发展入手。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政府从国家发展战略和各族人民根本利益出发,高度重视新疆的发展和建设,始终把帮助边疆地区发展、实现各民族平等、各民族共同发展、共同富裕作为一项最基本发展政策。

特别是2010年3月第一次全国对口援疆工作会议召开,中央决定全国19省市以全覆盖方式对口支援新疆12个地(州)的82个县(市)以及兵团12个师,出台了一系列特殊政策支援和支持新疆发展。

2016年以来,19个援疆省市投入援疆资金759.65亿元、实施援疆项目8519个,其中援疆扶贫资金509.62亿元、实施援疆扶贫项目4645个,包括干部人才援疆、产业援疆、文化教育援疆、保障改善民生等多方面的投入,促进了新疆公共管理、文化教育、社会经济的全面发展。

浙江援疆医疗人才援助当地开展手术(资料图/中新网)

特别是新疆南疆三地州喀什、和田、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是全国对口援疆的力量投入重点地区。上海、广东、山东、深圳对口支援喀什地区,北京、天津、安徽对口支援和田地区,江苏、江西对口支援克州。

以喀什为例,2019年以来,上海、广东、山东、深圳4省市为喀什累计投入援疆资金198.72亿元,实施援疆项目827个,7家中央企业向8个定点帮扶县投入资金5.9亿元,实施帮扶项目115个,并选派干部在受援地任职工作。

如广东通过派遣卫生、教育、宣传系统一线业务骨干、援建医院、保障房、城镇基础设施等方式改善民生,提高当地公共管理水平;如2019年上海组织群文志愿者赴喀什举办多场专场演出,同年深圳援建的喀什大学新泉校区投入使用,共同促进当地文化教育发展;如2020年山东“大仓东移”工程推动2.6万余吨喀什地区农副产品进入山东市场,销售额达8.6亿元,帮助1万多户贫困户增收脱贫,通过产业援疆促进当地社会经济发展。

放眼当今世界,唯有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才能举全国之力支援和发展边疆少数民族地区。新疆特别是南疆地区这些年社会经济文化全面发展是新疆维吾尔族人口生育率转变的根本原因。相反,西方反华势力无视这些全面发展的事实,只选择了他们想要选择的“数据”、收集了他们想要收集的“材料”,背离了事实论证的学术立场。

观察者网:我们注意到在郑国恩文中,他引用了公开出版的新疆统计年鉴数据,数据显示,从2018年和田地区某些县人口出现负增长,他以此来证明南疆维吾尔族人口在减少,从而支持他的“种族灭绝”结论。你怎么看这个数据和他的论证?

李建新:不可否认,境外这类报告收集了不少所谓的“证据”如人口统计事实,而这些统计事实源自于我们公开出版的统计年鉴。例如,郑国恩2020、2021年发表的有关新疆人口问题的报告中就以近几年《新疆统计年鉴》中的南疆人口统计数据指标为基础,并加以论证。

如他曾使用2019年《新疆统计年鉴》,有关数据显示,2017年和田地区于田县人口增长率为10.35‰,但到了2018年于田县人口出现负增长,为-0.49‰。郑国恩论证这一负增长是中国政府对维吾尔族人口采取严厉计划生育政策和强行干预的结果,是蓄意“种族灭绝”的证据。

必须承认这样的逻辑推论是具有很大的欺骗性的,的确会蒙蔽不少普通民众。但事实上,这恰恰说明郑国恩们对人口学知识的无知。

他们并不知道,反映人口变化的指标有时期指标和队列指标之分,如测量人口生育水平及人口变化的常用时期指标是出生率、总和生育率、人口自然增长率等,而测量队列生育水平的指标则是终身生育率。只有当人口状态如婚育模式一直保持不变时,人口的时期指标(如总和生育率)与队列指标(如终身生育率)才相同,而当人口状态如婚育水平和模式急速转变时,时期指标不能反映队列实际生育水平。

由于近几年新疆特别是南疆地区处于全面快速发展阶段,也包括维吾尔族人口发展,特别是女性人口发展,如女性就业率提高、高中教育普及,以及婚育观念改变等,这些发展转变都直接带来其婚育水平和模式由“早婚早育多育密育”转向“适婚适育优生优育”这种根本性的转变,而对应的人口时期指标如人口出生率、人口增长率也必然较快地由高转低或由正转负。

比如过去(2017年)还是传统生育模式,每个时期的育龄妇女18岁生育第一孩,21岁生育第二孩,24岁生育第三孩,27岁生育第四孩等;如果第二年(2018)开始转型,生育数量和生育模式都发生了变化,变为20岁生育第一孩,24岁生育第二孩,28岁生育第三孩。那么我们会观察到,到第二年原来新进入18岁女性不满足20岁生育的新条件不会结婚生育一孩了;而进入24岁可以生育二孩的女性已经在她21岁时生过了;同样进入28岁可以生育三孩的已经在她24岁生育三孩了,过去生四孩的可能由于其生育观念改变就放弃了,又或因为计划生育政策落实而不再生育了。

这样一个生育水平和模式变迁的假设模型,其结果可能就是,转型期的几年中因为没有或少有符合新条件的女性可以生孩子,所以总和生育率、出生率很低或等于零,而与此同时,人口死亡水平保持不变,这样就出现了该地人口自然负增长。

新疆南疆地区维吾尔族人口变化正处于这种转变过程之中,下表我们模拟和田于田县的生育转变情况所对应的人口时期指标由正转负的情况。但事实上,从每个妇女一生来看,其终身生育水平生育三孩并未改变。

所以,郑国恩使用新疆统计年鉴南疆地区人口低增长或负增长数据,企图证明中央政府对新疆维吾尔族人口采取了“强制”措施,造成了维吾尔族人口的减少,进而得出“种族灭绝”的结论完全是错误的,是不懂人口学而得出荒谬结论的结果。

观察者网:我们还注意到在郑国恩的文中,他引用了国内学者多篇新疆人口研究的文献,并对南疆未来人口做出了预测,由此推论得出,到2040年因为中央政府干预生育而造成的南疆少数民族人口(维吾尔族人口)损失是260万到450万,您如何评论他这个结论?

李建新:对于未来人口预测,假设很重要。简单地说,因为他的假设是错误的,所以结论也是错误的。考察和评判新疆人口发展,不仅要全面了解新疆各族人民各项事业的全面发展,还要了解我国人口政策的发展历史。

一个基本事实是,在我国汉族人口实施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时期,我国的少数民族人口政策较为宽松,新疆的少数民族特别是南疆地区的维吾尔族人口更是如此。如今我国已经开始实施不分民族、不分地区的无差别三孩政策,新疆各族人民包括维吾尔族也不例外。事实上,即使没有实施人口新政之前,新疆农村地区也已经是三孩政策了。

人口常识告诉我们,如果新疆维吾尔族按照人口政策生育,从人口再生产的角度看,因为是三孩,最终人口是扩大再生产,即增长型人口再生产。既然如此,无论西方反华势力采用多少证据,诸如所谓“优化人口结构”、“强制”维吾尔族人口迁出迁入等,维吾尔族人口会被强制减少吗?!当然不会!如果不会,何来北京政府干预生育蓄意缩减“维吾尔族人口”、又何谈“种族灭绝”?!

我们看到,这么简单一个常识,郑国恩们却煞费苦心收集了一大堆“证据”,混淆视听,企图让大家丢弃这一常识,相信他们的诡论。

郑国恩文中的人口预测假设同样反映了他对人口发展规律的无视和对人口学知识的无知。在他的预测假设中,他以现在处在转型期较低的南疆人口自然增长率为参数,这样的假设本身就与现行实施的、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各民族无差异三孩终身生育政策不相符,错误的假设得出错误的结论也就不奇怪了。

更离谱的解释是,他认为如果2040年南疆人口达不到1314万,则是国家干预维吾尔族人口生育的结果。在郑国恩们反华势力眼中,新疆维吾尔族女性仿佛是生育机器,一直保持高生育水平才是正常的。

我们要说的是,新疆人口包括维吾尔族人口也会遵循人口发展规律,走向低增长是必然的,这是新疆各族人民追求全面发展、追求美好生活的必然结果,而不是国家干预生育的结果,国家生育政策给予全国各族人民足够的生育空间。

所以,他的解释方向完全是错误的。事实上,无论郑国恩多么“勤奋”地收集“材料”论证他的观点都是徒劳的,因为出发点和假设就错了!

从学术的角度看,郑国恩等反华势力的观点不值一驳,但从传播宣传“谬论”的危害性上讲,因为他们又具有很大的欺骗性,所以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批驳。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李泠
新疆 人口 郑国恩 少数民族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9月30日 08:13

郑国恩新炮制的涉疆报告都犯了哪些错误?

07月13日 07:30

我在南疆调研人口问题,发现一个现象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美官员警告美企:小心被中国排挤出这些领域

新加坡疫情反弹,被美国“最高警戒”

纽约市长上任唱中国国歌?错大发了…

亩产1326.77公斤!袁隆平院士的遗愿实现了

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国务院在部分地区试点房地产税改革

美媒扒出拜登20年前社论:美国没有义务保卫台湾

国家卫健委:新增本土确诊38例,涉及5省区

“分裂”的澳大利亚:一半封锁,一半“与病毒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