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李泉:大选前夕投票成了问题,特朗普会把美国带往何方?

2020-09-03 07:27:5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李泉】

8月20日,美国邮政局理事会前副主席及监察长大卫•威廉姆斯(David Williams)在众议院作证,指责特朗普通过财政部长姆努钦将邮政局政治化。此举将民主、共和两党围绕今年大选中非常关键的邮寄投票所引发的缠斗暴露在了大众面前。

从过去一周媒体披露的信息判断,邮政局这位前副主席的指责并不错,特朗普确实在通过邮局进行政治操弄,但这种做法在美国的政治体系之下却也完全合法。只是在今年这场即将到来的非常特殊的选举中,特朗普的这种做法堪称捅破了天,挖下的大坑极可能引发美国历史上前所未见的政治危机。

《国会山报》8月20日的报道

要梳理这件事里面的前因后果,我们可以先从美国邮政局的历史说起。美国的独立战争1775年爆发,本杰明富兰克林在同年被当时的大陆会议任命为第一任邮政总局局长。要知道这个时候美国都还没有正式成立,其《独立宣言》是1776年发表,今天通行的《1787宪法》当时更是连影子都没有。所以邮政局的资格比美国还老。

除了提供邮政服务,邮局在华盛顿和麦迪逊时代还被赋予了整合美国,建构共同体意识的政治任务。美国在建国之初,各地差异之大可能连远古部落的凝聚力都谈不上。邮局通过提供大量补贴使得各种报纸和动员材料可以被送达至各偏远地区,慢慢地在各地培育出“美国意识”。

发端于汉密尔顿和杰斐逊政策路线之争的党派政治在1800年正式登上政治舞台。邮局在当时作为信息传递的重要渠道,不可避免地成为了各党派报纸投递至千家万户的重要手段。安德鲁•杰克逊在1828年胜选之后正式开启了“政党分肥制”时代,新总统用联邦政府各部门的职位来回馈竞选过程中的支持者。邮局当时的职位占到了整个联邦职位的75%,自然就成了“分肥制”运作的核心。

油画《新奥尔良战役》中的安德鲁·杰克逊

杰克逊甚至把邮政局长的规格提高到了内阁阁员的地位,个中缘由就在于从联邦到各地,掌握了邮局,就掌握了信息传递渠道。哪个党掌握了这个渠道,也就获得了宣传优势。以至于后来因为威尔逊1920年要罢免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邮局局长而最后闹到了联邦最高法院。法院在1926年的判决(Myers v. United States)到今天还是美国大学生宪法课上的必修案例,因为其中牵涉到总统的行政权边界问题。总统能够直接罢免一个市的邮局局长,还会觉得美国是小政府吗?

很明显从成立之初,美国的邮局就被赋予了超出邮政服务的诸多政治功能。这一点一直到1970年尼克松改革才告一段落。邮局被从原来内阁中的一个部转制为一个半独立的公共服务实体机构。不再享受任何财政拨款,自负盈亏,由一个类似于公司董事会的理事会来负责管理。理事会的9位理事经参议院同意,由总统任命。然后理事会再选择一位类似总经理的人来负责日常运营。这次位于风暴中心的德乔伊就是5月才上任的新总经理。

当地时间15日一早,数十名美国华盛顿特区居民自发组织了一场抗议邮政局局长路易斯·德乔伊的活动。

经过1970年的改革,邮局淡化了其政治色彩,逐渐回归邮政服务的本色。但国会2006年的一个法案限制邮局开发提供任何新的寄送服务以及调整计费。这个用脚想也知道是各私营快递公司游说国会让邮局让出利润丰厚的领域而专注苦活累活的结果。如此一来,各私营快递活得滋润了,邮局自负赢亏的局面却被打破,加上电子邮件的兴起,导致邮局从传统服务上能获得的收入每况愈下,在收不抵支、窟窿越来越大的情况下只能依靠财政部的滚动贷款支持。

财政部成了财神爷,就有了干预邮局运营的理由。现在的财政部长姆努钦2018年被任命为一个改革邮局工作小组的组长。表面缘由是为了提高利用财政部贷款的效率。背后缘由,笔者推测其实就是特朗普想修理天下第一首富贝索斯,也就是亚马逊的老板。贝索斯拥有的《华盛顿邮报》整天给特朗普找茬,而亚马逊利用邮局的最后一公里网络以及低资费赚得盆满钵满,于是特朗普就想通过修理邮局来修理贝索斯。

以下爆料大多来自《华盛顿邮报》,你懂的:

要让邮局如臂使指第一步当然是主导邮局理事会。姆努钦作为工作组组长,到去年秋季的时候任命了4名共和党理事以及2名民主党理事。然后当时在任的邮局局长Brennan宣布退休,为寻找新的局长扫清了道路。从今年2月开始,姆努钦就不断和理事会中的两名共和党理事会面。由于参与会议的理事数量没有达到法定多数,按照法律规定不用进行会议记录,所以姆努钦和这两位理事谈了什么,外界无从得知。反正5月7日德乔伊被提名,6月15日就正式走马上任了。

现任美国邮政局局长路易斯·德乔伊。(来源:新华社)

姆努钦为何在这个任命过程中能够获得这么大的主导权,这全拜特朗普在其中玩了一个花招。新冠疫情爆发之后,邮局的亏损状况进一步恶化。本来民主党在3月份通过的新冠纾困法案里是想直接给邮局拨款输血的,但特朗普以否决整个法案为威胁挡住了民主党这一措施。最后以财政部提供100亿美元贷款妥协,交换条件是姆努钦获得了审核邮局局长任命的权力。交易的艺术得到完美体现!有违法吗,完全没有!

这位新局长背景也不简单,是共和党的大额捐款支持者。自己名下有物流公司,2017年的时候就在其家乡北卡罗来纳州为特朗普举办过筹款活动。今年2月份的时候还给特朗普的竞选基金捐了21万,给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也捐了超过100万。

上任之后这位新局长马上大刀阔斧地开始撤换管理层,压缩加班时间,减少投递次数,同时开始拆除邮件分拣设备。直接后果就是各地开始出现邮件积压,投递效率下降的现象。

如果是在平时,这样的情况不至于惊动众议院中的民主党需要召集各地的民主党众议员赶回首都参加针对邮局特设的听证会的举动。民主党之所以这样大费周章全是因为今年邮寄投票将决定最后大选的结果,而邮局是邮寄投票的唯一渠道。

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美国邮政局总部。(来源:新华社)

在美国,选举投票方式分为本人到投票站投票或者通过邮寄选票的方式寄送填写好的选票。整体而言,75%的选民都可以通过邮寄的方式的投票。但各州的规定不一样,有的州直接给选民寄正式选票,填好了自己扔到票箱或者通过邮局寄回;有的州直接给选民寄申请表,申请通过了以后再寄送正式选票;还有的州在申请的时候需要提供符合规定的理由才能够被允许通过邮寄投票,而有的州不需要任何理由就能够申请。总之各种规定五花八门。

邮寄投票本身已经开展了很多年,从来没有引起过特别的争议。今年成了风暴眼,一是因为今年的选举本来就很关键,二是因为新冠的影响,把这场选举变成了“关键非正常”选举。

说今年的选举关键是因为美国每10年进行一次人口普查,根据今年的普查结果,2021年开始就要调整国会选区。所以在此次选举中能否拿到更多的从联邦到州政府的席位将直接决定两党能否主导各州的选区划分,这将决定两党在今后10年中的结构性力量对比。另外联邦最高法院中的自由派法官比如金斯伯格的健康状况每况愈下,最高法院面临人员更替。特朗普连任可以帮助保守派扩大其在最高法院的优势,拜登当选则能够维持住法院系统内部的力量平衡。对美国国内的两方政治势力而言,都经受不起在这次选举中大幅失利,所以客观上的时点决定了这次选举非常关键。

说今年的选举不正常是因为由于新冠的影响,选民很可能更倾向于选择邮寄投票的方式。这不仅使计票工作量大幅上升,从而使计票时间大大延长,而且因为计票所引发的争议也会大幅度增加。

目前的各个主要机构的模型预测都是拜登胜出,而且几乎比肩或者超过奥巴马在2008年52.9%的得票率。笔者自己的模型在现有数据之下也预测是拜登胜出,但不像其他模型那样对拜登过分乐观。普选票得票率大致是拜登49.4%,特朗普42.2%。但笔者根据自己不靠谱的理性判断,最后拜登和特朗普的差距不会像模型计算的这么大,很可能也就在2至4个百分点之间。

原因在于和2008年那次非正常选举相比,拜登、哈里斯组合从形象、活力到亲和力都无法与奥巴马、拜登组合相比。最新的一个证据就是在特朗普应对新冠疫情如此不利,经济下滑创美国有记录以来历史的情况下,拜登在民主党大会上讲话的收看人数不过2460万,略多于特朗普在共和党大会上讲话的2380万收看人数,不仅远低于希拉里2016年的2980万,更远低于奥巴马2008年3830万的收看人数。虽然特朗普和自己2016年3220万的收看人数相比,确实大幅退步,但他目前在共和党支持者中的支持度大幅超过2008年的小布什。拜登至少到目前为止也没能利用特朗普应对疫情不利而建立稳固的优势,没有奥巴马在2008年那样耀眼的光芒。

邮寄投票给今年选举投下的最大不确定因素就是最后会出现多少废票。如果填写不规范或者投递逾期,那么这样的票都无法计入最后结果。在今年的初选中,已经出现了在23个州当中多达53万张邮寄选票被作废的情况,在关键摇摆州中更是占到了投票选民的四分之一。

如果在接下来的两个月中,拜登不能建立对特朗普稳固明显的优势,形成稳定的选举预期。也就是说在两党差距不明显的情况下,届时因为新冠疫情无法被有效控制,导致邮寄投票大量增加,计票过程延长并且在此过程中关于哪些选票符合规定,哪些不符合规定出现激烈争议,如此能否在11月3日当天得出选举结果就存在非常大的变数。

经过延迟,但有了结果,双方也接受,那就还不算是最坏的情况。最让美国决策层担忧的情况是计票结果非常接近,比如普选票差距小于1%或者选举人票差距小于10张,那么双方很可能都不会承认计票结果。希拉里近日在采访中已经呼吁如果拜登遇到计票后微弱落后的结果,就不需要承认计票结果。特朗普最近则一直在质疑邮寄投票的有效性。如此一来,美国就会出现比2000年的计票争议更严峻的局面。到时候联邦最高法院能否敢于押上自己的声誉再次出手决定选举结果就不好说了。

雪上加霜的是,根据《华盛顿邮报》的调查,新上任的邮政局长下令拆除的邮件分拣机器的地点和各州的人口多少带有正相关。也就是人口多的大州拆除的机器也多。这其中加利福尼亚州被拆除了76台,佛罗里达州59台,得州58台,俄亥俄州34台。加州是民主党的重镇,佛罗里达、俄亥俄州都是关键摇摆州。人口密集的城市区域中民主党支持者占优,目前的迹象表明特朗普是想通过在人口密集区域降低邮局投递效率的方式来一方面压低民主党的邮寄投票率,一方面增加选票过期送达而被作废的概率。试想如果届时因为邮局无法及时投递而形成大量废票,而且在关键州排除废票之后的计票结果和选前拜登领先的民调相反,在今年如此关键的选举年,民主党有可能接受败选的结果吗?

希拉里借DNC对特朗普火力全开

这就是为什么笔者说特朗普这一通合法的神操作不仅给自己挖了一个坑,影响自己胜出后的合法性,而且直接加大了由于计票争议而引发政治危机的概率。众议院8月22日通过了一个拨款250亿美元给邮局的法案,并且禁止邮局继续任何改变其运营的措施。但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没有任何通过该法案的举动。威斯康辛州作为这次大选中的关键摇摆州,最近因为警察枪击黑人,白人民兵组织成员打死抗议者而闹的沸沸扬扬。按照美国选举年的规律,9月初的劳动节之后才真正好戏开锣,大家就拭目以待吧。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李泉

李泉

重庆大学经略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吴立群
作者最近文章
大选前夕投票成了问题,特朗普会把美国带往何方?
我在现场暗中观察特朗普打选战,被支持者震惊到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