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泉:如何将种族理念转化成法律,美国倒是纳粹德国的“老师”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1-08 09:02

李泉

李泉作者

重庆大学经略研究院研究员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李泉】

12月16日,联合国大会通过了俄罗斯等30国提交的“反对美化纳粹主义”决议案。投票结果是130个国家支持,49个国家弃权,仅有美国和乌克兰投了反对票。

俄罗斯自2015年以来每年都向联合国提出类似的决议案,但都会遭到美国和乌克兰的反对。今年美国驻联合国相关代表在解释为什么投反对票时,给出了两个理由。

首先,美国认为这个提案是俄罗斯抹黑邻国(实际上也就是乌克兰)的舆论战。鉴于2014年以来乌克兰局势所牵动的俄、美、欧三方直接博弈的地缘政治现实,美国基于和俄罗斯地缘博弈的角度,愿意无视乌克兰境内的新纳粹动向,为了地缘利益支持乌克兰而选择投出反对票,这并不奇怪。

可是美国代表给出的第二个原因却有些匪夷所思。声明中说虽然美国原则上反对纳粹主义和一切形式的种族主义、排外主义、歧视和不宽容,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根据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裁定纳粹分子在美国也享受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援引美国国内的判例法,美方认为决议文本限制了言论自由,而美方提出的修改意见不被其他各国接受,所以投出了反对票。

从美国当前国内形势的角度来看,美国代表的这个举动就显得很不可理喻。因为现在美国国内右翼极端势力正在形成日益严重的威胁,再放任极端言论泛滥,失控之后冲击到美国国内秩序,受损的只能是美国自己。

国会山事件,仍在眼前……

纳粹分子在美国是否有言论自由?回答是“是也不是”。如果仅仅参照联邦最高法院在1969年和1977年的两个关键判例(Brandenburg v. Ohio, National Socialist Party v. Skokie),3K党和纳粹分子在美国都有表达自己立场的自由。但如果参照其他判例(Chaplinsky v. New Hampshire, Ward v. Rock Against Racism),美国各级政府也可以限制会导致暴力、人身伤害的言论,对言论表达的时间、地点和方式也可以加以规范。

不仅如此,虽然联邦最高法院一直强调所谓“内容中立”的原则,也就是对言论内容本身不持立场,但在实际操作中却根本不是这样。对哪些言论施加更严厉的限制,法官们的判断往往会受到政治因素驱动。

1919至1956年这段时间里,美国针对国内风起云涌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言论,施加的限制远比后来对3k党和纳粹分子的态度更加严厉(Schenck v. United States, Dennis v. UntiedStates)。经过“麦卡锡主义”之后,在美国共产党已经完全式微的情况下,联邦最高法院才修改解释,放宽了表达尺度,而第一个享受到这种自由的就是1969年的3K党。

电影《黑色党徒》片段

按照美国司法部1986年一篇报告的说法[1],美国的左翼极端力量1960年代末才兴起,而右翼极端力量则贯穿美国的整个历史。而且由于右翼极端力量信奉白人至上主义和极端的基督教解释,近乎偏执地拥护他们所认可的所谓美国传统价值观,所以更有潜力去冲击美国的制度。

这其中比较久远的一个例子是1939年2月在纽约曼哈顿的麦迪逊广场花园体育馆由“德裔美国人协会”(the German-American Bund)组织的纳粹集会。现场正中悬挂了华盛顿的巨幅画像,两边围绕以纳粹万字符,以爱美国的名义宣扬把美国变成一个白人国家。而一个不那么久远的例子发生在1995年,一名极右翼仅仅因为对联邦政府不满,就用装满炸药的卡车炸毁了俄克拉荷马州一整栋十层的政府办公大楼,造成168人死亡。这是9/11之前美国国内最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

一战以前,在科学技术和教育领域,美国一度师从德国。大量美国人从德国留学后回到美国,推动在大学中设立现代学科。美国现代政治学的源头就可以追溯到1881年至1895年期间留德返美的一批学者。但吊诡的是,在种族问题上,美国倒似乎成了德国的老师。

纳粹德国在将种族理念转化为法律的过程中,曾经大量参考了当时美国的各种种族隔离立法。1935年纳粹德国通过了《纽伦堡种族法》(the Nuremberg Race Laws),其中两个主要组成部分就是《保护德国血统和德国荣誉法》(The Law for the Protection of German Blood and German Honor) 以及《帝国公民权法》(The Reich Citizenship Law)。

据考证,1934年德国司法部在讨论该立法时,曾经通过一个备忘录详细梳理了美国建国以后的各类种族立法,比如禁止跨种族通婚和“一滴血”原则,也就是祖先里哪怕只有一丝的黑人血统也就只能被认定为黑人[2]。

1967年,美国在州层面最终废止跨种族通婚禁令之后,法律意义上的种族隔离已经不复存在,但社会层面的种族歧视和隔离却一直未能得到彻底清除。进入21世纪之后,极右翼的组织规模反而日益扩大。特朗普2016年当选之后,像“匿名者Q”这样的阴谋论组织从互联网的边缘成为接近主流的极右翼叙事,他们相信只有特朗普才能把美国从“深层国家”的控制中解救出来。而且由于这些组织的去中心化特征,导致美国的执法机构很难去有效地应对[3]。

特朗普竞选集会上出现“匿名者Q”的标语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4],极右翼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反穆斯林和反政府极端分子所造成的暴力、伤害事件近几年在美国不断走高。从2007年到2017年,美国几乎每一个州都发生了与极右组织有关的袭击事件[5]。

自2015年以来,美国国内极右翼策划或者实施的案件达到267次,造成91人死亡。而极左翼的案件则是66次和19人死亡。虽然从绝对数量上来看似乎并不高,但极右翼单次事件所造成的冲击,比如1月6日的“国会山事件”,就已经普遍让美国国内各类智库忧心忡忡。

其实在国会山被攻破之前,美国国会从2019年开始就尝试要通过一部“国内恐怖主义预防法”。其中所援引的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的信息都显示白人至上主义者组织和极右翼已经成为了美国国内安全最大的威胁[6]。可是直到今天,囿于国会的党派纷争,这部法律目前仍然在参议院审议。

根据布鲁金斯学会的分析,目前美国因为疫情的影响导致经济基本面出现通胀等困难,客观上为极右翼组织吸纳新成员提供了丰富的土壤[7]。去年因为对疫情控制措施不满,极右翼就策划过绑架密歇根州州长的阴谋。

既然国会无法通过新的法律,布鲁金斯学会只能建议执法部门加大执法力度,比如通过动用更多联邦调查局的卧底特工来瓦解极右组织的活动。在防止极右团体对美国军队和警察部门渗透的同时,还需要在社交媒体上清理极右武装团体的账号,并避免支持极右团体的政客出任公职。另外为了抵消极右团体极端思想的影响,还需要在青少年中及早开展教育引导。

所有这些建议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得到实施,效果如何现在还未可知,但当下美国面临的一个更为严峻的局面就是特朗普至今还没有承认败选。如果他决定2024年参选但再次失败,《新闻周刊》担心他的上百万持枪的支持者到时候甚至会用武力去改变选举结果,那样造成的冲击就将远远超过今年的国会山事件[8]。

特朗普的支持者当然不全是极右翼。但在信息传播真假难辨的今天,谁又能保证一小撮极右翼不会成功煽动起更大的风暴呢?

从现实政治的角度来分析,美国之所以对右翼思潮比对左翼思潮更宽松容忍,全在于右翼即使有反精英的成分,也并不反对而是全力支持维护美国核心的资本主义制度和国际霸权。而极右翼因为其中白人至上、反移民、种族歧视的特征,在客观上对美国的少数族裔形成了有效挤压。

2017年在弗吉尼亚的夏洛特维尔市,极右翼团体举着火把高喊“火与土”的纳粹口号列队行进。这一幕场景像极了1930年代纳粹死魂灵的复活。在美国极右翼有可能反噬的今天,如果还有论者愿意把这看作是美国言论自由的象征,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参考文献:

[1]https://www.ojp.gov/ncjrs/virtual-library/abstracts/comparative-analysis-violent-left-and-right-wing-extremist-groups

[2]James Q. Whitman. 2017. Hitler’s American Model: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Making of Nazi Race Law.https://www.latimes.com/opinion/op-ed/la-oe-whitman-hitler-american-race-laws-20170222-story.html

[3]https://abcnews.go.com/Politics/qanons-growth-mirrors-sharp-spike-extremist-violence-us/story?id=73079916

[4]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investigations/interactive/2021/domestic-terrorism-data/

[5]https://www.csis.org/analysis/rise-far-right-extremism-united-states

[6]https://www.congress.gov/116/bills/s894/BILLS-116s894is.xml

[7]https://www.brookings.edu/blog/order-from-chaos/2021/01/21/how-to-counter-right-wing-armed-groups-in-the-united-states/

[8]https://www.newsweek.com/2021/12/31/millions-angry-armed-americans-stand-ready-seize-power-if-trump-loses-2024-1660953.html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吴立群
美国 纳粹主义 极右翼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美国一梦

美国新增感染124664例、死亡899例

2022年12月08日

美国新增感染59494例、死亡591例

2022年12月07日

作者最近文章

01月08日 09:02

如何将种族理念转化成法律,美国倒是纳粹德国的“老师”

11月25日 07:49

面对感恩节,美国媒体开始修正历史叙事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蒙古国爆发抗议,美国大使馆发警告

匈牙利否决,欧盟180亿欧元援乌计划未能生效

欧佩克+维持减产、俄油被制裁,为何布油反而跌破80美元?

习近平步出舱门,沙特以最高礼遇欢迎

习近平抵达沙特首都利雅得,受到最高礼遇欢迎

习近平乘专机抵达沙特首都利雅得

优化落实疫情防控新十条来了

习近平将出席中阿峰会、中国-海合会峰会并访问沙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