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泉:为何美国战略界仍然笃信“大力出奇迹”?

来源:观察者网

2022-11-10 08:23

李泉

李泉作者

重庆大学经略研究院研究员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李泉】

美联储本月2号又加息了。这不仅是今年以来第六次加息,而且是6月以来第四次加息75个基点。

虽然美联储在公报中表达了将坚决致力于把通胀降到2%这一政策目标,即使我们相信这确实是美联储的真实目的,但考虑到美国9月份的消费者物价指数同比上涨的年化率达到8.2%,以及货币政策本身要发挥作用的滞后性,美国的通胀具体经过多长时间才能降下来就成了一个关键问题。背后原因全在于这个过程和2024年的美国大选周期相叠加,美联储现在的政策选择将极大影响从现在起到2024年美国的状况,其背后的潜在政治影响远远超过经济本身。

就美国国内经济层面来看,今年的一系列加息似乎开始发挥一定的作用。疫情以来美国飙升的房价开始出现放缓迹象,房价指数的增幅从7月份的15.6%降至8月份的13%。[1]但其中的隐忧当然是如果连续加息导致美国经济“硬着陆”,进入深度衰退,同时通胀也没有缓解,那么美国就会又一次进入上世纪70年代那样的“滞涨”状态,那样就会直接塑造2024年之后二、三十年的长期走势,简而言之,就是美国是否会再次选择开启一个“里根周期”。

下面这张图是圣路易斯美联储绘制的美国私人住宅建设许可数量在过去60年的变化情况。从中可以比较直观地了解美国宏观政治经济变化情况。

1980年里根上台之前以及之后的8年中,美国经济整体上都没有脱离旧式的周期性震荡。1990年到2005年则基本上烫平了所谓经济周期,即使其中有小幅衰退,但没有影响其长期上行走势。这期间美国人不仅房子越住越大,车子也越换越大。媒体上一度吹嘘要归功于1987至2006年担任联储主席的格林斯潘。

但美联储从1913年以来就不缺绝顶的聪明人,美国1945年之后在西方阵营中也一直占据绝对优势,可是依然在1990年之前没能解决大幅周期震荡的问题。从这个角度看,苏联解体的冷战红利和中国改革开放所提供的基础生活资料是帮助美国烫平周期的两个关键外部因素。

私人住宅建设许可经常被当作预测美国经济衰退的一个先行指标,上图中从2005年到2009年的许可量极速下探过程完美地预示和贴合了2008年的大衰退。彼时俄罗斯和中国并无挑战美国的意愿,反而希望更多地融入美国主导的经济循环。美国在外部环境没有恶化的情况下跌入二战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只能说是2003年伊拉克战争以后一系列内部决策失误等因素带来的结果。

2010年8月28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附近的安德鲁斯空军基地,从伊拉克返回的美军士兵走下飞机。新华社记者 张军 摄

2010年之后美国虽然走出了技术性衰退,反映在住宅许可量上就是重新出现了强势反弹,但背后一个不可忽视的政策因素就是美联储史无前例的“量化宽松”。由此形成的路径依赖造成在疫情的冲击之下也只能依靠规模更庞大的财政赤字货币化政策来应对。货币金融政策工具创新背后反映出的实际上是美联储决策空间的萎缩。现在美联储在通胀的压力下不得不以传统的连续加息方式来应对,预示美国有重启“里根路线”的趋势。

美国在1970年代“滞涨”环境的冲击下,其政治周期中由罗斯福开启的“新政体制”步入穷途末路,卡特作为该体制的最后一任总统,虽勤勉努力但也无力回天,连任失败,只能让位给里根。格林斯潘的前任就是1979至1987年担任美联储主席的沃尔克。他虽然由卡特任命,但其任期主要和里根重叠,最后也是因为和里根政策相矛盾而被迫辞职。

沃尔克为了应对在1980年高达15%的通胀,将联邦基准利率短期内提高到了最高20%。这很快就导致了1980至1982年的严重经济衰退,虽然通胀在1983年降到了3%, 但失业率也一度超过了10%。[2]这种情况直接把里根的支持率打到了50%以下,变得只有42%,导致共和党在1982年的中期选举中丢失了28个席位,回吐了大部分在1980年从民主党手中所斩获的席位。[3]

从理论上讲,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互相配合是抑制通胀的最佳选择。但是当时里根基于其政治理念,执政基础和政治前途,采取的是和沃尔克相反的财政政策,选择在1981年通过了二战后史无前例的大规模减税计划,将最高边际税率从70%降到了28%,并且通过加大军事研发等手段不断增加联邦政府支出。

美联储前主席保罗·沃尔克(1927—2019)

不过减税导致联邦收入急剧减少,逼迫里根不得不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在1982, 1983, 1984和1987年开始重新增税。最后的结果就是美国的通胀虽然被控制住了,但就像上图中住宅建设许可证在整个八十年代起起伏伏不断波动所反映的一样,美国经济表现并不理想。美国在老布什任内即使打赢了海湾战争,也还是迎来了又一波衰退。更为严重的是,联邦政府的预算赤字在里根离任时变成了其上任时的三倍,公共债务总额也从1000亿美元飙升到了2.9万亿美元,增加幅度超过了里根之前自美国建国以来的债务总额。[4]

为了走出困境,美国在里根任内选择了解除市场管制和金融自由化这一所谓新自由主义路径,其中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用更加坚信自由市场的格林斯潘替代了沃尔克。而整个金融自由化过程在克林顿任内的1999年达到第一个高点。克林顿签署了重新允许金融机构混业经营的法案,彻底推翻了罗斯福在1930年代大萧条之后给金融业划出的红线。

小布什上台之后,其新保守主义团队醉心于打造新世界秩序,对国内的金融自由化继续放任,最终导致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奥巴马囿于已经形成的路径依赖,面对“大而不能倒”的私营金融机构,只能放任接替格林斯潘的伯南克用量化宽松的方式不断印钱撒钱。特朗普借用里根的“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上台,其经济政策依然不过是套用里根的减税和自由化两板斧。现在到了拜登手中,由于通胀开始重新抬头,上一轮“里根周期”基本走到了尽头,何去何从,美国又面临选择。

鲍威尔这次把联邦基准利率提高到3.83%,如果能够在通胀达到两位数之前就让其降下来,并且不造成严重衰退和金融动荡,那对于美国是最好的结果,至少在货币政策上可以避免沃尔克那样的极端措施。但如果形成“滞涨”,是否选择重走“里根周期”就成了必须考虑的问题。

顾客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一家超市选购食品。新华社发(沈霆摄)

不过现在和当年相比,美国面临几个更不利的内部环境因素。

首先,美国的公共债务总额已经不是里根当年的2.9万亿美元,而是达到了31万亿美元。当时的债务只占美国1988年5.2万亿美元国内生产总值的56%,而现在则已经是23万亿国内生产总值的135%。减税和增加开支的空间和里根时代相比已经大为缩减,美元的信用也大不如前。

其次,经历了金融自由化之后,美国普通人特别是退休人群的生活已经和金融市场密不可分。随着更多“婴儿潮”世代的美国人退休,他们养老金的很大一部分将来自于投资于股市和债市的退休基金的反哺。如果加息抑制通胀搞垮了金融市场,很多老人的生计会出现问题,这反过来又会加重财政和社会负担。

第三,上一轮的金融自由化对美国国内经济实体的金融化改造已经大体完成,各种抵押品证券化和再保险交易已经把金融游戏中的换手次数玩到了指数层,在没有新的革命性产业创新出现之前,金融再自由化的空间也比不上里根那个时代。

另外如前所述,美国国内的政策调整离不开外部必要甚至是充分条件的支撑。当年在西方阵营内部是以1985年“广场协议”为代表的一系列协调,在西方阵营之外则是打垮了苏联并把中国等第三世界国家拉入基本生活物资生产的大循环。

在今天面临更多不利条件的情况下,美国更需要一个比当年更有利的国际环境。从中式思维出发,美国最好的路径大概是选择和各国和衷共济。但是美国的战略思维更多地强调火力制胜,笃信大力出奇迹。从这个角度而言,国内环境因素越不利,反而可能越推动2024年之后的美国决策层选择“里根路线”,指望在一个新的“里根周期”中压低通胀并继续保持美国的主导地位。

目前正值中期选举,此前各种预测就基本认为共和党在众议院拿到多数席位概率很大,但是参议院则还不确定。和具体席位数量相比,更关键的一个看点实际是多少特朗普支持的候选人能够最后进入两院。

如果特朗普支持的人表现良好,那么就会进一步推动共和党“特朗普化”,特朗普也会更有信心宣布参加2024年大选。如果特朗普支持的人表现不好,那就需要观察针对选举争议的处理是否果断有效。在鲍威尔宣布加息的当天,拜登也发表了一个讲话,呼吁民主党的支持者都去参加投票,并特别提醒选后的计票时间可能会因为争议而延长。如果是那样的话,参议院最后花落谁家就要等上一段时间才能揭晓。不过从目前揭晓的情况看,特朗普支持的人成绩并不如其所愿。

但不论结果如何,这次的中期选举都只是2024年的一个预演。根据美国今后的通胀走势,我们将会更清晰地看到是否会有一个“新里根路线”出现。

“旧里根路线”对内以亲市场、亲资本的“涓滴经济学”为特征,对外以强硬遏制苏联为特征。美联储现在的加息行动已经开始引发其他国家的货币贬值,有导致更多美元债务危机出现的苗头,和当年沃尔克加息之后的国际影响类似。

讽刺“涓滴经济学”的漫画

但历史当然不会简单地重复。今天美国的国内、国际环境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包括拜登在内都一度抨击过“涓滴经济学”,美国的盟友和非盟友是否还能够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样配合美国调整也并不确定。最后美国是会刻舟求剑还是改弦易辙,都必将是一个各方激烈博弈的结果。

参考资料:

[1]https://www.cnbc.com/2022/10/25/home-prices-cooled-at-a-record-pace-in-august-sp-case-shiller-says.html

[2]https://www.nytimes.com/1987/06/03/business/volcker-out-after-8-years-as-federal-reserve-chief-reagan-chooses-greenspan.html

[3]https://news.gallup.com/poll/242093/midterm-seat-loss-averages-unpopular-presidents.aspx

[4]https://www.pbs.org/wgbh/commandingheights/shared/minitext/ess_reaganomics.html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吴立群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11月10日 08:23

为何美国战略界仍然笃信“大力出奇迹”?

09月21日 07:00

美国人在反思“分裂”,但现实没这么简单……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访问首日,马克龙“开火”:美国这么做太咄咄逼人了

小鹏三季报:毛利率显著上升,已执行部分战略调整

新冠疫情反弹,法国政府呼吁民众佩戴口罩

江泽民同志遗体由专机敬移北京 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同志到机场迎灵

江泽民同志逝世,北京天安门下半旗志哀

江泽民同志在上海逝世,享年96岁

谷歌前CEO满嘴对华“新冷战”,竟是自肥的生意

德副总理放话:欧盟将为与美贸易冲突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