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刘晨:朴元淳已死,但“逝者政治”不会放过他

2020-07-14 08:19:55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刘晨】

朴元淳时隔50年骨灰重回故乡

7月13日上午,已故首尔市长朴元淳从首尔大学附属医院殡仪馆出殡,遗体告别仪式在首尔市政厅举行。出于防疫考虑,仪式线上线下同步举行。

当天,朴元淳家属、各地市长及道知事、执政党领导成员、首尔市公务员、公民社会代表等100多人到市政厅8楼的多功能厅参加告别仪式,投影仪在墙上照射出朴元淳的笑脸和“与时代齐头、与市民并进”的字样。

朴元淳治丧委员会主席、代行市长职务的首尔市行政第一副市长徐正协表示,这里是把“沟通”视为最高价值的朴市长生前与广大市民见面的地方。朴元淳曾在多功能厅亲自主持首尔市民会议、自治分权市民大讨论会、市民参与预算总会等市民活动。徐正协还表示,将毫不动摇地继承朴市长建设“尊重人的城市”的施政理念。

朴元淳的女儿代表家属发言称,父亲以市民之名,凭市民之力成为市长,对父亲来说,每一位市民都是弥足珍贵的,朴市长已经不在了,今后在场的市民就是市长。

当天上午10点41分许,朴元淳的遗体运抵首尔追慕公园升华院火葬场。曾任首尔市副市长的议员尹准炳、西大门区区厅长文锡珍、前首尔市政府秘书长吴成圭、曾任首尔市秘书长和首席政务幕僚的许荣、首尔市平生教育振兴院院长金周明、曾供职于首尔市长竞选班底的闵炳德等抬柩护灵。身着丧服的遗孀姜兰姬等遗属跟着灵柩送最后一程。

7月13日上午,在首尔市政厅,朴元淳的遗属捧着遗像到达遗体告别仪式现场。图片来源:韩联社

10点57分许,姜兰姬被人搀扶着走出遗体告别室,火葬开始,一个小时二十分钟后,骨灰交付家属。12点51分许,朴元淳骨灰离开追慕公园,远赴家乡庆尚南道昌宁郡,永远离开首尔。

“哎呀,哎呀,我们的朴市长冤枉啊,怎么办啊”,随着朴元淳遗属捧着他的遗像走出首尔市政府,首尔广场上云集的朴元淳支持者开始哽咽。一名男性跟着灵车边跑边说:“市长,我来送您了”,一名50多岁的妇女坐在地上失声痛哭:“我们的冤枉怎么才能解开啊”,还有一名穿着黑色衬衫的女性在街道上向朴元淳灵车行三拜九叩大礼。

此前在首尔大学附属医院,今年74岁的首尔市民金某流着眼泪表示:“一位没有缺点的人就这样离去了,十分痛心,想再看他最后一眼”。从京畿道议政府市赶来的公司职员金智慧(31岁)来到首尔广场献花后表示,希望看朴市长最后一眼,自己在留言簿上写下了“谢谢您”。

虽然13日下着小雨,但在首尔市居住的梁修烈(79岁)没有带雨伞就出现在告别仪式场外,红着眼眶表示:“这点雨不算什么,要是朴市长的前路没有雨就好了”。据统计,截至12日,已有2万余人前往首尔广场上设置的灵堂吊唁朴元淳,100万余人在线上进行了哀悼献花。

“时隔50年,朴元淳永远离开他热爱的首尔”,韩联社13日的报道称。朴元淳于2011年10月当选首尔市长,此后凭借注重民生和关注弱势群体得到广大首尔市民的广泛支持,并成功当选3届,成为首尔历史上最长寿的市长。外界对朴元淳这执政的3180天评价为“改变首尔人生活的10年革命”,整个首尔市政实现脱胎换骨的变化。

朴元淳的一生堪称跌宕起伏,作为韩国最早为性骚扰有罪判决作出决定性贡献的人权律师,此后一直闪耀在韩国民运和政治舞台上,但生命最后一刻却因为“性骚扰”而成为被告,实在令人唏嘘。

死后无财产只留一身债的朴元淳

“当人放弃占有欲时,人生反而开始变得富足起来”。这是朴元淳在2002年出版的散文集《成功者的美好习惯——分享篇》中写下的一句话。他在书中写道,“当我看到妻子在我这个丈夫‘混得不错’的时期依然努力从事这些从未想过的事情的时候,看着孩子知道父母什么都给不了他们,因此只能靠自己努力成长并变得十分独立时,我感到非常欣喜”。

他在提前写下的遗书中写道,“我自己也觉得连一点财产都没能留给你们还写什么遗书,感到无地自容”。还写道“别说遗产了,我活着的时候也没能让你们在养育或教育方面享受到跟别人一样的(资源),所以我反而希望能得到你们的原谅”。

朴元淳遗书,图片来源:韩联社

从人权律师到民权运动家,直至后来踏入政界,朴元淳的财产一直是“负数”。2011年第一次在补缺选举中当选首尔市长后,他向公职人员伦理委员会申报的财产为“负债3亿韩元”。九年后的今天,他的负债规模只增不减。朴市长今年申报的财产为“负债6.909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402万元)”,他本人名下的财产只有一块位于故乡昌宁的土地(75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43.7万元)和37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1.6万元)存款,债务规模却高达8.4亿韩元(约合人民币490万元),其中4.5亿韩元是以朴市长之名从金融机构贷款的债务。

1975年,朴元淳进入首尔大学学习社会学,但因为参加反独裁学生运动被关进看守所4个月,此后被开除学籍。1980年,朴参加司法考试合格并担任检察官,仅一年之后就被迫离职,开始了其人权律师的征途。此后,朴元淳主导创办了影响力很大的市民团体“参与连带”,并一直致力于为社会弱者和人权发声。2011年,朴元淳凭借出色的执政能力获得首尔市民的广泛支持,并连续3次当选首尔市长,成为首尔历史上最长寿的市长。

2015年,韩国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疫情蔓延之际,朴元淳以公开、透明、果断的应对赢得市民好评,并成为民调中下届总统的有力候选人之一。然而谁都没能料想到他的任期会以悲剧收场。对于个人政绩,他曾说过,不在乎支持率,将把力量集中在关注青年、福利、环境,关爱保护弱势群体方面。虽然没有像前任市长李明博、吴世勋打造清溪川、光化门广场等“耀眼政绩”,但他一直默默坚守提高市民生活质量的政治理念。

有分析指出,朴元淳的青瓦台之路最近处于有利环境之中,在今年的4·15国会选举中,多位与朴市长交情深厚的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成功当选,民主党内部号称“朴元淳派系”的议员已经达到17人之多。朴市长还在他们当选后举行定期聚会,听取他们关于参加大选的建议。但谁也没想到,下届总统有力挑战者的朴元淳,会突然倒在通往青瓦台的路上。

前女秘书律师公布部分“证据”

就在朴元淳遗体告别仪式的当天,朴元淳涉性骚扰案控告人的辩护律师金在莲(音)召开记者会,介绍受害人A某控告朴元淳的过程等相关情况。

金在莲表示,受害人已向侦查机关提交关于有关人员在线上、线下对自己进行二次骚扰的控告状。受害人于今年5月12日向其进行了首次咨询,之后于26日进行第二次咨询,金在莲方面从中了解到具体的受害情况,并从27日起开始研究具体的法律程序。目前已向侦查机关提交受害人手机中存储的资料,证据还包括其在辞去市长秘书一职后的今年2月6日晚加害人邀其私密聊天的内容。

金在莲还披露了案件的一些细节,受害人原先作为公务员在其他公共机关工作,之后首尔市政府联系受害人提议参加面试,面试通过后任职为朴元淳秘书,受害人并未主动应聘过市长秘书职位。受害人在从事秘书工作的4年以及被调离至其他部门之后不断遭遇性骚扰,地点为市长办公室以及市长办公室内的卧室等。受害人曾向其朋友和同事展示过加害人通过即时通讯软件Telegram向其发送的消息和照片,由于难以忍受性骚扰折磨,受害人也曾提出过调换部门的申请。

关于性骚扰的具体行为,包括要求A某和自己进行手机自拍时“有身体密切接触”、用嘴唇接触受害者膝盖、在办公室要求A某“给按摩放松下”、“持续通过手机发送挑逗性文字”等。金在莲称,受害人在控告状中指控加害人涉嫌违反《性暴力特例法》的相关规定,即使用通讯媒体进行淫秽行为和利用职位职权进行猥亵,以及违反《刑法》规定的强制猥亵罪,并已于7月8日向首尔地方警察厅提交控告状,次日警方完成了对受害人的初步调查。

韩国《国民日报》13日的报道称,不少韩国网民在网络上为朴元淳市长喊冤。13日上午,网络上出现了“为了安慰朴市长的灵魂,应该制定诬告MeToo惩罚法”的帖子,其后点赞者甚众。当告发女秘书以身体不适没有出现在13日下午的记者会上时,批判的跟帖刷屏,很多网友跟帖“如果真是受害者,难道不应该亲自参加记者会吗?”,甚至很多网友开始谩骂这名女秘书。

其实从朴元淳去世后,韩国网络上各种关于该女秘书故意接近朴市长或以起诉要挟朴市长给钱的各种流言就充斥网上。13日下午4时,还有部分主张女秘书A某是“设局陷害”朴市长的市民团体在首尔大学附属医院外举行记者会,并公然表示要“查明真相,处决骗子”。

《韩民族新闻》13日发表社论称,有必要查明可能导致朴市长走上极端道路的“性骚扰”案的真相,而现在各种猜测的小道消息满天飞,这无助于受害人的人权保护和法律正义,同时对已经去世的朴市长也不公平。

韩国媒体等待参加记者会,图片来源:韩联社

明年四月韩国地方首长补选将成为“迷你大选”

作为韩国最大的两个城市首尔和釜山,其市长一个因为女秘书性骚扰主动辞职,一个突然自杀,这让明年4月7日进行的地方首长补选更加备受关注。

首尔和釜山两大城市的拥有选举权人口为1143万,占韩国全体选民4397万的26%。鉴于参加此次补选投票的选民实际可能达到全国选民的三分之一,因此此次选举也被看作“总统选举级别”。如果韩国大法院对正在审理的京畿道知事李在明相关案件作出“有罪”判决,那么明年的4月7日选举规模将更大。考虑到2022年3月9日韩国将举行总统大选,明年4月的地方首长补选堪称总统大选的前哨战。

目前,执政党共同民主党选情正亮起红灯,因为釜山市长、首尔市长都是该党出身,两人都是牵扯到“骚扰女秘书”事件中,因此在韩国社会争议很大。根据韩国政治界13日传出的消息,在首尔市长选举方面,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可能推出现中小风险企业部长官朴映宣、法务部长官秋美爱、四次当选国会议员的禹相虎、禹元植等人选。右派的统合党因为在今年上半年的国会选举中潜在候选人纷纷落马,面临现存人才不够的问题。而前国会议员罗卿媛、四次当选国会议员的权宁世、朴振最被看好,此外安哲秀也可能出马。在釜山市长选举方面,执政党可能推出现国会事务总长金英春,而釜山出身的前法务部长官曹国也是可能人选。统合党方面则有可能推出李振福、柳载中等资深人士。

不少韩国政界和学术界分析人士认为,朴元淳虽然去世,但其政治影响和政治遗产仍然存在,这也是朝野政党同时大搞“逝者政治”的原因。韩国“逝者的巨大政治影响力”最典型的例子要数卢武铉前总统,时代经营研究所所长严经英对韩国《中央日报》表示,“卢前总统去世后,其所有过错似乎都得到了原谅,亲卢阵营也重新复活”,“名人的逝去很容易被用来煽动不同阵营之间的对立”。

不少分析认为,在明年4月的地方首尔补选中,“朴元淳”可能会成为影响选举结果的一个重大变数。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政治人物表示,“明年的首尔市长补缺选举将会成为支持朴元淳的力量和批判朴元淳的力量之间的对决”。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刘晨

刘晨

朝鲜半岛观察人士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三八线之南
三八线之南
作者最近文章
“我们的朴市长冤枉啊,怎么办啊”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