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刘惠华:“忠臣”巴尔走了,但他从来不是为特朗普工作

刘惠华

刘惠华

北京语言大学美国加拿大研究中心研究员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2-17 08:11:5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刘惠华】

北京时间12月15日早上6时39分,美国总统特朗普发推称:“刚在白宫与司法部长比尔·巴尔进行了非常愉快的会面。我们的关系一直很好,他的工作干得很出色!根据(他的辞职)信,比尔将在圣诞节前离开,与家人共度假期。”

特朗普还通过推特发布了一份巴尔辞职信的副本。巴尔将于12月23日正式离职。消息出来之后,立即引发热议。这个巴尔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有人说他的任期是“从一个公开的大谎言开始的可耻任期”?

特朗普所发推文截图

从中情局分析中国情报起家的司法部长

威廉·巴尔于1950年出生于纽约。他的父母都曾在哥伦比亚大学教过书。他的父亲是犹太人,从小信奉犹太教,但后来皈依基督教并加入了天主教会;他的母亲有爱尔兰血统。巴尔本人则是天主教徒。

巴尔本科和研究生都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生攻读专业是“政府和中国研究”。1973年研究生毕业后,巴尔搬到华盛顿特区,在中央情报局担任情报分析师,主要负责中国方面的情报分析。与此同时,他在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上夜校,并于1977年获得法学博士学位。

巴尔愿意在中央情报局工作,可能 是受其父亲影响,他父亲曾在二战期间效力美国战略服务局(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该机构成立于1942年7月,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前身,主要任务是在敌占区进行谍报和破坏行动。其次,巴尔的母校哥伦比亚大学当时有很多毕业生进入中情局工作,可能对其决定产生了一定影响。这也许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他为什么1971年和1972年夏天在中情局当实习生。

威廉·巴尔和里根(资料图)

之后,巴尔担任法官马尔科姆·理查德·威尔基(Malcolm Richard Wilkey)的职员,上世纪八十年代,他在几家律师事务所工作,也曾在里根总统时期,进白宫干了一年,从事法律政策方面的工作。

1991年,巴尔被老布什总统任命为司法部长。实际上,他曾是老布什的部下。1976年,老布什出任中情局局长,巴尔曾效力于他。在国会的一个听证会上,人们看到巴尔坐在老布什身后,给他提供法律方面的建议。所以,老布什对巴尔还是挺赏识的,1988年竞选总统时,还把巴尔带到共和党全国大会上。后来,老布什任命巴尔为司法部法律顾问办公室主任,后来又出任司法部副部长,最终出任司法部长。老布什1992年竞选连任失败后,巴尔的司法部长任期也于1993年1月20日结束。此后,1994年到2008年,巴尔担任了几家公司的法律顾问,赚了很多钱,成为千万富翁。2009年到2018年,巴尔担任时代华纳的董事会成员。

巴尔在老布什政府期间获得“睿智老者”的美称,说明他是深谙华盛顿政治的。他也深深知道,司法部长在对行政部门制定的规则进行阐释和执行法律这两点上,是有很大权力的。他还深知,这样的权力在国家出现社会动乱时通常会达到顶峰。例如,1992年4月底5月初洛杉矶爆发大规模骚乱期间,老布什总统动用《叛乱法》,并部署数千名士兵和海军陆战队队员。这些行为都得到了巴尔的支持。巴尔后来还说,洛杉矶的骚乱是“机会主义”的黑帮活动,并不是由“激起怨愤的不公正“所导致的。

威廉·巴尔和老布什(资料图)

就政治立场而言,巴尔是共和党人,他对行政部门的权力有着较为宽泛的理解,长期以来是里根时代兴起的、具有浓厚保守主义色彩的执行一体论(unitary executive theory)的拥护者。该理论认为宪法第二条赋予总统的权力是不能分割和绝对的,因此总统对美国政府的行政部门具有几乎不受约束的权力。在美国,这一理论经常用来为总统应该作为行政部门的首席执行官这一主张进行辩护。

作为“法律与秩序”政策的支持者,巴尔也力主实施更严格的刑事司法政策。例如,在1992年担任司法部长期间,他撰写了一份报告,主张提高美国的监禁率。和特朗普一样,在今年白人警察暴行激怒黑人群体之后,他力挺美国警察,声称在美国执法部门中不存在系统性种族主义。

巴尔是被迫辞职的吗?

其实,巴尔在此时向特朗普递交辞呈,一点也不意外。12月初,巴尔承认司法部没有发现总统选举中存在广泛的选民欺诈行为的证据之后,特朗普和巴尔之间的紧张关系不断升级,并进入美国公众视野。

早在一个星期前,《纽约时报》就专门刊文报道说,巴尔当时正在考虑,是否要在特朗普任期结束前辞职。

据知情人士透露,尽管特朗普在推文中说得很好听,但就在周日,他一直在认真考虑到底要不要解雇巴尔。不过,官员们相信,他不会立即解雇他。

实际上,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助手们一直在劝阻特朗普不要解雇巴尔,以避免出现当年特朗普解雇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的类似情况。

一位白宫官员也对媒体说,巴尔并没有被迫离开或被解雇,“他没有被要求辞职”。他坚称,特朗普和巴尔在12月14日周一下午的会面中,没有什么火药味,“这是一个非常友好的会面。”另一位知情人士也形容这次会面是“亲切的”。

两人关系真的很好?

当天早些时候,白宫新闻秘书凯莉·麦肯纳尼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最近几天特朗普对巴尔有点恼火。

据特朗普的一些助手评估,两人的关系不是很好。特朗普在上周五(11日)的一次会议上再次告诉在场官员,他想解雇巴尔。也就是说,特朗普并没有改变立场。

表面上,巴尔似乎在最后时刻也不愿意得罪特朗普,辞职信中基本是赞扬特朗普的话。巴尔在信中称,他为能在政府任职感到“非常荣幸”,赞扬了特朗普在许多方面取得的空前成就,其中有18个地方用“您”和“您的”来指特朗普。可以说,巴尔在这封信中对特朗普不是一般的讨好,而是极尽一个谄媚者之能事。

但是,《华盛顿邮报》刊文称,在公开场合和幕后,两人的关系在许多方面都大为恶化,甚至有人称他们两个近几个月来几乎没有说过话。

特朗普在近日对巴尔越来越恼火并失去耐心,原因是巴尔没有在选举日之前将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正在接受司法部调查一事公之于众。上周三(9日),亨特本人透露其正在接受特拉华州联邦检察官对可能的税收犯罪进行的调查。据知情人士称,自2018年以来,联邦特工一直在调查亨特是否隐瞒了与中国相关的商业交易的收入。特朗普对此感到恼火,并认为相关调查在很大程度上被故意保密,因此与巴尔的关系也进一步恶化。

当然,两人关系的破裂还是在本月初巴尔的公开决裂表态中埋下,当时特朗普非常生气。白宫办公厅主任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说,两人12月1日的会面气氛很紧张。梅多斯曾多次对巴尔提出批评。

但是,最近几天特朗普对巴尔的批评受到了一些抵制,即使是在通常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盟友中也是如此。例如,在上周晚些时候的一次采访中,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林赛·格雷厄姆说,他对巴尔充满信心,“我可以向您保证,巴尔正在对不当行为的可信指控进行调查。我对司法部长充满信心。”巴尔辞职公开后,格雷厄姆又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对威廉·巴尔担任美国司法部长的工作,只有十足的敬意和钦佩。”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也告诉其他参议员,他继续支持巴尔。

“忠臣” 巴尔

巴尔可以说是特朗普的一位“忠臣”。在特朗普罢免前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之后,巴尔于2019年2月走马上任。

为了特朗普,巴尔可以说是从一开始就饱受诟病。2019年3月22日特别检察官穆勒向司法部长提交“通俄门”最终调查报告后,巴尔就陷入上任后的第一个主要争议漩涡。在公开发表穆勒的报告之前,巴尔向国会描述了调查的所谓“主要结论”:没有证据表明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之间有任何勾结行为,穆勒对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没有定论。这就是一些批评者所说的“一个公开的大谎言”。

他对穆勒报告的错误概括和选择性删节,激怒了穆勒团队。穆勒给巴尔写了两封信。在第一封信中,穆勒抱怨说,他“对调查的背景、性质和该办公室的工作和结论的实质内容,缺乏完全的理解”。在落款日期为2019年3月27日的第二封信中,穆勒要求巴尔立即公布报告的“前言”和“概述”部分。但是,巴尔直到4月18日才公布了一份经过严重删减的版本,而且发布前特地召开新闻发布会,进一步称特朗普是无辜的。此外,尽管国会给他施压,巴尔就是拒绝提交未经删减的穆勒报告完整版。在辞职信中,巴尔对通俄门调查进行加倍攻击,他认为,特朗普的政治对手之所以要启动调查,是为了“用疯狂和毫无根据的、与俄罗斯勾结的指控,削弱或罢黜”特朗普政府。

其他争议还包括,他对包括特朗普总统的长期铁杆盟友罗杰·斯通和特朗普的首任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的有罪判决进行干预,在美国联邦政府间隔17年后恢复执行死刑命令,以及遭指控对纽约南区检察官杰弗里·伯曼被撤职一事进行政治干预。拿罗杰·斯通的案件来说,巴尔亲自插手,减少职业检察官提出的量刑建议。这一举动引发激烈争议,数千名司法部前雇员呼吁其辞职。司法部内部,士气暴跌,许多职业雇员认为,他们没有得到高层领导的支持。

此外,巴尔经常强调特朗普的公开谈话要点,并利用司法部长职务之便,轻率地为特朗普辩护。曾在老布什政府担任白宫法律顾问办公室主任的杰克·戈德史密斯(Jack Goldsmith)表示,从政治上讲,特朗普让巴尔看上去就是自己的“哈巴狗”。具体说来,巴尔附和特朗普对邮寄投票存在大规模欺诈的说法,下令对拉斐特广场周围的抗议者加以驱逐从而让特朗普能够走到附近的圣约翰教堂前摆拍,司法部对一名女性起诉特朗普诽谤罪的案件进行干预,试图让美国政府代替特朗普作为被告。

卡罗尔长期担任美国某杂志专栏作家/资料图

司法部表示,这位名为卡罗尔(E.Jean Carroll)的女性指控特朗普在纽约一家百货公司更衣室对其实施性侵之后,特朗普驳斥卡罗尔说谎、动机是获得金钱,这是特朗普以联邦政府雇员身份做出的。因此,美国政府应该成为卡罗尔民事诉讼的被告,而不是总统本人。

巴尔在针对特朗普的诽谤诉讼案中所做的努力,很好地说明了他对特朗普是如何忠心耿耿。他想做的就是让政府成为这起诉讼案中的被告,如果得逞,很可能就会让这一诉讼就此告终,因为联邦政府不能因诽谤罪而被起诉。可见,这明摆着就是为特朗普开脱。但是,10月27日,联邦法官刘易斯·卡普兰(Lewis Kaplan)驳回了司法部的请求。

卡普兰法官断然否认了这一说法。卡普兰在曼哈顿美国地区法院发布的裁决书中写道:“美国总统不是相关法规意义上的政府雇员。即使他是这样一个雇员,特朗普总统据称关于卡罗尔女士的诽谤性言论,也不属于他的雇佣(的职责)范围。因此,以美国(政府)取代特朗普总统(作为被告)的动议遭到拒绝。”

刘易斯·卡普兰

结语

有人说,和过去50年中任何一位美国司法部长相比,巴尔都更为卖力地利用司法部长的权力为总统的政治议程服务。

巴尔让司法部给特朗普本人及其盟友提供各种各样的帮助,但是这也没有能够阻止特朗普最终把矛头对准他。一方面,这可能是特朗普太小心眼儿,因为巴尔没有宣布对其政治敌人进行调查、以及居然公开对大选舞弊的说法提出异议。但另一方面,正如一些为巴尔辩护的人所指出的那样,实际上和他长期以来对总统权力持有比较宽泛的看法不无关系,他一直主张让美国总统获得更多和更大的权力。甚至有人认为,与其说巴尔是在为特朗普的利益服务,还不如说巴尔所做的一切都是试图让总统职位本身能够获得更大的权力。

对于巴尔即将离职,其批评者并不感到遗憾。位于华盛顿的公民责任与道德规范组织(Citizens for Responsibility and Ethics)执行主任诺亚·布克宾德(Noah Bookbinder)说:“走了更好”,巴尔“对司法部、以及美国人民对我们司法系统的坚定信念,造成了极大的损害”。

事实上,如果巴尔提前走人,一些特朗普的盟友也高兴,或许有人会感到意外。有人早就呼吁巴尔该下台了,因为他拒绝更深地介入特朗普为推翻选举结果所做的种种努力。就在上周,27位众议院共和党人致信特朗普,敦促他指示巴尔任命一名特别检察官对选举舞弊展开调查,他们质疑司法部没有认真对待这些指控。

据《纽约时报》称,有一位消息人士坚持认为,巴尔自12月的第一周开始就在考虑是否要离职,而且特朗普对他的这一考虑没有什么影响。另一位知情人士说,巴尔之所以考虑离职,是因为他认为已经完成了他打算在司法部所做的工作。

也许在巴尔看来,特朗普的一些做法有点过火,自己也没有办法继续按照特朗普的意图,进一步为其利益服务了。当然,特朗普输掉选举,是巴尔考虑离职的一个重要因素。据巴尔的朋友早前透露,如果特朗普赢得第二任期,他想继续在司法部长的职位上干下去。所以,这时候选择走人,还算是明智之举,毕竟再干也干不了多久。

毫无疑问,巴尔将作为一位极具争议的司法部长载入美国史册。当初,巴尔说他之所以愿意重新回到司法部长这个职位上,是为了拯救司法部。即使这是他的真实想法,那么他不仅没有成功做到,还糟蹋了个人名声,以至于曾在奥巴马总统任期内担任美国司法部代理副检察长的尼尔·卡提亚(Neal Katyal)说,他会用“耻辱”这个词来评价巴尔的任期,而且认为巴尔是“最糟糕的司法部长”。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刘惠华

刘惠华

北京语言大学美国加拿大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任编辑
朱敏洁

朱敏洁

观网编辑

分享到
专题 > 美国大选观察
美国大选观察
作者最近文章
“忠臣”巴尔走了,但他从来不是为特朗普工作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