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几内亚中企员工:国内治安太好,在外经历政变和枪战让我不知所措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9-11 15:32

李瑶

李瑶作者

四达时代几内亚市场专员

【导读】 9月5日,西非国家几内亚发生军事政变,军人马马迪·敦布亚(Mamadi Doumbouya)控制总统阿尔法·孔戴(Alpha Conde),宣布原政府解散。政变伴随着激烈的枪战和骚乱,但目前情况趋近于平稳。 观察者网采访到中国企业四达时代几内亚市场专员李瑶,她为大家讲述政变前后在几内亚的所见所闻。 面对突如其来的事变,李瑶有点不知所措:“我非常震惊,都2021年了,竟然还有政变和枪战。国内环境太安逸了,从小到大我连真枪都没摸过。”

· 当地员工出于自身安全考虑,对政变闭口不提

观察者网:几内亚目前情况是什么样的,宵禁是否还在持续,居住的地方能否听到枪声?或者有骚乱的迹象?

李瑶:现在几内亚的情况比想象中的要平稳。我在首都科纳克里,今天(9月8日)是政变过后的第三天。很多活动在政变后的第二天恢复了正常,也没有听到枪声。我们企业的中方员工和几内亚本地员工已返回上班。周边的小铺商店差不多都开门了。为了安全起见,目前我们下午提早一个小时下班。

不过政变的头两天有激烈枪战,我们住的地方离总统府不是很近,周日(9月5日)上午听到枪声,下午枪声时远时近,有的甚至离家很近。为了安全,周一我们在家休息,也听到枪声。

这场政变暂时对公司的业务没有太大影响。因为我们主要做数字电视,在每个省、每个城市、每个区都有代理商。如果当地人要看电视节目的话,可以直接找我们当地的代理商来充值。

9月6日,政变发生第二天,首都科纳克里街头检查点的武装士兵 图源自路透社

观察者网:遇到政变和听到枪战声,您当时的反应是怎么样的?

李瑶:首先我非常震惊。长这么大,我在国内连枪都没有摸过。国内给我们创造的环境实在是太安逸美好了。所以当时遇到这种情况,我很惊讶,都2021年了,竟然还有政变和枪战。其次才是感到害怕,我担心自己突然在非洲去世了,会想到自己的爸爸妈妈。再有,我有一点不知所措,担心要是有枪打进来,自己该躲在哪。

观察者网:当地人对政变是怎么看的,官方电视台、报纸的口径是怎样的?

李瑶:我昨天一上班就去找我们的员工,想跟他们聊一聊目前的情况。但是他们都出于害怕以及自身安全原因,对这个事情闭口不提。

政变发生在9月5日上午,将原总统孔戴控制以后,中午政变领导人敦布亚就在几内亚国家电视台发表讲话,宣布成立一个新的政府。目前国家电视台都是被敦布亚的政变军队控制,他直接在上面讲话。

9月5日政变发生后,敦布亚在国家电视台发表了讲话 图源自视频截图

9月6日上午,敦布亚邀请原来的部长一起开会,宣布解散原来的政府,废除宪法,并成立新政府,关闭港口、陆空边境。前段时间机场也关闭了,这几天准备恢复飞行,但要得到许可很困难。

阿尔法·孔戴担任几内亚总统超过10年 图源自尼日利亚《先锋报》

9月5日,孔戴被敦布亚领导的精锐部队控制 图源自网络

观察者网:大家对前总统阿尔法·孔戴和政变领导人马马迪·敦布亚印象怎么样?

李瑶:阿尔法·孔戴在几内亚做总统已经11年。用我们原来公司领导的话讲:他做了很多实事,还是受到当地民众拥戴的。

至于原特种部队上校敦布亚,我们对他了解更少。不过昨天我看当地电视节目的时候,看到总统府附近街道全是人,但具体他们是对政变领导人支持还是反对,有待考证。

观察者网:目前政变对当地华人群体造成了怎样的影响?大家的生产、生意活动能否进行?

李瑶:政变发生的当天和第二天,所有的华人都是在家里待着的,所有的中国商铺也都关门停业。

第二天下午,我听说有一个中国人开的理发店遭遇几个陌生人,想要“零元购”。这个中国理发师就喊了附近相熟的邻居,一起把想抢东西的人赶跑了。

其实发生政变,我们最怕的就是这种想趁着动乱抢劫、发国难财的人。目前华人圈都差不多恢复了正常的工作生活,据我了解没有中国人受到伤害。

事发当天,中国驻几内亚大使馆第一时间在各平台发布了紧急提醒

观察者网:中国驻几内亚大使馆都做了哪些工作?大家对局势的判断是?情况会不会恶化?

李瑶:大使馆在第一时间内发布了通知,也同步在它的微信公众号上,告知大家几内亚发生意外情况,外面不安全,不要出门。如果有情况可以第一时间打电话向使馆求助。

至于对局势判断,我们还是有一点担心。昨天我跟同事一起看国家电视台的时候,发现敦布亚讲完后署名是几内亚总统。一个特种部队的人来当总统,可能在后期会引起骚扰。我们在想,现在的情况会不会跟2008年有点像,担心反对敦布亚的势力出来引发骚乱。目前自称领导人的敦布亚和2008年发动政变的卡马拉都有特种部队背景。

2008年,几内亚曾发生政变,当时的军人总统兰萨纳·孔戴(Lansana Conté)刚去世,他的女婿卡马拉担心权力旁落,发动政变。但是卡马拉不得人心,得权不久便遭到军方在内的不同势力反对,引发国内骚乱,最后不得不离场出局。这次被政变控制的总统阿尔法·孔戴(Alpha Conde)因而得势上位。

2008年,具有特种部队背景的卡马拉发动政变上台,但其权力没有维系太久。图源自《纽约时报》

观察者网:面对这些担忧,公司方面有没有做好备案和预防性措施?

李瑶:这次政变发生后,我们第一时间告知公司,公司也做好了备案。应急措施方面,我们公司所驻国的CEO当天采购了一些生活必需品,把发电机用的油买好,以防遇上停电。当时也做好了很多天不出门的打算。中国员工都住在同一栋公寓,楼里有一个门卫,大门平时是一直紧闭的,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现在情况已经好转,大家开始正常上班了。

观察者网:平时工作和做生意的时候,会和其他外国人交流吗?有什么交集?

李瑶:有,我们每天都有交流。我们公司除了少数岗位是中方员工,其余岗位全都是几内亚籍人员。中方员工负责每个部门,每个部门下面有当地的同事。我们需要他们帮忙做一些业务,所以大家经常沟通交流。我们公司中方员工和本地员工比例大概是1:5。

李瑶所在公司的中方员工和本地员工的比例大概是1:5 图由采访对象提供

贫困,资源丰富,“精神法国人”

观察者网:您在几内亚工作期间,对当地基本情况有什么了解吗?这个国家的发展水平大概处于一个什么阶段?

李瑶:几内亚是联合国公布的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当地人均月工资在100~200美元之间,国家经济以农业矿业为主,工业基础非常薄弱,粮食不能自给自足。

虽然几内亚有像咖啡、可可、橡胶的经济作物,但它的开发规模不太大,它的技术和出口品种有限。目前几内亚国内绝大多数的消费品都是依赖进口,我们平时要买日常用品的话,基本上去黎巴嫩人或中国人开的超市采购。这些商品都会特别贵,折算成人民币的话,要比我们在国内的消费高很多。

资源方面,几内亚的矿产资源很丰富,其中铝钒土储藏总量占世界已探明储量第一位。其他矿产品也非常高,像铁矿石、钻石、黄金、铜、铅锌等都非常丰富。今年,中企中标了西芒杜铁矿项目的铁路;如果发展顺利,未来几年西芒杜的铁路会为中国运输更多的铁矿石。

2015年,中国承建的卡雷塔水电站建成后,大大缓解了几内亚长期电力短缺问题。图源自商务部

几内亚的水利资源丰富。过去中国为几内亚援建了金康和丁基索水电站,最近几年承建的卡雷塔水电站也为几内亚缓解电力紧缺问题。西非沿海的渔业资源很丰富,几内亚海产品也相当便宜。总的来说,这个国家资源丰富,但由于国家贫穷,技术落后,对资源的开采和利用比较滞后。

西芒杜铁矿 图源自网络

观察者网:几内亚人对中国人的印象如何?对中国企业、中国工程的评价怎么样?

李瑶:大体来说,几内亚人对中国人还是比较尊重的,因为他们觉得中国企业是在几内亚做基础设施建设,修铁路、建造水电站、架设电缆等,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2013年埃博拉病毒爆发时,中国医疗队给几内亚提供很大的帮助,所以他们比较尊重中国人。

几内亚面值为20000和5000的几内亚法郎背面,上面分别印着中国2015年承建的卡雷塔水电站和上世纪60年代援建的金康水电站

但另一方面,他们对中国人也有刻板印象,觉得中国人富有但怕事。像我们每次开车出去,路上会碰到警察,他们以各种理由找事,说我们超速、口罩没戴,总之就是拦住我们想要钱。来几内亚的很多中国同胞因为不会法语,遇到这种情况怕麻烦,就直接给人家一点小费。久而久之,一些执法人员养成了找中国人伸手要钱的习惯。不过我们懂法语,每次都会跟他理论。人家发现我们懂法语,知道不好骗,也会放行。

几内亚政变之前的菜市场 图源自作者

当地的糕点店 图源自作者

观察者网:几内亚是一个说法语的国家,法国在这个国家的存在感很强吗?大学生是否会流向法国,精英阶层是否有留法背景,法国电视节目、体育赛事等是否受欢迎?

李瑶:法国是一个特别注重农业、注重土地的国家,它对殖民地的统治较为彻底;不像只想赚钱的英国,法国殖民的时候非常注意土地所有。他们特别怕非洲人造反。为了稳固局势,法国很会精神殖民。现在还有一些非洲人自认为是“精神法国人”,比如说几内亚政府高官退休后,会优先选择到法国居住。

法国殖民对今天的非洲影响也很深远。比如我们在几内亚的竞争对手就是一家法国公司,它的电视里有很多法国节目,因为语言相同,很受当地人喜欢。我们和他们的竞争有点先天劣势。法国节目的语言习惯还是符合非洲群体,而我们做节目需要在国内进行翻译配音,在语言精准度和生活符合度方面有一点差异。总的来说,他们节目丰富一点,但是我们价格要实惠不少。

但我在几内亚见到的法国人不多,街上除了本地居民,以黎巴嫩人为主。因为疫情缘故,法国驻几内亚的大使馆也是关闭的。相比其他国家的势力,法国在几内亚影响力最大,之前的总统萨纳·孔戴和阿尔法·孔戴都得到了法国的认可。

观察者网:您在非洲待了多长时间了,近期有回国的打算吗?

李瑶:我在非洲待了将近两年。我原来是某央企员工外派多哥项目部工作,在多哥工作了一年多。现在在几内亚已经待了三个月。

近期回国的成本太高了。我同事本来9月中旬要回国,但因为政变,航班取消了。目前回国机票特别贵,单程价格5~6万元人民币,需要提前几个月买。虽然公司会报销一部分机票钱,但自己也要贴一部分。国际航班要在迪拜、埃塞俄比亚、法国转机,要在飞机上待20几个小时;再加上回国后隔离,可能一个月就过去了。如果有假期,我可能会去其他国家旅游。

观察者网:目前几内亚疫情严重吗?

李瑶:疫情还是严重的,这边也有德尔塔变异毒株。我有两个在其他单位工作的朋友,他们在几内亚博凯先后得了新冠。他们公司有补给一些药品。他们都没有去当地医院治疗,而是依靠自身的免疫力,并且多吃蛋白质含量高的食品,花了一两个月恢复。

虽然疫情严重,但当地几内亚人不是很重视,除了中国人,其他人基本不戴口罩。目前宵禁时间是从晚上10点到早上5点,不过对当地生活影响不大,10点大家已经睡觉了。可能是因为这边天气炎热,紫外线高,疫情死亡率不高,所以人们疏忽了防疫。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罗煜森
非洲 几内亚 政变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非洲之窗

利比里亚发生针对中国侨胞严重武装抢劫案件,中使馆发提醒

2021年10月12日

埃塞俄比亚驱逐7名联合国官员,古特雷斯:震惊

2021年10月01日

作者最近文章

09月11日 15:32

国内治安太好,在外经历政变和枪战让我不知所措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钧正平 呼唤“朝阳大妈”和“捞铜渔民”,CNN有意见了

拜登:你花3美元买咖啡,已经比耐克等55家公司纳的税还多了

拜登又来承诺“保卫台湾”,白宫再度火速澄清

国家卫健委:新增本土确诊38例,涉及5省区

“分裂”的澳大利亚:一半封锁,一半“与病毒共存”

“最严防沉迷”出台两月,家中“神兽”就没办法了吗?

拜登:你花3美元买咖啡,已经比耐克等55家公司纳的税还多了

中国大使:法国等美国的追随者委身强权、为虎作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