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马英九接受外媒采访 谈反服贸、香港普选和美国重返亚洲

2014-09-28 15:34:42

台湾“总统府”官网27日发布马英九16日接受卡塔尔半岛电视英语台专访采访稿,马英九针对香港民主普选、两岸与“马习会”及美国的“亚洲再平衡”政策等议题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对于香港普选,马英九提醒大陆要审慎,因为台湾也在看,台湾很关心香港。对于美国的“重返亚洲”,马英九也认为美国对亚洲的和平与安全是有帮助的,“我们基本上是支持的”。但与中国大陆的贸易关系也不能轻易改变,希望在这中间能够找到“平衡点”。

马英九:美重返亚洲有助地区和平安全 台湾支持

马英九谈香港普选:大陆当局要审慎

外媒提问称,外界揣测北京并不允许香港直接选举特首,问马英九怎么看。

马英九说,“台湾实施民主制度已有相当长的时间,而每次选举,香港也有很多朋友到台湾来观选,所以香港了解台湾是整个华人社会最能够实践民主的地方。对于香港人民希望能进行普选,我们完全能理解,如果未来能够达成普选的结果,对香港及中国大陆而言,都是非常有益的,尤其是对中国大陆的国际形象。长远来看,香港迈向民主应是一个双赢,甚至多赢的选择。

当外媒问到英国国会打算对香港普选情况进行调查,引发北京强烈反弹,认为英国系干预内政,马英九是否支持英国时,马英九表示,“1984年中国大陆与英国签署联合声明时,外界认为中国大陆是支持港人治港,而我们原本也预期香港会更早实施民主制度,但是现在还要延到2017年。实际上,各方对此都有些不同的意见,我们觉得香港人在回归中国大陆之后,对实施自由民主一直存有很大的期待。台湾与香港一水之隔,基本上,对于香港人民这种渴望与追求,我们当然认为符合人民的要求,也符合时代的发展,非常期盼大陆当局与香港能协商出一个双方皆能接受的方案,因为这对香港来说很重要,而台湾人民也在看。”

外媒问到马英九对“北京可能对香港采取高压”的看法,马英九认为,“我们非常担心这样的发展不仅会影响到香港的未来,也会影响到世界对中国大陆的观感,因为像这类的问题,外界都希望香港能逐步朝民主的方向迈进。香港已是一个全球重要的金融中心,任何政治上的动荡,都会造成香港不单是经济,甚至包括生活等方面受到影响。我觉得大家要非常审慎,尤其是大陆当局。”

当外媒问到香港模式对台湾有何影响,马英九立即表示自己不接受“一国两制”,他说“在1980年代初期,中共提出一国两制的构想,它的目标是台湾,并不是香港。可是后来台湾很清楚地表达,我们并不接受一国两制。如果这个制度是一个好的制度的话,也应该是一国一制才对。”

马英九还说,“因为台湾并没有接受一国两制,而且一国两制在台湾只有非常小的市场。另方面,大陆应该要让全世界知道,在香港回归中国大陆之后,它能够真正做到港人治港,这点也关系到它当年的承诺与信用。台湾和香港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中华民国’是一个‘主权国家’,我们自己选出自己的‘总统’、‘国会’,自己管理自己的事务,跟香港原本就不同。但我们一直非常关心香港,因为香港与台湾的关系密切,各方面都是如此,近年来尤其相互设立机构后,双方关系更加密切。台湾关心香港是非常自然的事情,而香港的民主如果能够实践的话,对香港、大陆及台湾都是非常正面的。”

马英九:反对服贸协议者有种莫名的恐惧

当外媒提到在台湾内部其实也看到反对中国大陆的声浪,例如学生的示威抗议,以及攻占“行政院”,还有学生上街头等,而马英九提及服贸开放包括144个服务类别,那么“人民会认为此系中国大陆对于台湾的控制会超过我们的能力范围?您认为此种说法有根据吗?”

马英九说:“您刚才提及有关服贸协议的内容其实很多都是误会,有些项目我们没有开放,尤其完全没有开放大陆到台湾经营媒体,也没有开放让大陆劳工来台,甚至没有开放大陆计程车来台营业,开放的幅度其实没有很大,但反对的人经常会把内容夸张,说如果我们开放,会让几百万个大陆劳工来台,这完全不是事实。”

马英九认为,“外界常误解这个道理,因为我们签服贸协议,其中不涉及人员流动的部分。很多人都不知道,以为我们会开放(这些项目),其实我们不会。举例来说,我们对开放大陆银行来台限制很严格,到现在为止,我们只有开放两家而已。反对者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很害怕与大陆打交道,实际上根本没有这么严重,尤其是有些项目,特别是零售业,开放到现在已经四年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们也开放餐馆,其他很多服务业在签服贸以前也已经在WTO架构下开放了,到现在也没有问题,但确实有一些学者拼命讲我们开放大陆劳工,其实我们没有。相反的,我们开放了两百多家大陆企业来台,他们创造了九千多个工作机会,并没有带来大陆劳工,只有带来企业干部。”

他说,“这些事实我们天天在讲,但是没有人相信,所以我们感觉到这是一种莫名的恐惧没有很强的理性基础,就只是讨厌、不喜欢中国大陆,因此有时候会把有些对我们根本无害,甚至有益的开放当做是一种伤害,最重要的是如果不与大陆签服贸,有些我们很强的(产业),例如电子商务就没办法去大陆。”

他还说,“所以与大陆打交道时,我们特别强调要把风险极小化。我们在审查大陆企业来台方面非常严格,不会轻易开放,既使签署后,我们还是会审查,这点真的不必担心,从过去的纪录来看,退件很多,以至于大陆现在来台的投资兴趣根本不高,因为他们觉得限制太严。尤其我们与大陆已经签订了服贸协议,到现在一年多(‘立法院’)都不通过,然后还说要重新谈判,这在国际间对我们也不好。这也是为什么《亚洲华尔街日报》社论指出《台湾自甘落后》,就是这个道理。实际上这对台湾没有这么大影响,而且让我们对大陆能做更多投资,其实对我们来讲是比较有利的,我们的服务业可以成长37%,大陆的服务业只会成长9%,所以您刚才得到的印象有点被误导。”

马英九:美重返亚洲有助地区和平安全 台湾支持

外媒问到:“有关美国的‘亚洲再平衡’政策是否能对中国大陆的势力稍有制衡?”

马英九说:“有关美国‘亚洲再平衡’政策,许多国家都会想到50、60年前美国所谓的‘围堵政策’,但现在的情况与当时有很大不同,当时这些国家在政治、军事及经济上都仰赖美国,现在可以说完全不一样了。在安全方面,大家仍仰赖美国,但在经济方面,与大陆的关系则非常深厚,因此产生的情境远比过去复杂。”

他认为,“一方面,这些国家希望美国能继续留在亚洲,能够在安全方面提供更多保障,但另方面,他们也不愿意破坏与大陆的贸易与投资关系,因此这种平衡非常微妙。一般而言,我们认为美国重返亚洲对亚洲的和平与安全是有帮助的,我们基本上是支持的;但另方面,我们觉得与中共的贸易关系也不能够轻易地改变,因为亚洲已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整个经济发展在未来的几十年都会比其他地区来得快,因此在这个地方,经济的安定非常重要,这中间并不是不能找到一个平衡点。当然,美国也很谨慎,而大陆也知道他崛起后,许多作为必须符合国际规范,因此这中间并不会找不到一个平衡点。就像我刚说的,大陆原先要在南海发布成立防空识别区,现在也不做了,他知道那样做的话,会造成整个南海,尤其是东南亚国协国家的不满,但另方面,陆方认为他的安全也不希望受到别人的干扰,因此我判断,在这些地方,小的摩擦一定会有,不论是美国与中共、中共与越南或中共与菲律宾,但大的冲突则不太可能。”

当外媒问称:“美国近来被批评未依承诺充分协助调解乌克兰等地的冲突。依据《台湾关系法》,美国将提供台湾安全方面的保护,但您认为未来若两岸关系恶化,台湾能依赖美国所提供的协助吗?”

马英九说道:“很明显地,过去60多年来,‘中华民国’与美国在安全方面的合作是台海和平的一个重要支柱。但是这一、二十年来,由于中国大陆的崛起及美国在其它方面的困难,我们不可能期待美国像以前那样,提供我们一个完整的安全保护伞。因此,我们一方面要有自我防卫的决心,另一方面也应设法减少可能的威胁。政府改善两岸关系的努力就是为了这个目的,除了可以纾缓台海的紧张情势,也可以使双方透过贸易、文化等交流,增加彼此的了解,减少未来可能发生冲突的机会。美方完全支持我方这套做法,而且大力赞许,一方面能够减少区域紧张,没有人会反对;二方面,美国也不可能像五十、六十及七十年代那样,有如此庞大的军事力量来维持东亚地区的和平。”

马英九认为,“因此,每一个国家都应该有自己的安全政策,以保护自己的安全。我常感觉到,美国有他自己的亚洲再平衡政策,实际上,几乎每一个亚洲国家,尤其是东亚国家,都有对美国及大陆的再平衡政策。整体而言,我相信也许可以找到一个多方面的平衡,使得和平及稳定的情势可以持续,但是要想做到完全没有争议,永远不可能。”

他说,台湾“与美方在安全方面的合作比断交之前还要好,”马英九强调他曾在许多场合说过,台湾“必须要展现自我防卫的决心,使我们所受到的威胁不像以前那样大。此外,现在安全的防卫及战略的运用也跟过去不一样,我们不是每天等著可能有一天要跟中共打一仗,而是希望打仗、战争的可能性越来越小,而双方当然会有歧见或不同的看法,但应透过和平的方式解决。”

马英九谈两岸关系:风险极小化,机会极大化

当外媒问到马英九是否认为北京未来是否会给台湾所谓实质的自由,包括选举。

马英九回答到:“这个问题目前与台湾没有关系,但我们仅表达对香港的关切。事实上,在过去6年来,台湾与大陆改善关系时,都还未触及到这方面的问题。我们不可能接受大陆一国两制,但我们可以接受一中各表,因为我们在1992年时与中国大陆在此议题上达成共识,但是其他的议题,我们都还没有开始讨论,而且我认为台湾人不会接受一国两制。最近的民意调查也显示,如果‘一中各表’的‘中’是‘中华民国’的话,支持率是超过五成的。”

当外媒问到“亚太经合会”(APEC)是否可能促成马习会时,马英九遗憾表示,“去年11月我接受香港媒体访问时,被问到这个问题,我表达了如果(双方)要见面的话,APEC开会的场合是非常合适的,因为它所有的安排,几乎把我们担心、顾虑的敏感问题都处理掉,但到目前为止,中国大陆还是认为不合适,所以我们的态度是,我们还会继续创造条件,但也不会强求。”

马英九说,“我想中国大陆是担心在APEC举行马习会,会给外界错误的印象,好像他们已接受‘两个中国’或承认我们的国际地位等,其实这都是多虑的,因为APEC当初设计时就已考虑到了。20多年前,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提出此构想时,就是希望在这样的安排下,台湾可以参加,但不会造成中国大陆及外界的误解我们几乎每年都参加,并没有因为参加而被大家认为中共已经接受‘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更何况我个人在许多场合都说过,根据‘中华民国’宪法,我们不可能推动‘两个中国’、‘一中一台’或台湾独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谈到两岸关系时,一再强调是在‘中华民国’宪法的架构下,维持‘不统、不独、不武’的现状,就是这个道理。”

当外媒问到马英九如果有机会与对岸的领导人会谈,可能会谈哪些议题。马英九说,“两岸从1949年‘中华民国’政府迁台以来,到现在已有65年历史,在这么长的阶段中,双方都是处于对立与冲突的状态,只有在最近的6年,我们能降低台海的紧张,促成了两岸的和解。所以你刚刚说,双方在许多看法上还南辕北辙,这其实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不会发展得那么快,我们也非常谨慎,因为台湾民众也不希望双方关系走得过快。现在主要发展还是双方的经贸关系,因为经贸关系的发展,不是我们用主观的意愿就可以改变的,这是人民的需要,即使民进党执政时,台湾对中国大陆的贸易与投资都增加了2至3倍,是发展最快速的阶段,我相信这也是他们无法控制的,我们要做的是尽可能不要过度,一步步地走,这样才能走得稳、走得长,也走得久。”

他说,“所以我们认为,如果双方要见面,在APEC这个场合,相对而言对双方的影响都会比较小,否则用其它方式,也许双方内部都会有意见。因为会涉及双方身分、称谓及场合的问题,所以当初我们有这样的想法,就是想运用原来已设计好的一个舞台进行这样的会面,可以使冲击减到最小,但我要再次强调,我们还是会努力创造有利的条件,但也不会强求。”

当被问到今年的APEC是否可能与习近平主席会面,马英九说,“我们现在得到的答复是,他们认为这个场合不合适,但我们也没有其它的方案。”

当被问到,“从香港的例证,可见中国大陆在区域的角色愈趋强势,包括台湾与香港皆已感受到,但您仍选择与大陆发展密切关系,两岸已签署21项协议,目前为两岸关系发展缓和的阶段,请问您为何会选择这样的发展?”

马英九说:“这个道理其实非常简单,因为台湾是一个小而开放的经济体,台湾的经济成长有70%要靠对外贸易,而中国大陆已成为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2003年也成为台湾第一大贸易伙伴,所以无论我们喜欢或不喜欢,这都是一个客观的经济现实,我们没有办法改变它,只能在这个发展的过程中,选择一些对我们有利的方式,做最好的安排。”

他说,“所谓最好的安排,就是把风险极小化,把机会极大化,这6年来我们做的都是这些,我们都知道对中国大陆的贸易不能过度,但我们也不可能不与他们贸易,我们距离这么近,双方又在文化与地理等各方面有这么密切的联系,同时对台湾的厂商而言,到大陆做生意确实有它的利基,在这种情况下,不是政府能阻挡的,我们只能做到一个程度,让它对我们最有利。例如在我上任前,台湾对中国大陆及香港的出口,已占我们总外销量的40%,但我上任6年来,大家预期一定会增加得更快,但反而减少了,降低1个百分点,变成大约39%,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分散出口市场是我们非常重要的政策,当我们发现出口到中国大陆已占了四成,因此加速发展与东协(东南亚国家)的关系,使得双方的贸易量从原先的15%增加至19%,以平衡出口比例。换言之,我们从事与中国大陆的经贸活动,还是非常审慎的。”

他还说,“在这个地区,中国大陆周边有23个国家,其中有17个国家以中国大陆做为第一大贸易伙伴,由此可知这是一个区域趋势,但当我们以大陆做为我第一大贸易伙伴的同时,我们可以适度降低与大陆的依存度,这也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夏雪妮
专题 > 马英九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