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本溪矿难黑煤矿入口藏浴室更衣间 仍有13名矿工生死不明

来源:新华社等

2016-07-07 11:15

据新华社沈阳7月6日报道,7月4日凌晨3时许,辽宁省本溪市溪湖区彩北地区一个非法盗采的小煤矿发生火灾,造成13名矿工被困井下。截至记者发稿,救援仍在进行,被困矿工生死不明。

“新华视点”记者连日来对事故追踪采访发现,在这座表面上已“彻底关闭”12年之久的矿井,黑心矿主竟然将入口藏于洗煤厂的浴室更衣间后,采出的原煤就地洗选,不留痕迹。重重掩护之下,长时间逃避监管非法盗采。

煤矿入口只能“爬进爬出”

犹如电影场景,洗煤厂内藏“地下”煤窑

记者采访了解到,事发煤矿原为溪湖区天意煤矿,2004年在国家的整治行动中关闭,井口被炸毁。当地安监人士表示,没想到有人会在封闭矿井上建一座洗煤厂,在里面疯狂盗采。

安监人员引导记者进入厂房、绕过洗煤池,来到里侧的职工浴室。更衣间内,一排木质衣柜已经拆除,露出高不足1米、宽2米多的口子。安监人员称,这就是事发煤矿的入口,平时矿工就是搬开木衣柜,从这里爬进煤矿的主巷道,下井采煤。如此隐蔽的掩护,犹如电影中的场景。

旁边可以看到木质的衣柜和杂物

但是仅通过这么小的口子,如何将采掘的大量煤炭运出呢?5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现场,在洗煤厂里里外外走了好几圈,也没有破解疑虑。记者冒险钻入入口,在主巷道几经“侦查”,才发现秘密。

主巷道一头,卷扬机牵引着钢绳,将矿车从几百米深的斜井沿轨道提升上来。在矿车停靠点一侧,记者的探灯照到了一个卸煤仓,倾泻而下的原煤经一条隐藏皮带,运送到洗煤厂的进料皮带机上,直接进入破碎和洗选环节。刚挖出的原煤不用落地,在厂房内就洗成了精煤,做得真可谓是“神不知、鬼不觉”。

附近村民向记者反映,这个洗煤厂很奇怪,平时进煤少、出煤多。记者仔细辨认厂房外存放的大小十几堆煤炭发现,煤堆中只有两小堆块状原煤,其余都是颗粒状或是粉末状的精煤。

本溪市安监局局长郝赤军介绍,这两堆原煤是为了做做样子,应付检查的。表面看,原煤通过一座下沉式铁漏斗卸入厂房内的进料皮带机,而实际上皮带机运送的原煤来自黑煤窑。他指着铁漏斗上的黄色锈迹介绍:“要是正常生产,这里怎么会锈迹斑斑?”

只雇佣外地农民干活,安全生产“零”设防

据当地公安机关透露,涉事矿主名叫姜淑华,女,因涉嫌犯罪已被控制。记者了解到,为降低开采成本、逃避政府监管,矿主可谓煞费苦心,甚至不惜以安全生产的“零”设防作为代价。

郝赤军介绍,正常矿井应该至少有两个井口,一个进出矿工、一个运输煤炭,与此同时一个进风、一个出风,这是保障矿井安全的基本需要。而事发煤窑仅有一个井口,不仅人、货混行,而且内部通风系统紊乱,“像这样的矿井,不出事才怪”。

洗煤厂设施

据救援人员初步判断,火灾由井下400米处一台风压机着火引发。而这台风压机为本该淘汰的划片式品种,早在5年前,这种产品就因极易引起火灾被国家明令禁止使用。

附近村民介绍,姜淑华基本不使用当地打工者,而是雇请几十、数百公里外的本溪县、丹东市农民来这里干活。平时洗煤厂被保安层层把守,村民很难靠近。

火灾事故发生后,姜淑华为避免自己的盗采行为被发现,竟一再拖延报案时间,致使救援工作至少被耽误了8个小时之久。

59岁农民韩世军(化名),其妹夫在事故中被困。了解到出事后,韩世军和多名矿工家属4日一大早就前往矿上要求赶紧救人,但姜淑华一再表示不能报警,她有办法组织自救。直到4日中午自救毫无进展,事故才得以向政府部门报告。

莫让关闭矿井成为新的“危险源”

安监人士分析,姜淑华在这个运输不便、水源缺乏的山沟里开洗煤厂并不划算,以洗煤厂作掩护开采关闭矿井,才是其真实目的。记者采访多名矿工家属,从他们口中描述的被困矿工工作时长推算,这个矿井已非法生产了多年。

多位专家表示,尽管这个黑煤窑隐蔽得几乎“天衣无缝”,但“7.04”事故还是给基层安监人员敲响警钟:如何避免封闭矿井被盗采者盯上,从而成为新的“危险源”。

事故救援现场

近十几年来,国家实施数轮煤矿安全整治行动,一批产量规模小、地质条件复杂、安全不达标的矿井被关闭。近期国家在煤炭业去产能任务中,再次将此类煤矿列入关闭计划。除煤矿外,近年来因资源枯竭、安全标准提高,有色金属矿井也大量关闭。

但是近年来,由盗采关闭、停产矿井引发的安全事故却屡有发生。今年6月,福建省三明市发生一起盗采已封闭铅锌矿洞引发的事故,致3人死亡;2015年6月,福建龙岩市一座已关闭的无证煤矿被人非法进入,9名被困者最终全部死亡;2009年,山西省左云县店湾镇已关闭的北深井延深井煤矿因盗采致10人死亡。

中国安全生产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李克荣表示,矿井不能一关了之,关闭之后基层安监部门应做好定期巡防、检查。辽宁省安监局一位专家表示,要防止封闭矿井成为盗采者眼中的“肥肉”,后续的监管工作必须跟上,相关部门要做好对关闭煤矿供水、供电、火工品等控制。

事实上,一些地区已经意识到关闭矿井的安全问题。早在2009年11月,山西省左云县就下发文件,针对境内关闭煤矿数量多、分布广、隐患大的特点,要求安监、国土资源、公安、乡镇等单位加强合作,对盗采关闭煤矿行为加以防范和打击。

李克荣说,安监部门应当加强宣传教育,并落实好奖励举报、保护举报人等措施,让广大群众参与到安全生产的监督战役中来,使非法盗采、违章生产无处遁形。

新华社此前报道《本溪盗采煤矿事故现场目击:突破烟火封锁 寻找被困矿工》:

7月4日凌晨3时许,辽宁省本溪市溪湖区彩北地区一个非法盗采的小煤窑发生火灾,造成13人被困井下。记者5日上午在煤矿事故现场看到,政府部门组织多方力量,全力施救13名被困矿工。

记者4日深夜赶到现场时,这处偏僻山沟被临时架设的电灯照得透亮,由国家安监总局和辽宁省派出的多名专家,正在应急车内与当地官员商讨救援方案。来自沈阳煤业集团、抚顺矿业集团、红透山铜矿和本溪市的多支专业矿山救护队的队员每隔2小时就轮换下井,很多人都一夜无眠。5日上午,救援以更大规模推进。

来自沈阳煤业集团的矿山救护队,是最早一批赶来的外地救援者。一名刚爬出井口,满身煤灰的队员介绍,火灾主要是木支护桩等材料着火,因氧气不足燃烧缓慢,巷道内弥漫着大量有毒有害气体,能见度很低,加上温度高达60摄氏度,每组人员呆不了多久就得换班。

正在井口组织救援的本溪市安监局局长郝赤军介绍,事发煤矿是一座斜井,巷道长达500多米。据初步判断,火灾由井下400米处一台压缩机着火引发,而13名被困矿工很可能位于500多米深处的6号采煤工作面。目前,救护队员已经推进到井下约360米深处,距离着火点越来越近。

抢险救援示意图

5日上午10时,按照专家意见,本溪市调集几台大功率风机,对井下进行精准吹风驱散烟尘。救援专家介绍,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让救援者尽快进入到6号采煤工作面,了解被困矿工的生存状况。

郝赤军介绍,事发煤矿此前开采多年,留有采空区,加上与周围矿井相连,6号采煤工作面可能通风顺畅。“因此,这里的被困矿工还有生还可能,我们正在与时间赛跑!”

责任编辑:郭光昊
辽宁 煤矿 矿难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煤矿安全

吕梁市委书记:敢开“黑矿”的,必有保护伞,这是铁律!

2021年12月21日

媒体:孝义“黑煤窑”安身村口不远处,历经几次督查却安然无恙

2021年12月20日

小编最近文章

08月19日 21:08

日本演员千叶真一感染新冠去世:曾在《风云》中饰演雄霸

07月19日 11:31

南非:奥运村内首批阳性的是本国足球队员,原定22日首战日本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美国正吸走制造业,给欧洲留下永久伤痕”

扎哈罗娃:拜登有义务给出回答↓

为争取各国一致制裁俄油,欧盟让了一步

“美国正吸走制造业,给欧洲留下永久伤痕”

外交部:中方要求作出解释,但美方一直沉默

谁是幕后黑手?各方众说纷纭

中方:当务之急是尽快打开乌克兰问题政治解决的大门

前所未有!北溪管道发现3处“神秘泄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