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治国理政新实践·上海篇】人民日报头条关注上海补短板:补出干部精气神

2016-08-12 10:10:57

人民日报上海8月11日消息,一场大雨过后,阳光瀑布般泻入上海闵行区华漕镇许浦村的家家户户。从前,这里家家有违法建筑,叠床架屋,逼得村道如肠,“连猫穿过都得扭扭腰”,阳光成了奢侈品。村里污污糟糟,安全隐患重重。过去几个月,这个多年的“黑村庄”拆除57万平方米违建,成为上海市着力“补短板”的缩影。

去年上海两会期间,浦东新区一位人大代表带来合庆镇70岁黄妈妈的发问:“环境太差了,何时能改善?”上海市主要领导当即回应:“经济发展不应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政府一定采取措施整治,不让‘黄妈妈们’失望。”

一年来,上海各级领导干部勇于担当、敢于碰硬,直面违法搭建、环境污染等城市发展中久治难愈、矛盾集中的痛点、难点。截至目前,全市拆除违建2100多万平方米,完成全年任务的近九成。

作为“改革开放排头兵,创新发展先行者”,上海今年重点工作为何铆牢乱搭乱建和交通违法这些看似不起眼的“短板”不放?“短板制约,既是影响协调发展的难点,也是引发重大风险隐患的薄弱环节。”上海市委主要领导强调,“这是检验我们解决突出问题的能力水平,检验各级领导干部的担当精神,检验我们宗旨意识和群众观点的试金石。”

群众反映强烈的区域环境脏、乱、差、危,成了非补不可的“短板”。这一补,补出了党员干部的精气神。

地处虹桥国际机场北侧的许浦村,村民约2000人,却集聚了3.5万外来人口、近300家企业、600多个违法经营摊点,许浦河污染严重。去年11月,闵行区和华漕镇宣布整治“五违”(违法用地、违法建筑、违法经营、违法排污、违法居住),很多人摇头:华漕镇干部真敢碰硬吗?违建利厚,村干部也有份,舍得拆吗?

华漕镇党委集体与许浦村主要干部谈话:拆违是否得力,检验的是为人是否干净,面对困难是否担当。很多镇干部蹲村办公做思想工作,人晒黑了、累瘦了、嗓子说破了,和村民却亲了。许浦村村主任率先拆了自家违建,紧接着,村集体企业也拆了。如今,小村脱胎换骨,重现鸟语花香。

积重难返的痛点在慢慢消失。黄浦区聚奎新村建于上世纪60年代,地处老城区,违建随着居民人口扩张绵延堆叠。18个工作组用了20天,从天天挨骂到让居民安心签约拆除。居委会书记邱定珠认为,只要换位思考,全心全意帮助解决实际居住困难,群众自会拥护。

环境整治攻坚战还在继续。7月26日,上海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上海市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十三五”规划》,提出环境质量、环境治理、生态空间、总量控制等4大类21项具体指标,其中15项为约束性指标,要求严格落实,实行党政同责、一岗双责,把各项指标任务一一分解落实、跟踪评估,用法规固化环境整治成果,继续推动扩大战果。

上海闵行拆违:拆掉“老大难” 干出新境界

人民日报记者 谢卫群

走在自家院子里,上海闵行区华漕镇许浦村村民王勇有些不适应。“过去,房前屋后都是违章建筑,租给37户人家,自己住的房子常年不见阳光。现在阳光照进来了,还真有些不习惯。”

去年9月,上海市委、市政府全面启动环境整治行动,要求各区县站在大局角度、站在群众立场,拆除违法建筑、整治安全隐患、加强城市管理,补好城市发展短板,让上海更干净、更有序、更安全。

从许浦村打响拆违整治第一枪,闵行区今年初立下军令状:全年完成1000万平方米拆违任务。6月30日,任务已提前完成,全区拆违1042.78万平方米,其中,浦江镇、梅陇镇、华漕镇拆违总量均超百万平方米……

敢啃硬骨头,难事不再难

当初说要把出租房给拆了,王勇很犹豫,“我拆了,人家不拆,我不是吃亏了?”这也正是大多数村民的顾虑。

闵行地处上海西南城乡结合部,大量城市中心人口随着动迁集聚于此。截至2015年初,闵行户籍人口达100万人,外来人口高达160万人,远超环境承载能力,埋下许多安全隐患。

整治“五违”,华漕镇党委从沪上远近闻名的城中村许浦入手。然而,出师不利,镇里按计划派出的第一批驻村干部,8个组中有5个退了回来。到任才几个月的镇党委书记琚汉铮坐不住了,他在全镇干部会上坚定地说:许浦村拆违,不是一般的拆违,而是执政能力的试金石,考验的是党员干部对群众生存环境的态度问题、责任担当。

在许浦村,家家户户都有违法搭建并因此受益。村民年出租房屋总收益在6000万元以上,户均10万元;5个生产队,每队集体年收益达5300万元。违建成了村民重要收入来源,拆违就是拆利益。群众就盯着利益最大的。

先从村集体的大企业拆起,从党员干部拆起,全程公示,依法依规,不留死角。看到党员干部动真碰硬,“先革了自己的命”,村民们心服口服,随之跟进。村党总支书记钱国忠感慨不已:“只要敢啃硬骨头,要求群众做到的我们带头做到,就没有克服不了的难题。”

57万平方米违建拆了,256家非法企业关了,包括危化品企业3家,560多个违规摊点取缔了,外来人口也减少了一半。拆违之后,许浦村为每户村民统一建了院墙,新建了绿地花园,铺设了地下管网,恶臭的许浦河也在疏浚之中,整个村庄焕然一新。

更让人意外的是,拆违虽然拆除了不少收益,一算账,影响却可忽略不计。过去,村民一间违建房月租金两三百元,因为环境美化了,现在一间合规的房子能租到七八百元。过去村集体土地以极低廉的价格租赁,收益并不高,如今单价提升,收入只下降700多万元;随着人口减少,管理上也节省了不少开支。

挤低端产业,腾转型空间

“啃”下许浦村,激励了全闵行。事实上,拆违所带来的远超人们原本的期待,正在产生乘数效应:环境整治挤走了违法搭建和落后产能,也为转型腾出了发展空间。

过去10多年,闵行区的数十家建材、家居、五金、物流等各类市场给区里带来了人气,也给所在村居带来了经济利益。不过,负面能量也日益突出:人流物流往来过密,高峰时段“无路不堵”,吃、住、生意混为一体,成为消防重灾区。发展大势面前,闵行区顺应群众呼声,下定决心依法淘汰20个综合市场,目前已关闭12个。

与此同时,排污量大、能耗高的劳动密集型企业也在逐步淘汰。目前,全区排查出的330家非法物流企业取缔了329家,1171家高危企业消除了1150家,2.2万无证照经营户整治了1.93万户,258家环境污染企业的整治面超过90%。

利益涉及不小,阻力确实很大。市场工作人员多年来以此为生,回老家也不易适应。面对难题,闵行区依法依规,既坚定拆违,又妥善关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与有关人员细致面谈全部相关方案,得到绝大多数人的理解支持。

选好带头人,治理出新招

在闵行区委书记赵奇看来,闵行最大的短板是社会治理的缺失,关键切入点就是拆除违法建筑,既要“拖地板”,更要“关龙头”,做到“止新拆旧”,严防反弹。同时,拆违是锻炼基层干部最好的途径,“基层党支部有没有战斗力,党员干部有没有先进性,一碰到拆违这种全局性的、牵动重大利益的事,就看清楚了。”闵行区正在力推的“班长工程”,目的就是把最优秀的人才放到基层、把最好的干部从基层挑出来。

为避免拆违成果前功尽弃,更重要的是按人的全面发展需求,用创新的办法抓实抓好基层治理,闵行想了不少办法。

改善村级组织管理。闵行有9个镇、138个村民委员会。去年起,闵行实行镇管社区模式,把5个镇划为6个基本管理单元,派出管理人员至村居统一管理。区里还实施村财镇管,村级财权决策权仍在村里,但加强规范化管理,在上级集体经济组织的指导和监督下依法依规使用。

推行社会协同治理。具体就是整合村居党组织、村居委、业委、物业“四驾马车”,和公安共同治理社区。区级拿财政资金帮助社区改造,包括绿化、停车位重新布局等。住宅小区拟定综合治理三年行动计划,采用项目式管理。

加大社会建设力度。闵行将按照一公里为半径、辐射两万人左右的规模建设邻里中心,注入文化、卫生、服务等内容,让老百姓生活更便利。今年试点建设的16个邻里中心,可有效解决社区公共服务不足等问题。

为使社会建设更符合民意,闵行在村居社区组织“说说百姓烦心事,看看闵行短板在哪里”大讨论,对百姓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区委、区政府逐条梳理,落实整改。未来,王勇们的家里不仅能晒到阳光,还可以享受更多便捷贴心的公共服务。

分享到
来源:澎湃新闻 | 责任编辑:张致远
专题 > 治国理政新实践·上海篇
治国理政新实践·上海篇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