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吴士存香山论坛发言:若美国能保持克制 中方不宜宣布南海防空识别区

2016-10-13 17:01:19

【观察者网综合】13日,《金融时报》在备受关注的香山论坛发现“大新闻”:中国正在找新办法维护在南中国海的主权。

报道称,南海研究院院长(NISCSS)吴士存11日表示,北京可能采取有争议的举措来控制南海的争议空域,北京方面“保留”在建成第二艘航空母舰后立即设立所谓的防空识别区(Adiz)的“权利”。

报道认为,吴士存并非政府官方发言人,但他过去提出的一些方案最终变成了政策。他的言论表明,中国正在维持乃至加强其在太平洋上的强硬战略立场。一名美国分析人士在谈到吴士存的话时说,“我不认为这只是他的观点”。

然而,中方真的有“不止一人”在呼吁强化南海立场?

观察者网注意到,《金融时报》引述的只是讲话的极少部分,在11日的论坛上,吴士存一共指出了后仲裁时代南海局势九大特点和五点建议。而在涉及“识别区”的一段中,他恰恰在呼吁中美双方保持克制。

这段话出现在“五点建议”部分。谈到“中美博弈成为南海争议的主线”,吴士存表示,美在南海应构建避免误判、减少对抗、管控危机的军事关系,美国对进入中国控制岛礁12海里范围应保持克制、避免利用南海仲裁向中方施压,也不要把日本纳入针对中国的南海巡航活动。作为回应,中国应该降低南海岛礁建设的军事化程度,避免在黄岩岛进行岛礁建设,也不宜宣布南海防空识别区。

吴士存还表示,中国南海局势目前进入了相对平静的时期,中国将在坚持“不接受、不承认”所谓的“临时仲裁庭”作出的南海仲裁的同时,继续推进以岛礁建设为主要内容的南海维权行动。

而《金融时报》也提到,吴士存后来告诉分析人士,他的言论在一定程度上被错译了。

吴士存评析:后仲裁时代南海局势九大特点

据香港“中评社”12日消息,吴士存说,随着南海仲裁案的过去,虽然南海形势进入相对平静的时期,但这是短暂和阶段性的。他将南海局面总结为下面九个方面。

吴士存在第七届香山论坛上发言

第一,南海形势发展的不确定性增加。南海问题从领土争议和海洋划界争议变成地缘政治竞争、资源开发和航道管控的复杂争议。声索国之外,利益攸关方也牵涉进来,南海地缘政治竞争成为驱动未来南海争议发展的主要因素。

第二,法律争议有增无减。未来,美国和日本会继续主张裁决有效,中国主张裁决无效。这一过程将持续到中国在南海的岛礁建设基本完成,《南海行为准则》签署为止。

第三,未来中国在不接受、不承认裁决的同时,将继续进行以岛礁设施建设为主的维权行动,由此可能导致在多边外交场合面临更多压力。美国、日本、东盟都有可能利用仲裁结果向中国施压。

第四,中菲关系的改善不会一帆风顺,仍然面临诸多障碍,受到多方力量的牵制。围绕黄岩岛捕鱼权的争端是影响中菲关系迅速改善的障碍。

第五,以中美为主的军事博弈将成为焦点。美国及其盟国进入中国控制岛礁12海里之内的现象可能常态化。如果日本进入南海,参与美国主导的针对中国的联合巡航,则南海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大大增加。因为中日之间,政治互信不足、军事战略对立、危机管控机制缺失。

第六,仲裁改变了南海博弈的游戏规则,以此导致的有关各方利益诉求调整,致使《南海行为准则》的磋商增添变量,达成协议的增加难度。

第七,南海危机会外溢。民进党的“台独”理念决定其南海政策和大陆渐行渐远,今后基本走向是切割大陆、迎合美日、呼应东盟,两岸南海政策和主张分歧成为变量。如果台湾迎合美日的战略需求,或者成为美日在南海问题上牵制中国战略的一部份,则南海危机或者危机外溢将同步发生。

第八,南海周边国家海上执法力量难以避免。周边国家都试图以加强执法力量来加强在南海上的存在感、强化实际控制。不过,目前南海安全机制缺失,危机管控机制还在磋商中,各国海警之间没有共同规则,短时间内也难以达成共识。

第九,海上合作和共同开发难以为继。尽管中国致力于各国的共同合作和开发,提升声索国之间的政治信任,但其他国家的主要兴趣和利益取向,集中在如何在仲裁后,按照新游戏规则巩固既得利益的同时,谋求自己利益的最大化。

五点建议

吴士存表示,未来的南海尤其中美需要加强合作。在中美博弈成为南海争议的主线时,他提出以下五点建议。

第一,中美在南海应构建避免误判、减少对抗、管控危机的军事关系。美国应对抵近侦察、进入中国控制岛礁十二海里保持克制,避免利用裁决向中国施压,或者把日本及其盟国纳入针对中国的南海联合巡航活动中,不要在南海周边地区建设针对中国的军事基地,或进行联合军演。作为回应,中国也降低岛礁建设的军事化程度,提高南海岛礁的公共服务功能,避免黄岩岛进行岛礁建设,避免宣布南海防空识别区。

第二,加快《南海行为准确》的磋商。从建设南海安全机制和解决南海地区危机管控的高度,认识准则制定的紧迫性和重要性,制定时间表和线路图。

第三,尽早启动“两个热线”——中国和东盟海事热线、中国和东盟国家外交部之间平台的建设。在此基础上,探讨建设中国和东盟国家海警意外相遇规则的可能性。

第四,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围绕海洋环境保护和生活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建立合作机制,从简单、低敏感话题入手,推动合作。

第五,根据双轨思路,建立中国和争端国之间的解决机制。比如在中菲、中越、中马之间进行商谈。

隆洋

隆洋

观网国际组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隆洋
专题 > 海洋维权
海洋维权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