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平平:《觉醒年代》里,我最想写的是陈延年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5-18 08:03

龙平平

龙平平作者

《觉醒年代》编剧,原中央文献研究室副秘书长

【导读】 五四新文化运动与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对于中国与世界的历史进程有着深远的影响。时至今日,那段岁月积淀的革命精神与昂扬斗志仍能引发我们的共鸣。 今天,我们回顾这段历史,是表达崇敬与缅怀,也是思考与再出发。 为此,围绕热播剧《觉醒年代》与影视剧背后的故事,观察者网专访了《觉醒年代》编剧、原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第三编研部主任龙平平。
观察者网:除了《觉醒年代》,您之前还参与创作过《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我们的法兰西岁月》。作为一位专业学者,您把主旋律题材的电视剧写得格外生动。能和我们分享一下您的创作秘诀吗?

龙平平:我是学历史的,主要是研究党史的。做一些党史题材的影视作品,也是我们以前工作的一部分。我最早是参与创作文献纪录片的,凡是涉及到邓小平的文献纪录片,我都有参与。后来拍相关题材的电视剧,我也作为单位的负责人参与其中。这些作品能拍出来,是一个组织行为,也不是我个人的功劳。

观察者网:这三部剧,有没有什么元素是一以贯之的?

龙平平:《觉醒年代》讲的是五四新文化运动和中国共产党的成立,《我们的法兰西岁月》是从留法勤工俭学的角度讲述一批青年人是怎么成为共产主义者的,《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讲的是改革开放。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提到,建立中国共产党、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进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是五四运动以来我国发生的三大历史性事件,是近代以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三大里程碑。我们的发展是有衔接关系的,在这三部剧中,我也都写到了这些里程碑。我还写过一个电影剧本《大道同行》,讲建立新中国的,正在筹拍。

观察者网:《觉醒年代》中毛主席出场的片段,让人印象很深刻。您在处理这段戏的时候,有什么自己的想法吗?

龙平平:这个片段确实经典,导演下了很大功夫,进行了艺术处理。他搭了一条长街,把民国初年的社会景象浓缩其中。伴随着毛泽东的脚步,各种社会现象尽收眼底啊!同时,也让人有一种“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感觉。

毛泽东出场的片段

观察者网:《觉醒年代》展现了五四新文化时期一批著名的知识分子、热血青年的风采。在这么多人物中,哪一位是最能激发您的创作欲的?

龙平平:我最想写的是陈延年。我曾参与创作电视剧《我们的法兰西岁月》,那部剧没有写陈延年和陈乔年。一位领导同志看了剧本后,专门把我们叫到家里,郑重地告诉我们:讲留法勤工俭学这段历史,一定要写陈延年、陈乔年兄弟。

而且,周恩来与陈延年、赵世炎也有很深的感情。解放后,周总理还专门找到赵世炎的妻子夏之栩,请她写回忆陈延年的文章。

陈延年牺牲时只有29岁,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江苏省委书记。被捕时,国民党反动派规劝他自首,但他宁死不屈。上刑场的时候,他宁死不跪,最后被乱刀砍死。

陈延年是革命理想主义者,他与父亲陈独秀不同的一点是,他认为要拯救国家,不能像陈独秀那样要家又要国,那样只能给家庭带来不幸。因此,他从青少年时期起,就下决心为了国家牺牲个人的私欲。他十几岁时就给自己定下了“六不”的戒律:“不闲游、不看戏、不照相、不下馆子、不讲衣着、不做私交”。

正是受这些事情的启发,我收集了大量关于陈延年的资料,也越发感受到他的伟大。

《觉醒年代》中的陈延年

观察者网:在电视剧中有个很感人的片段,就是陈独秀有感于一位义和团老人的话,与李大钊相约建党,他们看着河滩上的饿殍,矢志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历史上,陈独秀对义和团的态度是比较复杂的。1918年,陈独秀还发表《克林德碑》一文,对义和团的愚昧性提出批判。您当时设计这个情节,是不是想凸显陈独秀在经过思考之后,对义和团的看法发生了改变?

龙平平:陈独秀确实写过否定义和团的文章,但是他后来也确实对义和团转变了态度,他也写过称赞义和团的文章。在这个情节里,我没有刻意要去说他对义和团的态度转变,没有这方面的意思。

之所以虚构这个场景,是因为陈独秀、李大钊当时在从北京到天津的路上确实是商量过要建党的。这个有人做过回忆,应该写进党史里面,但具体谈话的内容无从知晓。因此,我们结合史实展开了合理的虚构。我查了资料,那年北方大灾,出现了饿殍千里的场景,于是我就想象他们两个人路上看到了这个场景。

把那个老人的身份设定成“义和团遗老”,是为了要烘托出一种悲壮感。这个老人,和他一起闹义和团的兄弟都死了,而且死的时候都是活蹦乱跳的“小爷”,这些人实际上是为国家作出贡献的。共产党成立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这些老百姓啊。有了这些细节的烘托,就更能突显这一点了。

剧中的“义和团遗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吴立群
五四新文化运动 觉醒年代 陈延年 毛泽东 陈独秀 人间正道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人间正道·中共建党100周年

“一些战俘会拥抱我,而他们内部却常常内讧”

2021年11月30日

中美是截然不同的大国,有些人偏要混为一谈

2021年09月05日

作者最近文章

05月18日 08:03

《觉醒年代》里,我最想写的是陈延年

05月14日 07:44

《觉醒年代》有续集吗?有!就是今天的中国和我们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美国给中国设局,中国该如何破解?

教育部:人教社立即整改

美国警察终于“认错了”

加快经济恢复和重振,上海推出八方面50条政策措施

俄军猛攻乌东重镇北顿涅茨克,泽连斯基:极其困难

美国给中国设局,中国该如何破解?

教育部:人教社立即整改

“场内场外,两个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