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靖| 阿富汗问题:苏联的野心,俄罗斯的良心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9-24 07:58

路靖

路靖作者

东欧中亚观察员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路靖】

美国在阿富汗经营20年,“结果全是悲剧”。

这是俄罗斯总统普京对美国仓皇撤出阿富汗的一句评价。普京批评的是美军试图在阿富汗施行所谓的美式规范和标准,包括改变当地的政治架构,但“如果有人要对他人做些什么,应该充分考虑他人的历史、文化和人生哲学,尊重他人的传统”。

阿富汗被称为帝国坟场,上一个陷进去的正是苏联。普京这话,可谓是“前车之鉴”。

入侵阿富汗是苏联历史上的一个污点

苏联成立之初,阿富汗中立国家和缓冲地带的地位沿袭了下来,但彼时正处于冷战时期,阿富汗特殊的地缘位置,使其成为了美苏两国争斗的分界线,双方都在竭尽全力争取奉行中立政策的阿富汗王室的支持。

不甘落后的苏联为当时实行君主制的阿富汗提供了积极的经济援助,而在大英殖民帝国瓦解并撤出该地区之后,苏联在阿富汗的影响逐渐加强。苏联的共产主义制度和取得的工业成就也吸引了一批阿富汗先进分子,这其中就包括阿富汗末代国王穆罕默德·查希尔的堂兄,后来被称为“红色亲王”的穆罕默德·达乌德。 

查希尔国王坐稳王位后,这堂兄弟两人就在阿富汗推行了一系列现代化改革,而苏联也给阿富汗提供了数额可观的经济贷款,还派遣了大量的苏联军事、经济和技术专家帮助阿富汗进行军队现代化改造,修建大量基础设施,发展工业等。

但是,达乌德推动的现代化改革与贫穷、落后、宗教和部落观念极强的阿富汗水土不服,这也导致保守派与民主派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尖锐,也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阿富汗政局混乱——1973年达乌德发动军事政变,推翻阿富汗王国,成立阿富汗共和国;1978年阿富汗人民民主党发动军事政变(又称四月革命),杀死了达乌德,宣布成立阿富汗民主共和国;1979年民主共和国二把手阿明发动政变,取代了原领导人塔拉基。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领导人变换的过程中,虽然阿富汗在美苏之间有所摇摆,但是阿政府始终坚定地推行着社会经济改革,包括土地改革、扫盲运动、男女平权运动、政治生活民主化等等。而由于该社会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传统的,还没有准备好进行彻底的转型,阿政府的改革引起了阿富汗社会,特别是神职人员的强烈抵制。苏联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苏联顾问还曾建议改革者多考虑当地的具体情况。

面对越来越多的反政府武装行动,阿富汗人民民主党多次向苏联寻求直接的武装援助,苏联领导人每次都表示了拒绝。莫斯科非常清楚淌这趟浑水可能带来的后果。苏共中央认为,阿富汗的政权已经是一个对苏友好的政权,必须由它自己处理内部问题。

哈菲佐拉·阿明,1929年8月1日—1979年12月27日;曾任阿富汗民主共和国最高领导人。

那么,又是什么促使苏联最终决定进军阿富汗呢?

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根据这一代苏联领导人的经验,如面对1968年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之春和1956年匈牙利的反苏起义时,苏联军队往往能在短短几天内成功推翻不受其欢迎的领导人并重新控制局势。而且国际上的舆论虽然来势汹汹,但持续时间很短。况且,在匈牙利和捷克斯洛伐克,苏联军队推翻的是相对自由派的领导人,而这次他们在阿富汗想要推翻的是带有明显极权主义倾向的独裁者,想必阿国内部和国际社会都不会产生过于强烈的反应。

而且,伊斯兰革命在伊朗取得了胜利,这股革命热潮很可能刮到阿富汗,这对当时的社会主义政权来说是极大的危险。更重要的是,美国国会否决了《限制战略武器条约》草案,1979年底北约还决定在西德部署能够到达苏联领土的潘兴导弹,苏联领导人认为,在这种国际形势下,苏联对阿富汗的全面控制能使苏联扳回一局。

可是,苏联还是失算了。1979年底的阿富汗实际上已经爆发了全面内战——26个省中有18个省发生了武装冲突。一方面,这意味着在没有苏联干预的情况下,这个共和国很可能注定要灭亡。另一方面,这也预示着苏军将被卷入长期冲突的泥潭。

在俄罗斯大部分人看来,苏联入侵阿富汗是苏联历史上的一个污点。1989年12月召开的苏联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对苏联入侵阿富汗做了如下评价:“这一行为使我们站到了国际社会大多数人的对立面,我们违反了在国际交流中必须遵守的行为规范。虽然也有其他国家违反过这些规范,甚至现在也有国家这样做,但是这不能作为我们国家采取此类行动的理由。”

苏联入侵阿富汗影响深远,不仅造成大量人口伤亡,还破坏了阿富汗原本就很脆弱的社会结构和权威体系,很大程度上加强了极端宗教力量。而这背后也不乏美国的暗中推动。为了在阿富汗战场上拖住苏联,80年代初,美国大幅增加了对阿境内圣战者组织的援助,为这些反动分子出钱出力出武器,甚至还帮他们从其他国家招募志愿者来扩充实力。据统计,美国共花费了约30亿美元用于直接支持反对苏联的武装力量。这时的美国人肯定想不到,自己为了对付苏联而扶植的圣战者们会在苏联倒台之后立马将枪头指向自己,他们更想不到,几年后的自己也会钻进阿富汗这个火坑难以脱身。

而在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与阿富汗的交往可以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1991—2001:从明哲保身到被动介入

1992年4月亲苏政权垮台后,伊斯兰圣战者们在内战中建立了阿富汗伊斯兰国,由阿富汗正统派伊斯兰运动的领导人拉巴尼担任总统,俄罗斯随即承认了该国家。

但是阿富汗的国内局势并没能因此好转,反而持续恶化。1996年,塔利班就占领了首都喀布尔,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截至1998年,塔利班已经控制了阿富汗大约90%的领土。

而为了对抗塔利班,阿富汗伊斯兰国联合了许多曾经敌对的军事派别,组成了“北方联盟”。虽然北方联盟只控制了一小部分阿富汗国土,但当时大部分的国家仍将其认定为阿富汗的合法政权。而塔利班政权只获得了巴基斯坦、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沙特阿拉伯三个国家的承认。

在1996年到2001年塔利班实际掌权期间,俄罗斯吸取了苏联的教训,严格地遵守了“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和塔利班仅有的交往也只限于特别事件,如1996年俄要求塔利班释放被扣留的民用飞机机组人员。1999年,俄外交部表示:“俄方反对任何外国干涉阿富汗内部事务,坚信只有阿富汗人才能解决阿富汗的问题。”

但是,看俄罗斯这边想明哲保身,塔利班却不干了。1999年秋季第二次车臣战争期间,塔利班向车臣武装分子提供了约400万美元和24套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还在2000年1月宣布承认车臣独立,同年2月,塔利班官方报纸《伊斯兰教法》还呼吁穆斯林国家对俄罗斯宣战:“伊斯兰国家必须允许信徒参加在车臣的圣战”。2000年,在阿的车臣人估计有2500多人,他们在塔利班控制区的营地里接受训练。同时,塔利班还公开表示,“俄罗斯是阿富汗人民所有灾难的根源。我们对莫斯科的政策是不友好的。”

这火都烧到自家院子里了,俄罗斯人可忍不了。尽管如此,俄罗斯还是尽量保持了克制,利用多边机制,采取外交手段和国际合作对抗塔利班。2001年7月,俄罗斯、印度和伊朗就联合力量对抗塔利班的恐怖主义威胁达成一致。三国也向北方联盟提供了军事技术支持。也正因为如此,联合国拒绝三国直接参与阿富汗的维和行动。虽然今天仍有普什图族的阿富汗政客以及一些国家批评俄罗斯之前与北方联盟的关系,但俄罗斯此举更多是出于对塔利班政权公开不友好活动和对俄罗斯的国家利益构成威胁的被动回应。

2001——2014:从积极对抗恐怖主义到与阿政府友好交往

情况在2001年又发生了变化。基地组织对美国发动了恐怖袭击,而塔利班坚决庇护基地组织及其领导人,美国在全民激愤的情况下进军阿富汗。此时的俄罗斯和美国有着“消灭恐怖主义”的共同目标,两国的关系甚至因为塔利班而一度达到了蜜月期。俄罗斯不遗余力地为反恐战争出钱出力——不仅给盟友北方联盟提供了数百万美元的非军事援助,还与美国分享了大量情报,帮助他们在中亚取得空军基地等等。

而据时任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伊万诺夫透露,在美国反塔利班运动开始几天后,塔利班曾在塔阿边境与俄罗斯边防部队取得联系,并提议和俄罗斯联手对抗美国,但他们的这个提议被俄罗斯严词拒绝。

然而就像苏联与西方在二战胜利后反目成仇一样,在塔利班政权被推翻以后,美国和北方联盟的反塔“同盟”关系受到了重大挑战,而美国在中亚地区军事存在的加强也引起了俄罗斯担忧。但在国际社会的大力促成和联合国的直接运作下,各方最终还是达成协议,组建了一个临时过渡政府,由卡尔扎伊任临时政府领袖,而北方联盟仍在政府中占据了重要地位。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与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在莫斯科会议开始前互相问候。(2019年5月28日)图自AP

2000年代初期,俄罗斯与阿过渡政府建立了很高水平的双边关系。阿当局高度赞赏俄方在其塔利班反抗运动中提供的支持。时任外交部长阿卜杜拉2002年在被记者问及苏联与阿富汗的旧怨是否会成为阿俄两国关系的阻碍时曾表示,“我们都知道,俄罗斯不是苏联”。根据俄罗斯的数据,2002-2005年间俄罗斯无偿向阿富汗政府提供了2.2亿美元的军事和技术援助。

但是,俄罗斯与阿富汗政府的良好关系,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北方人”在权力结构中的主导作用。2004年阿富汗举行新政权上台以来的首次选举,卡尔扎伊正式当选阿富汗总统。此时北方联盟的地位已被大大削弱,并且它也逐渐融入美国建立的经济体系,更加依赖西方。在这一阶段,俄罗斯的对阿政策出现了多元化的迹象——即与“北方人”疏远,更广泛地与各派系结交。

值得注意的是,卡尔扎伊在他执政后期表现出了更加亲俄的立场(这也为日后他被美国抛弃埋下了伏笔)。2012年在普京重新担任总统之后,喀布尔方面表示了对俄罗斯在阿富汗发挥积极作用的期待。俄罗斯方面也表示,准备积极参与阿富汗的经济重建,继续为阿安全部门提供援助。在俄罗斯的倡议下,上合组织决定给予阿富汗观察员地位。拉夫罗夫当时表示,此举将使莫斯科和喀布尔能够在必要问题上更密切地合作。

而在另一边,塔利班政权虽然已经被推翻,但其残余势力在山区和边境地区重新集结,继续同美军和阿富汗政府军进行游击战。

2014——2021:从边缘角色到和平推手

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之后,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关系急转直下,美国也扶持了更加亲向西方的加尼政府。而俄罗斯与阿富汗政府的关系也受到美国的影响而一落千丈,俄罗斯在阿富汗政府的外交决策中成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边缘角色”。

此时,一个比塔利班更加激进的“伊斯兰国”,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力,并很快演变成国际舞台上影响力最大的恐怖极端组织,成为全世界的公害。伊斯兰国不仅在世界各地(主要是西方发达国家,包括俄境内)发动了恐怖袭击,还极力向这些国家渗透,特别是鼓动年轻人的加入。

根据2015年12月25日俄外交部和联邦安全委员会发布的信息,在国际恐怖分子队伍中俄罗斯人的数量超过了沙特阿拉伯的人数,变成世界第二位,仅落后于突尼斯。而塔利班与伊斯兰国不同,前者仍保留了民族属性,后者则试图不以民族国家为限制,广泛地发动伊斯兰革命。

面对共同敌人伊斯兰国的威胁,俄政府与塔利班的关系有所缓和。2015年12月,俄罗斯总统阿富汗问题特别代表卡布洛夫表示,“在共同对抗伊斯兰国的立场上,塔利班的利益与我们是一致的,我们和塔利班也存在交换信息的渠道。”(但不久后俄罗斯驻阿富汗大使馆否认了这一消息)

此后,在西方媒体上就开始了对俄罗斯支持塔利班运动的公开指责。北约武装部队司令斯卡帕罗蒂表示俄罗斯扩大了对塔利班的影响,有可能还开始支持塔利班,他指责莫斯科试图通过这种方式削弱美国在阿富汗的影响。而俄方对他的指控表示强烈谴责,并指出很多国家都与塔利班有联系,只是没有人大张旗鼓地宣传,美国甚至还对伊斯坦国提供了援助。

俄罗斯阿富汗问题专家艾哈迈德·瓦希德·莫日达表示,俄罗斯在阿富汗的政策不应该看其他大国的脸色,俄罗斯应该尽力帮助阿富汗早日实现和平和稳定,俄罗斯与塔利班接触什么的对美国没什么影响,俄罗斯如果想对付美国,那可以选择寻找推动阿富汗和平进程和促进美国撤军的有效方式。而且,阿境内和平主义者和希望摆脱外国军队的人数,远多于希望美军在阿富汗继续存在的人数,俄罗斯这么做也有利于改善自己的形象。

俄罗斯的确这么做了,在坚持对阿政策“地区化”和支持各方通过对话解决问题的基础上,创建了“莫斯科进程”阿富汗问题国际会议和莫斯科会议,并取得了一些外交成果。2018年11月9日,在莫斯科举行了“莫斯科进程”阿富汗问题国际会议第二次会议。会议由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主持开幕,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朗、印度、中亚国家、中国、美国都参加了会议。

重要的是,塔利班卡塔尔办事处负责人率领的塔利班代表团也参加了此次会议。在此之前,塔利班从未公开参与过这种级别的活动,因此这次会议被认为是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谈判的开端。卡布洛夫日后也表示“莫斯科进程”阿问题国际会议是进行实质性谈判以促进民族和解,并在阿政府与塔利班之间建立建设性对话的最佳平台。

但其实,在推动阿富汗和平进程时,俄罗斯并非没有私心,以这种代价很小的方式介入,不仅能够帮助阿富汗打击恐怖主义和毒品犯罪,维护自身和中亚的安全利益,而且还能增强自己作为地区大国的影响力。

塔利班组织最高政治首领毛拉·巴拉达(左三)与其他塔利班代表团成员抵达莫斯科的会场。(2019年5月28日)图自AP

结语

在美国完成从阿富汗撤军后,阿富汗问题又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俄罗斯国内也大都是对美国铺天盖地的批评,认为华盛顿并没有给阿富汗人提供真正的帮助,一旦阿富汗没有了利用价值就被无情地舍弃。

其实,在匆忙撤军和对阿富汗造成的伤害上,美国和苏联可以说是半斤八两,他们在阿富汗的失败也可以说是历史的必然。阿富汗的地形支离破碎、民族结构比较复杂,各民族相对独立,这就决定了阿富汗境内很难出现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而只能发展出一个松散的政治联合体。这也增加了强国入侵阿富汗的成本——无法一次性消灭所有或大部分的抵抗力量,而是将陷入长久的、散乱的游击战,如果不及时止损,最终被拖垮的只能是自己。

因此,也有俄学者认为,美国从阿富汗撤军是战略上的成功——从地缘政治角度来看,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对美国造成的损害恰恰是最小的,最大的伤害都留给了其他国家,也许,巴基斯坦除外。

西方国家认为,中俄会借美国撤离阿富汗之际填补该地区的权力真空。鉴于俄罗斯与阿富汗各方势力打交道的经验和苏联的教训,俄罗斯肯定不会明目张胆地干涉阿国内政,而是会有限地介入阿富汗事务,最主要的目标是保证俄罗斯和中亚地区的安全。正如普京在8月20日指出,“现在最重要的是要防止恐怖分子伪装成难民进入邻国”。

但可以肯定的是,针对阿富汗后续问题的解决,俄罗斯肯定会吸取苏联的惨痛教训,在联合国、上海合作组织、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等框架下广泛开展国际合作,加强地区外交努力。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朱敏洁
俄罗斯 阿富汗 苏联 美国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阿富汗

阿女排选手遭塔利班“斩首”?背后真相扑朔迷离

2021年10月23日

阿塔发言人:最高领导人很快将出现在公众视野

2021年10月22日

作者最近文章

09月24日 07:58

阿富汗问题:苏联的野心,俄罗斯的良心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美官员警告美企:小心被中国排挤出这些领域

新加坡疫情反弹,被美国“最高警戒”

纽约市长上任唱中国国歌?错大发了…

亩产1326.77公斤!袁隆平院士的遗愿实现了

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国务院在部分地区试点房地产税改革

美媒扒出拜登20年前社论:美国没有义务保卫台湾

国家卫健委:新增本土确诊38例,涉及5省区

“分裂”的澳大利亚:一半封锁,一半“与病毒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