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骆永昆:疫情下的东南亚经济

骆永昆

骆永昆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东南亚和大洋洲研究所所长助理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2-30 07:26:0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骆永昆】

11月底,“裂开”表情甫一上线,便在国内社交媒体上一炮走红。无数吃瓜群众用“裂开”来调侃内心的苦涩,其实用这一表情包来形容2020年的世界经济也相当恰当——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给世界各国带来了沉重打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0月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将萎缩4.4%,为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衰退。

躲无可躲,年初还有望成为全球2020年经济亮点的东南亚,也出现了自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罕见的区域性经济衰退。

十年减贫付之东流

东盟GDP已连续十余年以5%上下的势头高歌猛进,直到迎头碰上新冠病毒。疫情的蔓延让世界各地紧急按下暂停键,由此延伸出供应链供给中断、物流受阻等问题,早已借全球化之风深度嵌入国际贸易体系的东南亚自然首当其冲。此外,东南亚部分国家抗疫不利,也严重拖累了经济的复苏。

不论是东盟自身还是亚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都预测今年东南亚经济将下滑4%左右——各家预测数值虽略有差异,但为22年来的首次负增长是肯定无疑的。

由于大多数东南亚国家的民众缺乏稳定的收入和充分的社会保障,联合国因此预测疫情将让东南亚2.18亿的非正规就业人口陷入贫困——东南亚人口总量也才6.55亿左右。换而言之,一场疫情,或让东南亚数十年来的减贫成果付之东流。

资料图来源:印尼媒体

各国都有本“难念的经(济)”

就具体国别来看,各国经济的起伏基本与阻击疫情成功与否高度挂钩。

比如印尼,是东南亚的最大经济体,但因民众防疫意识薄弱,其新冠疫情感染病例和死亡人数也是东南亚最高的——截至12月24日,印尼累计68.6万人确诊新冠,其中20408人不幸离世。先前还有个小插曲:因一下子往台湾“输入”几十例新冠感染者,台湾一度暂停接收来自印尼的打工人。印尼也有过严格的防疫政策,而长期的封锁防疫导致经济趋冷,2020年印尼GDP将从先前预计的萎缩0.6-1.7%降至-1.7与-2.2%之间。

疫情曾让泰国国内反政府示威的声量短期降低,但也重创了国家经济。同样受全国封锁政策影响,以旅游业和对外贸易为主要增长驱动力的泰国经济前三季GDP累计同比下降6.8%,泰国央行目前预计全年GDP将萎缩6.6%。

为让占GDP总量20%的旅游业升温回暖,4-9月禁止游客入境的泰国政府于10月终于允许国际游客有限进入,近来更是对56个国家推出新的免签证入境计划。但不料有地方爆发大感染群,全国封锁的可能性再度骤升。世行为此警告,倘若再次封锁,泰国国内消费、失业率将进一步恶化——道理大家都懂,但平衡经济与生命的政治,哪是那么好掌握的事。

菲律宾防疫超“硬核”——“待在家里还是待在棺材里”还真不是唬人的标语,真有民众因无视防疫规定被警方枪毙;奈何政策吓住了人,却吓不了病毒。受医疗体系脆弱等国情所限,菲累计新冠确诊病例数和死亡病例数在东南亚均位居第二——截至12月24日,确诊46.4万人,其中9048例死亡。因封锁和雪上加霜的台风,世行表示菲律宾今年经济萎缩8.1%,超乎预期。

菲律宾当地出现“抬棺材”宣称防疫(图/菲律宾媒体)

在10月之前,马来西亚抗疫表现可圈可点,每日新增确诊人数基本控制在百人以下;自10月起,受外籍劳工、集会选举等因素影响,大马疫情急速恶化,每日新增确诊人数破千已非新鲜事。“有条件行动限制令”限制了病毒的扩散,但也抑制了经济的复苏,世行预计大马今年经济收缩5.8%。

除了上述四国,新加坡、柬埔寨等国的GDP或多或少也将惨淡收盘,在此不赘述。

“靠同行衬托”,有个国家的经济在东南亚里一枝独秀,秀到有媒体用“逃出生天”来形容——那就是中国读者甚是关注的越南。

纵然受疫情打击,经济增长难以重复往年6%上下的奇迹,但越南今年GDP仍能正成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2020年越南经济增长预测上调至2.4%;而据总理阮春福宣称,越南计划投资部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越南经济有可能实现2.5-3%的增长——与对今年中国经济的预估相近,也都处于世界增长最快的国家行列。

得益于在此次大流行病发生之前的“和平时期”主动应对——如强化入境限制和检疫政策、于4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为期15天的社会隔离措施等,且从政府到民众都积极参与疫情防控,因此直至12月底,越南累计确诊人数都未超越1500人,其境内生产活动在短期外出限制令过后也能迅速恢复,是东南亚域内最早复工复产的国家。相应地,其GDP前9个月同比增长2.12%。

内部来看,疫情期间,越南加大对企业的资金和政策支持力度,也通过加大对道路等基础设施的公共投资来拉动经济。与此同时,失业率的有效控制也让占GDP比重逾七成的私人消费相对坚挺。

而就与国际市场互动来看,虽然新冠疫情一定程度上推迟了外商对越南的投资进度,但出口增加依旧是支撑越南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

越南工贸部副部长杜胜海于12月中旬在“2020年越南出口促进论坛”上给出了相关数据:至2020年11月底,越南贸易顺差额达201亿美元,刷新记录,进出口贸易总额达4891亿美元,同比增长3.5%,其中出口总额达2546亿美元,同比增长5.3%,进口总额达2345亿美元,同比增长1.5%。

而在出口国家中,中国和美国对越南起了重要的辅助作用。越南海关数据显示,2020年前9个月,越南对中国的出口增长了15%,对美国的出口增长了23%,达到547亿美元。

越南是东南亚地区最早复工复产的国家(资料图/越通社)

凛冬突至,抱团取暖

对东南亚而言,经济衰退的打击是巨大的,为此各国均实施了一揽子力度较大的财政刺激政策,推动经济复苏。

除了上文提到的越南,文莱、泰国、柬埔寨通过薪金补贴,印尼通过直接捐款和粮食援助等方式向企业和家庭提供救助。再比如,老挝整合了财政预算、提高了征税和分配效率,柬埔寨、马来西亚和印尼重新确定了政府支出的优先顺序。

自救固然重要,但毕竟纷纷走了几十年的出口导向工业化之路,重新绑紧与大国的牵线无疑是东南亚各国的当务之急。于是,东南亚与大国和国际组织的合作全面加强,推动经济一体化进程,以此保障产业链和供应链稳定。

2020年,东南亚经济外交的亮点之一就是区域合作升级,经济合作取得显著成果。其中分量最重的,就是历经八年,由东盟主导,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积极推动的世界最大自贸协定“区域全面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正式签署。

11月15日在越南首都河内拍摄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签署仪式现场。(图:新华社/越通社)

RCEP签署后,区域内90%以上的货物贸易将通过立即降税和十年内降税两步,最终实现零关税的目标。对东南亚各国而言,协定将带来一定挑战,但无疑能带来更多获利,优化规则不仅能吸引更多外资,也有助于完善、发展区域内的供应链布局。

与此同时,东南亚也积极加强与个别经济大国的合作。除了中国,最为瞩目的自是已在东南亚耕耘几十年的日本。

自二战结束以来,日本就对东南亚特殊关注,在经济领域更是试图与东南亚组成“雁行发展模式”。疫情期间,为减少对华依赖,日本政府更是出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紧急经济对策”,其中包括一项企业改革供应链的计划,对于向中国之外其他国家分散生产基地、谋求产地多元化的企业提供经济补贴。在日本经济产业省于7月公布的第一期名单中,就有30家移至东南亚。

不管日本是出于政治博弈还是经济利益,日企的布局无疑与当前东南亚发展需求相契合。虽然在落地实践方面,日企与东南亚当地也存在一些摩擦,但两者总体是拥抱合作的态度。

谈及东南亚的外交,美国-东南亚的关系不能不谈。不过,在特朗普四年的治理下,美国-东南亚的关系有些微妙,尤其是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决定,极大打击了东南亚对美国的信任。如今美国虽然仍影响东南亚经济,但已不是唯一影响因素。

今年,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正式启动,新机构资金规模比原先扩大一倍之多,达600亿美元,据称瞄准东南亚基建市场。美还将2009年启动的“湄公河下游倡议”升级为“湄公河-美国伙伴关系”,加强与东盟的次区域合作。考虑到美国以往“口惠而实不至”的黑历史,这些决策的影响有待观察。

不过,中美贸易摩擦的加剧一定程度上让东南亚各国渔翁得利。包括微软、亚马逊等巨头在内的不少跨国企业纷纷加大对东南亚的投资,众多制造业产业链也转入东南亚,企图以此躲避高关税、制裁等风险。

然而,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可不止针对中国。为缩小所谓的贸易逆差,“加征关税”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也始终悬在东南亚顶上;此外,美国也将越南、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这几大东南亚主要经济体都列入到汇率操纵观察名单中,同时对印尼展开有名的“301调查”。

毫无疑问,特朗普让美国-东南亚的关系面临挑战,如今东南亚各国对将于1月上台的拜登政府寄予厚望,期待届时拜登能放弃贸易保护主义大旗,不改变经济全球化的趋势。

与中国有合作,也面临挑战

尽管面对疫情和美国的干扰,中国与东南亚的经贸合作再次迈上新台阶。2020年,东盟超过欧盟、美国,成为中国最大贸易伙伴,中国对东南亚投资持续增加,雅加达万隆高铁、中老铁路等“一带一路”标志性项目稳步推进。

此外,2020年也是中国-东盟数字经济合作年。中国与东盟举办了数字经济合作论坛,发表关于建立数字经济合作伙伴关系的倡议,双方的合作将涉及5G、物联网、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智慧城市建设、跨境电子商务等领域。数字经济合作有望成为未来中国东盟合作的新动力,预计到2025年,东盟数字经济将从2015年占GDP的1.3%提高到8.5%。

中方还提出将加强“澜湄合作”与“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的战略对接,进一步拓展贸易和互联互通合作,推动协同发展,建设更有韧性和可持续性的区域产业链和供应链。

不过,中国-东盟合作的天空并非一片晴朗。新冠疫情仍在全球蔓延,美、日、印等大国不断加大对东南亚战略投入,在此背景下中国在东南亚的海外利益保护将面临一定的难题。

当前,中国国内也有不少舆论担心承接产业转移的东南亚,尤其是越南,是否会在将来成为中国的有力竞争者。其实这一问题不必过度担心,毕竟越南市场相对狭小,与中国远非一个量级,而且当地基础设施落后、产业链配套不如中国完善。此外,越南当前相对于中国的要素优势——如地租、人力成本——也随着经济的起飞而不断弱化。对于越南而言,相比“取代中国”,它当前的目标更可能是——挑战印尼。

资料图来源:谷歌地图

结语

2020年“黑天鹅”不期而至,但东盟在疫情的巨大冲击和大国博弈的压力下艰难地维护住地区的和平稳定,并推动了复工复产。不少国际经济组织甚至在今年年末预测,明年东盟经济将继续以不低于6%的速度增长。由此可见东盟国家经济的韧性和张力。

“患难见真情”,中国与东盟的合作是这一年东盟外交的一大亮点,笔者相信在现在及未来,这也会是巩固东亚乃至亚太地区秩序的重要基石。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骆永昆

骆永昆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东南亚和大洋洲研究所所长助理
责任编辑
李泠

李泠

评论投稿了解一下?liling@guancha.cn

分享到
专题 > 新冠疫情与百年未有大变局
新冠疫情与百年未有大变局
作者最近文章
今年经济增长仍和中国一样强劲,越南值得我们担忧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