璐瑶:在英国过春节,不能委屈了中国胃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2-13 08:18

璐瑶

璐瑶作者

牛津大学国际关系学硕士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璐瑶带你看世界】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今年是我出国的第十年,可算是一个留学老油条了。

15岁刚出国时,过的第一个春节印象最为深刻。

作为河北人,家里春节的传统就是吃饺子,但是南方同学坚持说过年吃火锅,那一刻我的世界坍塌了。

然而,关于吃什么,关于中国南北方过年习俗的争论却只是一个开始。新加坡本地的各种春节庆祝活动无时无刻都在不断刷新我的的世界观。

新加坡是一个热带国家,一年四季都很温暖,春节前后也穿夏天的衣服,但是却没有了往年大红棉袄给我带来的安全感。

第一次在新加坡过春节,我知道了当地有“捞鱼生”这样一道传统菜,据说这道菜捞得越热闹,新的一年越会好运连连。

在学校里面、朋友老师之间,春节期间有送橘子、送红包的传统。年少无知的我在第一次收到红包时,激动万分地打开,发现红包里面没有现金,只是巧克力制成的金币。

而且,在新加坡没有自家放烟花的习俗,导致我留学多年却很少有机会放烟花。到如今,我看到再简陋的烟花,都会冲到窗前感叹一番。

刚出国的时候还很早,网速也不好,无法跟家里视频,更收看不到春晚直播,到了春节这样的节日总会更加想念祖国。

出国留学的第一年,没有守岁时看的春晚,没有燃放烟花爆竹,没有饺子,我们小小留学生就长大了一岁。

第二年春节,我们中国留学生已经熟悉了本地的生活,过年时拿出从家里带来的擀面杖,借着宿舍食堂的锅,也终于吃上了饺子。

(本文图源/作者供图)

海外春节

2015年,我去英国读本科,从此我的春节不仅没有烟花,还和家人多了七、八个小时的时差。

因为有8小时时差,在英国下午天还没黑的时候,国内新年的钟声就敲响了。

留学生们一般只能借中午午休的时间,跟家里视频问好,说几句吉祥话,可怜巴巴地看着国内亲朋好友团聚的照片,还有朋友圈里各种家庭烹饪大赛现场的报道。

如果实在忍不住想家的情绪,就说着要回去上课了,匆匆挂断电话。

如今华人在海外的数量越来越多,仅仅英国就有12万中国留学生,在英国庆祝春节已经越来越普遍。

但是中国的春节却不是英国的公共假日,是正常的工作和学习时间。很多留学生白天依旧要上课,已经工作的海外华人们,白天依然要照常上班。但尽管如此,伦敦、曼彻斯特、利物浦的中国城也都会张灯结彩。下课后去买年货的异乡人总忍不住逗留。

一般在除夕这天没有课、不交作业的留学生们,就要大显身手了。过年的这几天,有客厅的朋友会成为备受追捧的红人。因为留学生们需要找一个厨房、客厅面积比较大的“地主”家聚会。

年轻人们手艺再差也会试着捏几个饺子,斗志昂扬的北方同学可能连面皮都要尝试亲手擀,南方同学们可能会张罗着买火锅材料,买汤圆,大家叽叽喳喳地争论着,到底吃什么才算地道过年,晚餐时电脑屏幕上放着春晚的回放,一晚上就热热闹闹地度过了。

如果留学生分段位,那入门级别的留学生可能是在尝试包饺子,但是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留学生老油条,我所知的海外春节活动会更加丰富,也知道更多在海外的春节玩法。

比如往年在曼彻斯特,有春节庙会,曼城市政厅联手本地华人组织,组织非常丰富的户外演出和互动,舞龙舞狮、杂技、武术,民乐歌舞,应有尽有。英国本地的家庭也会带着孩子在这个日子里去参加一下庙会、买个红围巾、迷你鞭炮,沾沾喜气、热闹一下。

很多表演者都是大学里多才多艺的中国留学生,或者是在英国本地生活多年的老华人组织、中文学校、舞蹈学校等。有些同学可能小时候因为练二胡、练古筝、练民族舞没少挨打,但是出国之后带着一个传统技能,就能更好地展现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解锁很多展示自己的机会。

记得2018年我在曼彻斯特读本科大三,我们社团“曼城中国商业协会”在本地组织了一次别开生面的春节“快闪”活动。在曼彻斯特机场、曼城市政厅门前,身穿汉服的中国姑娘们偏偏起舞。

二胡悠长的旋律在英国红砖建筑前回响,我在现场真切地感受到了两种历史文化碰撞出的感动和震撼。英国本地人也纷纷驻足欣赏,啧啧称赞,说中国舞蹈太美了。

后来小朋友也加入大学生们的街舞步伐,痛痛快快地在市政厅门口玩了一天。那次快闪还有曼彻斯特市长在雨中助威,让这些年轻的参与者们备受鼓舞。

2018年在牛津大学的猪年春节,我组织了我们学院的各国同学一起来学习写福字。

我从网上定了笔墨纸砚,又在人才辈出的牛津留学生中招募了两位志愿者,教外国同学写书法。当天晚上,学院的宿舍里就充满了过年的喜气,因为每个楼梯口都贴着倒过来的福字。

中国的留学生们从来不会闲着,每年英国大学的中国学联都会组织本地的春节晚会。2019年牛津猪年春晚我有幸通过选拔,作为春晚主持人参与了筹备过程。

牛津的春晚往年都是在牛津古老的市政厅里举行的,市政厅内部的古老的木地板、欧式穹顶、白色浮雕,哪里都看不出过年的味道。但是留学生们总是会使尽浑身解数,在不破坏市政厅场地的条件下,把会场布置得红红火火、热热闹闹。

在国内的亲人、校友、甚至是各界名人,总会突然出现在学联春晚大屏幕上与我们海外的学子问好,让我们切身感受到祖国对海外游子的挂念。

2020年我的姐姐诗瑶竞选成为了牛津春晚主持人之一。我负责在台下加油喝彩。看到他们主持人熬夜写稿件、学生导演课余时间组织彩排,好像一切都在重演,但是主角不同了。

我好奇姐姐站在舞台上的时候,会不会有和我一样的思乡感触呢?

到今年,我已经出国十年了,每年回家一次,但是每次都赶不上过年。

通过看央视春晚,我总能直观地感受到祖国的民生与经济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所以春晚直播一直是我最期待的海外春节环节。

2017年大二的那一年,我在美国威斯利学院交换,当时的美国非裔舍友很喜欢追中国古装剧,我在宿舍里看春晚直播的时候,央视的杂技节目成功地吸引了她的注意。后来中国演员表演合唱时,我美国舍友居然用蹩脚的中文叫出了两三个男演员的名字。我亲眼见证我国的文化输出迈出了一大步,心理无比欣慰。

可能中国国内观众们最期待春晚的小品节目,但是我终于理解了为什么歌舞类节目不可替代。因为歌舞艺术没有国界,歌舞可以跨越语言的鸿沟,触及人的内心,让人摒弃偏见与误解,回归人与人灵魂平等的交流。

留学生这个群体,每年都有新鲜的血液注入。换个角度想,出国留学像一个生产线,我们这些涉世未深的少年,需要历经九九八十一条工序才能功德圆满。

为了大显身手,我们会去中超买擀面杖,擀面皮的动作好像和妈妈的动作没什么不同。和面有什么难的,不就是面粉和水的搭配么?但是怎么饺子的味道总是不对呢?

过年这一关,是我们从小到大,每年都复习一次的工序,按道理说应该信手拈来。但在宿舍里吃着破皮的饺子,看着重播的春晚,我们在不圆满中,才能真正理解圆满的含义。

在我们一笔一画教外国同学写福字的时候,才看懂汉字蕴藏的哲思。“福”是吃饱穿暖,“福”是五谷丰登,“福”是不论走到哪里,总会有中国人,懂得这个字背后的期许。

在国内的时候,我们向往着海外有更公平的竞争机会、更广阔的舞台。怎知留学生出国之后,更希望把中国的变化,展示给拜访过中国的海外友人。

还记得自己拼命学英语的日子,希望有一天英语能帮自己走上更广阔的舞台。提高英语的动力,更多来自于想要教别人看懂中国,学会书法,理解儒释道。

2020年的收获

作为留学生在这样一个充满未知的年份毕业,是一件比较棘手的事情。我原本每周要见一次的导师,在英国疫情爆发之后就全部变成了邮件沟通。

作为社会科学的学生,远程和教授沟通论文还算好。但是很多理科工科的学生,无法回到实验室,对他们的学术研究进度都产生了影响。

病毒可能帮我们这一代留学生,彻底改变了爱规划的习惯。我在2020年春节跨年的时候,信誓旦旦地说要坚持每周去健身房、要回国陪伴家人,结果新年第三周,健身房就关门了。

很多2020届的回国的留学生调侃说,自己曾想出国读书,去见见世面。没想到2020年在电脑前完成了一大半的学业,天天在父母面前碍眼。

有的留学生情侣,对毕业带来的异地恋非常恐惧,结果疫情期间,情侣双双变成上网课、在家办工,想分开都不行。说什么毕业后回国、或者留下深造?2020年绝对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快。

但庆幸的是在这些大起大落之中,留学生都坚持下来了。没有健身房的,终于在家里学会做俯卧撑了。不能陪伴老人的,今年给老人送去了智能手机。每天天一个微信视频电话,汇报生活的细节,比在国内时看到的细节还要多。

2021年的春节

今年留学生的春节显得格外冷清。从2020年三月开始,一部分中国留学生开始陆续回国,2020年6到10月之间又有很多朋友毕业回国了。

往年我能收到中国同学亲手写的对联,被我奉为至宝,给外国舍友一字一句地解释其中的含义,一起用手机放着鞭炮的录音,煞有介事地张贴在宿舍门口。

和很多回国的留学生小伙伴叙旧,他们都说哪怕今年在科研、考试方面有诸多不顺,但是最感恩的就是花了好多时间陪伴家人。最庆幸的就是今年可以陪父母过年。

今年除夕的时候,英国这边会继续封城,这意味着往年我最期待的火锅局、卡拉ok局、狼人杀局可能都要取消了。今年没回国的留学生,最多只能和同一个宿舍的舍友们做饭庆祝一下了。

但是勤劳勇敢的中国人,不论在哪里都会积极筹备出一些年味。

璐瑶发现在英国十几年的老华人们,已经自发地在家研究腊肉、卤味、烧鸭的做法。他们做好之后,也会给其他华人家庭送去。虽然不能在一个餐桌上团聚,谁都不能委屈了中国胃呀。

很多刚来的留学生们希望春节改善伙食,却不得其门而入。一旦好心的朋友们把他们拉进了华人美食微信群,那远方的爸爸妈妈们就再也不用担心留学生在疫情期间的年夜饭了。

疫情期间没能回国的留学生们,可能会更深刻地体会到何为守望相助。从去年3月开始,收到的中国大使馆、领事馆、组织各大学中国学联发放的抗疫健康包,到一场场线上心理疏导、线上讲座、线上学习互助小组,无不让留学生感受到祖国妈妈千里之外传送来的温暖。

远了还是近了?

过去的五年里我作为初中班长,总在承诺老同学举办同学聚会,却迟迟不能兑现。疫情期间,云端同学聚会非常顺利地落实了,甚至把各个国家、各个城市、时区的同学们都见了一遍。

2020年12月,我和男朋友在英国封城的间隙领证了。往年要是在英国领证,最多能请30个亲友在现场见证。但是今年我在社交账号开通了直播,虽然只有十个亲友到了伦敦的领证现场,但是直播间里有200多个亲友见证了这一天。

你说我们的距离变远了吗?我觉得变得更近了呢。

如今只要你想,再远的朋友你也一定可以见到,距离再也不是借口。

病毒强迫我们思考,哪些要放下,哪些不能放下。

新的一年,牛年里,留学生们最期待的是什么呢?

我听到的最多的答案是旅行,是团聚。

留学生们期待见到同窗,期待拥抱家人,期待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我期待各国人民,都能平安、喜乐。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赵珺婕
英国 新冠疫情 英国封城 春节 2021春节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2月13日 08:18

在英国过春节,不能委屈了中国胃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惨!美国得州发现46人闷死在一辆卡车里

澳总理妄称:中国应从普京“战略失败”中得到教训

国安备忘录首次纳入“非法捕鱼”,白宫冲着中国来

惨!美国得州发现46人闷死在一辆卡车里

国安备忘录首次纳入“非法捕鱼”,白宫冲着中国来

伊朗申请加入金砖国家,俄:还有阿根廷

澳门赌场迎20年来最大变革,经济支柱何处去?

八省份高考取消文理分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