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孟维瞻:假如美国采用米尔斯海默的战略,对中国会有什么后果?

2019-11-02 08:15:22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孟维瞻】

10月中旬,米尔斯海默开启了自己的中国高校巡讲活动。作为进攻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的代表,眼下又正逢中美贸易战,米尔斯海默所到之处,必然引发一阵关注。媒体上也开始流传他的一些演讲内容,核心还是他对中国崛起的态度。

有人说米尔斯海默教授头脑简单、理论浅显,但事实上并非如此,且恰恰相反。米尔斯海默的战略设计是最为“毒辣”的,早在2014年他就提醒美国不要陷入与俄罗斯的对抗,而是要集中精力应对中国。他对中国很多问题看得也是最为透彻的,远远强于绝大多数美国政客和学者。

如果美国政府按照米尔斯海默的建议来执行对华政策,那么中国的发展将会面临巨大困难和挑战。庆幸的是,米尔斯海默对美国政府并无影响力,而且受制于美国的历史传统、政治制度、思维定势的影响,他的战略思想虽然极度高超但无法被美国主流所接受。

芝加哥大学教授、进攻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的代表学者约翰·米尔斯海默

米尔斯海默眼中,什么样的对华政策才是有效的?

在米尔斯海默眼中,美国的两种外交战略都无法适合今天的需要。一种是冷战结束后美国一直在采取的“以自由主义之名,行自由主义之实”。他将其称之为“自由主义霸权”。尽管冷战结束后美国对外政策时而多边主义、时而新保守主义,但本质上都是一样的。米尔斯海默反对美国继续采取这样的政策,认为“自由主义霸权”已经过时。

另一种就是特朗普现在的政策:“以现实主义之名,行现实主义之实”。虽然特朗普一直反对自由主义,试图全盘否定美国近30年的外交政策,但是米尔斯海默对特朗普的评价也不高。在前几天北京的演讲中,他直言抨击特朗普的“愚蠢”。特朗普的现实主义,不是米尔斯海默想要的现实主义。

可以这样认为,米尔斯海默主张的对外政策,是“以自由主义之名,行现实主义之实”。以什么为手段并不重要,手段也可以是现实主义的,重要的是不能幼稚地把自由主义当作外交政策的目的。

米尔斯海默给出了一个阻止中国崛起的有效办法,一旦美国政府真的接受米尔斯海默的主张,那么中国的崛起和复兴将面临巨大困难。但是,米尔斯海默的标准是很高的,现实主义外交政策的成功,需要远大的战略眼光,目前美国无法出现一个水平高超的政治家、战略家。无论是美国的自由派、保守派精英还是特朗普,都不了解中国,他们或者过于理想化,或者过于自信,或者脱离实际,最终无法阻止中国的崛起。米尔斯海默只能无奈叹气。

米尔斯海默的经典之作《大国政治的悲剧》(2001年出版)

“自由主义霸权”难以阻止中国崛起

在米尔斯海默看来,民族主义的信仰永远是高于自由主义的,而且从根本上自由主义的国家也是自由主义的民族国家。自由主义霸权的推行需要以美国绝对的实力为前提条件,在“单极”格局中美国有机会追求自由主义的外交政策,但是目前,随着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崛起,这一条件已经过时。今天,大国竞争重回国际政治中心,自由主义霸权不堪现实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夹击,已然失败。

在米尔斯海默看来,特朗普的上台,就是自由主义霸权失败的结果。但特朗普的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和疏远盟友的做法,将会损害美国的软实力,使美国国际地位下滑,让美国的对手获益。

米尔斯海默在《大国政治的悲剧》中,曾经详细阐述“离岸制衡”的概念。他认为,由于全球广大的水体,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建立世界霸权,只能成为地区霸权。未来中国将会效仿美国,提出亚洲版的“门罗主义”。他在北京的巡回演讲中说,美国的任务是阻止中国主导亚洲,因此美国要与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所有亚洲国家组成联盟,同时强大后的中国也会去干预西半球的政治。在阻止中国变强的过程中,美中可能产生危险的冲突。无论是在经济上或外交上和中国“脱钩”,还是通过接触使中国“和平演变”,都无法达到目的。

米尔斯海默2019年新著《大幻灭:自由主义的梦想和国际关系的现实》

卷入台湾和香港事务将会妨碍美国的对华大战略

米尔斯海默非常反对美国卷入台湾、香港事务。《国家利益》杂志近期再次发表了他五年前的同一篇文章《安息吧,台湾》,他也刚刚发表过“美国应该离香港远远的”这样的言论。

当然,米尔斯海默所有的言论,都是为证明他的理论逻辑而服务的,从来不会说无关的话。他并不是真的支持或同情中国的立场,而是因为美国一些眼光短浅的政客正在严重损害阻止中国崛起的现实主义战略。米尔斯海默当然不是要支持北京统一台湾,而是希望台湾尽可能长的维持现状,但是美国对台湾的政策如果不是基于现实主义考量而是基于自由主义理念,那么就是徒劳的。

然而我们看到的是,美国今天绝大多数政客支持介入台湾事务,是出于自由主义动机,而非现实主义的战略考量,香港则更为典型。从他们的言语和表态中可以看出,没有人觉得台湾对美国来说还有什么战略价值。米尔斯海默说,虽然现在美国肯定会保卫台湾,但美国和台湾的联盟关系不会持久,十年后美国将会削减对台湾的军事承诺,以避免“精神分裂”。美国对台湾和香港基于自由主义的支持,严重干扰美国真正利益的实现,它们与对华政策的主要目标是相互冲突的。可以这样理解,米尔斯海默主张“为得西瓜,应丢芝麻”,但他无法说服美国主流精英依然坚持“为得芝麻,丢了西瓜”。

米尔斯海默不反对在必要的时候采取自由主义政策,但是必须要为现实主义目的服务。一般认为,自由主义政策包括,在军事上组建意识形态和价值观联盟,经济上推广自由市场模式、政治上对他国进行“和平演变”,至少是将其他国家纳入美国主导的国际制度,文化上扶植信仰美国式自由主义的知识精英使美国成为其他国家的“政治正确”本身。几种手段是相辅相成的。

对于中国来说,自由主义并非不好,甚至某种程度上是自由主义制度的受益者,本意上也并不想挑战西方主导的秩序。但关键在于自由主义为谁的利益服务,美国对华政策的“接触”假定,与中国运用自由主义发展自己的战略目标是根本不同的。中国自由主义是否会进入美国的战略轨道,不取决于中国在具体政策上是否和美国一致,而取决于美国能否在中国植入一种自由主义话语体系,并使之成为道德标准来左右中国的精英。

现在美国还有一部分人,幻想将台湾和香港作为“自由民主模范”。但结果是2019年美国对台湾和香港的介入,使得中国大陆的自由主义话语体系被大大削弱,自由派精英几乎全部失语和陷入被动,自由主义不再是中国知识精英的道德标准。这样的政策既不符合美国自由主义目的本身,也无法将自由主义本身作为政策工具。结果是在中国激发了近30年空前的民族主义和低成本的团结精神,进而阻碍了阻止中国崛起的现实主义战略目标。假如美国真的放弃台湾、香港,那么中国各界精英将会重新分裂,美国式自由主义话语体系有可能会再次占据有利地位,中国可能会更容易被自由主义手段纳入美国的战略轨道,尽管我们都知道美国的最终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

米尔斯海默是孤独的。在美国,他的观点虽然不能称为“政治不正确”,但他无法改变美国浓重的自由主义情结,无法扭转政治精英们对现实主义的条件反射性的厌恶。米尔斯海默对台湾和香港问题看得非常透彻,但事实是大多数美国政治精英几乎一致地被自由主义道德所绑架,他们无法达到米尔斯海默的战略高度。当然,美国政客这种犯糊涂的做法未必不利于中国,只要我们能看清楚自己的短期利益和长远利益。米尔斯海默告诫中国对台湾和香港暂时忍耐,未来可有所作为。

米尔斯海默的战略主张会成为现实吗?

打压中国已经是美国战略界的共识,但是如何在打压中国的同时尽可能少地伤及美国自身,很少有人给出可操作的建议。米尔斯海默则找到了一条切实可行的办法,尽管其缺陷是违反美国的传统道德。离岸制衡是最有效的孤立和压制中国的战略,同时还要配合一些必要的自由主义手段,为现实主义目标服务,这是一种“明智”的强硬政策。他的《大国政治的悲剧》和《大幻灭》两本书通俗易懂,但主流精英无法体会其思想精髓,也无法付诸实践。目前美国对华战略依然被自由主义主导,尽管从奥巴马第二任期开始现实主义的色彩越来越多。

更重要的是,美国是一个多元化的国家,各种利益集团相互制约,不同党派相互制衡。虽然他们表面上的对华战略似乎达成共识,但事实上对于如何阻止中国崛起,彼此的政策主张是相互矛盾和抵牾的。特朗普、希拉里、佩洛西虽然口中都在高喊反华口号,但做法都与真正符合美国现实主义利益的目标渐行渐远。从米尔斯海默的逻辑来看,与台湾、香港“忍痛割爱”是正确路线的第一步,但是很少有美国政客敢那样做。

为什么米尔斯海默主张阻止中国崛起,在中国却很有市场?其实并不难理解。首先,他对中国是非常友好的,更不是一个反华分子,他的理论并不将矛头针对中国,与“中国威胁论”没有任何关系。现实主义者认为所有国家都是恶的,文明无好坏之分,只不过中国是当下唯一一个能够挑战美国的国家而已。

2019年10月,米尔斯海默在中国大学演讲。图片来源:人大重阳

其次,他的观点多少体现了今天一部分美国人对中国大国地位的承认,而且他的理论也可以服务于中国。进攻性现实主义并非主张进攻,事实上基于现实主义的外交政策可能没有基于自由主义的外交政策那么好战,从米尔斯海默那里可以反衬美国主流战略界的碌碌无能。

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纯粹的学者,对白宫和国会山没有影响力,其知名度仅仅限于国际关系研究协会(International Studies Association),因此中国人不觉得他的理论真的会成为现实上的威胁。正如知名记者罗伯特·卡普兰所说,美国的学术界和政策界对于现实主义的敌意是很明显的,像芝加哥大学这样可以接纳观点不受主流欢迎的学者的大学并不多。

很多中国人喜欢这样说,美国战略界有一个高明的、一贯的、深藏不露的战略,就是要遏制中国,但这种表述不准确。实际上真正高明的战略仅仅停留于象牙塔中,而且在美国国内层面也会受到掣肘。冷战结束后,美国通过自由主义来约束中国的目的没有实现反而使中国成为自由主义的最大受益者。自由主义政策的不断失败导致了特朗普的上台,而特朗普并没有什么战略规划,行动上是相互矛盾的,目前他发动贸易战的初衷几乎一个都没有实现,而且他破坏美国政治潜规则的做法使得国内“深国集团”酝酿对他的反扑。特朗普无法承受苦果,他的试验失败,对美国的极端反华派是一个打击,现在美国战略学界回到了主张重新组建价值观联盟来对付中国的老路上。

但是,正如米尔斯海默所看到的,自由主义战略对中国一定不会产生什么作用。在价值观战线上,中国对美国的防范能力是异常坚强的,只要中国保持政治话语的自主性,自由主义就只会服务于中国发展而非被美国“演变”。2020年和2024年谁当选为美国总统对中国来说并不重要,除非他尊奉米尔斯海默为导师,并且有能力排除国内利益集团和目光短浅的政客的干扰。从美国的角度而言,现在主流的政治和知识精英依然在犯糊涂,看不清自己的国家利益。无论是对华继续“接触”还是试图“脱钩”,都夸大了美国改造中国的能力。

中国精英更要学习米尔斯海默

米尔斯海默反复宣称,目前还没有人能驳倒他的逻辑。这不是傲慢,而是事实。如果想驳倒他,只能从两个角度入手,一是文化,二是国内政治。但是,文化是一个抽象概念,难以建立简约明了的理论逻辑。我们只能从国内政治层面来分析,有人称之为新古典现实主义理论,但我不用这个词,因为它尚未成为理论。而且很遗憾,目前没有学者从中国国内政治视角来入手进行分析。历史上,很多崛起国过早挑战霸权国,原因大多是民族主义的刺激。一战的爆发就是欧洲各国民族主义的高涨所致,事实上当时德国前后两位首相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卷入战争的。日本走入不归路,也是因为内阁无法控制军队而一步一步被其拖入战争的结果。中国未来能否避免和美国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取决于能否有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控制国家发展的全局,保证政令统一,避免发展的过程中犯下颠覆性错误,这是中国与以往的崛起国本质上不同的最重要原因。

对于中国来说,适度利用自由主义的经济和政治原则来处理与美国的关系,对于中国是利大于弊的。“自由主义”可以被理解为一个中性概念,“单极”世界的时候它服务于美国,未来中国强大后也可以更好地服务于中国,如何在自由秩序中获得更多话语权而不是被美国的话语体系绑架,是中国必须要面对的问题。自由主义政策对美国有一定迷惑作用,可以使美国延续对华“接触”政策,从而使中国利用资本主义世界的资源来发展自己,延缓美国与中国“脱钩”和对华战略摊牌。如果美国有越来越多的精英放弃自由主义并接受米尔斯海默的政策建议,这将会增加中国崛起过程中的困难。对中国来说,“自由主义”同样要为现实主义的国家利益服务,这一点米尔斯海默的观点具有某种普遍性。以自由主义为目的的自由主义,则会让国家陷入危境,这一点上中国的知识精英应该向米尔斯海默学习。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孟维瞻

孟维瞻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作者最近文章
假如美国采用米尔斯海默的战略,对中国会有什么后果?
看谁都像“间谍”,美国这是怎么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