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一战中的华裔“狙击之王” 击毙近300名土耳其、德国士兵

2015-05-01 07:58:41

第一次世界大战于1914年爆发,至今已有101年,关于海外华人在那场欧洲列强争夺世界霸权的战争中的故事,我们今天仍知之甚少。值得一提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击杀人数最多的狙击手就是一位华裔。这就是下面这个故事的主角,澳大利亚华裔,沈比利(Billy Sing)。

一战中沈比利和他的观察手(持枪瞄准者为沈比利)

最近,美国电影《美国狙击手》热映,澳大利亚《悉尼晨报》对于这部吹捧伊拉克战争中美国著名狙击手的电影表示不服,该报网站上的一篇文章这样开头:“《美国狙击手》和现实中一名狙击手的故事相比简直不值一提,这位澳大利亚人的故事也值得被搬上银幕。”这就是一战中的“加里波利狙击手”,华裔澳大利亚人沈比利,他在一战中可能击杀了超过300人,其中仅在加里波利战役中就击倒超过150名土耳其官兵,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狙击之王”。这位功勋卓著的老兵于1943年贫病而死,他的故事直到直到1964年一位传记作者把他的经历写书出版之前都鲜为人知。在他逝世50年后,澳大利亚为他建造了纪念雕塑和立碑纪念,他的墓志铭上写着一句话:“以免我们忘记”(Lest We Forget),提醒人们记住这个因为华裔身份而长期被“遗忘”的英雄。

拥有华裔血统的沈比利(Billy Sing)是数千名没有欧洲背景却加入澳大利亚“澳新军团”(ANZAC)的士兵之一,其中部分人甚至不顾法律的明文禁止,隐瞒身份参军。沈比利生于1886年,他的出生地是距离悉尼北部1600公里的一个小镇。其胞妹的孙子史密斯(Don Smith)对法新社表示:“他为了所有人走上前线,和其他上战场的士兵一样,使我们能过上今天的生活。”

根据澳大利亚1909年颁布的《国防法》,“所有非纯正欧洲血统或欧洲后裔者”不得参军。但部分澳大利亚土著等少数族裔依旧申请入伍,尽管被拒绝多次仍不放弃。1917年,招募新兵变得愈发困难,军方于是下令放松限制,只要父母其中一人拥有欧洲血统便可参军。

沈比利的故事长期鲜为人知,直到1964年他的传记出版,才走入大众视野

澳大利亚“澳新军团”在欧洲的活动始于1915年4月25日,澳大利亚与英国、法国和新西兰军队登陆加里波利半岛(今为土耳其的一部分)。长达八个月的加里波利之战最终演变为惨烈战役。由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组成的“澳新军团”共计有6万人参战,其中11500人阵亡。

沈比利全名为威廉·爱德华·沈(William Edward Sing)。他的父亲沈约翰(John Sing)出生于上海,母亲玛丽安(Mary Ann Pugh)则来自英格兰。沈比利成长于澳大利亚昆士兰的小镇,精通骑术和捕猎袋鼠,更是一名神枪手。他在1914年10月入伍时年龄为28岁,在地方上已经因为精湛的射击技术而闻名。研究学者相信,沈比利身怀的技能以及参军时的年纪都使他免予受到排挤。

年轻时代的沈比利

1915年5月,沈比利所属的澳军第五轻骑兵团抵达加里波利。曾经担任沈比利观察手的伊德里斯(Ion Idriess)在回忆录中是如此形容昔日的战友:“他是个小个子,皮肤黝黑,留着黑色的八字胡和一撮山羊胡。像画片上的杀手。”

1915年9月,他的击杀记录已经达到119人,根据澳大利亚第二轻骑兵旅的记录,沈比利可以核实的战果为150次击杀。但是在1915年10月23日,澳新军团司令官伯德伍德将军签发的嘉奖令中则写道,沈比利所有未经严格核实的战果应为201人。历史学家解释,后面这个记录出现的原因是只要观察手看到目标倒下就会记录一个官方战果,而在当时的战场环境下,确认倒下的目标是否真的死亡,或者进行补射都是困难的,因为会暴露狙击手的位置。

一战中的沈比利

而沈比利的直接指挥官,麦迪格雷少校估计沈比利的实际击杀数字可能是接近300人。正是他向伯德伍德将军提起了沈比利的战果,才让他得到了应有的表彰。据报道,后来伯德伍德将军后来还曾亲自担任沈比利的观察员,并亲自记录了他的战果。

1916年,沈比利获得了诸多荣誉和勋章,他的事迹被当时的英国和美国报纸所报道。

1916年沈比利来到英国接收了一段时间的训练,又在1917年回到法国战场,当年3月,他因受伤到英国治疗期间认识了后来的妻子,并在1917年6月结婚。8月他再次回到欧洲参战,并在1917年9月起率领一支专门的反狙击手部队在前线专门猎杀德国狙击手。直到1918年2月,他再次因为背部中弹进了医院,此后他被发现因毒气旧伤导致的肺部疾病让他不再适合参加军事行动,终于退役。

尽管功勋卓著,但沈比利回国后几乎没有受到更多优待,他曾短暂的开设一个牧羊农场,但因为澳大利亚政府给他的土地过于贫瘠很快就无法经营。随后他作为一名金矿矿工继续工作。沈比利的英国妻子追随他到了澳大利亚,但几年后就与他分手。

一战百年之际,澳新军团老兵们组织了纪念活动,花环丝带上写着“以免我们忘记”

1995年,澳大利亚政府为沈比利塑造铜像

沈比利的墓志铭

1995年铜像安放时的照片

沈比利的晚年生活一直与病痛和贫困为伴。1943年5月19日,沈在布里斯班的家中孤独的离世。当时他仅有的财产是矿区的一个棚子(价值20英镑),在他的家中只找到了5先令的现金。而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所获得的诸多勋章也没有找到,此外,他的一名前雇员欠他6英镑。

直到1964年,一本讲述沈比利故事的书出版,人们才重新回想起他的历史。1993年,沈比利去世50年之际,澳新军团老兵在他坟前安放了一块墓碑,1995年,澳大利亚政府为他建造了铜像。

2009年5月19日,在沈比利去世66周年之际,中国驻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总领事任共平来到了他的墓地祭扫,总领事说:”沈比利是澳大利亚华裔悠久历史的象征,他们在贵国的历史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这同时也提醒我们,中国和澳大利亚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都曾是盟友,我们拥有一段共同的光荣历史。”

沈比利的故事结束了,但华裔在外军中服役的历史远未结束。这其中,有钱学森(曾任美国空军上校)这样的海外赤子,也有美国海军陆战队吕超然少校这种……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堵开源
专题 > 一战百年
一战百年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