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光”预演出意外:台军伞兵坠地重伤

来源:观察者网

2018-05-17 08:15

【文/观察者网 于宝辰】台军年度大戏“汉光34”号军演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当中,然而据台媒5月17日报道称,就在当天早上举行的实兵预演中,一名“红军”(模拟解放军攻台部队)特战伞兵在跳伞时因开伞不完全导致急速坠地,至今仍未脱离生命危险。

台军公布的事故现场照照片,可见位于画面最中心的伞兵因伞绳缠绕,未能开伞

据台军方称,隶属于台军特战三营秦姓伞兵于17日早上作为“红军”一员,参加台军在台中清泉岗机场实施的反空降机降演习。然而在跳伞时因为伞绳缠绕,主伞未开,副伞也没有吃到风,导致该兵从1200英尺(约366米)空中急坠地面,目前已送梧棲童综合医院进行开胸手术抢救。

台“国防部长”严德发已就此事表达关切与不舍,并指示台军“参谋总长”李喜明赴台中调查事故原因。台军已通令各部队,要求落实各项安全防险检查,、人员教育,确保演训安全,避免类似案件再发生。

“汉光34”号军演预计于6月4日至8日进行实兵实弹演练,共有四大科目:“海空联防作战”“北部反登陆作战”“南部反登陆作战”“中部联合反空(机)降作战”。而模拟“解放军空降清泉岗”就是“中部联合反空(机)降作战”的一大重要科目。

“解放军空降清泉岗”被列为“汉光34”的开放参观及媒体采访科目,预计在6月7日7时30分至9时20分举行。汉光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为了在媒体和参观公众面前演得安全,演的漂亮,台军的“红军”伞兵和“蓝军”装甲部队早已经过了多日的“彩排”,以期为岛内民众联手奉上精彩纷呈的“汉光”大戏。然而“彩排”过程中却出现了这样的跳伞事故。

观察者网军事评论员表示:伞绳缠绕是一种非常常见的跳伞故障,简而言之就是本该放射展开的伞绳“拧麻花”缠在了一起。如果跳伞高度比较高,可以通过快速转体解开缠绕,而如果跳伞高度比较低,就只能果断割断伞打开备用伞了。台军本次的跳伞高度比较低,所以只能采取后一种方式处理,然而由于种种原因,备用伞也未能起到作用,才导致了坠地惨剧。

台中清泉岗空军基地由于其布局较有典型性,经常被解放军部队作为炸射靶场和演训基地的模拟对象,比如在鼎新机场附近就有一个全尺寸的清泉岗靶场,而曾经举办“国际军事比赛-2017”的郝店空降兵训练中心也被认为是模拟清泉岗机场的。

台军清泉岗空军基地(谷歌地图截图


鼎新基地附近的模拟机场靶标,与清泉岗机场完全尺寸相同(谷歌地图截图)


郝店空降兵训练中心,当然这个就不是全尺寸的……(谷歌地图截图)

在每年的汉光军演中,总也少不了“空降与反空降”戏码,代号为“联云”,并且各地轮换举行。比方17年也在清泉岗基地,16年就在屏东的凤梨田里,15年又在清泉岗基地,14年又在屏东,13年在新竹空军基地……可以看出,近年来台军的“联云”科目主要集中在两点上,一点是空军基地反空降破袭,一点是开阔地形反空降突击。而每次空降都要劳动“精锐”的特种部队进行伞降,然后又是“云豹甲车”,又是“勇虎战车”,还有“心战喊话”,讲几句“你还年轻,还有精彩的人生……”之类,那么这“联云”操演到底演成了什么样子呢?

2017年,清泉岗反空降演习,台军冲向被“红军”占领的机场指挥部,“红军”端立楼顶

抱起“红军”就是个大背摔

拔掉红旗,打出狗牙旗,宣布胜利

当然,这比起15年的“联云”已经是有很大进步了:毕竟17年现场硝烟弥漫,“实战气息”还是比较浓厚。

2015年“联云操演”实况画面(东森电视台报道截图)

2015年,“红军”和台军呈战斗(存疑)队形,在清泉岗基地相互对峙……

当然,打旗子是保留项目(东森电视台报道截图)

原来台军特战部队每年累死累活,最后演出来的就是这样的一个“联云操演”?——真是越发为摔伤的秦姓士兵感到不值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于宝辰
台军 台湾军事 空降兵 跳伞 视频新闻 汉光军演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台湾军事

台海军主力基隆舰暴发疫情,台媒:正副舰长均确诊

2022年05月17日

台军:战时第一波动员会达到33.7万人

2022年05月16日

小编最近文章

11月20日 10:40

韩国新潜艇将配三星锂电池

11月19日 10:25

疑似运-20加油型现身阎良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美媒炒作拜登亚洲行“对抗中国”,中方强硬警告

布林肯指责俄拿粮食当武器“劫持”全球数百万人,俄方驳斥

“受孕之日起不许堕胎”,美国这州将通过最严堕胎法

美媒炒作拜登亚洲行“对抗中国”,中方强硬警告

加拿大禁止华为中兴参与5G建设,我使馆:强烈不满

拜登“撑腰”,芬兰瑞典驳斥土耳其指控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美国为瘫痪俄石油产业酝酿新招

建立“15分钟采样圈”是否成本过高?国家卫健委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