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99A坦克排战斗射击考核竟一炮未发 为啥?

2018-07-19 12:45:54

【文/观察者网王世纯】我军在今年年初改变了坦克排的编制,由三车排改为四车排,这对于我军基层官兵来讲是个不小的挑战。解放军军报7月19日报道了某装备99A的合成旅坦克排从三车排改为四车排以后未能适应信息化条件下的新编制,在演练考核中竟然一炮未开“刷零蛋”的新闻。

据报道,在81集团军某旅赴朱日和参加演习之前,7月上旬,一场坦克排战斗射击考核在第81集团军某合成旅野外驻训场拉开帷幕。由于本次考核高度贴近实战化,因此考核前没有事先通告,没有预定跑道,没有明确具体靶标,一切全靠指战员的“临场发挥”。

资料图:坦克排战斗射击考核 由于81集团军某旅没有太多演习视频,这里用78集团军20X旅99式主战坦克坦克排战术演练的视频截图替代 图源:军事报道

“新大纲强化了排一级协同训练内容,因此我们此次完全依据实战背景来设置考核环境。”旅作训科参谋敬建宁向我们介绍,因此,本次考核是随机抽考的,此次抽考的是坦克四连三排。

坦克排考核环境非常困难,坦克排需要面对10多个目标,对移动靶标和隐蔽靶标进行动对动,动对静射击,射击时间短,一旦开过射击地界就判定失败 图源:军事报道

三排的1号车刚出发不久“敌”坦克目标突然出现,然而1号车却迟迟不见反应。原来,由于新道路过度颠簸,1号车炮长工作帽的连接电缆线被炮塔转动齿轮绞断。车内,丧失通信联络的乘员,只能眼睁睁看着“敌”坦克溜走。

从上下文可以判断这是一个坦克排纵队交错列进攻战术演练,分为两个负责不同方向的分排进行协同作战 图源:军事报道

世界某主流军事强国的坦克排纵队战术示意图,其中14号车注意一个方向,23号车注意另外一个方向

虽然接装新装备仅仅一年,但是这里1号车明显违反条例操作造成低级失误,车长失去通信能力后1号车只能依照排长指挥进行作战,失去了独立作战能力 图源:军事报道

1号车刚刚失去射击机会,在2号车与3号车的射击地域重合处,也发现有“敌”步战车的活动。该谁上报、由谁射击?一番犹豫后,当2号车炮长向排长报告时,却因与3号车同步传输导致信号混乱,目标再次消失。三排排长李贤斌这才意识到,此前的协同方案太机械教条,给大家自主的空间太小,一旦出现预案之外的情况就容易“慢半拍”。

由于99A的信息化传输能力十分先进,尤其是多个下级向一个上级进行信息传递时容易造成信息的混乱。对于高度信息化的99A坦克排来讲演练协同战术更加必要

资料图 该旅某排坦克排战术协同演练 由于信息传递混乱,没有提前进行预案,分属两组的二号车,三号车可能锁定了同一目标,且未能得到有效的自主射击命令 图源:军事报道

眼看1号车距离停止射击地线不足200米,排长李贤斌只好决定放弃2、3号车组自行射击,把希望放在最后的集火射击上。可刚下达完命令不久,他所在的指挥车就被前3辆车扬起的漫天黄尘淹没。等到视线清晰时,1号车已到达停止射击地线。走下考核场,三排官兵面面相觑。

由于交错歼敌失败,加上一号车失去单独作战能力,排长可能决定改变阵型,以1号车为核心,进行横队集火射击,但是在改变阵型的过程中由于未能及时掌握各个成员在新队中的相对位置,造成了烟尘对四号车(指挥车)的干扰,导致错失射击窗口,也导致排战术演练全面失败

在军改后,全军的士官和排长们都要重新学习坦克战术,这对于全军坦克专业官兵来讲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图源:军事报道

记者了解到,三排长李贤斌这些天带领战士们天天泡在训练场,通过挑选陌生地形、随机设置情况等方式锤炼班排协同能力,大家决心在下次考核中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文中的下次考核,就是“跨越-2018 朱日和”实兵对抗演练了。目前该旅已经抵达朱日和基地,正式开始“跨越”系列合成旅检验的一系列科目 图源:军网英文版

文中考核发生在朱日和之前,19X旅作为改革成果的集大成者,必须要在朱日和演练之时向全军交出一张满意的“答卷”,对于刚刚接装新装备新编制不到一年的该旅官兵来讲是个不小的挑战

这样难得的“失误,引起了旅里上级领导的重视,第81集团军某合成旅旅长章楠在报道中评价到,连排训练是部队协同训练的“最初一公里”,训练水平的高低直接关系到一支部队整体作战效能的发挥。本次新大纲的修订更加注重强化连排等基本作战单元的协同意识和能力。对标新大纲要求,打通协同训练“最初一公里”,关键得拿出严训实练的劲头。每名战斗员既要摆脱传统训练惯性,更要破除“头脑坚冰”;既要练“杀手锏”,更要练“融合功”。

81集团军合成某旅旅长章楠,是我军新锐合成旅高级指挥官的杰出典范 图源:八一军号

作为训练指导机关,必须严格按照实战任务设置训练课题,按照实战要求确立训练标准,按照作战环境构设训练条件,按照作战方式组织实施训练,倒逼战斗员淬炼出协同配合的真功实功,这样才能尽快适应转型要求,形成体系作战能力。

观察者网军事评论员表示,军改对于我军的改变是彻彻底底的,连最基本的坦克战术单元——坦克排也不例外。

传统的苏联式的坦克排,由三车组合,战术少,仅负责一个方向,排长带队进行冲击。而三车排和四车排最大的不同在于三车排仅担负一个方向,而四车排往往分为两组,每组负责一个方向负责两个方向。

传统的苏维埃式的坦克排,由三车组合,战术少,仅负责一个方向,排长带队进行冲击

三车排和四车排最大的不同在于三车排仅担负一个方向,而四车排往往分为两组负责两个方向

三车排和四车排在战术上几乎没有重合度,四车排在提供了排组冗余的同时,提供了远超于三车排的战术可能性,同时,排内由于一分为二,两个组都要担任原来一个排需要担任的任务,这使得排内士官的素质必须达到传统排长级别的素质,这对于我军基层官兵来讲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7种到15种,带来的是战术体系的全面改变

在我军军语中,新坦克排分为两个分排 图源:军事报道

“祸不单行”的是,随着我军装甲力量的更新换代,信息化力量的提升又在坦克战术上“变上加变”,传统的坦克射击以集火为主:排内车组用连排无线电呼叫连长报告目标,坦克排长用无线电要求排内车组对固定目标进行射击,战斗方法较为单一。但是随着99A等新型坦克进入高度信息化的时代,信息的传输从单一的无线电变成了视频和数据,态势感知全面升级带来的战术方法几何式的增长。

以日本自卫队最新的10式坦克为例子,在每年的富士山火力演习中,日本自卫队经常表演信息化条件下坦克排协同战术,其中排长车标定6个目标(美欧条例中,一个坦克排需要同时面对苏俄军两个排的坦克),利用信息传输给其他三车,计算机在获取其他三车坐标后分配4个打击目标,然后排长在通过数据链下达集火命令歼灭最后两个目标。这种相对复杂的战术是以前负责一个方向的三车排做不到的。

99A式坦克信息传输能力相对10式有所提升,所以使用的战术也就更加复杂。我军的坦克排考核环境比日军富士山火力要困难的多,坦克排需要面对10多个目标,对移动靶标和隐蔽靶标进行动对动,动对静射击,射击时间短,一旦开过射击地界就判定失败,因此坦克排长的素养要求是非常高的。

截止到去年9月份,该旅还是一个连10车,一个排三车的编制……图源:军事报道

以本次演习为例子,从文中我们看到,坦克排长使用了较为条例的战术,也就是四车分为两个分排,每个分排在组长车的带领下各自负责一个方向的打击,僚车将信息传递给组长车以后按照分组长命令或者计算机分配命令依次打击十数个目标。但是本文演习中由于平时车长对于信息化协同作战理解不够,在一号车遇到故障以后未能及时下达正确命令,也没有提前建立预案,导致二号车三号车在传递信息方面发生阻塞,随后在改变阵型失误,导致前三车在变阵时阻挡了第四车的视野。这样的战术复杂度是以前演习中很少能遇到了,对于接受新装备,新编制不到半年的排长来讲,演习中的手忙脚乱也是符合客观规律的。

99A的激光通讯系统,我国新型坦克的信息化能力十分强大 图源:军事报道

我军在2017年年末,2018年初将坦克排的编制由三车改为四车。同时,在军改后,大量99式坦克和99a坦克被分散给了各个旅的装甲部队。对于我军使用三车排达70年的各级指挥员来讲,第一次有了一排两组四车的编制,第一次有了使用数据链传递图像坐标和数据的坦克,得到的自然是技战术素养上的全面落后。这次演习的“手忙脚乱”也是符合客观规律的。

但是军改是开弓没有回头路的,为了适应信息化时代的机械化作战,再多的耻辱和“零蛋”也是必要的。章楠旅长将这段时间的排组协同训练学习称为“最初一公里”是有道理的,对于在信息化作战上稚嫩的解放军坦克兵来讲,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王世纯

王世纯

高武德势力一般惺惺相惜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世纯
专题 > 习主席带领我们强军
习主席带领我们强军
小编最近文章
99A坦克排战斗射击考核竟一炮未发 为啥?
防弹衣,夜视仪,新迷彩 军改后步兵都有啥改变
台“海巡署”大造新船 目标:第二海军
胡赛武装声称击落联军一架中国产无人机
7年前叙利亚内战爆发地 今天被政府军收复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