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官:乌克兰人所能期待的最好结果就是冻结冲突

来源:观察者网

2024-02-25 17:40

【文/观察者网 王世纯】当地时间2月24日,美媒《纽约时报》在俄乌冲突两周年之际发表专题评论文章。

文章表示,过去两年的俄乌冲突对于西方来讲是一次“惨痛的教训”。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没有奏效,俄罗斯的石油收入依然强劲,经济增长超过了德国等欧洲国家。与此同时,来自盟友的武器越来越少,而北约国家的领导层对乌克兰胜利的前景失去信心。而美国驻欧洲部队高官则暗示,乌克兰2024年只能转入防御,乌克兰目前能期待的最好结果也只是“冻结战线”。

报道推测,乌克兰政府当下可能会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它寻求俄乌冲突的解决方案,即使这一方案不利于它。

去年9月份,泽连斯基在华盛顿和拜登合影 图源:社交媒体

报道首先提及,欧美持续两年对俄罗斯的制裁正在面临失败,两年前拜登的承诺“卢布几乎立即变成了废纸”完全成为空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曾预测俄罗斯的经济会缩水,但现在俄罗斯的经济增长速度超过了德国等欧洲国家,石油出口收入也超过了战前水平。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上月将对俄罗斯2024年经济增速预测大幅提高到2.6%,美国仅为2.1%。受乌克兰危机的影响,IMF对欧元区2024年经济增长预测值下调至0.9%,其中德国经济增长预期从0.9%下调至0.5%,法国经济增长预期从1.3%下调至1%。

经济以外,乌克兰的反攻失败也为欧美国家领导人泼了一盆冷水。一年前,欧美领导人还寄希望于乌军的大反攻。他们预测,在欧洲坦克和导弹以及美国火炮和防空系统的支持下,乌克兰的反攻可能会把俄罗斯人逼回2022年2月24日之前的战线。

就在去年夏天,拜登政府的高级官员还对反攻寄予希望,认为乌克兰在战场上取得的进展将迫使普京找到一条“保全颜面的出路”。最常被讨论的可能性是,俄乌会通过谈判达成停火,但俄罗斯目前占领的乌克兰地区会处于地位不明朗的状态,不过这至少会结束现在的冲突。

文章表示,随着这些挫折和乌克兰反攻的失败,普京很快就会得出结论,他将继续打下去,“即便伤亡惨重”。

2024年1月31日,俄罗斯叶卡捷琳堡,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视察了制造火炮系统的乌拉尔transmash工厂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缺乏弹药 缺乏信心

经济制裁失效,反攻失败影响了欧美对于乌克兰冲突的信心。当下,欧美对于乌克兰的援助越来越少,而且许多欧美国家缺乏进一步援助乌克兰的信心。

去年夏天在立陶宛维尔纽斯举行的北约峰会上,拜登和泽连斯基曾讨论为乌克兰提供“以色列模式”的援助——即使乌克兰没有真正的北约成员国身份,拜登政府也希望向乌克兰提供为期十年的武器和训练保证,乌克兰需要这些武器和训练来牵制俄罗斯。

但是当下,在美国国会就是否延长对乌克兰的短期援助展开辩论之际,这种“以色列模式”变成了泡影。没人再去讨论长期援助的问题。同时,悲观情绪也在蔓延,许多美国人认为乌克兰无法坚持足够长的时间,去考虑长远的问题。

随着孤立主义在受特朗普影响的共和党国会议员群体中抬头,拜登也削弱对乌克兰的承诺——已经从承诺“乌克兰需要什么就给什么”,转变为去年12月不那么雄心勃勃的“我们能给什么给什么”。

与此同时,北约能向乌克兰提供的弹药数量愈发减少。

在2月中旬举行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俄亥俄州共和党参议员万斯(J.D. Vance)发表了更为冷酷的言论,他告诉乌克兰必须学会如何在预算紧张的情况下作战。他说:“即使美国国会向乌克兰提供的610亿美元补充援助获得通过,我必须诚实地告诉你,这也不会从根本上改变战场上的现实。我们现在能送到乌克兰的弹药数量非常有限。”

万斯表示,美国的弹药储备“应该为东亚地区的冲突做好准备”,因为“世界上并不只有一个坏人”。纽约时报称,万斯的言论得到的回应“只有无情的沉默”。美方和乌克兰方面没有直接支持或者反驳万斯的言论,但不久之后,一名不愿意在公开场合批评万斯的美国高级军事官员表示,国会共和党和乌克兰部队的辩论应该照顾他们的情绪,现在的言论“不是以积极的方式”。

即使在对乌克兰支持最强烈的欧洲,公众舆论也在发生变化。今年1月,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在12个国家进行了一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只有10%的欧洲人表示,他们相信乌克兰会赢得这场战争,不过到底什么才是胜利,并没有明确的定义。20%的人认为俄罗斯会赢,37%的人认为战争会以某种方式结束。

文章表示,欧洲方面有援助乌克兰的意愿,但一旦美国停止援助,欧洲无法弥补乌克兰的缺口。当下,欧洲正在拼凑对乌克兰的一揽子援助,这些援助最初是为了补充美国的援助,但现在可能是为了取代美国的援助。

本月,欧盟领导人承诺在未来四年向乌克兰提供500亿欧元的新援助。总的来说,欧洲国家向乌克兰提供的援助超过了美国。但根据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的一项评估,要在今年完全取代美国的军事援助,欧洲仍然需要“将目前的武器援助水平和速度提高一倍”。

欧盟内部也存在分歧,德国表示,他们向乌克兰支付的援助资金太多了。德国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援乌出资国。法国一如既往地坚持用欧洲钱购买的武器应该在欧洲制造,或者至少部分在欧洲制造。但欧洲没有能力提供乌克兰需要的武器。欧洲承诺在今年3月前向乌克兰运送100万枚炮弹,但这一承诺远远没有兑现。

“泽连斯基面临选择”

在乔治城大学教授、曾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美国国家安全官员的查尔斯·库普坎表示,当下种种迹象意味着美国应该探索开启结束战争的谈判的途径。他说:“即使俄罗斯能够坚持继续冲突,我认为乌克兰也无法继续承受了。冲突两年,即使欧美向乌克兰提供远程导弹或F-16战机,乌克兰也看不到通往战场胜利的可预见道路”。

库普坎表示,泽连斯基面对选择难题:是保留乌克兰的每一寸主权领土,还是想办法建立一个经济上可行的国家,拥有民主的未来,得到西方的安全保障,并最终成为欧盟和北约成员国的乌克兰。

私下里,拜登政府的一些高级官员表示,他们一直在试图推动泽连斯基朝这个方向前进。但拜登指示幕僚“支持乌克兰的口号不要变”。不过,是以卡沃利将军为首的美国驻欧洲军事官员一直在悄悄警告,乌克兰人所能期待的最好结果就是一场基本冻结的冲突。

卡沃利将军很少公开发言,但最近与他一起参加简报会的官员对目前的局势进行了悲观的战场评估,在这种评估中,乌克兰人在2024年最多只能来防御俄军、重建部队,并在2025年尝试另一次反攻。

对此,前奥巴马政府官员库普坎说:“战略目标应该是改变普京的算盘,扰乱他的计划。我知道这并不容易,但最好是承认错误,规划一条新的道路,而不是空洞的自我祝贺。”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王世怡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急了?韩媒感叹“从中国来的人少了,包裹多了”

持续强降雨已致广东4人死亡,仍有10人失联

“就算逼迫中企涨价两倍,也救不了欧美光伏”

马尔代夫议会选举,“亲华”执政党获压倒性胜利

有优势谈自由市场,没有时搞保护主义,这是公平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