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和红色通缉令上的外逃贪官做邻居是种什么体验

来源:观察者网

2017-05-02 09:18

魔王

魔王作者

旅居新西兰自由撰稿人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魔王】

最近新闻曝光了中国红色通缉令外逃贪官的藏匿地址,其中新西兰有四个。我扫了一眼这些地址,虽然没有公布门牌号,但发现全都在我最熟悉的奥克兰东区——我和贪官们居然是多年的“邻居”了!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外逃贪官距离我的生活是如此得近,把我团团包围了。

其实在很久之前我就已经与外逃贪官有“间接接触”了。

十几年前留学时期,我在一家华人清洁公司做兼职清洁工。有一天,老板载着我去一个位置偏远的客户家做清洁,老板指着客户隔壁的一栋别墅说,看,这家属于一外逃贪官的。我大致观察了下,好个漂亮的现代风海景豪宅!我也第一次意识到,外逃贪官并没有那么神秘,连清洁工都知道他们在哪住。

在奥克兰东区定居后,我一直觉得外逃贪官都住在很远的地方,以为我的邻居们都是和平友善、快乐单纯的普通家庭,直到现在才发现身边竟是“藏龙卧虎”啊。

这则新闻出来后马上在奥克兰华人圈里引起热议,当地华人媒体也开始在这些街道附近走访居民,试图了解“外逃贪官们的生活到底怎样”,我也饶有兴致地帮媒体调查和提供了一点线索。

经过我的调查,一个名叫Jiang Lei的人在2007年9月20日成立了一个叫“J B Y INVESTMENT LIMITED”的投资公司,与蒋雷的出逃时间2007年4月11日相符,注册地址为“2 Stevenson Way, Howick, Auckland”,也与网上公布的藏匿地址吻合,基本可以确定是其本人。值得注意的是,这公司在2017年2月24日突然被注销,可以想象蒋雷在刚出逃之后自以为很安全,毫无忌惮地用实名注册了投资公司,购置了房产,而在今年2月份得到风声,手忙脚乱地注销了公司,看来海外追逃的镣铐已逐渐逼近他。

公司记录显示了蒋雷的许多信息

然而新西兰的公司资料大都是会留底和公开的,蒋雷慌不迭地注销公司,真的就可以人间消失了吗?不仅不会,注销公司的资料中还留下了蒋雷夫妇的第二套房产的信息——7A Colmar Road, Howick,处于同一个区。

公司记录中出现蒋雷的第二套房产信息

我在调查公开的房产交易记录时查到,该处房产上次交易时间为2010年5月,今年2月蒋雷注销公司后并未易主。房产主人曾在2017年1月14日尝试招租,但网页上显示浏览量为0且已下架,不清楚这处房产是租给了房客还是下架后自己住了。由于通缉令上公布的是stevenson way那套房产,风声太紧,这第二个住处似乎更适合躲避关注。房产中介一定是有屋主电话号码的,不过中介有客户保密协议,我对房产的调查就此到头了。

蒋雷的这两处房产,购买时的价格相比今天是比较便宜的,第一套房在2007年价值100万纽币左右(折合人民币约500万),第二套房2010年时价值60多万纽币(折合人民币300多万)。根据报道,蒋雷2007年贪污159万人民币,是不够全款买第一套房的,即使贷款买房首付也需花掉约100万人民币,他同时还要开投资公司,我个人认为这不是159万人民币可以轻松搞定的事情。不管怎样,这两套房产目前总价值保守估计约为250万纽币(折合人民币1200多万)。看来这么多年蒋雷赚了不少资产。

2 Stevenson Way, Howick,蒋雷通缉令上曝光的住处,傍晚去拍时里面黑着灯

蒋雷第二个地址7a Colmar road, Melons bay,门口有垃圾袋,住户估计约3-4人,不知道是房客还是本人

用同样的方式调查宣秀英,发现她于2014年实名注册了公司“蓝色天堂”,并于2016年11月又注销了公司,可见她得到的风声比蒋雷要早点。注册的办公地址与红色通缉令上公开的地址吻合,同时还显示了第二个地址80a Landscape Road, Mt Eden.

宣秀英注册的迷之公司,3年不到就注销了。

注册公司时的文件显示了宣秀英第二个房产

据公开的房产交易记录显示,该房产于2013年11月购入,价格149万纽币,2014年宣秀英注册“蓝色天堂”使用该地址,2015年6月卖出,卖价194万纽币。这栋房子已不是她的了,也看出宣秀英在奥克兰房价飙升的黄金时代靠炒房赚了不少钱。

我们再看看她的第一个住址。

因有大门挡着无法进入拍摄,所以我只能从网上找到这处房产的照片


这处房产地处著名豪宅区,出门就是180度无敌海景。不过她的房产被56号挡着,比较隐秘。这条街华人极少,我早上去看时可以看到白人居民们悠闲地遛狗跑步游泳,没有见到任何亚洲人脸孔

这个就更像想象中贪官们更愿意住的地方了,豪华舒适隐蔽。不过现在这条街已被新闻公布,预计会有很多我这样的吃瓜群众在附近围观,华人媒体也已经在这条街进行了初步采访。当地居民表示最近是有见过类似长相的亚洲老太,媒体获知门牌号后应该还会再次造访,但我估摸宣秀英已躲到别处去了。该处房产是宣秀英2005年购买所得,当时价格64万纽币,现在个人估计要150万纽币。

其他两名红通人员隐蔽得不错,我没能找出有用的信息。华人媒体也到了所在的街区采访,暂时没什么收获。陈兴铭的疑似住所Compass point way位置在东区码头附近高地上的豪宅区。据当地媒体记者的调查,这套房产2003年购买,5房2卫浴,占地599㎡,价格50万纽币,目前估计250万纽币以上。这条街上的房屋占地599m²的似乎只有26号,但26号似属于一位姓Cooke的英国人。反而44号屋主人姓陈,但不叫陈兴铭,此人在2013年接手了一个公司,公司于2016年8月被注销,与宣、蒋的行为有点接近。不管怎样,这条街区的住户非富即贵,与宣秀英的居住水平接近。

其他吃瓜网友也同样热心行动起来,在东区某餐馆好像发现了宣秀英。这个餐馆从她家开车只有10分钟,家住豪宅而在外打低级工的华人并不少见,所以确实有可能是她。这餐馆附近华人非常多,如果真是她,估计会辞职,毕竟照片已在华人社区传遍了。

可以看出这些外逃贪官都利用带出来的“第一桶金”投资赚了更多的资产。有些一直行事低调谨慎,更名改姓不留痕迹,有些则无所畏惧,直到近一年才紧张起来。然而,他们的脸是不会变的,如今他们的照片已在新西兰华人圈公开。想必他们今后都不敢出门买菜了吧,他们的同事、房客、客户甚至小卖部老板也都会对其指指点点。

从他们的年龄和做事方式来看,他们的英语水平应该不足以在洋人文化圈中生活,即使跑到奥克兰以外的小镇,那种脱离社会的枯燥生活应也是很难受的。况且奥克兰以外的地方也是有华人的,新西兰小地方的居民都非常八卦,只要有一个人知道他是中国逃犯,定然会整个镇子都知道。所以,估计未来这些贪官的日子会非常不好过,随时可能被人们指认出来,有门不敢出,如同坐监一般。

这应该也是中国曝光他们住址的目的吧,调动当地华人和媒体的好奇心,给外逃贪官们制造一些舆论上的压力,最终迫使他们放弃抵抗回国伏法。值得思考的是,他们从中国出逃十多年,“第一桶金”已经变成了好多桶金。比如蒋雷是贪污159万出逃的,蒋雷的非法所得,究竟是159万人民币呢,还是1200多万?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李泠
新西兰 贪官外逃 海外资产 海外追逃 海外华人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海外华人

美情报机构承认:或将针对华裔搜集电话和邮件信息

2022年06月20日

美国华裔市议员街头遭陌生人用水泥块砸头

2022年06月14日

作者最近文章

10月29日 08:00

在新西兰白人眼中,欺上瞒下是“华人风格”

07月20日 08:03

因教解放军英语,新西兰国家党唯一华人国会议员被迫退出政坛…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若爆发三战先轰炸伦敦,世界威胁来自盎撒人”

下一个,避孕权…?

关键时刻,金砖峰会发出“北京声音”

“若爆发三战先轰炸伦敦,世界威胁来自盎撒人”

下一个,避孕权…?

席卷全美

“罗诉韦德案”被推翻,拜登:美国倒退150年

关键时刻,金砖峰会发出“北京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