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祎璠:对待穆斯林,印人党划了一条微妙的底线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7-11 08:17

穆祎璠

穆祎璠作者

南亚研究小组成员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穆祎璠】

莫迪领衔的印度人民党上台后,大力推行印度教民族主义意识形态,其政策带有明显的反穆色彩。2022年6月初,印人党发言人努普尔·夏尔玛(Nupur Sharma)公开侮辱伊斯兰教先知,引起国内外强烈反应。印人党做出的回应却十分耐人寻味:开除涉事发言人党籍,并声明印度是一个不歧视任何宗教的世俗国家,同时多位印人党官员呼吁教派和谐。

印人党长期反穆已是既定事实,但其反穆政策并非一味打压。在实操过程中,借助何种策略保持平衡?底线在哪儿?背后原因又如何?笔者将就这些问题分享自己的看法。

一、  事件经过

2022年6月5日,时任印人党高级发言人努普尔·夏尔玛(Nupur Sharma)在一场电视辩论中公然指责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在妻子阿依莎还是儿童时就与其成婚。这一言论被视为对先知的侮辱,随即在印度国内外掀起轩然大波。

努普尔·夏尔玛(Nupur Sharma)6月5日晚在社交媒体平台发布声明,称自己无法忍受辩论对于印度教大神湿婆的抹黑,作为回击才说出此番言论,无意伤害任何人的宗教感情,并请求媒体出于安全考虑不要公开自己的地址。

面对外部压力,莫迪政府一改反穆常态,先对纳普尔·夏尔玛(Nupur Sharma)做停职处理,然后将印人党在德里的媒体负责人纳文·库马尔·金达尔(Naveen Kumar Jindal)开除党籍,并强烈谴责“侮辱任何宗教中任何宗教人物的行为”。[1]

同时,印度驻卡塔尔大使指出,发表侮辱性言论的夏尔玛和金达尔只是印人党内的“边缘人物”,而他们已被“强力手段”严肃处理。[2]此外,印度外交部也声明“那些侵犯性的推特和评论在任何意义上都不能代表印人党政府”。[3]

努普尔·夏尔玛(Nupur Sharma)在接受采访 图源:社交媒体

二、印人党反穆政策的策略与底线

印人党曾推出许多带有反穆色彩的政策,同时默许民间教派暴力冲突。对于夏尔玛事件,印人党火速处理涉事人员,发布声明压制舆论的做法看似有违其一贯反穆的态度,实际上却有迹可循。结合社会背景与历史事件,我们也可以从中摸索出印人党反穆政策的策略与底线。

(一)对“人”不对“教”

“乌玛”(Umma)是伊斯兰教信仰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以认主独一为核心,号召不同地域、民族、国家的穆斯林联合起来建立一个宗教共同体。

印度拥有世界第三大规模的穆斯林群体,却被内部存在的多方面差异分化,难以凝聚成一股强大力量。此外,当代伊斯兰运动的乌玛话语属于政治斗争的范畴,其实践难以超越民族国家体系的制约。[4]

因此,印人党在反穆过程中非常注重切割对部分特定人群政治经济利益的打压和对宗教本身的攻击:相对全国,最好只涉及部分穆斯林的利益;相对全球,最好只涉及印度穆斯林的利益,避免因抹黑伊斯兰教本身而形成对全体穆斯林的无差别攻击。

2022年3月上映的电影《克什米尔档案》以一位印度教青年探寻父母死亡真相为线索,讲述了1947年印巴分治时克什米尔潘迪特印度教徒遭到穆斯林仇杀的故事。

这部极具煽动性的右翼电影一经播出即引起巨大争议。不少穆斯林认为其刻意模糊历史,丑化穆斯林形象,印度多地穆斯林为此组织游行抗议。而在印人党管辖的多个邦则以免税形式鼓励民众观影,有几位首席部长和国会议员甚至呼吁“每个人都要看电影”。[5]虽然该电影在数个穆斯林国家被禁止上映,但却没有引发夏尔玛事件般的广泛影响。

从顶层设计来看,《克什米尔档案》是一部印度教民族主义叙事框架下的绝佳作品。同时,克什米尔地区和印巴分治的背景设置,首先使印度其他地区特别是南部的穆斯林,因缺乏足够多和直接的痛苦记忆而难以产生情感共鸣。其次,由于国外穆斯林对印巴分治更加缺少明确认知,故此不会出现一致对印谴责的情形。

电影《克什米尔档案》 剧照

印度近年来愈加频繁却局限于较小范围的反穆活动同样如此。2021年9月,阿萨姆邦达朗县的孟加拉裔穆斯林非法移民与本地阿萨姆人之间存在长期土地纠纷,两名穆斯林农民在被警察驱逐过程中遭到射杀。2022年4月,中央邦政府以惩罚参与教派冲突者为由拆除当地穆斯林的房屋。近年来,各种被冠以反“圣战”名义的暴民私刑层出不穷。这些事件背后都存在印人党反穆倾向的政治操控,从客观上打击了穆斯林在印度的生存空间,却无一例外地难以引起较大范围内穆斯林的共鸣。

此外,2020年新冠肺炎爆发初期发生的塔卜里格教团(Tablighi Jamaat)事件也证明了这个道理。对于该事件,尼兰贾·穆科帕德亚(Nilanjan Mukhopadhyay)自问自答:

“为什么印度穆斯林在莫迪2014年上台后受尽各种委屈,但却很少有人替他们鸣冤,而同在印度的塔卜里格传教团事件就引发全球穆斯林强烈反对?那是因为,印度教民族主义者对于塔卜里格传教团的攻击不限于印度本地穆斯林社区,而是包括全球全体穆斯林,把塔卜里格传教团聚会视为‘穆斯林故意传播新冠肺炎的活动’,并把新冠肺炎视为‘伊斯兰教阴谋’。”

显然,污名化全球穆斯林和伊斯兰教会产生远超过攻击本地穆斯林社区的国际影响。

(二)借助法律框架与现实问题作掩护

回顾以往印人党的反穆政策,我们不难发现印人党经常借助法律框架,以维护人道主义和促进社会进步等理由抢占道德制高点,为自身行为寻找合理化的途径。

印度政府2019年推出了《公民身份法》(修正案)(Citizenship Amendment Act,以下简称CAA),该法案为除穆斯林外的印度教徒、锡克教徒、佛教徒、祆教徒、基督教徒非法移民提供了有条件获得印度公民身份的机会。

然而,实际上,由于早年间许多穆斯林孕妇在家中分娩以及印度公民身份登记系统并不完善,许多在印度土生土长的穆斯林一直以来并没有任何身份证明文件。根据《公民身份法》2003的修正案,印度推出了国家公民登记(National Register of Citizens,以下简称NRC)计划,要求个人必须出示证明居住地、出生日期、出生地以及其祖辈具有公民身份的文件。但在印度的大部分地区,人们既贫穷又不识字,缺乏证明祖辈身份的所需文件。[6]

2019年法案推出后,这些穆斯林同样有可能被认定为“非法移民”,并面临被起诉或被送入拘留中心的情况。甚至,CAA也可以看作是NRC的后续,二者环环相扣产生叠加效应,名为完善国家公民登记体系、肃清非法移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实则进一步将穆斯林排除在印度国家之外。

此外,印人党执政期间多次介入与穆斯林妇女有关的议题。2017年印度最高法院判定,穆斯林男子以任何形式重复三次“塔拉克”即与妻子离婚的行为违宪。2019年,《穆斯林妇女(婚姻权利保护)法案》正式通过,违者将面临三年监禁。在塔拉克被废除当天,莫迪在社交媒体发文称其为“性别平等的胜利”。莫迪依靠此举赢得了部分穆斯林妇女的好感,但也同时存在“我们不需要你们(非穆斯林莫迪政府)来拯救”的声音。

虽然在伊斯兰女权主义兴起的背景下,孟加拉国、巴基斯坦、埃及等数个穆斯林国家都针对这项习俗做出了不同程度的修改或废除。但在印度教徒占多数和印穆长期对立的环境中,这无疑是对印度穆斯林的又一重打击。印度人民党正是借助这一契机,进一步削弱穆斯林属人法在印度法律中的影响,推动实现统一民法典的政治目的。

(三)极端言论要不得

在2022年上半年备受瞩目的北方邦选举中,印人党的选举宣传主要集中于治理政绩,创造就业岗位、维护女性权益等等,教派主义宣传有所减弱。

印人党母体组织国民志愿服务团(RSS)的负责人帕格瓦特(Mohan Bhagwat)2021年底也在RSS的穆斯林分支——穆斯林国民大会(Muslim Rashtriya Manch)的公开集会上表示“4000年来,印度人民具有相同的DNA,要求穆斯林离开印度的人不能称之为印度教徒”。

印度人民党一直以来不断从内部完善组织架构、强化党员队伍建设、建设全方位基层动员网络,[7]同时深谙信息时代的流量密码,依靠媒体资源为自身造势,赢得选民支持。

此次侮辱先知事件发生于努普尔·夏尔玛与对手的电视辩论场景中。与印人党以往组织严密的宣传相比,电视辩论有着很大不确定性,极易偏离原有宣传框架。而据当事人努普尔·夏尔玛的校友回忆,其性格一直咄咄逼人,2016-2017年开始展现好战的电视形象。[8]媒介特点和当事人的个人性格最终使这场电视辩论脱离出印人党的控制范围。

事件发生后,印人党除了处理涉事人员,以“边缘人员”为名撇清关系外,还对本党新闻发言人设置新规,极力将容易“脱缰”的电视辩论拉回可控范围内。据《印度教徒报》报道,印人党领导层和RSS正在调整方向,减少煽动,更专注于政府工作。印人党电视小组被要求保持语言克制,不要过于激动。消息人士称,只有被授权的发言人和小组成员才可以参加辩论,同时党内成员被警告不要批评任何宗教或宗教人物。[9]

因支持夏尔玛,一名裁缝遭斩首

三、塑造印人党反穆策略的因素

(一)内政维稳

首先,无论是当下还是未来,穆斯林的人口规模都在印度占据重要地位。印人党在推行建成印度教国家的政治主张过程中,无法做到使印度穆斯林全体迁移或改宗,因此只能顺应政治规则。印度北方邦、比哈尔邦、喀拉拉邦、西孟加拉邦、阿萨姆邦的穆斯林约占本邦人口的15%-30%,在印度选举政治的背景下,穆斯林都是印人党不得不给予关切的群体。

印人党执政以来,教派暴力冲突呈上升趋势,给原本就存在诸多社会问题的印度增添了更多不稳定因素。穆斯林在被严重边缘化、逐渐沦为印度“二等公民”的情况下,如若生存环境继续恶化,再同时受到境外势力或恐怖组织的干预,将对印度国家安全造成难以估计的恶劣影响。

其次,从印人党的处境来看,虽然纵观印度全国,印人党仍是占据优势地位的第一大党,但分析2021到2022年的几轮地方选举可以发现印人党处境并不乐观。

印人党在喀拉拉邦、泰米尔纳德邦仍旧处于边缘地位;在比哈尔邦虽处于强势地位但与其他政党差距较小;在原本寄予厚望的西孟加拉邦未能获得执政地位;而在阿萨姆邦、北方邦,印人党虽然大获全胜,但其邦内主要对手国大党和社会党选票增长明显,说明印人党的反对力量正在凝聚。[10]

印人党执政八年来,大刀阔斧地推出了众多强力改革措施,但也同时因此触犯了许多群体的利益。“废钞令”和GST税改的叠加效应使得国家局面混乱、经济低迷,市场化的农改法案得罪农民,近日的征兵制度改革则加剧了印度青年的失业率。在种种不利情况下,印人党不可能继续无节制激化印穆冲突,而是尝试调和矛盾来维护执政地位。

(二)外交转圜

在印度独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印度与中东的关系一直处于不冷不热的谨慎状态。后来,莫迪领衔的印人党2014年上台以来,印度外交从“不结盟”转向与全球伙伴之间的“多向结盟”,[11]随着美国对中东的影响力和控制力下降,中东国家之间关系改善,重视经济考量而非意识形态等原因,印度与沙特、阿联酋、卡塔尔等国的关系得到了历史性的发展。

一是印度非常依赖该地区的油气资源。印度观察家基金会数据显示,2020-2021年,印度超过84%的石油产品需求通过进口得到满足,而其中60%的进口量来自波斯湾沿岸国家。[12]印度一直在寻求石油来源多样化以确保能源安全,任何可能的石油断供都会给印度经济造成巨大影响。

二是印度与海湾地区部分国家有密切的经贸联系。据统计,仅在 2021-2022 年,印度就与阿联酋、沙特阿拉伯、阿曼、卡塔尔、巴林、科威特和伊拉克等七个海湾国家的贸易额达到 1890 亿美元,占其全球进出口总值的 18.3%。印度同时正在推动与中东地区签署一项自由贸易协定。[13]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分别是印度的第三和第四大贸易伙伴。[14]

三是海湾国家是印度重要的侨汇来源地区。20世纪70年代石油大繁荣以来,在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卡塔尔、巴林、阿曼、阿联酋生活和工作的印度人迅猛增长,而其中大部分来自南印的安得拉邦、泰米尔纳德邦、喀拉拉邦。印度在每年近 900 亿美元的外汇收入中,65% 来自在海湾国家工作的百万名印度籍劳工。[15]

对于先知穆罕默德的侮辱直接切中中东穆斯林国家意识形态的核心,广泛而强烈的谴责实属情理之中。印人党显然并不想因为宗教议题而伤害与众多穆斯林国家的关系,进而影响印度的能源安全、经济增长和外汇收入。因此,印人党在推动带有反穆色彩的政策时需要非常注意策略与底线,避免触及海湾穆斯林国家的敏感神经。

夏尔玛事件发生后,科威特的莫迪像片被画上鞋印。图自社交媒体。

四、结语

在印度教徒占多数,穆斯林占少数和印人党推行印度教民族主义的国情下,印人党反穆的战略方针短期内不会改变,但会在反穆策略上作出战术调整,划定反穆议程走向与底线来减少其负面影响。

夏尔玛事件让国内外舆论哗然,以至于印人党不得不自断臂膀,平息该事件在印度国内外造成的负面影响。但印人党平息矛盾的措施只是暂时的安抚,并没有实质性的道歉或补偿措施,甚至RSS在喉舌报刊《组织者》(Organiser)的最新一期中依旧刊登大篇幅反穆内容为夏尔玛辩护。而印度教极右翼分子还将印人党的处理方法视为对穆斯林“绥靖”的软弱表现。

印人党一直在多方势力中“走钢丝”般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动态平衡。这种平衡目前看来并不脆弱,尚有韧性,但未来这种平衡是否会被打破仍是一个未知数。

参考资料:

[1]“How will the Prophet remarks row affect India-GCC ties?”, Jun 14, 2022, 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2/6/14/how-will-the-prophet-row-affect-india-gcc-ties, 访问时间:2022/6/18。

[2] Jyoti Malhotra, “Modi moved heavens to mend ties with Arab world. But Nupur Sharma, Tejasvi Surya hurting it”, June 7, 2022, https://theprint.in/opinion/global-print/modi-moved-heavens-to-mend-ties-with-arab-world-but-nupur-sharma-tejasvi-surya-hurting-it/986533/, 访问时间:2022/6/18。

[3] How will the Prophet remarks row affect India-GCC ties?”,  Jun 14, 2022, 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2/6/14/how-will-the-prophet-row-affect-india-gcc-ties, 访问时间:2022/6/18。

[4]钱雪梅.乌玛:观念与实践[J].国际政治研究,2008(04):105-116.

[5]朱翠萍等.每周RIIO评|一部《克什米尔档案》,半卷印度教右翼民族主义叙事史[EB/OL](2022-05-31)[2022-06-23].https://mp.weixin.qq.com/s/zVL4-ktf7fv8fQv0QKAqqA

[6]Jhalak M. Kakkar. India’s New Citizenship Law and its Anti-Secular Implications. Lawfare.[EB/OL](2020-01-16)[2022-06-23]https://www.lawfareblog.com/indias-new-citizenship-law-and-its-anti-secular-implications

[7]冯立冰.莫迪执政以来印度人民党的组织资源与动员策略[J].南亚研究,2020,(04):70-92+156.

[8]Shivnarayan Rajpurohit. Emerging star to ‘fringe element’: The steep rise and sudden fall of Nupur Sharma. Newslaundry.[EB/OL].(2022-06-09)[2022-06-23.]https://www.newslaundry.com/2022/06/09/emerging-star-to-fringe-element-the-steep-rise-and-sudden-fall-of-nupur-sharma

[9]New Rules For TV Debates, Nupur Sharma Suspended: BJP Scrambles To Course Correct Amid Flak Over Prophet Comments. OutlookIndia.[EB/OL].(2022-06-07)[2022-06-23]. https://www.outlookindia.com/national/bjp-issues-new-rules-for-spokespersons-after-fallout-of-nupur-sharma-comments-report-news-200945

[10]杨路.新冠肺炎疫情对印度人民党政治地位的影响初探——基于地方选举的视角[J].南亚研究,2022,(01):77-104+157-158.

[11]李莉.从不结盟到“多向结盟”——印度对外战略的对冲性研究[J].世界经济与政治,2020(12):77-95+158-159.

[12]Lydia Powell. India’s oil imports: Trends in diversification. 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EB/OL].(2022-04-02)[2022-06-23].https://www.orfonline.org/expert-speak/indias-oil-imports/

[13]Penny MacRae. Are India’s billion-dollar trade ties with Gulf states in ‘peril’ amid Prophet Mohammed row? . This week in Asia.[EB/OL].(2022-06-14)[2022-06-23].https://www.scmp.com/week-asia/politics/article/3181681/are-indias-billion-dollar-trade-ties-gulf-states-peril-amid

[14]Amrit Dhillon. How BJP’s Nupur Sharma’s Prophet Mohammed comments pushed India into diplomatic maelstrom. This week in Asia. [EB/OL].(2022-06-09)[2022-06-23].https://www.scmp.com/week-asia/explained/article/3181031/how-bjps-nupur-sharmas-prophet-mohammed-comments-pushed-india

[15] Guy Burton, “India’s ‘Look West’ Policy in the Middle East under Modi”, Middle East Institute.[EB/OL].(2019-08-06)[2022-06-18].https://www.mei.edu/publications/indias-look-west-policy-middle-east-under-modi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吴立群
穆斯林 印人党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7月11日 08:17

“4000年来,印度人民具有相同的DNA”

01月27日 08:06

印度搞“税务恐怖主义”,把中企当“软柿子”?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滞留三亚后,他们行动起来了

东部战区今天继续:重点组织联合封控和保障行动

美军方放话:不会上中方“圈套”,数周内穿行台湾海峡

拜登签署2800亿美元“芯片法案”,与中国竞争

美媒发现亚太盟友集体沉默:佩洛西这次做得太过火

滞留三亚:焦虑过后,他们行动起来了

东部战区今天继续:重点组织联合封控和保障行动

美军方放话:不会上中方“圈套”,数周内穿行台湾海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