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牛海彬:美国在委内瑞拉意图明显,马杜罗也被逼急了

2019-01-24 10:05:14

当地时间1月23日下午,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宣布与美国断交,并要求美使馆人员72小时内离开委内瑞拉。

这是继22日美国副总统彭斯用西班牙语公开煽动委民众追随反对派上街后,马杜罗给出的第一记回击。

自去年委内瑞拉大选后,美国一直不承认马杜罗政府,并采取多项制裁措施,到今天两国终于翻脸断交。未来美国会如何打击马杜罗左翼政权?面对国内政治和经济乱局,马杜罗政府又该如何走出困境?观察者网专访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美洲研究中心副主任牛海彬,带来最新解读。

当地时间2019年1月23日,委内瑞拉加拉加斯,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举行集会会见支持者。马杜罗说:“我已决定,将切断与美帝国主义政府的外交与政治关系。”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采访/观察者网 小婷】

观察者网:去年以来,美国一直不承认委内瑞拉选举结果,扶植反对派上台,这才引出了今天马杜罗政府和美国断交的事情。美国为什么一直不支持马杜罗政府?

牛海彬:这个有多方面的原因,首先和特朗普政府在拉美的整体战略有关,他看到了拉美右翼力量的上升趋势。而且拉美国家,特别是一些地区大国巴西等,越来越支持右翼立场,所以美国也会变得越来越强硬。

另外,马杜罗政府的执政韧性还是超过了特朗普政府的预期,而且第二个任期的时间也比较长,有六年之久,美国也不想在这么长时间内忍受一个从各方面都不是很喜欢的国家政权,所以它还是承认了反对派国民议会,一直以国民议会为依托,承认国民议会为合法政府来和马杜罗博弈。再通过军事、外交、经济上的施压,包括公开鼓动委内瑞拉军队站队,从人道主义危机、选举合法性等各个角度来质疑马杜罗政府,想改变目前委内瑞拉国内政治生态。

观察者网:您刚才也提到拉美右翼力量上升,美国不承认马杜罗政府,是不是也有打压拉美左翼的意图?

牛海彬:美国一直都有这个意图,因为虽然拉美左翼的激烈程度不同,但都不同程度地和美国拉开了一定的距离,在全球寻找更多的经济、外交伙伴关系,所以美国不是很喜欢这种态势。特别是特朗普政府上台以后,他虽然强调美国优先,但也要维护美国在西半球的首要地位。

观察者网:接下来两国关系会怎么发展?美国会采取一些什么措施?

牛海彬:美国在马杜罗政府第二任期开启以后,在外交上也进行了施压,并且承认了所谓的国民议会作为一个临时政府,但是总体上美国还是希望它的外交系统能够继续留在委内瑞拉,这样也便于它和反对派联系,施加影响,了解情况。但现在如果委内瑞拉断交的话,应该说这种管道就被切断了,不确定性就会增多。至于美国会不会限定委内瑞拉的外交人员在多长时间内离开美国,目前还要看进一步发展。

从经济制裁上看,目前主要是一些针对委内瑞拉高官的金融制裁,还有一些外汇手段,从美元的金融体系去限制委内瑞拉。至于进一步的制裁,比如切断美国和委内瑞拉的石油联系,现在也很难说,这应该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举动,我不知道美国有没有这种决心。

观察者网:委内瑞拉大选后一直存在争议。就您了解到的,委内瑞拉目前国内局势如何?

牛海彬:经济上,委内瑞拉受到美国的制裁,它的外汇其实是非常短缺的。委内瑞拉国内像农业、医药卫生行业,生产能力都很有限,所以一些重要的民生用品,比如食品、药品都依赖进口,但因为外汇短缺,对民生影响还是很大的。

另外就是它石油的生产能力。现在美国也成为石油出口国,国际油价也不是很高,再加上委内瑞拉国内不稳定的情况,导致它的石油生产能力也比较低,所以现在估计压力还是比较大的。

观察者网:国民议会主席瓜伊多稍早宣布他已宣誓成为临时总统,取代马杜罗的职权。加拿大以及巴西、阿根廷、哥伦比亚和智利等国家也跟进承认瓜伊多。您认为接下来马杜罗政府会如何纾解国内政治困局?

牛海彬:最近也有一些报道,马杜罗政府刚刚平息了一场军事暴动,这也是美委两国断交的直接导火索,因为马杜罗政府说美国在背后支持了这场暴动,也导致对话的空间越来越小。另外,马杜罗也宣布国民议会政府是非法的,再加上反对派内部不团结,所以现在马杜罗的态度也比较强硬,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他还是掌握一定主动权的。

观察者网:2018年是拉美大选年,哥伦比亚、巴西、智利都是右翼政权上台,拉美左翼势力消退。您认为导致拉美“右进左退”的原因有哪些?

牛海彬:首先是经济形势不是特别好,大家就想换换领导人、换换政党,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办法。另外拉美左翼腐败问题严重,反腐运动实际上也打击了左派领导人的政治声望,在这种双重因素的作用下,拉美选民还是选择了换人换党。

这有点像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轮流执政的钟摆效应,在此之前,左翼的表现还是很突出的,在拉美的政治地位也比较稳定,经济表现、社会进步也非常明显。但2015年巴西陷入经济危机后,拉美左翼就开始慢慢退潮,再加上不同领导人的影响力、一些具体政策的影响,有些变化是比较微妙的,有些就比较激进,激进的情况下,不确定性就非常大。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牛海彬

牛海彬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美洲研究中心副主任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拉美左翼
拉美左翼
作者最近文章
美国在委内瑞拉意图明显,马杜罗也被逼急了
厄瓜多尔的高速似曾相识,一问果然是中国造的
巴西总统可能是最需要G20的人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