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专访梦百合倪张根:一位中国企业家的“普世价值观”

倪张根

倪张根

梦百合家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
大橘

大橘

一群讲大局的财经观察者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2-07 07:44:47

(观察者网·大橘财经 采访/周远方)

在日前由全球化智库(CCG)主办的第六届中国与全球化论坛上,梦百合家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倪张根谈及对“双循环”和“普世价值”的理解,随后接受了观察者网的补充采访。

梦百合是一家经营记忆绵床垫系列产品的A股上市企业,公司从ODM代工模式做起,目前正在积极自建品牌,一边自建海外销售渠道,一边打回国内市场。作为中国拥抱全球化进程的受益者,2018年以来的贸易战以及今年的疫情对公司都有不同程度的影响。

但在倪张根看来,不论是“逆全球化”还是疫情,都可以看作中国企业可以“长肌肉”的机会。公司也的确交出一份亮眼“成绩单”:10月底公布的2020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营业收入45.3亿元,同比增长71.5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46亿元,同比增长32.66%。

许多围棋爱好者可能因“MLILY梦百合0压床垫杯”世界围棋公开赛而知晓梦百合。倪张根先生确实是一位围棋爱好者,围棋中的“本手”思维、均衡思想、积小善长期获利、互相尊重的观念等等,都在其为人和创业过程中有所体现。

他认为,这些中国人的价值观与世界是相通的,因而是一种“普世价值”。

倪张根(左二)在CCG全球化论坛发言

以下是演讲和补充采访内容:

演讲:

大家好,很荣幸参加这次论坛,我对“双循环”的理解是,首先全球化应该是不可逆的,原来的国际化、改革开放要继续做,同时国内效率要更高。

从一个创业者的角度,我认为,这次的“逆全球化”和疫情过程,都是我们中国企业“长肌肉”的机会。我们在疫情之前及期间,在国外开了3家工厂,收了1家美国西岸的企业,从圣迭戈到西雅图都有布局。此外,有一家新项目合作方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

疫情最严重的3月20日左右,这家新合作方德国企业严重亏损,当时一个月要亏七八百万美元。面对这种严峻的现实,在一片怀疑声中,我坚定给予支持,这是梦百合品牌全球化布局史上重要的一个合作。

这个企业与公司产品协同到什么地步?它的门店里面原来卖100个SKU(选品),现在有80个可以是我们的产品,有20个留给德国本土的企业,还可以额外增加20个SKU,就是120个SKU中有100个SKU是我们的产品。到今年9月份,这家德国企业果然盈利了。

赚钱以后,我建议他们,把利润的1/3拿出来给当地所有员工分享。其中还有一个小插曲,他们拟了一封信,原来写的是“best wishes from James”,我偶然听说后,和他们一聊,后来他们改成了“appreciation and respect from James”,我觉得这是一种更友善的沟通方式,我们“走出去”以后,要跟德国人、西班牙人交朋友,把这种普世价值传导出去。之前我们没有一个好的渠道去表达,现在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或者中国人,都是这样的传导渠道。

补充采访:

记者:

您在CCG的演讲中分享了体现对海外员工尊重的一个例子,也强调中国企业在与全球互动沟通时,应该体现“普世价值观”,您是否认为梦百合坚持的价值观具有普世性?

倪张根:

中国的大部分价值观,其实跟全世界基础的价值观是相同的,所以跟真正的普世价值也是相通的。

举个简单例子,中国人对自由有自己的理解,而在西方,我相信经过这次疫情和特朗普4年的瞎胡闹,他们对于自由的理解也会更全面一点。那么现在中国人和西方人,互相之间的认识应该会更接近一些。

《纽约时报》到今天还在讲那些中国人被洗脑什么的,但我们早就可以看见世界的全貌。我认为中国有中国的问题,美国有美国的问题,如果中国按照西方当年指的路发展,一定会四分五裂的。

我不想谈论政治,但是我自己在做生意的过程中,也遇到一些事情。比如今年9月中旬,我去美国,跟原合作伙伴有一场官司。我跟对方律师讲,这场官司50%是为我和梦百合打的,50%是为中国人打的。特别是在中美现在的政治环境下,中国跟美国冲突,可能有一些事情是中国人做的不对,但是我这次来的这个事,显然是你们美国人做的不对,我只是想来发一个声,否则舆论一边倒的话,第一对中国人是不公平的,第二会误导舆论。

所以我宁可花15天在柬埔寨隔离,回来以后再花14天隔离,也一定要出这一趟差。正常时期,我去美国一次可能花3万到4万,这次去至少花了15万,花了5倍的价钱去打了一场官司,加上隔离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成本,但我觉得这是值得的。

我们中国人相信积小善,相信平衡,有时候我们不能太看重利益,而是要为自己的精神、自尊去做一些事情,这有点像围棋里面先把棋走厚,或者“后中先”的味道,道理都是相通的。

所以我所理解的普世价值,有一个很基本的方面就是互相尊重。当然还包括平衡,比如付出和回报的平衡,尊重和谄媚的平衡,自己的利益和他人利益的平衡等。

记者:

这种平衡和这种分寸感,我尝试用一种围棋的思维去理解,能不能看作一种“本手”的态度,因为蛮横和软弱都不会体现效率,能否这样理解?

倪张根:

用围棋的“本手”来比喻我们在对待产品、客户等各方面追求平衡的价值观,这个提法特别好。

我是一个倡导平衡的人,我们要为客户创造价值,这需要重视客户,但对客户过于迁就和谄媚是不可取的。

如果过于软弱迁就,那么就会鼓励对方习惯于压榨自己,如果在一段合作关系中只有客户一方赚钱,我作为生产者来说,凭什么养研发团队、扩产能、平衡淡季旺季,去做这些需要投入很多成本的事情?为了防止这种情况,我们公司的价值观强调“公司自尊高于客户利益”。

这个话题延伸开去,还有我们和供应商之间的关系,如果对供应商过于蛮横,那么对方在有利润的时候可能对你逆来顺受,一旦有了更好的客户,就会毫不犹豫把我们甩掉。我们尊重供应商,同时也要给予足够压力,对方应该给我们提供的是最好的产品和合理的价格。

还包括我们内部管理者和员工之间的关系,我们对外怎么处理跟客户、供应商之间的关系,内部员工之间也会这样相处。其实所有人都是一条绳子上的利益攸关体,都需要相互尊重。

记者:

在海外业务实践中,这样的价值观能否得到认可?

倪张根:

我认为普世价值非常关键,我刚才讲的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那天我在CCG论坛上有些担心,我们台上一些嘉宾强调中国出去如何厉害,其实台上台下都有外国友人,可能引起不必要的反感。

这就像我们吃饭的时候不应该发出太大的声音、在公共场合不要大声喧哗、不要随地吐痰的道理一样。在过去10年,一些中国人有钱了出去旅游,往往就忽略了这一点,人多的时候特别容易得意忘形。

我们现在有时候出国,会觉得自己正在为这些人当年的行为买单,这感觉是非常糟糕的。

我希望我的表达和实践至少慢慢影响一些人,可能我影响不了别的企业,但至少我收购的境外企业,都可以这样去管理,这个建立信任的过程很艰难,时间周期很长,但是我们必须立即开始去做。作为走出去的企业,应该是这种过程的参与者,然后才有资格在未来得到全球化更多红利。

我自己1999年就出国读书,这么多年一直在全球做生意,所以自认为对普世价值是有一定理解的,我在创业之初写过一句话,“真诚是一种阴谋,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阴谋”,这个纸条现在还放在湖畔大学的“老物件”展厅里面。

这句话的意思是,我对所有打交道的人一直充满尊重,作为一个企业,对方当然知道我们有诉求,但只要平等互利,对方是不会拒绝的。这样大家的相处就会变得简单。

我痛感于我们有些出口贸易商,或者某些买办机构的人,崇洋媚外的气质特别明显。

有些中国工厂在别人压价的时候,往往敢怒不敢言,经常习惯说“我没有赚你钱”,或者“我基本上要亏本”这样的话,却偷偷摸摸把品质调低,结果外国客户又说中国人偷工减料,没有诚信,但是说这个话的人自己有没有想一想,前面压价那么狠的是谁?这就叫恶性循环。

而我采用另一种态度。当别人压价的时候,我就会告诉他,如果你再压价,我就需要降低品质,最后所有合作者都会说 No,不能降低品质,我就说,不能动品质,那这个价格也不能再动了。我每次都会告诉客户,我的税后利润只有12%,你觉得多吗?这个问题我问过至少20个客户,到今天为止还没有一个客户说太多了。我们帮客户雇了那么多人研发,还要准备资金,组织原料生产,整个生产周期差不多2个月我们才能回款,万一货物品质出问题我们还要负责,我们承担这么多风险,最终才赚12%的利润,那不是很合理吗?

结果大家都能接受,就说明这也是普世价值。

记者:

那您怎么看待长期信用与短期收益的关系?

倪张根:

短期的收益一定不能伤害长期信用,也就是说短期的收益一定要为长期的信用让路。

我举一个例子,中国市场上的品牌床垫中,某家友商价格区间是1499起到二三十万,另一家友商的价格区间是2999到68万,我们的正常价格区间是4999到3万。我定过规则,不允许做5万以上的产品,第一,5万大概是5倍的加价率,这在中国市场已经很多了。中国人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我认为5倍就是上限,再高就太贪婪了。这也是一个长期信用、可持续发展和短期利益的平衡,我们不能假装拉高品牌定位,牟取一个暴利。

这里还可以延伸一下,为什么这么多年我们坚持不做硬床,不碰乳胶,不碰椰棕,只做记忆绵产品?我认为这也是普世价值,记忆绵是全球绝大多数人认可的,能够平衡舒适度和支撑的一种产品。

这是我们的品牌人格画像,我不愿意为了迎合市场去做一款产品,从短期来说可能因此牺牲一些利润,但从长期来说,我们的专注会得到更多消费者的理解、认可和喜爱。

记者:

梦百合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赞助围棋的联赛,这对梦百合本身的品牌形象有帮助吗?是否会创造长期价值?

倪张根:

我认为是有帮助的。

毕竟围棋圈有几千万爱好者,现在经济条件好了,还有“阿尔法狗”的影响力,中国学围棋的孩子就更多了,所以我觉得未来棋迷的数字可能会上升。所以我觉得从赞助的角度,未来应该会更值得期待。

所以我觉得“梦百合杯”还会继续办下去,这件事承载了我自己的爱好和情感积淀,也有棋迷对这项赛事的情怀,当然也有品牌推广的考量,否则我们的股东会说这个决策太差。

这是一种综合的东西,我觉得这件事情背后也是一种平衡。确实因为围棋,有很多人做了我们的加盟商,因为围棋有很多人买了我们的产品,如果再放眼10年,可能搞不清楚到底是我为围棋做的贡献多,还是围棋给我反哺的东西多,就像围棋本身讲究一种均衡感,我觉得没有必要分得那么清楚,但是我坚信“积小善”的力量,正确的事情坚持时间越长,得到的回报越多,归结起来还是天道酬勤。

倪张根与柯洁在“梦百合杯”观战

记者:

我觉得这件事和之前谈的内容是相通的,中国的围棋和走出去的企业,都可以成为一种普世价值的载体。

倪张根:

是的,我们今天聊了很多关于尊重,关于平衡,关于短期和长期利益等等,其实我们公司那么多年每一步都努力按这个思路走,急功近利的表现比较少,也阶段性地取得了一些好的结果。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倪张根

倪张根

梦百合家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
作者
大橘

大橘

一群讲大局的财经观察者
责任编辑
周远方

周远方

zhouyufang@guancha.cn

分享到
专题 > 中国梦
中国梦
作者最近文章
一位中国企业家的“普世价值观”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