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潘攻愚:霹雳舞居然能入奥,为什么不是其他舞种?

2019-07-02 08:10:32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潘攻愚】

北京时间6月26日凌晨,国际奥委会(IOC)全会一致通过了一项临时草案,其中包括将霹雳舞列入2024年巴黎奥运会项目,和霹雳舞一起的还有另外三个项目,分别是滑板、冲浪和竞技攀岩。

由于滑板和竞技攀岩已经确定要在明年的东京奥运会首秀,所以这次通过的草案即便还要等到2020年12月才能由IOC执委会最终确认,基本上也只是“例行公事”,但其背后代表的风向,却颇耐人寻味。

尤其对整个国际舞蹈届来说,霹雳舞入奥的新闻哪怕不算是“晴天霹雳”,也有一颗深埋的地雷被引爆的感觉。

有趣的是,消息公布的时候恰逢歌唱舞蹈界的天皇迈克尔杰克逊逝世十周年,有一种巧合般向他致敬的感觉。

在西方流行音乐史上迈克尔杰克逊是个无论如何也要占一章的人物。如果读者有兴趣阅读他的个人传记,就会发现各个版本虽然对他的生平记载会略有差异,但基本都会有这样的语句:“他开创了歌手的MTV边唱边舞的时代……”

当年杰克逊的moonwalk现在变成了霹雳舞的基本功

毋庸置疑,在杰克逊之后,霹雳舞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他几乎重新定义了地板旋转(floor spin)和柔式快踢(fast footwork),把小腿的运用发展到了极致,进而把这个在美国西海岸黑人社区流行的野生田园霹雳舞(原本融合了大量小混混用来斗殴的中国武术动作)提纯,放到了流行音乐的舞台上。

然而时过境迁,今天的霹雳舞和90年代初相比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其差异不亚于宋代的蹴鞠和现代足球的分别,比如摇滚步(Toprock)、大地板(Power-move)、定点(Freeze)和翻滚(Flip)在90年代初尚未真正成型。

霹雳舞这个舞种,说实话对中国的90后和00后已经稍显陌生了,但是对生在70年代中期出生的那一批来说,霹雳舞却有着独特的意义,他们是第一批生理意义上的青春期和改革开放大潮相重叠的人群,八零年代的青春记忆往往和很多西风东吹的新生事物紧密相关,相比饮食衣着,霹雳舞给当时的年轻一代的娱乐生活注入的活力,更有资格让当时的50甚至60后宣告老去。

80年代的霹雳舞热潮

也就在那个时候,一个在北方很潮的歇后语变得更加流行:歇了虎子吃了烟袋油子。说的是壁虎吃了烟袋油浑身抽搐的感觉,就是当时的老一辈嘲讽小青年跳霹雳舞的感觉。

于是哈尔滨舞王孙红雷相时应运而生,从流传的视频来看,他的动作编排和音乐节拍的掌控,吊打现在的某些流量网红也不成大问题。

那么,80年代红遍大江南北的霹雳舞为何说对现在的90后有些陌生了呢?主要是它的舞蹈形态发生了改变,继而引起了概念上的“白马非马”般的变化,取而代之的是近十几年兴起的“街舞”,以及其广义上的延伸,如爵士舞、雷鬼、嘻哈等等。

所以你要问霹雳舞和街舞有什么区别?查各种xx百科是没有什么用的,现实情况就是两者不再有什么统属关系,逐渐趋同化,内涵区隔也模糊了,基本也就同义了。

以上海徐汇、长宁和黄浦三区各大舞蹈会所来看,他们开设的课程和训练科目中,原来的“霹雳舞”在课程表上已经消失了,代之以街舞和爵士舞。

上海长宁区某舞蹈会所的课程调整

如果穿越到80年代,告诉那时正在热舞的你,说霹雳舞要在三十多年后成为奥运比赛项目,你肯定觉得不可思议,但现实却正在趋近这个看似不可能的“玩笑”。

霹雳舞的资格审查

众所周知,奥林匹克的格言是更快、更高、更强,是一个把竞技属性和民族主义情绪高度结合的大型体育盛会。抛开滑板、冲浪和攀岩不说,霹雳舞这种市井气十足,且看起来竞技性比较弱(笔者认为,霹雳舞比一个有争议的“体育”项目电子竞技的比赛属性还要低得多)的运动形式何德何能可以成为正式的奥运比赛项目?

查阅最官方的奥运项目入选标准,莫过于《奥运宪章》,这个在我国的奥运官方网站上有权威的翻译,如下:

运动大项、运动分项要列入夏季奥运会比赛项目必须有公认的国际基础,至少在75个国家和4大洲的男子中以及至少在40个国家和3大洲女子中广泛开展的运动项目才可以列入夏季奥运会比赛项目。运动小项要列入夏季奥运会比赛项目,也要求必须有公认的国际基础,至少在50个国家和3大洲男子以及至少在35个国家和3大洲的女子中开展的,而且至少两次被世界锦标赛或洲锦标赛列入比赛项目的小项,才可以列入夏季奥运会比赛项目。

但我们看到这二十多年来各届新增的奥运项目(包括后来又被踢掉)的,其实距离这个标准还有距离,尤其是“广泛开展”的表述主观性很强。所以说,一个宪章(charter)的原则性表述(in principle)只能说是一个纲领性意见,所以到底多少个国家多少人在玩某个运动项目,具体操作的弹性就很大了,全凭游说集团的一张嘴。

但宽泛的标准不代表完全没有门槛。

2016年,福布斯杂志采访了纽约扬基队的法律总顾问基什纳(Irwin Kishner),他的解释颇有意思。他认为某项运动在成为奥运候选项目之前,除了必要的“意向观众”(哪怕是网络视频平台的点击量,也是游说集团的重要论据),其基本的门槛必须要有一个正儿八经的国际性的协会;这项运动能否连带着撬动转播商和赞助商,也是入围奥运项目极为关键的因素。

除此之外,那就是“政治”因素了,即所谓的东道主红利。比如下一届奥运会,日本作为东道主,让空手道这个项目破天荒成了奥运项目,这无疑就是组委会送给东京的礼物运动。

相比之下,2008年北京奥运会虽然增加了男女乒乓的团体项目,但取消了男双和女双,乒乓球项目的总数量没有变化,而且武术只是作为表演项目登上舞台,我国并没有在项目设置上享有东道主的特殊福利。

空手道入奥是日本的东道主红利(@中新网)

奥组委(IOC)目前给出的官方解释是“越来越倾向于更受年轻人喜爱的项目”,联系到其他诸如滑板、攀岩等,好像确实说得通,在受众范围这个理念逐渐虚化之后,我们不得不说,奥运项目确实正在朝着“网红化”的方向发展,以往看似不能登庙堂的坊间乡野的逗趣性户外活动,有机会和游泳、田径、射击等老牌的严肃高规格的体育大项并肩成为奥林匹克精神昭示的平台,也许老龄化极其严重的IOC内心却未必没有一个鲜活年轻的心。

即便如此,具体到霹雳舞,正式成为众多奥运项目中的一员,质疑声就没有道理了吗?

反对声未必没有道理

前文已经提到,奥运和足球世界杯这两大极为广受关注的大型体育盛会,除了竞技层面的比拼之外,还承担者繁重的“民族主义”情绪的表达,奥运会开幕和闭幕的重头戏除了表演之外,便是运动员代表手举国旗按照字母排序绕场,而且比赛全程将升起近1000面国旗,唱响330多次国歌。

霹雳舞这种带有强烈年轻人街头嘉年华性质的助兴运动,一时间也要升国旗奏国歌,未免有些仪式上的违和感。

霹雳舞带有强力的街头嘻哈风(@olympic.org)

另外一点,霹雳舞在竞技层面上是否已经形成一套成熟有序的比赛规则,动作编排、背景音乐、选手服装、比赛时间等等也将极大考验组委会的赛事承办标准是否完善且周延。

比如按照ESPN的报道,霹雳舞的游说集团曾说这个项目的一大优势是无需药检,因为之前在世界各地举办的青少年比赛中,从来都没有给参赛的运动员药检过,是一个非常干净的运动(drug-free),但这一点入奥之后这个理由就显得很荒唐,毕竟抽查飞行药检是一视同仁的。

当然,支持者的一个重要论据就是霹雳舞已经有过大赛入围经历,各种比赛细则也在完善之中,尤其是去年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举办的青少年奥运中,霹雳舞比赛没有出什么纰漏,算是办得比较成功。

舞蹈类的比赛是没有对抗性的,当然全凭裁判打分(其实其他一些项目如花样滑冰等本质就是舞蹈),笔者查到比赛规则如下:

裁判打分分两个大项,一个是表现力(performance),一个是技术性(skill),各占50%。表现力包括创造力(10分),舞台空间感(10分),自信心和紧张度(10分),着装个性(10分)以及现场观众的回应(10分)。

2018年青年奥运会霹雳舞决赛,日本的Shigekix vs 俄罗斯的Bumblebee

技术方面包括动作的花样程度、难度,对音乐节拍的契合度等等。

通篇看下来,笔者对某些打分标准产生了一些疑惑,比如着装要求(attire)要符合霹雳舞的街头文化,这个要求看起来很模糊而且难以量化。

全世界是否有普世的街头文化?日本街头和墨西哥街头的风味肯定不同,着装又如何打分呢?至于现场观众的回应作为打分标准更是滑稽,即便是他们是随即抽出全世界海选的观众,如何保证他们有较为专业的观赏水平?我只能理解,这就好比两对相声演员比谁说的好,要看现场观众谁“噫……”的声音大。

当然了,对于新生事物,奥组委会告诫我们要宽容,毕竟哪怕是100米短跑这样的上百年的传统田径项目,比赛规则也是慢慢才完善的。

然而,霹雳舞入奥依然无法回避另一个质疑:众多舞种,为何是霹雳舞?为何不是十个大项的国标舞或者爵士舞和肚皮舞?

其他舞种别有一番滋味

而且,IOC的理由“趋近年轻人喜欢的项目”这个理由,笔者个人认为,至少无法说服14亿中国人。

前文中已经提到,霹雳舞这个概念泡沫化之后逐渐消失了,在上海的城市白领中,街舞(或者霹雳舞)的受众,完全看不出对其他舞种有什么受众优势。

另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由于霹雳舞属于“无根”的舞蹈,即它没有体育院校的产供销一条龙的支持,只能像游魂一样飘荡在北上广深的舞蹈会所中,所以舞蹈老师的资质总体层次不齐,业界口碑难以保证,相对之下,国标舞因为是众多体育院校的开设课程,所以教学可以旱涝保收,学员的盘面也基本说是稳中有升。

6月23日在南京举行的世界霹雳舞锦标赛上,中国选手的成绩比较差,只有一个人进了第二轮

更别说,在竞技层面霹雳舞在国标舞面前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较量。

国标舞顾名思义,是有一套国际标准,而且半个多世纪以来,十个舞种的比赛套路编排,打分规则以及所有赛场配套设施的配备都已经极为完善,每年数不清的各种巡回赛和大奖赛,诞生的众多舞蹈明星,培育除了成熟的粉丝文化,从赛事转播到赞助商的聚拢都不成问题,无论从各种意义上,霹雳舞入奥,对于三十年来同样有入奥意愿的国标舞来说,别有一番滋味。

前文也提到,某项目入奥的前提是要有一个国际性的组织(哪怕是挂靠),具体到霹雳舞,笔者也是最近才注意到,原来它居然隶属于WDSF(world dancesports federation 世界体育舞蹈协会),和国标舞算是师出同门了,前者的历史虽然只有20多年,但这次能压国标舞这个“大姐”一头,背后或许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WDSF官方网站对霹雳舞入奥的介绍

首先国标舞两大分支中的摩登舞,其社交属性因为社区文化的关系逐渐丧失,已经在大城市中沦为了老年人休闲娱乐的手段,和IOC的年轻化取向确实不相容;另外一点,由于东欧尤其是俄罗斯是国标舞发展的重镇,俄式训练法风靡全世界,且俄罗斯在国标舞中的地位,和乒乓球水平之于中国的地位差不多(可以理解为何花样滑冰和水上芭蕾项目,俄罗斯都是统治级的),这又和最近十几年来奥组委内部散发出的“厌俄”情绪相抵触。

总之,霹雳舞以一种面向未来的姿态,被列入奥运候选,即便在下下届奥运之后不能成为固定的比赛项目,也能揭示目前全球体育文化的变化风向,哪怕是这种变化掺杂了太多地缘政治的因素,毕竟,奥运赛场上的体育早已变得不那么纯粹。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潘攻愚

潘攻愚

独立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趣读
趣读
作者最近文章
霹雳舞居然能入奥,奥运项目越来越网红了?
现实中女王得不到的,在《权力的游戏》中也不会有
美剧《松树谷》:澳大利亚是“五眼联盟”最纠结的一个
国足做好输给印度队的准备了吗?
保健品为什么总和中医扯不清?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