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潘攻愚:美国在华“和平队”,走好,不送

2020-01-20 08:33:01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潘攻愚】

1月15日傍晚,在华盛顿方面官宣中美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达成之后,1月16日一早,佛罗里达州明星级参议院马尔科•卢比奥便迫不及待地宣布在中国驻扎了27年的“和平队”走向了终点:到今年6月份,目前在中国服役的130多名和平队队员将全部撤出中国。

其实早在7月份,美国共和党籍众议院外交委员会议员麦克考(Michael McCaul)便已经放出风来说和平队在中国越来越“废物”了,考虑改弦更张。4个月之后在华和平队撤军的决定从卢比奥口中实锤,这对很多熟知美国政治光谱的读者来说并不突兀。因为虽然卢比奥和特朗普为共和党内同侪,但二人对华的“极限施压”走的基本上是两条不同的路线,特朗普主打经贸领域,诸如“中国盗窃知识产权”、“偷美国工作岗位”、“不合理利用WTO规则”等言论相对来说多出自特朗普之口;而人权、自由民主等意识形态的问题则是卢比奥的基操。

卢比奥在自己的官方网站上声明“中国不再是发展中国家”,决定撤出“和平队”

卢比奥之前不止一次大放厥词“中国打着发展中国家的幌子到处捞好处”,这一次他代表美国国会以“中国不再是发展中国家”为由,决定停止“和平队”对华援助,其实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和平队的历史背景和卢比奥家族的“忠诚测试”

和平队(Peace Corps)是在1961年美国国会以通过《和平队法案》的方式授权后,由当时的美国总统肯尼迪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决定成立的。60年代初是美国全球外交政策出现重大转向的年代,在美苏冷战背景下,广大亚非拉地区的民族解放运动风起云涌,“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霎时间成为第三世界共同讨伐的对象。美国高层官员和智库们意识到,在发展中国家舞刀弄剑好像有点过时了,不如玩得精细一点,那种润物细无声的软实力渗透才是和苏联较量的长久之计。

所以在50年代末,大批文化科教领域的基金会和非政府组织在亚非拉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比如在远东的香港和台湾,就有了“富布莱特计划”和“费正清文化研究所”等等,虽然今天的它们和当初相比,意识形态输出的面目已经逐渐模糊,但在光鲜的“学术中立”口号背后,依然无法抹掉彼时和CIA千丝万缕的联系。

美国总统肯尼迪接见和平队队员

但是这些文教基金会走的路线过于上层,只能覆盖到原本教育水平就很低下的贫穷国家的少数精英,无法让美式价值观普照全球,所以1960年明尼苏达州参议员汉弗莱(Hubert H. Humphrey)上书肯尼迪,说走精英路线怀柔绥远实在是有点幼稚: “silly and an unworkable idea.”(很傻,而且操作效果差),于是催生出了另一只文化战线军队:和平队。

所以说,认为和平队就是冷战背景下美国发起的基层平民版的文化价值观输出武器,这个判断应该大致不差。因为和平队队员的纪律带有比较鲜明的清教徒苦修色彩,比如要求队员和当地穷苦人民同吃同住,不拿当地群众一针一线(除了官方津贴和资助,严禁干私活赚外快),而且一定要下到基层,散布到各国的老少边穷地区,建学校,修教堂,立医院,到1970年代,全球超过80个国家都活跃着美国和平队队员们的身影。

而且美国“和平队”从诞生之日起,貌似就和当今美国政坛的卢比奥家族缘分满满。2005年11月29日,美国著名纪录片导演杰克·威尔逊(Jack Wilson)在肯塔基大学图书馆采访了现任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的亲叔叔安赫尔·卢比奥。安赫尔·卢比奥透露,他的童年是在古巴度过的,8岁时全家移民到了佛罗里达,而他在古巴的原生家庭曾经是“和平队”队员的驻家地之一。

以政治难民的身份偷渡到美国的安赫尔·卢比奥,摆脱了所谓的“卡斯特罗共产暴政”,1971年23岁的他被招募进和平队并在哥斯达黎加服役两年,在“古巴导弹危机”之后美国加强后花园情报战线的定点清除计划中立下战功,完成了美国赋予的政治难民“忠诚测试”,为卢比奥家族的从政之路打下了基础。

政治难民的“皈依者狂热”现象在马尔科•卢比奥这一代70后政治精英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他比WASP表现得更加激进。笔者查到,2011年10月6日,美国国会发布的“和平队,未来50年”( Peace Corps, the Next 50 Years)白皮书中,刚刚成为佛罗里达州参议员不到半年的马尔科·卢比奥便谏言要大幅增加和平队的预算和编制。并且牵头“世界智力计划”( world wise program,即全球高中交换生项目)与和平队合流,在卢比奥的主导下,和平队出现了越来越多向教育领域靠拢的趋势,而非像以前由反恐思维主导下的宗教渗透和经济文教援助并进。

反华急先锋,佛罗里达州参议员卢比奥(@华盛顿邮报)

和平队在中国,一块牌子两张皮

在观察者网相关和平队撤出的新闻下面,已经有了接近500多条读者评论。笔者秉承新闻传播的“奥卡姆剃刀”原则,尽量避免再重复有关“和平队”过去近60年全球发展的冗余信息。重点谈一下该组织的涉华部分。

观网很多网友看到和平队撤出中国的消息时,都很疑惑为何我国政府会长期允许这家NGO存在27年之久,有备案吗?对此,笔者必须要指出,和平队在华绝非NGO,而是赤裸裸的是美国政府公开主导的外交项目。而且和平队驻扎中国,是中美两国外交部、教育部共同签署认定的合作项目(我国这边是由外交部负责协调,教育部归口管理,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秘书处具体负责实施)。1988年敲定合作意向,但因为各种原因,到1993年才开始真正实施。

但估计还是有很多网友感到疑惑,为啥和平队这个称号如此陌生,感觉从未听说过一样?那是因为“和平队”在颠覆多米尼加和南斯拉夫等国中名声已经比较差了,在共产党执政下的中国他们不太敢造次,只能换了一个名字,叫“美中友好志愿者项目”。

查阅我国驻美国大使馆教育处公布的信息,截止到2016年,目前该项目已累计有9批262人次来华,分布在55所院校工作。

美中友好志愿者项目第19批志愿者就职仪式暨在华实施20周年活动于2013年8月29日在成都举行。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副秘书长杨孟出席仪式并致辞

美中友好志愿者项目就是中国化的“和平队”,而且保留了和平队的核心组织模式,他们并没有在富庶繁华的沿海地区设立办事处,而是把工作地点设在了中西部的四个省市:四川、重庆、贵州和甘肃,这一点,和1961年和平队建立时的“初心”——即俯身扎根贫苦基层的“初心”是相符的。在华总部,设在了成都望江路的四川大学。

笔者查阅了这四省市的高校合作名单,重庆22所,甘肃20所,贵州26所,四川25所,一共有93所西部高校参与其中,2016年就有53000名左右中国高校的师生通过暑期项目或者教师培训加入到了“美中友好志愿者项目”中。

目前美国驻扎在中国的“和平队”,按照我国教育部对他们设置的目标,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那就是通过为大专院校学生和当前的英语教师提供优质英语教育,为中国培训所需人才以及满足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需要。美国相关部门的文件中,达成目标的话语更加丰富一些,比如“增进中美民间互信,扩大中国对西方了解”等等;所以从理论上讲,该项目本应该成为中美两国教育外交的经典品牌项目长期存在下去,但美国目前单方面宣布从中国“撤军”,这是为何呢?

笔者认为其背后的根本原因依然是美国放不下“意识形态与文化输出”执念。

在华和平队的课堂教育内容:外国人是坏人吗?

美中友好志愿者项目当前协议的基本框架,是基于1998年6月29日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美利坚合众国政府关于在中国实施美国志愿者项目的协议》,当时中方签署人是教育部副部长韦钰同志,协议第一条便明确指出“在教育部的全面指导和监督下,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主要负责推动和协调项目在地方的实施工作”。

这一条就相当于给美国和平队这个“顽猴”套了一个紧箍咒,让他们不能像在委内瑞拉、海地和阿富汗等国那样自由开展散播美式价值观的活动。让和平队夹带的私货只能在有限范围内进行。比如笔者查到,和平队在中国曾参与反对吃狗肉的活动:

在华和平队在课堂上传播不能吃狗肉的理念

另外,他们还为中国的同性恋LGBT机构争取权益,为中国的女权主义者发声。

参与美中友好志愿者项目的中国女生参与了“我爱我的身体”等女权主义活动(@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


美国在华和平队队员格鲁克曼(Jeremie Gluckman)(@美国和平队在华官方网站)

和平队在中国驻扎了27年,比较匪夷所思的是居然没有汉语版的官方网站,不过笔者在他们架设在美国政府网站之下的“中国和平队”网页上,查到队员纪律包括,如何规避追踪敏感手机信息等内容。

在华和平队的工作纪律,其中有“把带有敏感信息的手机等个人用品留在美国”等指示

和平队解散,中国不需要你们贡献的“和平”

行文至此,很多读者可能会比较好奇和平队在华的资金来源问题。“follow the money”(追查资金来源)是对很多跨国组织背后治理结构抽丝剥茧的重要手段。

和平队迄今已经派遣了18批美国志愿者,总数超过了500人。既然是志愿者,除了安排住宿等基本生活条件外,项目给他们每人每月发放1410元人民币(相当于196美元)的生活津贴,用于吃饭、购买换洗衣服、社交娱乐、交通与其他零星花费。还有相当于24美元的假日津贴,所以总共每月大约有1580元人民币可以支配。

这笔钱,由美国的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外交委员会(United States Senate Committee on Foreign Relations)和外事委员会调拨,官方网站查询,该机构每年的年度预算占美国外事总预算的1%,看起来他们所食公帑并不多,但和平队“极高明而道中庸”,项目总负责人是总统直接委派,俸低但品不低。

和平队的官方网站显示,该组织每年的年度预算占美国外事活动总预算的1%

在华这134人的和平队的解散,释放出来的资金成本潜能其实对整个美国的价值观宣传大局来说,只能算杯水车薪,但在华27年,美国外交部门本意是想“养狼”,但最终收获的却是一窝哈士奇。当美方发现这一“隐秘”却难以割舍的初衷偏离轨道,项目的支出与回报已经完全不成比例时,他们便毫不犹豫地将其砍掉,这确是对华意识形态战线受到重挫的象征。

而且前文中提到的《协议》最后一句,点名中美任何一方可以无责任单方面随时中止协议,官方告知后六个月后正式执行,换言之,到今年6月份,在华和平队队员数量将彻底归零。

这也说明一开始中美双方都对该项目明里暗里的游戏规则心知肚明,都是千年的狐狸,也没必要装着看不懂《聊斋》:美国和平队在全球最活跃的地区,恰恰也是政局最不稳,社会秩序相对碎片化的区域,美方7月份挑明撤出在华“和平队”的决定,话语背景是“和平队在委内瑞拉工作开展的很好,不如以重点突破取代全面铺开”,其用心也可见一斑,并且目前的中国,显然不需要他们输出的“和平”理念。

我们不妨模仿某位伟人在一九四九年八月十八日一篇雄文的结尾来结束本文:

和平队走了,对华协议来了,很好,很好。这两件事都是值得庆祝的。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潘攻愚

潘攻愚

独立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作者最近文章
美国在华“和平队”,走好,不送
作为二十五年的阿森纳球迷,我要抓破厄齐尔的脸
全程看完孙杨听证会,深刻体会到什么是英语霸权
扎克伯格宣布“脸书”入华失败,对中国因爱生恨?
围剿詹姆斯!美国各大媒体表现得无比团结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