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志愿军烈士后代:遗骸不是亲人也来祭拜

2014-03-28 15:31:09

今天,在韩国“漂泊”逾60年的抗美援朝志愿军烈士遗骨魂归祖国。

上午11时30分,沈阳桃仙国际机场隆重举行迎接仪式。在运送烈士遗骸的专机进入中国领空后,空军派出两架歼-11B战机迎接护航。12时50分许,40余辆军用卡车驶进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车辆上悬挂着印有“烈士业绩永载史册”、“祖国和人民永远铭记你们”等字样的条幅。

从9:00就等候在烈士陵园门口的家属终于盼来了英雄,家属韩晓燕表示即使不是归来的不是亲人也来祭拜。82岁,志愿军装甲兵司令部通信兵何文俊在接受上海《新闻晨报》采访时感慨:“60年了,终于回来了。”

志愿军后代在沈阳一家花店购买鲜花,准备迎接烈士遗骸回家 

在运送烈士遗骸的专机进入中国领空后,空军派出两架歼-11B战机迎接护航。上午11时30分,桃仙机场隆重举行迎接仪式。现场担负礼兵和卫兵的545名官兵全部来自陆军第39集团军。60多年前,这支部队曾驰骋朝鲜半岛,立下赫赫战功。

家属:不是亲人也来祭拜

而同一时间,20多名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志愿军烈士后代守候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门口,正等待英雄回家。这些家属中,有人27日上午就赶到了陵园,由于陵园现场封锁,他们就在陵园外进行祭拜,寄托对亲人的哀思。

今天,从山西太原赶来的韩晓燕告诉记者,她的伯父叫韩启明,曾是志愿军的一名团政委,就牺牲在韩国境内。她认为无论伯父是否就在这些遗骸中,她都会来祭拜。她给记者看当年的烈士证明,还带来了自己父亲生前留下的一缕头发,希望有朝一日能供DNA比对之用。

从西安赶到沈阳的志愿军后代康明一下火车就赶往沈阳烈士陵园。他的父亲在朝鲜牺牲后,就地安葬,康明说他一直都在盼望父亲回归故土。去年8月,康明和其他志愿军烈士、军人后代曾到韩国坡州中国军人墓地祭扫。他认为父亲很可能就埋在那里,因为一些无名墓碑上写的遗骨迁移地,和他父亲牺牲地的地名一致。

从山西太原赶来的韩晓燕告诉记者,她的伯父叫韩启明,曾是志愿军的一名团政委,就牺牲在韩国境内。

韩晓燕给记者看当年的烈士证明

志愿军烈士家属心情起伏难平

抗美援朝志愿军家属等候英雄遗骨回家

志愿军后代出“迎接亲人回家”的横幅

战友:不在沈阳 遥寄哀思

此次移交的遗骸,是在韩国江原道横城、铁原、洪川地区以及京畿道涟川、加平等地发掘的,这些地方在战争期间的战斗最为激烈。如今家住上海朝鲜志愿军老兵何文俊认为,安葬在“三八线”以南的志愿军烈士遗体,应包括在1950年冬至1951年6月期间三次战役中牺牲的志愿军,还有1953年7月金城战役中突破敌防线并向纵深推进时牺牲的战士。

何文俊在朝鲜,参加过上甘岭和金城战役两次著名战役。“特别是金城战役,是朝鲜战争的最后一次大仗。我们都知道,打到哪里,停战线就会划到哪里,所以打得狠,损失也很惨重。”

从2012年开始,何文俊和几位老战友开始寻找上海的志愿军老兵,最多时联系上了3200多人。根据何文俊的资料收集,抗美援朝期间中国志愿军共牺牲18.3万人,除少数战斗英雄和团级以上干部的遗体被运回国内,安葬在沈阳、丹东等烈士陵园之外,大部分志愿军遗骸就地安葬在朝鲜,少部分安葬在韩国。长眠异国他乡,家属无处寄哀思,这也是许多人心中永远的遗憾。“我无法去沈阳迎接战友们回家,就在这里,寄托我的思念吧。”

分享到
来源:人民网等 | 责任编辑:钟晓雯
专题 > 抗美援朝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Copyright © 2019 观察者 沪ICP备10213822号 互联网信息许可证:3112014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