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解局| 国务院高调新推的“小组”有啥不寻常?

2015-04-22 09:51:39

在十八大后精减议事协调机构的大背景下,一个新的国务院议事协调机构于4月18日成立了,组长是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

曾经低调的协调小组

消息在4月21日因为中国政府网发布一则《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成立国务院推进职能转变协调小组的通知》迅速传开。

小组的名字现在你们都知道啦——国务院推进职能转变协调小组。《通知》也明确协调小组为国务院议事协调机构。

政知局(微信ID :bqzhengzhiju)小编先来插播普及一下国务院议事协调机构。并非所有的协调小组都是议事协调机构。承担跨国务院行政机构的重要业务工作的组织协调任务的国务院议事协调机构,是国务院组成机构的一部分。对于这样“小组”式的常设机构的运行效果,原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曾经评价:“在重大决策具体落实和实施过程中,建立跨部门的协调合作机制,有利于减少层级、提高效率。”

在变身国务院议事协调机构之前,负责协调机构职能转变的小组的名字叫“国务院机构职能转变协调小组”。那是一个低调的小组,鲜有公开报道。

2013年5月,新华社、人民日报曾在对“国务院取消和下放第一批行政审批等事项”的报道中透露,“国务院专门成立以张高丽副总理为组长的国务院机构职能转变协调小组”。这是该机构的首次亮相,除了披露组长是张高丽,对其他成员等详细信息并未披露。

当时,对媒体发布消息的三部门是中央编办、发改委和人社部。有熟悉小组运作的内部人士向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小编透露,当时,组长虽然是张高丽,但工作多由中央编办主导。

9名成员中3人为国家领导人

由上述机构变身而成的国务院推进职能转变协调小组,拥有9名成员。其中3人为国家领导人,分别是组长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副组长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杨晶、副组长国务委员王勇。

此外,还有5人来自国务院,分别是国务院副秘书长肖捷、江小涓、丁向阳、王仲伟及国务院法制办主任宋大涵。小组的另一名成员是中央编办主任张纪南。

6个专题就是6项改革关键任务

国务院推进职能转变协调小组下设6个专题组和4个功能组。

6个专题组分别为——

1

行政审批改革组 

2

投资审批改革组

3

职业资格改革组

4

收费清理改革组

5

商事制度改革组

6

教科文卫体改革组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小编注意到,6个专题组中,教科文卫体改革组因涉及需跨部门协调,组长由国务院副秘书长江小涓出任,副组长则有6人,分别是教育部副部长杜玉波、科技部副部长李萌、文化部副部长项兆伦、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刘谦、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阎晓宏、体育总局副局长杨树安。

行政审批改革组组长由国务院审改办张纪南(中央编办主任)担任。

另外的4个专题组因任务不涉及跨部门协调问题,均由国家部委官员担任。如投资审批改革组组长,则由正部长级的发改委副主任张勇出任;职业资格改革组组长为人社部部长尹蔚民,收费清理改革组组长为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商事制度改革组组长为工商总局局长张茅。

从改革任务看,国务院以此6项为专题,应是目前简政放权、政府职能转变的6项关键任务所在,也是“硬骨头”所在。

下面先给局友们上一张通知中都没有列全的全版“协调小组”人事图(点击图片可查看大图)。

在国办设集中办公场所的协调小组

4个功能组则分别为:综合组、督查组、法制组、专家组。

其中,综合组和督导组分别由国务院副秘书长王仲伟和丁向阳出任组长;法制组组长是国务院法制办主任宋大涵。

其中,综合组的成员从国务院办公厅和有关部门抽调人员组成,设在国务院办公厅,实行集中办公,对外以“国务院推进职能转变协调小组办公室”名义开展工作。

此次在国办设立集中办公场所,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主任宋世明认为,设立集中办公场所,无疑更有助于推动职能转变的整项改革。他指出,按照惯例,国务院议事协调机构依据事情临时会面商议,办公地点并不固定,在事情推动上也缺少强制力。而按照国办通知,充当“办公室”角色的“综合组”将负责协调小组的日常工作。

《通知》并未公布专家组组长人选。此前,在国务院机构职能转变协调小组设立的专家组中,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原主任委员杨景宇担任专家组组长。杨景宇曾任彭真秘书、国务院副秘书长。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 )小编4月21日从杨景宇秘书处获确认,新小组成立后,杨景宇仍担任专家组组长。

宋世明对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 )小编透露,自己是2013年5月成立的国务院机构职能转变协调小组专家组成员。该专家组由熟悉政府管理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有关方面的专家学者,相关部门司局级以上领导干部组成。

高调增加议事协调机构的信号

“简政放权”是本届中央政府紧紧扭住不放的改革“牛鼻子”。

李克强在就任总理后的首场记者会上,就直面简政放权问题,“现在国务院各部门行政审批事项还有1700多项,本届政府下决心要再削减1/3以上”。

两个月后,在国务院机构职能转变动员电视电话会议上,李克强说了一个故事——前几天,我看到一个调查材料,企业新上一个项目,要经过27个部门、50多个环节,时间长达6—10个月,这显然会影响企业投资创业的积极性。借此,李克强表达了“进一步打开转变政府职能这扇大门,把该放的权力放到位”的决心。

如今,两年前定下的削减1/3行政审批事项的任务已经提前完成。

简政放权推进至此,余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通知也明确,各专题组和功能组要根据职责分工,明确目标任务,制定路线图和时间表,拿出“啃硬骨头”的真招实招。

再想想4月15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传出来的那个已经举国皆知的故事——“部长们参加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已经讨论通过的一些政策,现在却还‘卡’在那儿,难道让几个处长来‘把关’,这不在程序上完全颠倒了吗?”李克强严斥一些部委和地方文件运转流程繁冗、拖沓,亟须进一步简化流程,加快简政放权进程。

现在再来看,在这个时间点上,国务院就推进职能转变,专门加设议事协调机构,这一不同寻常之举对外释放的信号也就不难理解了。

分享到
来源:中国政府网等 | 责任编辑:丁辰昊
专题 > 中国模式
中国模式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