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对日起诉的最后一位中国慰安妇张先兔病逝

2015-11-13 07:18:10

11月12日,山西最后一名赴日诉讼的慰安妇幸存者、89岁的张先兔老人因重病缠身,在位于山西省阳泉市盂县西烟镇西村的家中离世。

今年5月,中新网记者曾前往张先兔家乡探访。彼时,老人疾病缠身,终日不离药物,饱受时光侵蚀和病痛折磨。在此境况下,张先兔仍不忘嘱托后代“前仆后继”。“母亲饱受病痛折磨,就剩一股信念在支撑。”张先兔的二儿子郭艾明说,自从多年前从日本败诉归来,得到日本政府的道歉已然成为老人的执念。

山西乡村教师张双兵多年来致力于走访、调查当地慰安妇幸存者,30年来已走访127位。在张先兔离世当日,张双兵正在忙于老人后事。“由于各种疾病缠身,老人已有40余天卧床不起。”张双兵说:“临终前,张先兔老人仍不忘叮嘱儿子,一定要把官司打下去。”

张先兔老人

在山西省阳泉市、长治市等地,分布有大批慰安妇受害者,其中阳泉市盂县为侵华日军慰安妇“重灾区”,当地曾有多名幸存者健在。

近年来,年事已高、身体欠佳的受害者们相继离世。此前,山西三批赴日诉讼受害人中仅剩张先兔一人。如今,老人最终也没有等到一句道歉。

另据中青在线报道,从上世纪90年代起,先后有16名中国二战日军性暴力受害者在中日友人的帮助下,起诉日本政府,要求谢罪赔偿。

2000年,张先兔第一次赴日作证。2007年,日本最高法院终审判决:承认加害的历史事实,但不予赔偿。理由有二:一是诉讼时效已经过期;二是日本法律规定个人不能起诉政府。

2013年9月5日,中国二战日军性暴力受害作证第一人万爱花病逝,享年84岁。2014年4月,88岁的“慰安妇”受害者李秀梅去世后,当年起诉日本政府16名二战日军性暴力受害者中,就仅剩下张先兔一人。

“她在病情加重的最后40多天中,都在想对日索赔、和日本政府打官司的事,这成为她永久的遗憾。”张双兵说。

分享到
来源:中新网等 | 责任编辑:冯雪
专题 > “慰安妇”
“慰安妇”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