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这本关于毛泽东的书,出了荷兰语版

2017-04-20 21:57:34

据微信公众号“学习小组”4月20日消息,近日,青少年读物《伟大也要有人懂——一起来读毛泽东》荷兰语版在海牙中国文化中心发布。此前,《伟大也要有人懂——少年读马克思》已翻译成荷兰语出版,并在同题材图书中销量可观。

《伟大也要有人懂——一起来读毛泽东》和《伟大也要有人懂——少年读马克思》两本书均由北京大学教授韩毓海撰写。两书的荷兰语翻译韦斯特拉-奈海斯表示,翻译这两部作品很有意义,因为马克思和毛泽东对世界历史影响巨大,两书的原文和译文都非常适合青少年,相信小读者一定会记住这两位伟人的名字和故事。

目前,两书版权已输出到美国、荷兰、尼泊尔等国,德国、意大利也有出版社积极洽谈相关版权。

今天,学习小组推荐两本书的作者韩毓海教授在《伟大也要有人懂——一起来读毛泽东》荷兰语版发布会上的致辞。

“在大风大浪里锻炼成长”

(在荷兰版发布会上的致辞)

韩毓海

各位尊敬的嘉宾,朋友们:

荷兰与中国相距遥远,但却深刻地影响了中国的命运。

1567年是中国明朝的隆庆元年,这一年,中国皇帝下诏,确定白银为王朝的税收货币,从那时起,大量的美洲白银通过菲律宾运往中国,西班牙占领了宿务港后,把这块土地按照菲利普二世的名字命名。

1620年,西班牙人在太平洋上遇到了强劲的对手,这就是荷兰,荷兰占领了台湾,并从那里封锁了西班牙向中国运银的通道,从而造成了明朝巨大的通货危机,20年后的1644年,明朝瓦解并为清朝所代替。

我在《五百年来谁著史:1500年以来的中国与世界》一书中描述了这个过程,这本书曾是中国的畅销书,也是我第一本被介绍到海外的书。

我的两本新书《少年读马克思》和《一起来读毛泽东》,尽管没有直接写到荷兰对现代中国的影响,但我今天想说的是:荷兰对于现代中国的影响,是十分深远的。

马克思的思想改变了现代中国的命运,他有一半荷兰血统,而他的姨父利奥·飞利浦和姨妈索菲亚创办的荷兰飞利浦公司,至今在中国有着世界上最多的用户。1872年9月2-7日,就是在这里——在海牙这个伟大的城市,马克思和恩格斯领导举办了国际工人协会海牙代表大会,这标志着世界劳动人民政党组织的诞生。1921年,荷兰共产党人马林协助创建了中国共产党,并参与了中共一大,马林就诞生于海牙附近的鹿特丹市。他协助创建的中国共产党,现在已经有了近8900万党员。今天,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倡导的“一带一路”正为荷兰人民所认同和欢迎。

100年前,青年时代的毛泽东为一本题为《伦理学原理》的著作写了1万2千字的批注,这本泡尔生的作品很大程度上是另外一本书的通俗版,那本更有开创性的著作就是斯宾诺莎的《伦理学》。

22岁的毛泽东在长沙省立图书馆自修时,读过斯宾诺莎的这本书,读这本书时,穷学生毛泽东也过着斯宾诺莎式的日子——他每天只能买两块米糕充饥。

毛泽东是农民的儿子,他毕生最关注的是农民问题,他为中国农民奋斗了一生。昨天,在参观梵高纪念馆时,我们注意到梵高的名言,梵高说:“我最大的理想就是画农民,表现农民的生活,要画好农民,就必须深入农村,与农民生活在一起”。在梵高被疾病击垮之前,他就是这样做的。在《吃土豆的人》这幅伟大作品前驻足时,我想起毛泽东主席和他毕生的事业。

马克思和毛泽东都是革命者,而在马克思和毛泽东之前,还没有哪一种哲学像斯宾诺莎的伦理学更具有革命性。

斯宾诺莎在《伦理学》中说:人们只是把自己可以理解、可以想象的世界称为有序的,“他们还说,天创造万物,次序井然;这样一来,他们不知不觉地便认为神也有想象了;他们的意思似乎是说,神为了便于人的想象起见,特别创造万物使其井然有序,以便使人们想象。但他们没有考虑到,天地间远超乎想象以外的东西,实无限地多,而我们的想象力毕竟薄弱,足以使我们想象惑乱的东西也不可胜数。”

斯宾诺莎的哲学是勇敢者的哲学——荷兰人是勇敢的,是因为他们敢于面对被常人视为无序的世界,正如他们勇敢地面对大风大浪和波涛汹涌的海洋。

1972年,毛泽东主席在北京会见来访的尼克松,开启了一个时代。毛泽东没有与尼克松进行意识形态争论,而只是谈哲学。我想,毛主席和尼克松都会认为:世界上没有唯一的秩序,而哲学不是关于唯一秩序的表述,因为哲学是达致意识形态宽容的语言。

顺便说一下——我相信,也正是秉持这种精神,我的这两本关于马克思和毛泽东的书,才可能在荷兰出版。

我还想强调的是,斯宾诺莎与毛泽东的哲学,与世界上流行的哲学完全不同。因为自柏拉图以来,哲学就是关于精神和心灵的学问,而在斯宾诺莎和毛泽东看来,精神和心灵不过是身体的一部分,而且是最柔软、最脆弱、最敏感、最易变的那一部分。

斯宾诺莎的著名观点是:心灵和精神是人类欲望的源泉,而人要不被盲目的欲望所左右,靠理性的冥想是不行的,因为这要靠强健的身体。

而毛泽东正式发表的第一篇论文叫《体育之研究》,刊发在著名的《新青年》杂志上,那是他26岁时的作品。这篇论文提出了“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的主张。

毛泽东不仅这样说,而且这样去做,青年时代的毛泽东,曾经在暑假期间与其他两位同学在湘江边读书锻炼,他们在大风里,暴雨中,烈日下赤膊而立,毛泽东把这称为“风浴”“雨浴”和“日浴”。

正是依靠着这样的身体,毛主席带领他的同志们才走完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70岁时,毛泽东再次畅游长江,那时,他号召共产党到大风大浪里去,洗掉身上的腐败与污垢。

斯宾诺莎说过,“要想人不是自然的一部分,不遵循自然的共同秩序乃是不可能之事”。斯宾诺莎和毛泽东提供了这样一种自然观,而这种自然观与达尔文的观点完全不同,在达尔文那里,由于资源是有限的,所以人只有通过残酷的竞争才能使自己获得最大资源。但在毛泽东看来,这种自然观不过是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社会政策背书。

毛泽东认为,自然界的万物之间是互相激发、互相奉献、互相合作的,自由不是竞争,而是合作,因此,他在青年时代的诗歌中这样写到:“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毛泽东身高一米八四,在他那个时代的中国人中,这样的身高不多见,而按照荷兰的标准来说,这也许正是一个标准身高。在他的晚年,毛泽东曾经与斯诺说,我希望去密西西比河游泳,就作为一个游客去,只是去游泳。我不敢想象,如果毛泽东活着,当他得知一本关于他的小书在荷兰出版会做何感想。但我相信,他一定非常喜欢荷兰,这不仅因为他是斯宾诺莎的忠实读者,而且因为他毕生所最爱的是风、是海,是大风大浪。这是因为毛泽东毕生喜欢在大风大浪中游泳、远航。

毛泽东年青时代曾经写过:“大风卷海,波澜纵横,登舟者引以为壮,况生死之大波澜何独不知引以为壮乎?”

这也让我想起斯宾诺莎的名句:“自由人最少想到死,他的智慧不是关于死的默念,而是对于生的沉思。”

而什么是生?生就是勇敢面对未知的新世界,生,就是在大风大浪里锻炼成长。

谢谢大家!

分享到
来源:微信公众号“学习小组” | 责任编辑:张少杰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