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济南媒体三问跨黄大桥:谁把方便修成了不方便?

2018-06-24 14:47:01

济南时报6月24日报道,跨黄大桥连接黄河两岸,承载南北融合发展的诉求。不可否认,随着一座座黄河大桥的建成通车,两岸交流往来逐渐增多,然而,最近两年发生在济南齐河两地不少道桥方面的事件,也折射出大桥建设背后存在的诸多发展问题。记者连日来对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访,以期为两地将来的融合与发展提供镜鉴。

长清黄河大桥禁行非机动车,浮桥还要拆除

部分村民发出疑问“我能走的桥哪里去了?”

一问:高标准大桥如何兼顾多样过河需求?

长清黄河大桥通车当日在齐河境内遭遇阻断一事,于22日下午暂时得到解决。齐河公安局通报称,“大桥恢复通行”。桥通了,阻断风波暂时得以平息,然而问题症结却难以彻底解决。

齐河黄河大桥收费站处,清晰标识“济南、德州7座及以下小型客车免费”。 本文图片 济南时报

建成大桥,本应带来通行便利,但齐河县胡官屯镇孔官村部分村民反映,新建成的大桥不允许非机动车通行,且封闭收费,一类车15元,二类车25元,农村常见用于打工和送货的面包车,一个来回要掏50元。而在大桥下游,一直通行的西魏渡口浮桥,即将按照与大桥投资方的协议进行拆除。难怪有居民发问:“我能走的桥哪里去了?”

存在了20多年的西魏渡口浮桥,加速了当地黄河两岸的融合。浮桥周边的齐河村民,甚至感觉“到长清城区比到齐河县城还要方便”,瓜果蔬菜也方便贩到长清甚至济南市区销售。农民农闲时每天往返黄河两岸,到长清和济南市区找活干、打零工。这种融合,已成常态。

站在已拆除的北店子浮桥断桥上,上游是已经通车的齐河黄河大桥。

新大桥的建成通车,老浮桥即将拆除,改变了渡口两岸村民之间多年来的出行模式,乃至有村民感慨“原本方便变成不便”。

作为按BOT模式建造的大桥,收费本身没错,但居民的渡河要求却也再正当不过。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毋庸置疑,地方政府既要为投资者保驾护航,也要正视百姓的生活需求。封闭收费如何兼顾融合诉求?有网友建议,大桥投资方不妨把对浮桥买断后继续保留,只供非机动车及行人通行,机动车则走新建的长清黄河大桥,这样既能保障大桥的通行流量也可兼顾两岸普通村民的渡河需求。也有人建言,应通盘考量,平衡各方利益,兼顾高低端不同出行需求。

黄河两岸融合发展,顺应城市发展需求,亟需重视。

齐河黄河大桥对济齐小车都免费

建邦黄河大桥却只对“鲁A”免费

二问:跨黄通行的账怎样算才合适?

沿济齐路一路前行,高耸的齐河黄河大桥出现在眼前。双向六车快车道,跑起来十分顺畅,高高的护栏外侧是非机动车道。这座黄河大桥,今年5月16日正式通车以来备受黄河两岸百姓好评。

一支济南骑行团骑上齐河黄河大桥非机动车道,挺进齐河城区。

一支济南骑行团骑上齐河黄河大桥非机动车道,挺进齐河城区。

23日上午9点,济南的一支百余人骑行团在大桥南岸集合后,浩浩荡荡骑上大桥非机动车道,挺进齐河城区。鲁A、鲁O、鲁W等济南牌照汽车经过收费站时畅通无阻。

来自济南的骑行团,从齐河黄河大桥经过。

在通车之初,大桥投资者齐河县政府作出大胆决定:“济南、德州两地7座及以下小型客车免费”。大桥通车一周后数据统计,135259辆通过车辆中,80%免费通行,其中,济南和德州通行车辆数量几乎平分。齐河县政府的免费之举,被很多人评价为“大手笔”。

在大桥通车之前,济齐两地居民通行要走旁边的北店子浮桥或者绕行至建邦大桥。大桥通车之后,从齐河县城出发到济南西客站仅需15分钟,往返于两地游玩和探亲访友的车辆也明显增多。一位齐河企业家表示,免费体现在齐河主动对接济南,为当地发展带来更多机会。济南籍企业家宗明,将分厂开到齐河,他说,一个月下来,免费通行可为企业和员工节省通行费2000多元。

由山东建邦集团以BOT方式投资兴建的济南建邦黄河大桥也连接济南和齐河,却只对济南一地7座及以下小型客车免费。事实上,德州市民走这座桥来济,可更便捷地开上通畅的高架路,抵达济南各处。

大桥建好了,一头出口道路却没修好

“一头堵”引发“肠梗塞”,解决起来费时费力

三问:跨黄发展是否更需两岸协调发展?

齐河黄河大桥与长清黄河大桥有共同之处:大桥建成后要拆除此前一直使用的老浮桥。北店子浮桥原址位于齐河黄河大桥下游300米处,今年5月17日,大桥通车次日,这座有14年历史的浮桥被拆。

留守已拆除浮桥的一名值班人员王先生说,齐河黄河大桥的修建,给两岸百姓的出行带来便利,非机动车、机动车都能快速通行。他透露,尽管在大桥通车当天,也出现过附近经营大型运输车辆的人员提出对大型载重汽车免费通行或半价打折的诉求。但在劝说下,很快得到疏通。“这座大桥,满足绝大多数百姓的利益,很得民心。”

长清黄河大桥和齐河黄河大桥的通车,都不是一帆风顺。以齐河黄河大桥通车为例,去年5月份,齐河投资的大桥已建成,原计划2017年7月份通车的大桥,却因济南段南出口迟迟无法对接而耽搁。大桥这边的济齐路一段,不足5公里的路宽度仅14米,双向两车道,混凝土路面,坑坑洼洼,尘土飞扬,两侧没有路灯和红绿灯。最终,等到济齐路拓宽工程立项动工并完工后大桥才得以通车。距离原定通车计划,已推迟接近1年时间。这种“一头堵”,往往让修好的路桥遭遇“肠梗塞”。

不能实现通达,再好的路也无法发挥功效。黄河两岸的融合发展,需要的不仅仅是宏观层面的产业、战略及功能的协同;微观层面,民间沟通交流的种种细节以及各方利益平衡,往往更容易引发意外波折。

分享到
来源:济南时报 | 责任编辑:吕栋
小编最近文章
生死关头她用身体挡住学生 自己却被撞身亡
怕还不起债 马哈蒂尔要和中方重谈基建投资
新华社:靠默认勾选套取用户信息,差评!
中国禁收洋垃圾后,又一国陷危机
奉命出海作战却等不到对手信息 海军艇长“压力山大”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