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大江奔流︱上海崇明:镶嵌在长江经济带的“海上明珠”

2018-08-12 10:41:12

谈起上海,很多人的印象是高楼鳞次栉比,外滩雍容典雅,南京东路上衣香鬓影,人流不息。

就是这样一座现代化的国际大都市,拥有着仅次于台湾、海南的中国第三大岛——位处长江出海口的崇明全岛面积1267平方公里,占上海总面积逾二成。

较少人知道的是,即使十几年间建设用地逐渐趋于天花板,上海从未动摇绿色发展的决心,始终致力于将崇明打造为生态岛。在这里,人口规模和建筑密度受到严格管控,新建筑高度不得超过18米。

如今,每年来崇明东滩越冬的鸟类数量逾百万只,包括4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白头鹤数量就近百只,成了名副其实的候鸟的“国际加油站”。

镶嵌在长江口的明珠

48公里的长堤,围垄近70平方公里的水面,相当于10个杭州西湖。

崇明三岛之一的长兴岛西北侧,青草沙水库宛若一颗山河明珠,镶嵌在长江口。2011年6月全面建成通水后,它便成为上海这座特大城市供水的主力军。

以青草沙水库为代表,上海结束了以黄浦江为单一水源的历史。如今,上海超过七成的饮用水都来自于长江,超过1300万人口受益于此。

长江之水碧澄,为城市居民提供了最基本的生活保障。而青草沙水库的建设,也是上海坚持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的一个注脚。


青草沙水库

事实上,早在20世纪90年代,上海就开始研究青草沙水域,而项目上马前后,经历了长达15年的论证,除了工程所需资金庞大,另一个原因就是需排除各种风险。

江心水库会否对长江口既有河势造成影响?会否对长江口生态环境造成破坏?7家科研单位组成专家组,建立数学模型、物理模型等评估预测。最终结论消除了疑虑。

不仅如此,有学者牵头在长江口展开详细的生态调查和评估,提出了一系列生态补偿和保护建议,其中就包括“如何对中华鲟回游产生的影响降到最低”。


上海市于2002年在崇明岛批准建立上海市长江口中华鲟自然保护区,总面积约696平方公里,主要保护对象是以中华鲟、江豚为代表的珍稀水生野生生物及其栖息生态环境。澎湃新闻记者 赵昀 图

1986年就进入中国三峡上海院工作的吴彩娥,参与了上海四大水源地的建设,也见证了上海水源地的设计理念,从最早的求质保量,到现在追求绿色生态。

她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青草沙水库系边滩浅型水库,水体有富营养化的风险,建设时,就采用生物调节等手段,引入大量植物、微生物,并投放花鲢、白鲢等摄食藻类的鱼苗。

防控取得了良好效果。今天站在堤坝上,可以看到一边是长江的开阔水面,带有泥色,而堤内则有芦苇飘荡,水由浊缓缓而清。

一张蓝图干到底

如果说青草沙水库上马前的反复论证,背后是上海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和先行者的担当,那另一边的崇明岛东滩,则更体现“一张蓝图干到底”的决心和执行力。

位于崇明最东端的这一大片湿地,是候鸟的重要越冬地,在世界范围内也是为数不多的野生鸟类集居、栖息地。


东滩湿地保护区,是迁徙水鸟的重要栖息地。澎湃新闻记者 赵昀 图

但在2002年,崇明东滩这个鸟的“国际加油站”曾面临一场巨大的生态危机。并非因为人类的盗捕猎杀,而是外来植物互花米草的入侵。

互花米草的快速繁衍,取代了本土植物海三棱藨草,后者恰恰是很多鸟类的食物来源。几年间,东滩的鸟类数量急剧减少。


东滩湿地保护区,是迁徙水鸟的重要栖息地。澎湃新闻记者 赵昀 图

这引起了上海政府的高度重视。很快,2006年,上海市科委等20多个委、办、局以及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有关高校,开始研究互花米草生态治理。

此后的十多年,东滩的保护,一直都是上海历届政府案头的重要工作。

2018年2月2日,新春第一个工作日,上海市委书记李强一早就前往崇明。李强在岛上待了整整一天,第一站就是东滩鸟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仔细考察之后,李强说:“衡量生态环境好不好,就是要看鸟的翅膀往哪里飞、鱼的尾巴往哪儿游。”

上海修复东滩的经验也表明,除了站位和决心,生态保护需要科学创新,需要完善的管理机制。

事实上,最初控制互花米草,生态专家们试验了化学试剂、火烧、反复割除等各种办法,但效果都不佳,经过反复试验,才终于找到了一个办法。

科研人员先将需要治理的区域围合后,待到当年互花米草扬花期时,刈割地面部分只剩5到10厘米深的茎长,接着蓄水到七八十厘米。水淹大概半年左右,互花米草会因缺氧而死亡。

2013年9月,“崇明东滩生态修复项目” 正式开工,总投资11.6亿元,预计今年底全部完成。从互花米草控制、鸟类栖息地优化以及土著植物恢复等核心目标上看,东滩修复项目目前都实现了显著效果。

越来越多的鸟儿们飞来了——每年来东滩越冬的鸟类数量逾百万只,包括东方白鹳、白头鹤、小天鹅、黑脸琵鹭等稀有物种。2016年,东滩修复项目荣获全国人居环境范例奖。

上海修复东滩的成功经验,已为长江经济带乃至世界范围的外来物种入侵治理贡献了“上海方案”。目前,部分修复技术已为江苏等多个省份和国外同行学习借鉴。

可供复制、推广的经验不仅限于技术。更加难能可贵的是,项目建设单位会同施工、监理和勘察设计等单位联合攻关,摸索了一套相对有效,符合超大型生态修复工程的管理体系。

保护与开发

打造崇明为世界级生态岛,上海已把规划做到了2035年。

今年5月,上海市政府批复《崇明区总体规划暨土地利用总体规划(2017—2035)》。这是上海全市总规获批后,第一个完成批复的区级“2035总规”。

到 2035 年,崇明区将基本建设成为具有全球引领示范作用的世界级生态岛,并且构建与世界级生态岛目标相匹配的空间格局、交通模式、基础设施与保障机制。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崇明不搞大开发,但并非不开发。

“崇明为整个上海和长江都做出了贡献,展现了上海对国家的责任。”华东师大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曾刚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说,上海要成为卓越的全球城市,也必须要把崇明打造为真正的黄金地带。

事实上,一方面崇明滋养着乡村文明的美丽风景,为上海充当重要的生态屏障,另一方面,以生态保护为硬约束,也在倒逼崇明构建以生态为核心竞争力的创新发展之路。

规划明确,崇明以“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为导向,构建形成以现代农业为基础、旅游服务为先导、创新经济为主体、绿色智造为支撑的生态型产业体系。


东滩湿地保护区。澎湃新闻记者 赵昀 图

现在,每到周末或小长假,源源不断的客流来到崇明度假,以农家乐、乡村游为代表的绿色经济蓬勃发展。大米、清水蟹、白山羊、翠冠梨、优质柑桔……越来越多的崇明特色农产品,因高品质打响了品牌,走向了高端市场。

公开的统计数据显示,前五个月,东滩湿地公园接待了20.4万人次的游客。今年崇明新增的农家乐接待游客8.8万人次,实现营业收入2144.6万元。一季度,崇明区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长了9.4%。

“崇明在不改变自然、不给自然增加负担的基础上就能够实现自身的发展,这本身就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曾刚说,这也体现了生态文明的核心要义。

就在今年1月起,崇明还开始给符合条件的人员发放每人每月40元的“生态养老补贴”,并给本区户籍老人、未成年人等群体办理“生态惠民保险”。

这也体现了上海的智慧——让老百姓看得见、摸得到“生态红利”,从生态改善中得到真正的实惠。


分享到
来源:澎湃新闻 | 责任编辑:李建辉
专题 > 大江奔流
大江奔流
小编最近文章
习总与哈梅内伊会谈时为何这么坐?
任性的亚马逊:别人的退货您留着玩!
逐梦人——“科技财神”李保国
微纪录片《小账本连着大情怀》
一位上海母亲的“绿色心愿”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