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北京南站还是“北京难站”吗?督查组夜访查看

2018-08-28 16:03:39

8月26日晚9点半,北京南站站内西侧停车场出租车等候区,等待打车的人流缓慢向前移动,队伍长约200米。

针对群众关切的北京南站打车难问题,国务院大督查第一督查组组长、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带着几名督查组员夜访北京南站。

出租车候车区已加装空调 地铁末班车后延

尽管已是初秋天气,督查组一走进地下停车场,就感到密不透风的闷热。相比之下,西侧停车场出租车候车区的条件改善了很多。督查组发现,由于新加装了风扇、空调,空调显示温度为27摄氏度,等候的乘客比较安静,大约等待20分钟到半小时,陆续打上了车。

在出站的地铁换乘入口,督查组发现,地铁取消了重复安检。当天是周末,地铁末班车时间安河桥北方向后延了55分钟。走进候车大厅,地面整洁干净、座椅明显增加,此外还增设了各类信息提示牌。

午夜候车时间长 站外仍有黑车揽客出租加价

晚上11点多,督查组来到东侧停车场出租车等候区,此时等待打车的人流明显增多,出口处设置了围栏,管理员分批放乘客进入停车场,以免发生混乱。大喇叭一遍遍地播放“请着急打车的乘客前往北广场,出站后打车”。经询问管理员,得知打车至少需要排队一小时。

督查组从东停车场往站外方向走,走出北京南站后,在路旁便道,发现两辆黑车正在揽客,有乘客询价,要价基本是打表计价的双倍。还有两辆出租车,要价是打表计价后再增加50元。

三方面原因致南站打车难 整改需多方协调

掌握了这些基本情况后,督查组返回北京南站,找到站内负责人沟通。“经过改进后,很多旅客反映出站比以前便利了,但仍然不尽如人意,您觉得原因在哪儿?还能采取什么改进措施?”组长辛国斌问道。

北京南站有关负责人介绍,南站打车难的问题积弊已久。一是跟北京南站的设计有关,出口通道少,乘客出站打车只能去地下等候。目前正在论证把出租车调度站从地下挪到地面,与公交车站接驳,方便乘客改乘公交。

二是出租车运力问题。多年来,北京市的出租车数量基本维持在6万辆左右。以前是双班制,两个司机倒班开一辆车、歇人不歇车,现在倒班车比例下降,运送效率自然下降,到了夜间就更难打车了。这位负责人说,末班地铁哪怕往后延长15分钟,也可以疏解乘客出站的一部分压力。

三是管理机制的问题。站前广场、车站建筑物、周边道路分别属于不同的部门,目前遇到问题往往几个部门私下协调,缺乏一个总牵头部门来协调处理。

凌晨加设巡逻执法 效果初显还要理顺机制

凌晨1点,在北广场出口处,督查组发现附近停着交通执法车,几名交通执法队员正在路边巡逻,不时地用对讲机沟通站内旅客的疏散情况。

执法队员介绍,从7月底以来,北京市高度重视南站秩序整顿,协调各部门力量加快旅客疏散,同时增强执法监管。以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为例,派驻了5个执法队轮流执勤。根据北京南站周边黑出租的状况,按照区域、点位精细布置了执法队员进行巡逻执法。

“最晚时执勤到凌晨5点,第二天早上9点又要上班。”执法队员说,他们每天都会在站里及周边巡逻,等待最后一名乘客离开后,再收队。督查组了解到,正在执勤的几名队员年龄大多超过五十岁,天天超负荷工作,十分辛苦。

“南站整治的效果十分明显,今后还要继续完善。人海战术难以持续,需要理顺机制,加强技防,统筹解决,提升群众满意度。”组长辛国斌说。

分享到
来源:央视新闻 | 责任编辑:李建辉
小编最近文章
习总与哈梅内伊会谈时为何这么坐?
任性的亚马逊:别人的退货您留着玩!
逐梦人——“科技财神”李保国
微纪录片《小账本连着大情怀》
一位上海母亲的“绿色心愿”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