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当代愚公八年治荒山 垃圾场变山顶花园

2018-12-20 10:05:20

【文/观察者网 阮佳琪】

从来没有人敢想,原本荒凉脏臭、无人问津的废山,如今能以绿树花海的华丽变身,成为山西太原的一张形象名片。

治理前后对比

而这一切都要多亏一个在“悬崖上栽树的汉子”——张俊平。这位“现代愚公”耗费8年时间,带领工人开山拓土,引水筑路,把原本寸步难行的废弃荒山,改造成山顶花园。

张俊平(左一)在陡峭的山坡上指导工人们植树

无数网友被他锲而不舍的壮举感动,甚至还给他写了《感动中国》式的赞美词。

如今已经61岁的他,带着腿里的2个钢板13个螺钉,仍旧奋斗在治理荒山的第一线上。

“当兵十多年,回来一看到这个山破坏成那样我就着急啊!”

1999年张俊平转业留在山西后,自主创业组建团队承包锅炉采暖项目。因为良好的口碑,当时在太原市和其他地市,他的公司承担了100多个单位的锅炉房。

但张俊平一直有块心病——家乡那座面目全非的山。

从小在太行山长大的他,记忆中那里的景色美得无法用言语形容。可当兵十多载回家一看,山景被破坏得不堪入目。“我一看到这个山破坏成那样我就着急啊!”

这样的焦虑一直持续到2009年,恰逢山西太原市出台生态新政策,鼓励社会资本认养治理荒山。

太原市允许企业在完成80%土地绿化任务的基础上,可以利用不超过20%的土地面积,建设公园配套设施,适度地经营一些开发项目,最终达到山体增绿、企业增效、农民增收的目的。

听到消息,张俊平一大早8点就赶往太原市林业部门,第一个报名认养荒山。双方签订认养协议后,2011年,张俊平承包了太原市西山19000亩破坏严重的荒山。

那里原先是个煤矿,矿一采完,徒留一个大坑,市里的垃圾又没处倾倒,它顺理成章成为太原的垃圾集中站。整个区域内因采矿形成的山体破坏面多达200多处。大型工业废弃物、建筑垃圾场7处,占地2500余亩,地形零乱破碎,水土流失十分严重,森林覆盖率不足10%。

看到这片荒山,张俊平心里不是滋味,誓要将其复原,“好像这块荒山就是我的责任。”

“斗”山“争”水,终金石为开

刚上西山考察时,就像人们说的“鸡不生蛋狗不拉屎”一样,山上一片荒芜,连个人影也没有。刮阵风只会卷起漫天灰沙,下雨天就更要命,山上所有的沟里都积满黑水,恶臭无比。

情况恶劣到只能用一句话形容:风去灰天黑地,雨来寸步难行。

山上还没水、没电、没房、没路,第一次治山毫无经验的张俊平有些束手无策,但很快便理清了思路。

“做什么事都有个步骤,治理荒山先要修路,没路人走不到跟前,自然没法子治理;接着要消除垃圾山,不将内部处理好,就不能还原生态,植树造林;然后要考虑引水,没水种了树也活不成,最后才能引进树种,绿化美化……”

要治山先修路,要栽树先刨坑,说得简单可实际做起来太难了。

西山原本山体破损严重,破坏面大多坡度超过了60°,为了修路,张俊平调来大型机械,将峭壁“削”成斜面,安装上能站人的木栈道。

又因为西山是座矸石山,工人们必须腰上绑着安全绳吊在崖壁上,用接上发电机的电锤一下一下凿坑。一筐筐粪土、一棵棵树苗,再由工人们一趟一趟背上山。

一开始,张俊平雇用当地村民上山种树,可没过几天,工地上就少了一大半人。又过了几天,一个人都没有了。

倒不是嫌工资低,而是在悬崖峭壁上种树,没有村民吃得了那份苦,也没人敢玩这个命。

“傻子才在这里栽树。”高价顾来的村民撂下这句话就走了。但张俊平不放弃,他觉得这点苦不算什么,一点点慢慢来,总有能治理好的那天。

不信邪的张俊平又从外地雇了一批新的工人,自己亲自上阵当施工队长,终于在山体上打出了近190万个树坑。这也让他被人们称为“悬崖上栽树的汉子”,当代“愚公”。

只不过,种上的树还没熬到秋天,就因为北方干旱缺水,一口气死了12万棵,几乎全军覆没。“栽活一棵树比养活一个娃都难。”看着小树的“尸体”,张俊平欲哭无泪。

来来回回种了几次都是小树全部枯死的结果,他向专家请教后决定引水上山。

为了研究自动排水法,张俊平和团队试验了50多次终于成功。不仅解决了山上的干旱问题,还能起到防火的作用。

同时,张俊平还为预防森林火灾,前瞻性地成立了四十多人的消防队。这个西山唯一一家的民营防火队伍,从2012年成立至今,先后帮助周边山林成功灭火20余起。

这一次,西山上的造林成活率几乎达到了100%。太原市政府对张俊平投身绿化事业的行为极为赞赏,奖励了他300万元。

“看到漫山绿格莹莹的,我就心里舒服,感觉幸福。”看着西山的美景,张俊平满心欢喜。

他说,这山上每一棵树都像是自己的儿子,看着它们每天长高,一年比一年高,成就感十足。

“只要还有一分钱,我就要花在西山绿化上。”

从飞鸟绝迹到万物有灵,荒山起死回生。

从2011年开始直到现在,张俊平及其团队治理山体破坏面积近100万平方米(近似于140个标准足球场的面积),治理大型垃圾场超过133万平方米,栽植各种树木460余万株,修建园区道路100余千米,修建水网喷灌系统220千米,修筑蓄水池16座,蓄水能力超过30万立方米,所认养的西山部分,植被覆盖率已由原来的20%提升到目前的80%。

附近的村民梁焕真表示:“瞧瞧现在,山上到处都是种树的人,荒山变绿了,瞅着和以前大不一样了,咱打心眼里高兴。”

工人们在未修复的山坡上继续工作

这一连串的数字都令人惊喜,但张俊平一颗心始终悬着。西山因为破坏得太严重,山体不稳定,容易产生滑坡事故。

今年就因为北方雨水丰富,已经导致3座山头整体垮塌。本来治理好的山,一场雨又毁了,张俊平不免叹到,“当时真觉得有些灰心丧气了。”

虽然目前3个垮塌山头已经修复好,树也重新栽回去了,但张俊平还是一到下雨天就寝食难安,一定要带着全体员工昼夜蹲点观测,及时疏通,监控险情。

“一旦形成泥石流,山下的村子可就遭殃了,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治理荒山的这些年,张俊平没少摔跤,去年(2017年)更是直接摔断腿坐上轮椅。

但他依旧不放心,躺了两个月就拄着双拐就往山上跑,结果因为下地太早伤势没恢复好,留下了病根。

到现在,他的腿里还有2个钢板13个螺钉,“我也不拆了,就带到老了。”

8年下来,张俊平累计投资近6亿元,完成了80%土地绿化的任务,这才有了今天太原市的形象名片——玉泉山城郊森林公园。

但由于入园免费,没有营收,资金投入主要靠自己的公司,目前陷入了后期经费不足的问题,张俊平也正在找其他公司寻求合作。“只要还有一分钱,我就要花在西山绿化上。”

目前,他正在探索转型之路,希望能再用四至五年的时间,按照4A级景区建设标准,完成提档升级,为美丽中国做出一份贡献,还人们一个更加漂亮的玉泉山公园。“不懈怠、不等待,再多栽点树、多造点景,才能不愧乡亲父老,不愧自己的一生。”

就像故事里“愚公”对河曲“智叟”说的那样,张俊平也说:“如果我这辈子干不完,就儿子接着干。儿子也干不完,孙子干,直到它完全变回绿水青山。”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阮佳琪

阮佳琪

睡不够 玻璃心 脾气冲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阮佳琪
专题 >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小编最近文章
当代愚公!荒山8年6个亿终成花园
这一次,网友自发为一个快手主播买热搜
票证时代:一同回忆那个特殊年代
“我烧的竹鼠比王刚好吃,因为他没有感情”
“有些人活着,被你一按就死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