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和时间赛跑,与死神博弈!他们是中国第一“护心跑男”

2018-12-28 16:23:02

【文/观察者网 阮佳琪】

在昨晚(28日)播出的央视新闻中,有一群与时间赛跑的“护心跑男”再度引发了社会关注,他们看似做的是快递员的工作,常年奔波在全国各地医院的路上,可运送的却是一件十足珍贵的物件——心脏

他们就是来自武汉协和医院心外科的中国最拼心脏移植团队,五年来,团队成员争分夺秒运送心源,为患者带来生命的希望,共实施心脏移植手术500余台,居中国第一。

辗转两地护送心源 一波三折险象环生

心脏移植已成为终末期心脏病的常规治疗方式,每年,中国有80万等待心脏移植的患者。

一部名为《护心跑男》的微电影,讲述的就是武汉协和医院心外科心脏移植团队,由副主任刘隽炜带领的小队辗转两地,为一个8岁先天性心脏病终末期的孩子护送心源的真实故事

8月30日晚上18点,刘隽炜正在家里给儿子庆祝生日,与此同时,医院病房里一个名叫“一凡”的8岁男孩突然心跳停止跳动。抢救后,主任董念国下令隔天进行心脏移植,并紧急召集刘隽炜小队即刻出发赶往天津取心。

接到指令,刘隽炜不得不缺席儿子的生日会,立即与团队会合。但由于当时已经没有武汉直飞天津的航班,刘隽炜当下立断先乘飞机前往北京,再转城际高铁到天津。一行人上车后抓紧时间闭眼歇息,因为他们知道接下来还有一场更严峻的战役要打。

凌晨,3人终于到达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连夜看完捐献心脏患者的档案,等待进行取心手术的时候,却被告知家属突然反悔。

就在这一筹莫展之际,董主任一个电话送来好消息:山东济南还有一个潜在性供体。刘隽炜一行立刻前往山东,在31日下午13点07分成功完成取心手术。

但当天下午的高铁、飞机全都没有能够直达武汉的班次,经过医院与航空公司协调,一架原定由济南飞往长沙的飞机临时备降武汉。

16点36分,刘隽炜的团队刚到武汉机场,又立刻坐上救护车向医院冲去。

可就这最后一段路程再遇阻碍。正值下班晚高峰,这辆载有宝贵心脏的救护车被堵在了路上,当时距离移植供心冷缺血不超过6小时的时限,已经只剩下2个小时了

情急时刻,当地交通广播播出这条紧急路况,呼吁附近车辆让出一条生命通道。交警部门也立刻协作,一路鸣笛闪灯,为救护车开道。

下午17点50分,这颗心脏终于送达协和医院,在一凡的体内重新跳动起来,刘隽炜小队的运送用时一共是4小时43秒

看着一凡的心电图再次“跃动”起来,提心吊胆了一路的刘隽炜终于能够缓过劲来。

和时间赛跑,与死神博弈,他们是中国第一“跑男”

作为全国最大的心脏移植中心,武汉协和医院每年平均要做近100台心脏移植手术,像这样惊心动魄的“救命狂奔”,平均每隔3天就要上演一次

据楚天都市报报道,心脏移植手术刚开始开展时,协和医院并没有固定人员护送心脏供体。近年来,随着心脏移植手术日益成为常规手术,医院便逐步建立了一支20多人的特殊团队。

这些医生平时救治患者,一旦获知有潜在移植供体,就得立马出发奔赴全国各地,将一颗颗“救命”心及时安全地护送回武汉,其中四分之三的手术是利用休息时间通宵完成

因为心脏供体从取出到移植的时间一般不能超过6个小时,护送供体必须分秒必争与时间赛跑,这个团队由此获得了“护心跑男”的称号。

唯一能让这群“跑男”慢下来的是,在进行取心手术前,全体手术医护人员的静静默哀。向捐献者表示感谢和崇敬的同时,也体现了敬畏生命的精神。

据介绍,整个团队由副教授等高年资医生组成,每次以3人小组模式出动,主刀医生除负责手术摘取供体外,还负责统筹安排时间、协调交通工具对接等。此外,还有一名体外循环灌注师和一名助手。

供体来源于全国各地,目前“跑男”们的足迹遍及全国20多个城市,一年“奔跑”里程超过20万公里,相当于环绕赤道5圈

这是一张一名“跑男”成员一年的飞行轨迹,密密麻麻的线条足见出行的频次之高、里程之长,这还不包括地面交通如汽车、高铁的路程记载。

“跑男”们每次出动,都要背着三个大箱子,一个放着手术要用到的器具,一个用来装载心脏的箱子,和一个灌注心肌保护液的手摇泵。三个箱子加起来好几十斤重,他们的每一次奔跑,都是“负重前行”。

这些为生命奔跑的医生们,向无数患者奉献着大爱,却因疏忽对家人的照顾而感到愧疚,陪伴家人似乎变成了奢侈品。他们也有疲惫不堪的时候,但更多的时候,他们为自己感到骄傲。

“跑男”们有一个约定俗成的习惯,每台心脏移植手术做完,哪怕再累他们都要等看到心脏在患者身上开始跳动后,才会离开,这一刻就是他们的荣耀时刻。

“我们扛得住身体的疲惫,却难以承受患者的失望。”

武汉协和医院九成以上的心脏供体需要“跨省”转运,小队每一次“开跑”,都要和兄弟科室及十多个单位密切联动,需要克服航班延误、列车满座、道路堵车等种种困难。

每一次取心之旅仍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交织着数不清的泪水与汗水。

2015年春运期间,还有小队到广州取到心脏供体后,为了节约15分钟而放弃了预定车次,提前登上一班火车,在4个小时内三人就蹲在过道小心翼翼地护着器官转运箱。

有位成员去年到浙江取到供心,结果出医院拦不到车,焦急之下拦了辆三轮车,三人挤在狭窄的车厢里护住转运箱。

今年9月中旬,有一个小队还与台风“山竹”展开生死时速较量。在狂风暴雨中,他们在航空工作人员的护送下,一路绿色通道直冲武汉,最终还提前半小时抵达,成功躲过台风。

9月17日,带队的王国华医生发了一条朋友圈

患者于手术隔日拔下气管插管,这意味着患者迎来了“心”生

对于“跑男”们来说,为寻心源东奔西跑在所不辞,最怕的是“空跑”。“我们扛得住身体的疲惫,却难以承受患者的失望。”

今年1月,因为部分城市大雪天气造成多趟列车停运,陈澍医生带领小队费尽周折赶到广州,好不容易取得心源,返程也准点赶上飞机。原本以为十拿九稳,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因天气原因飞机临时转向,备降郑州。

焦虑不已的陈澍多方求助,航班也数次尝试起飞,但仍然失败,一直拖至凌晨1点多,那颗心脏也没法使用了,陈澍沮丧得一夜没睡。

“在供心紧缺的当下,每一颗救命心都弥足珍贵。”武汉协和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主任董念国教授说,虽然器官移植技术已经十分成熟,但取心、护送等一系列环节稍有差池,患者的生命就危在旦夕。“最重要的,莫过于守住一颗心。”

董念国在医院官方微信号上写的诗

在协和心脏移植团队推动下,2016年5月,国家卫生计生委联合六部委印发《关于建立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的通知》,决定建立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为器官护送争取更多宝贵时间。

从心脏转运平均时间上估算,目前的护送时间已经比往年节约了近一个小时左右

人体器官运输专用标志

近十年的奔跑经历,也让“护心跑男”们感慨良多。在护送器官的途中,一些同行乘客从最初的忌讳与不理解,逐渐变得理解与支持,偶尔航班因为等待供心而延误,乘客们也很少有抱怨。

今年第四届中国青年志愿服务项目大赛上,“护心跑男”所代表的“大爱医心,呵护童心”志愿服务项目,也获得了全国银奖。

这部记录了武汉协和医院心脏移植团队故事的微电影《护心跑男》,还在华中科技大学“讲好华中大故事”创意传播大赛中,从91件参评作品中脱颖而出,获得特等奖。

这场以生命为名的接力赛中,全国各地的医生,像协和医院心脏移植团队这样的“跑男”还有许许多多,他们时刻准备抓紧每分每秒,上演生死时速,为一位又一位患者点燃生命希望。

有网友这样评价:此“跑男”非彼“跑男”,收入不如明星“跑男”高,名气不如明星“跑男”大,但他们用自己的努力挽救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他们的职业价值在奔跑中闪光。

与时间赛跑,和死神博弈,这是中国真正的“跑男”。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阮佳琪

阮佳琪

睡不够 玻璃心 脾气冲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阮佳琪
专题 > 暖心闻
暖心闻
小编最近文章
一颗心脏,让他们辗转20城狂奔20万公里
一场就职典礼,高雄人赚疯了
西方人一定没想到,圣诞老人在中国变成了…
因这话立志从军 汶川地震少年10年后找到志愿者
当代愚公!荒山8年6个亿终成花园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