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欧美同学基金会被民政部处罚停止活动一个月,这已不是第一次了

2019-01-16 09:11:20

【观察者网 综合报道】1月15日,中国民政部网站发布一则通告:民政部依法对欧美同学基金会作出停止活动一个月的行政处罚。

截图来自中国民政部网站

通告称,经查,欧美同学基金会未按规定接受年度检查,违反了《基金会管理条例》第三十六条、《基金会年度检查办法》第三条、第四条的规定。

根据《基金会管理条例》第四十二条第一款第五项、《基金会年度检查办法》第十条的规定,民政部决定对欧美同学基金会作出停止活动一个月的行政处罚。同时,依据《社会组织信用信息管理办法》的规定,自行政处罚决定生效之日起,民政部将其列入社会组织严重违法失信名单。

《基金会管理条例》第三十六条

行政处罚已不是第一次

另据观察者网查询发现,早在2018年3月14日,民政部网站就曾刊登一条通告称,民政部对欧美同学基金会作出停止活动三个月的行政处罚,并将该会列入社会组织严重违法失信名单。

处罚理由是,基金会在开展募捐、接受捐赠以及使用财产等活动中,存在不符合章程规定的宗旨和公益活动的业务范围的情形,违反了《基金会管理条例》第二十五条、二十七条的规定。

截图来自中国民政部网站

据公开资料显示,欧美同学基金会于1989年6月由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时任欧美同学会第一常务副会长伍修权发起成立。但后来,该基金会与欧美同学会脱离了关系。2016年底中国民政部公示第二批在民政部登记的基金会2015年度年检结果,有11家年检不合格,欧美同学基金会就是其中之一。

2018年1月,中国民政部公布《社会组织信用信息管理办法》,建立了社会组织活动异常名录和严重违法失信名单制度,将有“被列入活动异常名录满2年的;弄虚作假办理变更登记,被撤销变更登记的;受到限期停止活动行政处罚的;被司法机关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被登记管理机关作出吊销登记证书、撤销成(设)立登记决定的……”等情形之一的社会组织列入严重违法失信名单。

公益组织领域专家何国科曾表示,社会组织一旦被纳入失信名单后,将对其运营发展造成重大影响。首先,不能享受守信激励的各项措施,《关于对慈善捐赠领域相关主体实施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中规定,列入失信名单的社会组织,不能享受26项来自政府各个部门的优惠和便利。第二,纳入重点监管对象。第三,《社会组织信用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民政部门直接不给予资金资助,不向其购买服务,也可以建议其他政府部门采取同样行动。第四,不授予相关荣誉称号。第五,作为取消或降低社会组织评估等级的重要参考,根据《慈善组织公开募捐管理办法》规定,申请获得公开募捐资格的条件中,慈善组织评估等级需要3A以上,否则将对公开募捐资格造成影响。第六,取消非营利组织免税资格,相当于社会组织最大的制度优势被取消。第七,实施备忘录的各种惩戒措施。

一个28年老基金会的挣扎

事实上,除了去年民政部作出的行政处罚,欧美同学基金会面临的问题远不止于此。2017年2月8日,民政部主管媒体《公益时报》刊登一篇题为“欧美同学基金会:一个28年老基金会的挣扎”的文章,对该基金会前世今生做了详细介绍,试图还原其正在面临的问题和困境。

文章称,2017年1月5日,民政部发布基金会2015年度检查结论公告(第二批),与此前12月份发布的拟定结论相比,不合格的基金会少了3家,但欧美同学基金会并不是三家之一,仍是不合格。

根据中国社会组织网资料,这家成立于1989年6月的基金会,已经连续3年没有拿到“合格”的年检结论:2012年合格、2013年不合格、2014年基本合格、2015年不合格。过完春节上班再搜索欧美同学基金会官网,显示“该网站因主机过期暂时无法访问”。

成立近28周年的欧美同学基金会,与最初的基金会发起方欧美同学会的关系已经非常疏远;在2004年《基金会管理条例》颁布后,换证工作拖了8年之久,直到2012年才完成换证,称之为“僵尸基金会”也并不过分。2012年之后,基金会重起炉灶,但显然,重启后的三四年,不太顺利。

民政部2004年度基金会年检结果公告(部分)

· 第一次重新登记遇阻

1989年,中国有140家基金会(基金会中心网数据),中国扶贫基金会、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等都是在这一年成立。当年6月,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中国人民解放军原副总参谋长、时任欧美同学会第一常务副会长伍修权发起成立了欧美同学基金会,在民政部注册登记为全国性公募基金会。

根据2014年出版的《欧美同学会简史》记录,欧美同学基金会的主要任务是秉承欧美同学会的宗旨,为团结新、老留学生积极开展海内外联谊活动、科技文化交流活动,筹集、管理和使用资金。成立后,先后举行了向亚运会捐赠书画、接待苏联民间歌舞团来华演出等活动。

1989年10月,国务院发布《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随后几年对社团进行了清理整顿和复查登记工作。欧美同学基金会在重新登记时遇到了问题。第八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时任欧美同学会会长卢嘉锡亲自前往民政部商谈此事,登记问题后来得到初步解决。

· 与发起方脱离关系

“后来,这个基金会与欧美同学会脱离了关系,欧美同学会重新发起设立了一个基金会。”——《欧美同学会简史》。重新发起的就是2007年在民政部注册的中国留学人才发展基金会。1992年欧美同学会的行政挂靠单位为国家教委,后来由中共中央统战部代管。这一早一晚两家基金会的主管部门也分别是教育部和统战部。

从负责人职务来看,欧美同学基金会的首任理事长伍修权曾任欧美同学会常务副会长,欧美同学基金会第二届理事长柴泽民曾任欧美同学会名誉副会长(1986-2003),后来的理事长郭洪祥、吴华及现任理事长李春江则没有欧美同学会理事会职务。

在欧美同学会2011年版本的章程中,第十七条为:加强与欧美同学基金会的联系,筹集开展留学生工作的基金。基金会的理事长由同学会会长推荐。此前的章程和2014年新修订的章程中均没有这一条。2014年,欧美同学基金会的年度工作报告上,重新将欧美同学会列为“基金会的关联方”,关系是发起人。

欧美同学会的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欧美同学基金会与同学会已经很多年没有什么关联了。直到2016年,双方有了合作。由欧美同学会主办的首届中法文化论坛,欧美同学基金会是协办方之一。

· 第二次换证,拖了8年

2004年,《基金会管理条例》颁布后,此前已成立的基金会应按规定申请换发登记证书。欧美同学基金会的换证工作拖了8年,直到2012年才完成。

一家20多年的老基金会,面临着与以往完全不同的公益环境。2012年欧美同学基金会重整旗鼓,增补了年轻理事,此前2011年基金会换届时,理事会平均年龄达74岁。此外,建立了内部管理制度;开通了官网;在前任秘书长把持所有印章、不交出原有银行账户账号的困难情况下,清理和注销了基金会原在工商行的账户、账号,重新申请和批准在中国银行设立账户和账号。

基金会的2012年度总结中这样写道:还没有来得及与如欧美同学会等单位和部门沟通,有待下一步行动见实效。募集基金和开展项目只是在谋划中,已开展的项目还欠管理,暂未见成效,也有待在未来工作中克服和努力。

左三为欧美同学基金会现任秘书长李海峰

2012年基金会的业务活动情况数据全部为0。2013年11月召开的理事会上,调整了基金会组织结构,由代理副理事长、常务副秘书长李海峰代理秘书长职务,李海峰向理事会做出承诺,并签订了协议书,在责权利相对匹配的情况下,如在规定的时间内不能兑现承诺,欧美同学基金会将视实际情况免除李海峰秘书长职务。具体是什么承诺,不得而知。

2013年度,接受捐赠情况依然为0,行政支出超过年度总支出的90%,年检不合格,接到了民政部的整改建议书。

· 情况依然不理想

2014年,基金会有了包括秘书长、出纳、办公室主任等在内的7名专职工作人员,设立了4个专项基金,捐赠收入460万元。其中最大的捐赠300万来自北京深泉投资策划有限公司,李海峰是股东之一。

举办的活动包括捐助公安民警英烈子女、设立贫困学生奖学基金、与卫生部合作“中美健康峰会”,与道路安全协会合作“安全行 中国首届道路交通安全公益微电影大赛”活动等等。

2014年基金会年检结果是基本合格。从2015年年报的总结可以看到,民政部对该基金会提出的几个方面的意见,包括年末净资产应达到《基金会管理条例》第八条的规定,在相关报刊登载活动报道、公开年度报告,基金会相关负责人应符合《中共中央组织部关于规范退(离)休领导干部在社会团体兼职问题的通知》规范退(离)休干部兼职行为的规定等。

2015年新增加了4个项目:《明解增和千家诗注》项目、光明奖学金、中华文化专项基金、中小企业发展专项基金。尚未看到一个明确的发展方向。

2015年,基金会召开了5次理事会,前4次出席人数都没有达到2/3,许多老同志因身体原因无法参加。这一年,原理事长郭洪祥、副理事长潘维煌、蒲伦昌因已经超龄,集体卸任理事长、副理事长和理事职务;监事伍一曼和其他5名理事,裴景峰、胡有萼(已去世)、苏豁达、贾春增、曹冶为党政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退(离)休干部,按照《中共中央组织部关于规范退(离)休领导干部在社会团体兼职问题的通知》规范退(离)休干部兼职行为,做出整改,同时卸任理事、监事职务。

该年度捐赠收入中的500万大额捐赠来自董立三,用于设立中华文化专项基金。该专项基金2015年的捐赠占年度捐赠支出的10.38%,捐赠对象北京市雅伊阁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是董立三。

从捐赠来源上看,作为一家全国性公募基金会,欧美同学基金会的捐赠收入几乎全部来自企业和个人的大额捐赠,日常的小额捐赠微乎其微。显然还没有学会向公众募捐的能力。基金会工作人员只有行政或管理职能人员,除了财务、办公室、网络管理外,也没有专门的筹资和项目运作人员。重新启动后的基金会连续三年没有拿到年检合格,对基金会工作团队来说也是不小的压力。

面对又一个不合格结果,新的整改意见,还要继续挣扎下去。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依法治国
依法治国
小编最近文章
三大败将“入阁”,蔡英文的“复仇者联盟”来了?
王金平终于露口风:是否参选2020,农历年后宣布
厦门招台籍助理 陆委会炒作“统战”
“陕北千亿矿权案”究竟什么来龙去脉?
西安出台新建住宅全装修政策,为何网友怨声四起?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