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甘肃女孩被打事件:涉事男生3年未见过父母,称事发时无老师

2019-01-17 07:50:12

北京头条客户端1月16日消息,孙女金凤(化名)在学校受伤一个多月后,1月16日下午,80岁的赵玉海(化名)终于决定去马西西家坐坐。

60岁的马西西,住在离赵玉海家只有100多米的地方。据官方通报,2018年12月14日下午,马西西7岁的大孙子马冉(化名)和另外一名同班男生,对金凤进行了伤害,此事随后在网上引发关注。

出事前,赵玉海和马西西算是朋友,出事后,两个人的关系变得有些尴尬,彼此递了烟,闷头抽着。马西西的孙子马冉一个劲儿地守着电视看,而赵玉海的孙女金凤现在还在医院继续观察治疗,两个孩子的父母平时都无法照顾孩子,爷爷奶奶只能承担起照看的责任。

目前,8岁的金凤仍在当地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现在相关部门已给孩子安排了心理老师辅导,“作为家人,我们希望能把她受到的伤害降到最低,以后还能变成一个开朗的孩子”,金凤的二姑说。相关部门表示,下一步会与家属共同协商小金凤未来的上学等教育问题。

受伤害的8岁孩子

甘肃省庆阳宁县和盛镇杨庄小学现在已经放寒假,大门紧闭,一栋二层的主教学楼矗立在正中央,教学楼的一侧是教职工宿舍,另一侧是卫生间和操场。学校平日里有不到10名老师和30多个学生,金凤所在的一年级共有7个孩子,他们都是2018年9月刚入的学,7个人的数量在各年级中已经算是多的。

2018年12月14日下午,8岁的金凤就是在学校教学楼一层的一间教室,被同年级的两名男生用扫帚捅伤身体,根据庆阳市宁县公安局、教育体育局在1月15日的通报,两名男生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怀疑同班同学金凤偷拿了一块橡皮,并借另一男生的一元钱未还”。

事发的杨庄小学 本文图均为 北京头条客户端 图

不过对于事件的发生,金凤的家人却有自己的看法,他们曾觉得事情的起因或许是因为一支口红。

金凤的爷爷赵玉海说,2018年12月14日当天,金凤从学校回来后便一直哭,说是班里的语文老师口红丢了,认为是金凤偷的,“我当时急了,问金凤到底是不是她拿了老师的口红,金凤说不是的,我把她的书包倒了过来,倒出了里面的所有东西,还翻遍了她身上的口袋,确实没找到。”赵玉海说,“后来我就带着金凤去了学校,老师一直认定口红是金凤拿的,我性子比较急,就和老师吵了起来,后来我说算了,这学校不要来了,就把金凤带回了家。”

随后,学校给赵玉海老伴儿打了电话,说学校下午还有课,把孩子带走怎么行,赵玉海76岁的老伴儿便带着金凤再次来到了学校,“但是那位女老师依旧和我要口红,为这事我在她的办公室里站了1个多小时。”赵玉海的老伴儿说,“我问老师说口红多少钱,不管是不是金凤拿的,我们赔,那老师说不要钱,她只要自己的口红,我后来实在气不过就离开了学校,金凤继续在学校上课。”

孩子送医后家长选择报警

再次见到孙女金凤时,金凤已经受伤了,当天下午她一直下体流血,下午4点多学校放学,另一位同村孩子的家长看到金凤这一情况,赶紧用自行车载上了她,并把金凤送回了家里。

“孩子平时就特别内向,当天我和老伴儿正在打玉米粒,家里养了猪,这些都是要做猪饲料的,不能迟,就没有时间去接金凤,她一个人回来后就直接钻进了厕所,什么也没和我们说。”金凤的奶奶说,后来自己发觉不对劲儿,跑进厕所才看到孙女一直在流血,她赶紧叫上了家里人,把金凤往医院送。

马西西和赵玉海走在村子的路上

金凤的爷爷找来住在同村的自己的女儿,也就是金凤的姑姑们帮忙,“看到孩子这种情况,我们就赶紧把孩子往医院送,先是送到了镇上的医院,人家说流血太多不敢收,随后又往庆阳市里的医院送,医生还是说治不了,当晚9点多,我们赶紧包了一辆面包车,往最近的大城市的大医院送。”2018年12月15日凌晨2点,金凤被送到了西安市儿童医院,当时,她已经休克了,5点,金凤被送进手术室,一个多小时后手术结束。

“孩子昏迷前,断断续续给我们说了学校的事,说是被同学欺负了,我们自然就想到了当天老师说孩子拿走了口红的事情,感觉可能是老师找其他同学对孩子进行了报复。”金凤的二姑说,“孩子去西安前,我们找了学校的校长,校长给了我们500块钱就再也没说啥,后来孩子在西安住院,学校派人过来看了。”

在事发当晚9点多,在金凤被送往西安后,赵玉海选择了报警,“第二天早晨8点,警察到了我家,做了一些询问,还带走了金凤用来擦血的纸。”

金凤的爷爷和二姑坦言,孩子以前在学校的时候,确实也有拿过别的孩子东西的行为,“每次我们知道以后都会管教她,而且她之前是拿同学的东西,老师的口红她应该不敢动的。”

2018年12月17日,金凤从西安儿童医院出院,继续回和盛镇的医院接受治疗,期间断断续续出过几次院,今年1月11日,她还去参加了学校的期末考试。

事发之后,警方、学校以及当地教育主管部门曾经多次和金凤的家里人进行过沟通。本月15日的官方通报显示,金凤的受伤,和女老师丢失口红之间,似乎没有太多的联系,两个捅伤金凤的孩子,被责令监护人严加管教——“公安部门查明全部事实后,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二条、第八条之规定,涉事马某某、赵某某因年龄未满14周岁,不予处罚,责令马某某、赵某某监护人严加管教,并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马西西和孙子马冉在看电视

7岁的马冉(化名)是伤害金凤的两名男孩之一,他一双大大的眼睛,个头看上去比城里的同龄孩子要矮一些。“马冉小朋友在2015-2016年度第一学期中被评为好孩子”,家里的墙上,挂着他在幼儿园时期得到的奖状。

马冉贴在家里的奖状

事发当天,金凤曾经和家里人说过,是马冉和别的男生伤害了自己,金凤的家里人去找过马冉的爷爷马西西,马西西承认确实是孙子做的,并拿出了100块钱想给金凤的家人作为补偿,但是金凤的家人并没有收下。

“我当时一听,就把孙子狠狠地揍了一顿。”当着赵玉海的面,马西西脸上勉强应付着微笑,眼圈却突然有些泛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愧疚。

在这个家里,只有马西西和两个孙子一起生活,马冉7岁,是他的大孙子,小孙子今年只有5岁,“一个上幼儿园,一个上小学,每天要接送他们上学,还要给他们做饭,最近这一年时间,我感觉像过了三年。”60岁的马西西说。

学校老师对马冉的评语

马西西只有一个儿子,也就是马冉的父亲,已经三年没回过家了。“儿子7年前结婚,结果媳妇儿在4年前跑了,说这个家里穷,就去外面打工去了,儿子后来也走了,三年没有和家里联系,过年也不回来,我现在都不知道他在哪儿。”马西西说,“家里有十几亩地,我自己种了些麦,自己吃,为了养两个孙子,老伴儿现在在武汉的饭店打工,一年能挣下两万多块钱,给我寄回来,我负责照看两个孙子,今年春节老伴儿没买上回来的火车票,说是要留在武汉了,春节就我带着两个孙子过。”

放寒假之前,马西西的两个孙子一般下午4点多就放学了,“只要有电视,他俩就都老实着呢,回家了就不写作业不看书了,我也不认字,能给他俩把饭做了就不错了。”马西西说。

上小学的第一个学期,马冉的成绩并不理想,庆阳市学生综合素质评价手册上记着他的成绩,语文37分,数学29分,老师给他的评价是“你是一个学习很慢的学生,上课不能专心听课,家庭作业完成不及时,但你非常努力,望继续加油。”

见到不熟悉的人,马冉还是有些抑制不住的兴奋,但是他并不愿意说那天在教室里发生的事情,只是承认,当时教室里确实只有他、金凤和另外一个男生。

“我以后会好好听话的。”记者临走时,马冉说。

受伤害女孩家中贫困

“我都80岁了,就一个儿子,留下金凤这一根苗,我是真的不想她受到伤害。”赵玉海说。

金凤平时和赵玉海住在杨庄村,赵玉海在杨庄村有两个住处,一个是30年的老屋,由于是贫困户,五六年前,村上给他又分了一栋二层的楼房,不过赵玉海一般都住在老地方,“因为猪养在了那里,晚上要有人看着,而且那里有炉子,也暖和一些。”赵玉海说。

金凤的爷爷赵玉海在家中

金凤平时和爷爷住在屋子里的炕上,白天一般不生火,只有到了晚上炕烧起来才会暖和一些,屋子里没有可以用来写作业的桌子,“娃放学了也不写作业,就到处玩玩,她成绩不好,很内向,因为家里没有人给收拾,平时穿的看上去脏脏的,在学校也容易被欺负。”金凤的二姑说。

金凤的爸爸今年40岁,照村里人的说法,他头脑有些“不灵光”,只会做做简单的农活,连照顾自己都很困难,7年前,金凤的妈妈回到娘家,又寻了一户人家,金凤被留下和爷爷奶奶还有爸爸生活,金凤的爷爷奶奶后来又领养了一个男孩,但是孩子逐渐长大后他们才发现,孩子的眼睛看不到东西,后来只能送到盲人学校。

为了维持生计,金凤80岁的爷爷和76岁的奶奶只能养了十几头猪来维持每年的生计,头脑“不灵光”的儿子偶尔可以帮帮忙,“最近今年猪卖不上价,生活也挺困难的,一大家子人一年能赚上两万块钱就很好了,我们现在是贫困户,每个月还会有一部分的补助金。”赵玉海说。

提到学校的事情,小金凤还是会有一些害怕,家里人也在尽量避免让她再谈起这类话题,“不知道过完年,孩子要去哪里上学,原来的学校可能是回不去了。”金凤的二姑说。

相关责任人被罚, 女孩接受心理辅导

16日下午,金凤的爷爷赵玉海去了马西西家,两位老人相互抽着烟,彼此并没有对对方太多的抱怨,“我是监护人,但是孩子在学校发生了这事,我确实也没办法,孩子上课的时候,旁边咋就没个老师呢。”马西西说。

据了解,两个男孩伤害金凤的时候,是当天下午的体育课,这节课由学校的副校长兼任,而相关的责任人,已经受到了处罚——“免去宁县和盛镇杨庄小学杨德荣校长职务,给予警告处分;免去宁县和盛镇杨庄小学副校长李吉红副校长职务,给予记过处分;对宁县和盛学区主任段志伟告诫约谈,并责令向县教育体育局作出深刻书面检查。”

赵玉海说,自己从来没进过学校的门,如果不是因为这次出事情,他也不知道孩子的老师是谁,“我岁数大了,这些年总感觉自己力不从心了,但是为了孩子,总还得挺着。”赵玉海说。

根据庆阳市宁县公安局、教育体育局通报,“该事件暴露出宁县在学校管理和未成年学生思想道德教育方面存在薄弱环节,县委、县政府责成教育主管部门在全县中小学深入开展学校管理和学生思想道德建设排查整治,坚决消除各类隐患。”

宁县教体局局长张克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目前当地一方面是做好家属安抚工作,另一方面是做好受伤女孩治疗工作。关于金凤家属担心的后续上学问题, 杨庄村村党支部书记贺丙乾告诉北青报记者,待孩子康复后,村委会会与家属商议金凤下一步的上学问题。

金凤的二姑说,现在相关部门已经给孩子安排了心理老师辅导,会陪孩子聊聊天,玩些游戏,孩子的状态看上去要比事发时好了很多,“作为家人,我们希望能把她受到的伤害降到最低,以后还能变成一个开朗的孩子。”

(原题为《伤害女童的男生三年未见过父母 称事发时无老师》)

分享到
来源:北京头条客户端 | 责任编辑:何书睿
小编最近文章
韩国载198人高铁全部脱轨 14人受伤
高雄4小时连发两枪击事件 19辆车街头互撞
郝龙斌宣布参选国民党主席:不忍党一天天走下坡
今年最佳扣篮,可能属于这名16岁男孩
妹子自打玩了游戏,就变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