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3·15晚会曝光企业完整名单!电商火速把涉事辣条下架…

2019-03-15 20:41:26

央视新闻3月15日消息,今年3·15晚会的主题是“共治共享,放心消费”,聚焦产品质量,售后服务,互联网消费等领域,曝光行业内幕和消费“潜规则”。

(报道详情主要来自北京青年报-北京头条、山东网、央视网等)

本次晚会围绕以下8大消费事件展开报道:

医疗垃圾黑色产业

危险的辣条

“化妆”的土鸡蛋

缺德的智能骚扰电话

资质证书岂能如此挂靠

不卫生的卫生用品

售后服务套路多 明修暗骗躲不过

“714高炮”要钱更要命

第一案:医疗垃圾变身塑料玩具

河南、山东、陕西等地的农村存在“黑医疗废物加工点”。这些没有任何资质的处理点正在将输液管、血包等塑料被制成破碎料,每吨破碎料能换取千元收益。这些破碎料被做成塑料再生料。然后变成日用品、玩具进入市场。

按照我国《医疗废物管理条例》以及相关规定,输液瓶、输液袋必须有相关资质的单位才能回收处理。输液管、一次性注射器等属于医疗废物,必须交由有相关资质的单位集中焚烧等无害化处置,不能重复再利用。但是这些“黑医疗废物加工点”没有相关资质。

除了输液管,这些废料中还有注射器、血包等多种医疗废物。这些本应该被集中无害化处置的医疗废物,在这里,却同样被加工成了破碎料等待出售,负责人告诉记者,附近村子里有好几家在加工输液管破碎料,每月加工量二、三十吨,差不多相当于一个中等城市医疗机构每月产生的废旧输液管总量。

在河北保定的几个废旧塑料市场,医疗垃圾破碎料,甚至输液管等医疗废物,在这里被随意买卖。明知有危害,但是由于每吨破碎料可以赚取千元左右的利润,一些从业者仍然不惜铤而走险。

河北保定,这家工厂大门紧锁,走进厂房,里面堆放着大量破碎料,老板介绍,这些原料都是由输液瓶、快餐盒等破碎料混合而成,中间还夹杂着一次性注射器碎片。???

这些破碎料经过简单加工,就变成了这种白色塑料颗粒,业内俗称再生料。

记者在多地调查发现,不少地方都有专门用医疗垃圾破碎料加工再生料的工厂。

河北省沧州市再生颗粒加工作坊蒲老板:河北做吊瓶料的是比较多,应该有几十家吧。

这些输液瓶、输液袋等医疗垃圾,甚至夹杂着一次性注射器等医疗废物做成的再生料,由于药物残留无法彻底清洗干净,相比新料,再生料颜色会发黄、发灰,那么,这些带有药物残留的再生料,最终被做成什么产品呢?

河北保定几家做再生颗粒的老板告诉记者,他们这里生产的再生颗粒,大部分被下游企业加工成塑料网袋。

河北省任丘市网袋加工厂负责人:“这儿一般都是一半新料一半旧料”。负责人告诉记者,别看工厂规模不大,每天生产的蔬菜网袋数量高达10万多只,行销全国各地。

由于这样的再生料韧性好、价格便宜,除了蔬菜网袋,很多塑料制品都会用到,生产出来的产品可谓五花八门。篮子、洗脸盆、卫生盆。

山东临沂这家企业,主要生产各式的儿童玩具,负责人承认,这里做儿童玩具经常会用到废旧医疗再生料。

国家规定,即使是那些没有被污染、可回收利用的废弃物,医院也必须与再生资源回收单位做好交接、登记和统计,确保处理流程安全可追溯。然而,本应当受到严密监管的医疗废物,却从医院流到了市场,从废旧输液袋、注射器变成了日用品和玩具。这条产业链很长,涉及的地域很广,涉及的监管环节也很多。这就更加需要各级政府和监管部门真正担当起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让违法者在阳光下无处藏身。

“辣眼睛”的辣条生产车间

辣条这种零食在青少年特别是中小学生中间备受追捧。很多学校附近的摊点、商店都成了辣条的销售网点。可是,在它香浓的口味、刺激的口感背后,又藏着什么秘密?

央视记者近日在河南开封市公园路东街小学附近看到,在距离学校门口仅一墙之隔的小卖店里,各式各样的辣条每天都在这样销售。每当放学,小店里就会挤满小顾客,挑选着各色辣条食品。记者注意到,为了便于销售,这些辣条无论什么品牌,统一按照包装袋的大小,被分为“5毛”、“1元”两种。孩子们挑好了辣条掏钱结账,熟练的样子一看就知道这不是第一次购买这种食品。

辣条生意红火的,不仅是小学校门口的这一家,在开封市另一所小学校门口的小超市里,辣条同样销售火爆。

这里是河南开封市公园路东街小学校门口,两家小卖店就开设在校门口两侧几米远的地方。小卖店的摊位左右包抄,几乎把学校大门团团围住。

这里是河南省开封市汴京路小学,在校门口20米范围内,竟聚集着4家小卖店。辣条无一例外地成为了这些店里主角儿。

为了更真实的了解辣条的生产情况,记者按照“虾扯蛋”品牌辣条包装袋上的地址,来到了位于河南省开封市兰考县城关乡高场村。经过多方打听,在距离高场村几公里外的一片田野里,记者才找到了这家企业。

在企业工作人员带领下,记者未经过任何消毒措施就进入了食品生产车间。刚进入车间,浓重的辣条味扑面而来。

生产线上被膨化后的面球四处飞溅,生产车间地面上,满地粉尘与机器渗出的油污交织在一起。搅拌桶上也满是油污,搅拌机旁边几米远就是水池。水池墙壁上到处是黑色污点,水池里白色水桶上、桶边上,水瓢上都覆盖了厚厚的污垢,一滴滴水正在从水龙头生锈的接口不断渗出,落在下面的水桶里。

配料车间是这家工厂保密级别最高的区域。一般情况下,外人是绝对禁止进入的。工作人员给记者介绍,一款辣条是否好卖,关键是如何调配出独特的味道。

工作人员承认,虽然包装上醒目地印着虾和蛋,但其实“虾扯蛋”辣条里既没有虾,也没有蛋。除了面粉,就是各种调味用的添加剂。

在配料车间里,记者看到地上摆放着单双甘油酯脂肪酸、三氯蔗糖,甜味剂、增味剂、保鲜剂、着色剂、防腐剂等大大小小十几种添加剂,这些添加剂经过混合后倒入这个滚筒里进行充分的搅拌后,就被混合进了辣条。

在开封市尉氏县大营镇檀头高村的一家名为欧飞的辣条生产厂,如果不是在门口闻到浓烈的辣条味道,很难想象,眼前这个既没有招牌,看上去跟普通农家院没有任何区别的院子,居然隐藏了两家辣条生产企业。走进一间生产车间,记者看到,膨化机前地面上堆满了被烤糊的面团,远处地面上黑乎乎像炭一样的污物散落一地,传送辣条的机器上沾满了油污,现场生产环境十分的污浊。这位姓欧阳的老板介绍说,目前他们正在生产的“亲嘴牛筋”销路很好。

记者在调查时发现,2015年至今,国家及各地方食药监局共通报了数百起问题辣条,其中大部分产自河南、湖南等地。

这是里湖南省岳阳市平江县,“辣条发源地,湖南平江”这样醒目的招牌,随处可见。

这款“爱情王子”辣条是由平江县三阳乡万古村“钧力食品”厂生产的。在生产车间记者看到,面粉被膨化后拉成丝。由于自动抽丝的机器出了故障,面筋丝在运转中断裂,掉落在了地上。这时,一名工人顺手抓起落在地上的面筋丝,放到了机器里,整个过程中,面筋不断在地上拖动,严格的食品生产卫生操作规范,在这里形成了一纸空文。

这款“黄金口味棒”辣条是由平江县安定镇浮潭村的味泉食品公司生产。在包装车间里,辣条颗粒堆满整张桌子,电子秤、脏兮兮的抹布就和辣条堆在一起。工人们即没带口罩,也没带手套,一双双油腻腻的手,将一粒粒辣条装进了包装袋。

针对近些年辣条生产“黑工厂”、“黑作坊”违规使用各种添加剂,菌群超标等质量问题,2018年4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开展校园及周边“五毛食品”整治工作的通知》,食品药品监管部门要严厉查处生产经营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食品、“两超一非”等违法行为,坚决取缔无证生产“五毛食品”的“黑窝点”“黑作坊”。涉嫌犯罪的,要及时移送公安机关,并会同公安机关追查涉案产品销售流向,捣毁生产源头,切断非法生产经营食品的利益链条。

就在“虾扯蛋”辣条被曝光后,观察者网讯查询发现,目前京东、淘宝已搜索不到该产品。

土鸡蛋为何要“化妆”?

北京青年报记者在今晚举行的央视3·15晚会上获悉,“化妆”出来的土鸡蛋成为了曝光对象。

在超市里标称土鸡蛋、柴鸡蛋、笨鸡蛋的还真是不少,价格比旁边的普通散装鸡蛋高出不少,有的甚至高出一两倍。销售员都在强调,这些鸡蛋比普通鸡蛋价格卖得高,是因为鸡的养殖过程很特别,不是现代化笼养,而是自然散养,喂的不是合成饲料,而是五谷杂粮。但事实上,这些土鸡蛋的红蛋黄都是“染”出来的。

在网络购物平台,土鸡蛋、柴鸡蛋同样不少,这种山海味道土鸡蛋,宣称橡子树下散养,所有的鸡都是在“林间散养,自由觅食,一辈子生长在橡子树下,只吃这种野生绿色饲料”。

在武汉市一家大型超市,销售人员为了突显她们所销售的土鸡蛋比普通鸡蛋要好,甚至现场拿出两枚鸡蛋作起了对比实验,土鸡蛋与普通鸡蛋的蛋黄颜色果然差别很大。

湖北莲田食品开发有限公司,销售的鸡蛋产品有乡村土鸡蛋、农家鲜土鸡蛋、纯生态鲜土鸡蛋、莲田鲜土鸡蛋等各种土鸡蛋。

公司负责销售的武经理,带记者来到了该公司的一家合作养殖场。在这个养殖场记者并没有发现散养的鸡。养殖场的大棚里,一排排铁笼养满了蛋鸡。湖北省莲田食品开发有限公司武经理:我们都是工业化规模化的,笼养。

虽然没有散养的鸡,但是记者在该养殖场的库房里看到,用来装鸡蛋的箱子上却写着农家土蛋、优质土鸡蛋等字样。

莲田食品开发有限公司合作养殖场负责人称用一种红色物质把鸡蛋变红。

这个红色的物质究竟是什么呢?记者在包装袋上看到,这是一种叫作斑蝥黄的饲料添加剂。

在原农业部发布的第2045号《饲料添加剂品种目录(2013)》中,(斑蝥黄)是可以作为着色剂在家禽饲料中添加使用的。

这里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这种添加剂对使用量没有具体限制,只要在适当范围内,不会影响人体健康。

虽然销售的并非名副其实的土鸡蛋,但莲田公司并不担心被市场监管部门发现。因为国家根本没有土鸡蛋、柴鸡蛋等相关标准。

而商家利用注册“鲜土”商标再加上这番别有用心的设计,鲜土牌鸡蛋,就这样变成了农家“鲜”土鸡蛋。

而神丹公司这款好土鸡蛋也是类似情况,原来“好土”其实是商标名称,这个好土鸡蛋,实际上是好土牌鸡蛋。

记者在全国多地鸡蛋产区调查发现,不少从业者都在将普通鸡蛋包装成各种名目的土鸡蛋、柴鸡蛋等,高价销售。其实就是普通蛋,价格就是翻了1倍到2倍3倍。

打骚扰电话,用上了智能机器人

骚扰电话让大家深恶痛绝,监管部门的打击力度也不可谓不强,可为什么还是依然屡禁不绝,甚至还玩起了高科技。在今晚举行的央视3·15晚会上就对此进行了曝光。

在一家楼盘售楼处,从业者告诉记者,这里正在用电话向客户推销他们新盖的楼盘。但令人诧异的是,记者并没有看到有人在拨打电话。

中科智联科技有限公司王经理:“就是说你今天开启了任务,你可以结束时间,你可以设到一百年以后。”他们用的是机器人,即使停电一样在拨打。

原来这里是在用机器人拨打骚扰电话,以前人工外呼的传统拨打方式已经被逐步淘汰了。这里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是以每个3000元的价格从中科智联科技有限公司购买的外呼机器人。记者来到了中科智联公司,负责人王经理表示,他们的智能机器人很受电话营销公司欢迎。

公司王经理介绍,这套系统是专门为电话营销公司研发的。有不少技术公司都推出了机器人群呼系统。壹鸽科技有限公司的业务人员向记者演示了机器人如何拨打骚扰电话的。

电话里机器人的语音果然可以做到跟人工客服一模一样。平时接到的骚扰电话很多都是这种智能机器人拨打出来的。

陕西易科芯人工智能有限公司声称是“西北人工智能语音营销系统领域的领导者”,为骚扰电话提供智能外呼是其主要业务。

为了提高骚扰电话的吸引力,公司特意配备了专业的录音棚,模仿多种人的声音。

记者走访了多家提供外呼系统的公司,发现利用智能机器人拨打骚扰电话正在逐步替代传统的人工外呼,骚扰电话的呼叫量大幅提升。”

2018年7月,工信部等十三部门联合整治骚扰电话,重点对商业营销类、恶意骚扰类和违法犯罪类骚扰电话进行整治,合力斩断骚扰电话利益链。

为了逃避监管,一些机器人研发公司可谓挖空心思。

中科智联科技有限公司王经理称,这个叫硬件透传。“实际打出去的号码不是你提供给我的号码,我只是把它显示成你给我的号码,就是我们把它给改了。

中科智联科技有限公司王经理:“你那张卡里边,是查不到你任何通话记录的,没有一分钟、一秒钟的时长。”

用机器人拨打骚扰电话,加上逃避监管的特殊方法,一些外呼公司的外呼量大幅增加,如何获取更多的号码资源呢?

由声牙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的一款探针盒子帮了大忙。声牙公司的李经理告诉记者,当用户手机无线局域网处于打开状态时,会向周围发出寻找无线网络的信号,探针盒子发现这个信号后,就能迅速识别出用户手机的MAC地址。

李经理详细解释,他们公司有全国6亿用户的信息资料。包括用户手机号等各种信息,只要将搜到的MAC地址和公司系统后台大数据进行匹配,就可以转换出用户的手机号码。

搜集附近用户手机号码、拨打骚扰电话,是探针盒子最主要的功能之一,记者调查发现,不少公司都推出了类似产品。璧合科技的招财喵,智子信息科技的智子盒子,不仅可以收集用户手机号码,甚至可以对用户进行精准画像。

那么这些盒子背后如此海量的数据从哪里来呢?从业者告诉记者,这些大数据,主要来源于用户手机上所安装的一些软件。

为了能正常使用APP,用户只能同意被获取个人号码等信息,然而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这些个人信息却变成了一些企业的牟利工具,被房地产、贷款、教育培训等第三方公司,用作拨打骚扰电话等商业营销用途。

财神兄弟科技有限公司把他们的探针盒子放在人流量大的区域,搜集大量用户信息。萨摩耶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将这款探针盒子,放置在很多便利店里,偷偷收集周边用户手机号码。通过这种方式,萨摩耶公司可以精准找到用户,拨打骚扰电话,推广贷款产品。

为了获取更多用户个人信息,一些公司将这个小小的盒子放在了商场、超市、便利店、写字楼等地,在用户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搜集个人信息。

这些漏洞看似都只能盗取一些信息碎片,但经过大数据精准匹配,消费者的个人信息就会暴露无遗。那些非法窃取、贩卖信息的公司从中赚到了他们的利润,却让我们沦为了各种骚扰电话轮番轰炸的对象。

药师?挂靠的!

中国山东网-感知山东3月15日讯(记者 张敏敏)在重庆,很多药店虽然挂出了该店的执业药师证,但是药师实际都不在岗;有的药店就直接挂出“药师不在岗”的牌子。药房医师为什么集体消失?央视3•15晚会详细揭秘,曝光了租借执业资格证书的生意经。

位于重庆市南岸区弹子石新街的万鑫药房,是一家综合性药房。药店里摆放着处方药、非处方药等各类药品,记者注意到,药店柜台的一块牌子上写着“药师不在岗”。

药店配备执业药师,直接关系到消费者的用药安全。我国《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中规定,执业药师或者其他依法经资格认定的药学技术人员不在岗时,应当挂牌告知,并停止销售处方药和甲类非处方药。记者在重庆市走访了健之佳连锁健康药房、唐氏药房、和平药房、万和医药连锁药房、吉善堂大药房等二十多家药店,均发现类似奇怪的现象。有的药店虽然挂出了该店的执业药师证,但是药师实际都不在岗,有的药店就直接挂出“药师不在岗”的牌子。

我国《医师执业注册管理办法》第十六条中有明确规定:“《医师执业证书》应当由本人妥善保管,不得出借、出租、抵押、转让、涂改和毁损。”而对于国家规定,这些出租证件的医生也是非常清楚。

聘证网,表面看起来是一个发布求职招聘信息的专业网站,记者注意到,在聘证网上,执业医师应聘兼职的信息有4925条,执业药师的应聘兼职信息更是高达11800条。聘证网的工作人员透露,所谓的兼职只是一个幌子,实际上是为了挂证。

在聘证网,工作人员给记者出具的价格报表显示,这里初级医师证、主治医师证一应俱全,一年的租金价格从8000元到50000元不等。通过给双方提供挂证机会,聘证网会从中收取一定的服务费。

猎正网更为直接,自称是中国专业的医疗挂证服务平台。猎正网的工作人员给记者出具的客户资料和价格报表显示,这里初级医师证、主治医师证等一应俱全,一年的租金价格大约在1.2万元到6万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每成功签约一个执业证书,猎正网向租证企业收取3000-6000元不等的中介服务费,由此每月带来的收入高达100万元。

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发现不止是医疗行业,建筑行业也存在着挂证现象。重庆开林集团对外宣传是一家向中小型企业提供企业服务的公司,但一位公司老员工承认,开林集团也在打着兼职的幌子做着挂证中介的生意。此外,顶呱呱集团重庆分公司也在为建筑企业提供挂证的服务。

本应是医疗、建筑行业安全保证的执业资格证,却成了牟利工具,而对于挂证的危害,从业人员也心知肚明。“证件挂靠”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链条,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违法违规,但谁也不捅破这层窗户纸,按照自己的利益自行其是。

7000元网贷变成50万 “714高炮” 要钱更要命

俗话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对个人贷款,有着旺盛的市场需求,不过去银行等正规渠道办理贷款,不仅有门槛,办理手续也需要时间。与此相对,网上办理贷款倒是很方便,手机上就可以操作,资金即时就能到账,有的甚至还号称低利息、免抵押。这么方便省事,对于借款人来说,非常有诱惑力。可一旦沾上,就可能会掉进无尽的深渊。

在短短的三个月时间里,家住长春的董女士就背负了50多万元的债务,她每天都生活在焦虑和恐惧之中。

受害人 董女士:活的心思都没有了,我自己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往前走,我一下撞死我就解脱了。

这50多万元的债务来自董女士当初仅仅7000元的借款,她借遍了亲朋好友,每天都想尽办法去偿还这些永远都填不满的窟窿。

受害人 董女士:这脸皮都厚成这样,就为了堵这窟窿,但是最后还是堵不上。

究竟是什么让董女士陷入了如此境地呢?三个月前,董女士的店铺周转出现问题。正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接到了一个推销贷款的电话。对方称,在他们的APP平台贷款,利率只有每个月0.6%,董女士动心了。按照要求,她填写了自己的各种信息,令人奇怪的是还要验证手机运营商。

受害人 董女士:他说的没事,你填吧,就是看看这个手机是不是你实名制的。

按照对方的要求,董女士上传了自己的个人信息,借了1500元钱,让董女士诧异的是,到账只有1050元。少了的450元被当做综合费用扣除了,而借款必须在第7天还上,实际借款周期只有6天。

就在借款成功的当天,董女士又陆续接到了其他推销贷款的电话,一天之内,她一共借了7000元钱。借款时,这些APP都以各种名目扣除了借款金额的30%,业内俗称“砍头息”。7天时间很快过去了,到了还款那天,董女士才发现,她借的7000元钱还不上了,只得从其他的贷款APP去申请新的贷款还旧账。没想到这就是她噩梦的开始。

受害人 董女士:就寻思宁可我自己多花点钱,也别上亲朋好友那儿去倒去,去借去,怕让人瞧不起。

要还7000元,6天后,要借10000元,要还10000元,6天后要借14000元,一个月下来,最初的7000元的债务就滚到了40000元。

可怕的并不止是砍头息,董女士发现,那些还不上的贷款产生的逾期费用也接二连三冒了出来,每一天的额度竟高达本金的5%到10%。

受害人 董女士:砍头息吧它是坏在明处,但是这种逾期的费用,申请的时候根本没有体现出来,它是坏在暗处的。

仅在这款“甜兔”APP上,董女士申请贷款8000元,逾期18天,逾期罚金达到14400元,远远超过了贷款本金。就这样,董女士不断地去寻找新的APP去借款,拆东墙补西墙。起初7000元的债务短短三个月就滚到了50多万元。

受害人 董女士:所有借款的平台大约50个左右,每天逾期费用就达一万多元。

三个月来,在董女士每天不断还款的同时,她和她的亲友还不断地接到各种侮辱性的催收电话。

受害人 董女士:催收员就跟我说了,你知道(验证)你的手机运营商是干什么用的吗?就是读取你们的通话记录详单,包括你的通讯录。

债务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侮辱性的催收电话变本加厉地不停骚扰,在这样的双重压力下,董女士彻底绝望了,她甚至给丈夫写好了遗书。

遗书内容: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实在受不了了,我上当了,越陷越深,我都要崩溃了,是我害了这个家。

家住徐州的小颖有着相似的遭遇。为了偿还信用卡,她被“任性贷”软件中标注的“低息”贷款产品所吸引,2000元借款,两个月后,滚成了20万元。

受害人 小颖:你还两个借三个,你再还三个借四个,就是这样循环的。到后来你借的就全部是补窟窿了。

小颖和家人同时承受着催收电话的骚扰和侮辱。

催收电话:你去想办法知道吗,晚上去兼职,对不对,你长得漂不漂亮,干脆出卖自己,然后把钱还清了之后就从良了,我给你推荐推荐,我先当你第一个客人。

家住杭州的小方,也因为从这类小贷平台借款,短短两个月间,欠款就从几千元滚到了15万元。

受害人 小方:每天都有平台要还款,多的时候一天有十二三个平台要还款,恐怖到这种程度。

这类小额网贷被网友称作“714高炮”,“714”是指贷款周期一般为7天或者14天,“高炮”是指其高额的“砍头息”及“逾期费用”。

2018年5月发布的《关于规范民间借贷行为 维护经济金融秩序有关事项的通知》中明确指出,未经有权机关依法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设立从事或者主要从事发放贷款业务的机构或以发放贷款为日常业务活动。严厉打击以故意伤害、非法拘禁、侮辱、恐吓、威胁、骚扰等非法手段催收贷款。

那么,这些“714高炮”为什么可以明目张胆活动?到底是些什么人在运营呢?记者试着进行联系。

金葫芦APP客服人员:你们公司在那个位置?这边不能说的,这是公司规定就是不能说。

快易借APP客服人员:你们公司在哪个地方呀?公司在哪个地方你知道了也没用,这跟你借款没有什么关系啊。

现金树APP客服人员:很抱歉,这个无法给您透露。

米来来APP客服人员:具体地址我还不太清楚。

看来,这些公司也知道他们做的事情见不得光。几经周折,记者找到了安徽紫兰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就在经营着“714高炮”软件。

安徽紫兰科技有限公司 石经理:说白了,我们现在只是做那种“714高炮”类型的,但是我们不希望其他人知道。在市面上所有行业,这样的APP应该至少有几十万个。

虽然这类公司为数众多,但它们都像紫兰科技一样,潜在水下,闷声发大财。而且,这样的公司几乎都没有从业资质。

安徽紫兰科技有限公司 石经理:我们都没有,没有这一种,就是那种互联网小额的放贷牌照。

记者:那做“714”的这些企业里面?

安徽紫兰科技有限公司 石经理:都没有,没有。

石经理承认,由于高额的砍头息,“714高炮”来钱极其容易。

安徽紫兰科技有限公司 石经理:说白了,我一个用户进来,我就只赚他一个月钱就已经够了,一个月1500元,对不对,名义上我们只是七天,只有六天,六天一个月可以做五期,就打个比方一个月如果按照1500元的话,30%(砍头息),第一期你赚450元,第二期你给他2000元的话,然后你赚600元,然后第三期2500元的话,对不对,你赚750元。那么你说你可以挣了多少钱?三期回本。

如此高的受益,照理风险也会很大,但这家公司从不担心客户会借钱不还,因为他们手上有一个杀手锏。客户借款时,必须授权软件访问手机通讯录和验证运营商,在公司软件的后台,记者果然看到了客户身份证照片、手机通讯录、手机通话记录等各种详尽信息赫然在列,之前几位女受害人就是中了这个招数。

安徽紫兰科技有限公司 技术员:(借款人)最怕的就是曝他通讯录,他身边的朋友就知道他借钱没还,他最怕这个。

国家对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监管越来越严,这些公司应对的手段就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所以每隔几个月,他们就会更换APP。

安徽紫兰科技有限公司 石经理:玩三个月,三个月玩完之后,再换另外一个(APP),再搞个一千万元,再玩三个月。

“714高炮”软件有人运营,还有人在不遗余力地推广。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除了推销电话,在信贷导航、给你花、任性贷等贷款超市中,都能找到“714高炮”软件的身影。

融360自称是“中国领先的移动金融智选平台”,也入驻着大量的小额贷款商户,其中包括董女士贷过款的“酷卡”和“贷上钱”等。融360的工作人员介绍,他们为商户推荐客户,每成功放出一笔贷款,他们就会收取一定的费用。

融360工作人员:我们平台只是给你推送一个客户,客户你是花了25元钱买的,系统就扣你25元钱。

记者在融360上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很多贷款产品都标注着需要购买商品才能放贷。既然是贷款,为什么还要购买商品呢?

融360工作人员:你们这边贷1000元钱得需要购买200元钱的产品,问他能不能接受,这个东西不就相当于你们这边谈利息嘛。

在这位王先生的办公室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商品,都是他在融360上贷款时必须购买的,这些商品的价格都远远超出市场价。

受害人 王先生:变相的砍头息。20%的利息,不管你要不要,必须买了我这个东西才能放款。

王先生通过融360以及其他“714高炮”欠下了十多万元的债务,疯狂的催收电话甚至打到了孩子班主任那里。

受害人 王先生:孩子回来告诉我,他说爸爸,他说你是不是外面欠了钱,我班主任问我了。我很难过。我根本就没有想到过他们会用这种手段。太恶心,太卑鄙了,确实想到过很极端的那些东西。一点都不夸张,都会想到死。

陷入这种悲惨境地的受害者远不止记者调查到的。2018年8月,深圳男子钟某疑因网贷服毒自杀身亡,事后家人仍不断收到催债短信;2018年12月,27岁的山西女子樊某,因被“714”平台群发PS的裸照催款,不堪压力投河身亡。

这些从事“714高炮”的企业,都知道自己干的实际上是桩非法的买卖,但他们抓住了人们的心理弱点,缺钱不好意思找熟人借,欠钱更不敢张扬,就用各种手段下了一个个连环套,让受害者越陷越深。

“714高炮”这类新型侵权方式,实际上包含了消费环境的很多难点,它涉及灰色地带的软件、被泄露的个人信息、恶意的催款电话、消费者的疏忽,以及获取正规金融服务的不便。它的出现考验着我们治理消费环境的综合能力,需要用全新的互联网思维,调动各方力量,建立共治共享的普惠格局,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金融需求。

央视曝光不卫生的卫生用品点名佰斯特、金得利

【主持人】

2018年,我们国家的人口结构有个重要的变化,60岁以上的老年人达到2.49亿,第一次超过15岁以下人口。老龄化社会到来,给一些产品带来了刚需,像主要给大小便失禁的老人和卧床不起的病人使用的成人纸尿裤,全国每年消费量已经超过40亿片。国家对这种与人体直接接触的卫生用品,在原材料使用、制造工艺、卫生指标上制定了严格标准。消费者也图的是洁净放心。可是,当我们走进一些纸尿裤生产厂家时,却被眼前的情形震惊了。

【正文】

佰斯特卫生用品有限公司位于湖北仙桃,主要生产成人纸尿裤、床垫等,并为国内多家知名企业代加工产品。

走进车间,这里正在加工成人纸尿裤,工人介绍说,这些成卷成卷的原料,就是用来生产成人纸尿裤的,是用新木浆做成的,业内俗称卷浆。

破碎之后的卷浆,被做成了成人纸尿裤的棉芯,再经过包装等工序,就成了千倍爽成人纸尿裤。

整个生产过程,表面看不出什么异样,然而经过仔细观察,记者发现了一些蹊跷。记者注意到,破碎机的下方连接着一条管道,记者沿着管道一路查看,发现管道直接通向与车间相邻的一个小屋里。

走进小屋,这里居然还有一个入料口,工人告诉记者,这里投放的原料是散浆。

记者:这就是散浆?

湖北省仙桃市佰斯特卫生用品有限公司工人:散浆。

记者注意到,散浆和记者刚刚看到的卷浆明显不同,这些散浆呈白色絮状,颜色发灰发暗,一些原料的表面还沾着污渍。

就这样,佰斯特公司竟然用这种隐蔽的手法,神不知鬼不觉地用散浆加工成人纸尿裤。

那么,佰斯特公司使用散浆为什么要搞得如此神神秘秘?散浆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根据工人提供的线索,记者辗转找到了这家生产散浆的工厂。一个简陋的库房内堆积着大量回收来的纸尿裤,有的散落在地面上,有的纸尿裤上还有大片的污渍。

记者:这还能用吗?

散浆生产厂负责人王老板:能用啊。

工厂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就是加工散浆的原料。在生产车间记者看到,工人直接将这些纸尿裤放入机器中,经过破碎、分离、筛分等步骤,加工成散浆。

记者:湖北仙桃那边也有,也是做成裤的是吧?

散浆生产厂负责人王老板:嗯,那边做成裤都是买这种。

记者调查发现,在这家散浆加工厂的周边,还有不少加工散浆的工厂,用原料也是从其它厂家买来的下脚料,有的沾染着大片的污渍,有的甚至已经发霉。

散浆生产厂负责人陈老板:讲不好听,这个有点发霉。

下脚料收购商陈老板:因为它本身是回收这种,废的纸尿裤卫生巾,有些发霉的,他也一起回收过来。

按照国家一次性使用卫生用品的强制性标准GB15979规定,生产成人纸尿裤的原材料应无毒无害无污染,并禁止使用废弃的卫生用品作原材料。

既然国家有明确规定,湖北仙桃佰斯特公司为什么还敢用散浆生产成人纸尿裤呢?工人告诉记者,因为每吨散浆价格在4000元左右,而符合国标的卷浆价格在8000元左右,使用不合格的散浆所带来的利润空间可想而知,因此佰斯特公司生产成人纸尿裤经常会按一定比例加入散浆,具体加入多少根据客户所出价格而定。

记者:为啥有时候散浆有时候卷浆?散浆便宜?

湖北省仙桃市佰斯特卫生用品有限公司工人:散浆便宜,对。

记者:那为啥不只用散浆?

湖北省仙桃市佰斯特卫生用品有限公司工人:客户需要,你出什么价格,就给你做什么东西。

工人告诉记者,散浆会经过多道工序被加工成纸尿裤里的棉芯部分,因为外面还有薄薄的无纺布覆盖,所以散浆中的粉尘、污渍、霉斑等脏的物质很难被发现。

记者:我听说它散浆不能做卫生用品?

湖北省仙桃市佰斯特卫生用品有限公司工人:不能 。

记者:为啥不能用看上去不一样吗?

湖北省仙桃市佰斯特卫生用品有限公司工人:达不到卫生(标准),你是废品拿来做。

记者:咱做的成裤,产品合格不就行了?

湖北省仙桃市佰斯特卫生用品有限公司工人:不合格。

为了辨识每种产品所用原料的不同,工人还在包装箱上特意用散浆、卷浆等字样进行了区分。

记者:成裤一天能开多少?

湖北省仙桃市佰斯特卫生用品有限公司工人:6万7万(片)。

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发现不仅仅是成人纸尿裤,一些企业在生产妇女及婴幼儿用的两用巾时,竟然也会用到这些不卫生散浆。山东郯城金得利卫生用品有限公司主要生产妇婴两用巾、护理垫等,除了自有品牌,还为多个品牌代加工产品。公司宣称严把产品质量,为广大妇女儿童提供卫生舒适安全的卫生用品。

然而记者调查发现,金得利公司实际上也在偷偷购买散浆。工人告诉记者,为了不被检查人员发现,这些散浆入库时不做任何记录。

记者:散浆不用入库?

山东郯城金得利卫生用品有限公司仓库管理员:按要求其实得入,我们没入过。

这里的散浆同样被直接堆放在地上,有的散浆已经沾染了大片污渍,上面苍蝇飞舞。

记者:散浆没有卷浆白吗?

山东郯城金得利卫生用品有限公司工人:嗯,这个脏。

记者:为啥?

山东郯城金得利卫生用品有限公司工人:这是大企业下来的下脚料。

厂房内弥漫着大量粉尘,这里生产的正是妇女、婴儿都可以使用的妇婴两用巾,入料口堆积着不少的散浆。

记者:这两用巾都是散浆做的?

山东郯城金得利卫生用品有限公司工人:对。

记者:我听说散浆按规定不让用。

山东郯城金得利卫生用品有限公司工人:按规定不让用。

记者:脏是吧?

山东郯城金得利卫生用品有限公司工人:太脏了那个

经过加工,脏乱的散浆竟然被用在了妇婴两用巾里。

按照我国《一次性使用卫生用品卫生标准》规定,生产一次性使用卫生用品的企业,生产区内应有空气消毒或净化措施。然而,在金得利生产车间记者并没有见到相应的消毒、净化设备。

记者:没有杀菌的功能?

山东郯城金得利卫生用品有限公司工人:没有。

记者:它也不消毒。

山东郯城金得利卫生用品有限公司工人:不消。

记者:不消毒人用了不过敏吗?

山东郯城金得利卫生用品有限公司工人:过敏那不是写了嘛,如果发现过敏请停止使用,对吧?不告诉你了嘛。

工人告诉记者,这样的妇婴两用巾这里每天可以生产数万片。

记者:咱这机子一天能做多少两用巾?

山东郯城金得利卫生用品有限公司工人:4万5万(片) 、5万6万(片),不一定。

【主持人】

一次性卫生用品涉及到老人、妇女、婴幼儿的健康,这些企业非常清楚,霉烂的散浆根本不可能生产出合格产品,他们也不是不知道劣质产品给消费者带来的危害。但是,为了钱,他们无视消费者的健康,企图用一层表面洁净的无纺布就掩盖住肮脏的原料。对这样丧失商业道德和良知的企业应该让他们倾家荡产。

分享到
来源:北京头条 | 责任编辑:吕栋
专题 > 观察者头条
观察者头条
小编最近文章
台湾选举成了娱乐节目,第二弹……
波音:支持停飞737 MAX,但仍对其安全性充满信心
全国政协会议闭幕
赵宇案写入最高检工作报告:法不能向不法让步
梁振英主持,林毅夫等发言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