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张扣扣二审称警方诱供:说是跟我闲聊 现在成笔录了

2019-04-12 09:46:38

4月11日上午9时,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公开二审开庭审理被告人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案。

22年前的一场斗殴中,陕西汉中的张扣扣母亲被王家人伤害致死。王家三子王正军因故意伤害致死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赔偿张家9639.3元。2018年农历新年的前一日,张扣扣将王家父子三人杀害。2019年1月8日,汉中市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故意毁损财物罪一审判处张扣扣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11日晚7时23分,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通过官方微博宣布了最终判决:驳回上诉,维持死刑原判。对张扣扣的死刑裁定,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审核。

当天,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通过官方微博,对庭审进行同步图文直播。上游新闻根据陕西省高院官方微博信息,梳理出了本案很多鲜人为知的内幕。

张扣扣在庭审中。图片来源:陕西省高院官方微博

“我是为母报仇,跟生活不如意无关”

据上游新闻报道,4月11日上午9时许,法院开庭,审判长传张扣扣到庭。随后,张扣扣身穿黑色短袖T恤出现在被告席上。鉴于该案社会影响重大,证据材料较多,曾于2019年3月22日召开过庭前会议,合议庭听取了控辩双方8个方面的意见。

庭审现场,控辩双方针对五大争议问题进行讨论。其中,对本案被害人是否存在过错,以及对上诉人张扣扣的故意杀人罪量刑是否适当等焦点问题,控辩双方在法庭辩论环节充分发表了意见。

控辩双方均对一审判决的事实及定案证据,没有异议。只有审判长在询问张扣扣时,他说:“有意见,我没有杀死王校军后,再返回捅刺王正军。”

在控辩双方对张扣扣发问环节,张扣扣说,“我妈死时,我对天发誓要报仇,后来一直没见过王正军。2018年春节前,我在我家楼上发现王正军回家了。我看到他的瞬间,就想起我妈被打死的场景。”

张扣扣承认,22年间,他一直在等机会,但是没等到。张扣扣不认可一审判决中,认为他是因工作不顺,迁怒王家人。他还称,警察用诱供的方式,让他说了这些。“说我报复社会,我又不是神经病?怎么会随便杀人?”

“我就是为了给我妈报仇!” 张扣扣说,“我记得是(王家的)老二老三一起打的我妈,然后王自新还说往死里打,打死老子顶着,老三用棒子将我妈打死。”

他不认可其母亲被伤害致死案件的判决,觉得判决“不公平”。

张扣扣说,“当时我妈被打之后当场晕过去,是在我家门口。我父亲就将我妈抱去王家门口。当时王家有人,我父亲说,‘你打的,你给看(伤)。’我妈在王家门口躺着,王家人能看见,但没管。我妈后来清醒后爬回家......我爸爸看见后把我妈扶过来,当时我妈坐也坐不住,就在我家门口躺地上了。”

二审庭审现场。图片来源:陕西省高院官方微博

“我不结婚,就是不想有后顾之忧”

关于自己不结婚的理由,张扣扣说,“我不想有后顾之忧。当我妈死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会有今天这一天。我每年给我妈上坟,都会说要给妈妈报仇。“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为了报仇,我不结婚,不想让我妈白死。王家老大还经常向我挑衅。我有一次在家门口站着,王老大带着他老婆从我家门前过,挑衅我……停在我面前,冲我点头,用挑衅的眼神。我当时没有作出反应。”

作案后,张扣扣说,他知道自己跑不掉,但想去看一次烟花。“不认可公诉人说我是穷途末路才投案。”

“公诉人说我生活不顺才杀人,我不认同。关于我生活的事情,都是办案人员诱导我说出的……对钱有想法,但要根据自身能力挣。”

张扣扣说,本来想在他们上坟的时候杀,但自己心里害怕,就在回来的路上等着。等人过程中,他将母亲的事情从头到尾回忆了一次,心里就狠起来了。“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没有恐惧和紧张。人和行尸走肉一样,不由自主地捅刺人。”

张扣扣说,作案后的当天晚上他去镇上找姨夫,说一天没吃饭,让给他100元。他和姨夫说,自己会去自首的。姨夫也让他自首。之后去小店买了40元零食,在河滩上坐了一晚。大年初一,他在路上走着,想买瓶水,没找到商店,向一个村民要了一大杯水喝。之后,在新集派出所门口邮政储蓄ATM机,有个女孩进来,看见他吓了一跳。“我和她说没事,你取你的钱。然后我就出去吃旱饭,然后去自首。

二审宣判,决定驳回上诉,维持死刑原判。视频截图

为何大年三十杀人?只有那天4人才凑齐

张扣扣代理律师邓学平问,你一审开庭的时候,当庭表示自己为母报仇天经地义,现在你还这么认为吗?张扣扣说,是,我没做错,我是有血性的男人。

张扣扣告诉检察员,他原本要杀4个人,包括王富某,但大年三十他没有回去,他回去了我连他一起杀......一审时,王富某当时对我律师进行辱骂,我当时对他说:“你应该庆幸你还活着。”

检察员问,你有无想过在大庭广众下杀人,其他人会害怕?张扣扣说,会害怕,他们肯定会惊慌失措。

检察员问,为什么选择大年三十祭祖回来的路上杀人?张扣扣说,我认为只有这一天他们四个人才能凑齐,我一次杀完。

检察员问,尸检显示,王正军身中24刀,且刀伤方向不一,你能否解释一下,刀数和伤口方位,是怎么形成的?你在王正军身上捅刺的刀数接近另外两人被捅刺刀数之和,你能否解释一下?

张扣扣说,是仇恨与愤怒。我先在后面捅刺,再到前面捅刺。

检察员问,你现在有无后悔杀人?张扣扣说,没有。

陕西省高院发布的宣判词。微博截图

检察员:思想扭曲,泄私愤报复他人

检察员举证认为,张扣扣初中毕业后至案发前生活、工作不顺利,无法达到有钱、有车和组建家庭的目标。既没有可依赖的家人,又没有可信赖的朋友,思想压力大;从而对生活现状不满,对未来失去信心,又缺乏自我排解途径,从而导致其思想扭曲,产生报复他人以泄私愤的动机。

“我自幼在本地读书,初中毕业后一直在外打工。我杀害王自新、王校军、王三娃(王正军)三个人,首先是为了我妈报仇。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有这想法。我在外面打工好多次被骗,生活、工作也不太顺利。这个社会没有人情味,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感。

从我被骗之后,我不相信任何人,我只相信钱,因为钱是万能的。所以我就想办法挣钱,但是我这些年来工资也比较低,没有挣到钱。加上我多次外出旅游,相当花钱。所以我手头上也没有多少存款,平时也是勒紧裤腰带生活。

在娶媳妇这个事情上,我们本地娶个媳妇得花一二十万。因为这个社会太现实了,所有的亲情、爱情、友情都是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上。有天吵架时候,我又对我爸说:我妈这个事情不能这么算了,仇非报不可。

我的梦想是有了钱买了车,能够自驾游,到处去看一看。但是现在生活不如意,打工也看不到啥希望。第二天我在我家又看到王自新的三儿子王三娃(王正军)回来了。我当时在想我妈22年前被他用棒打死。而且这么多年我也没有看见过王三娃,我认为报仇的机会来了......如果这些年王自新一家愿意给我们赔礼道歉,或者是我生活过好了,自己有钱了,娶妻生子了,我也不会发生今天杀人的悲剧。”

对于这一系列证据,张扣扣当庭表示,“公安套我话,说是跟我闲聊,说是不记在笔录上,现在成笔录了。”

张扣扣是否有精神疾病?

张扣扣作案时有无精神障碍,是控辩方的一个焦点。

关于张扣扣精神状态问题,检察员重点列举16名证人的证言、入伍体格检查表、海外劳务务工合同、入看守所收押健康检查记录资料及照片、入所体检医生等证言均证实:张扣扣服役、务工期间身体健康、精神状况正常,没有精神病。

但辩方律师认为,张扣扣是否有精神病,需要做专业鉴定。 “张扣扣没有精神病史,没有精神病家族史。有的人有精神病但没有去检查,并不代表他就没有。”

“精神障碍在作案时是否存在,应当由具有专门司法鉴定资质的机构和人员实施,不能仅依靠证人证言或上诉人在作案后和本次庭审的表现进行认定......”辩方律师说。

辩护人还向法庭提交了北京正慧科鉴咨询服务中心出具的《正慧科鉴中心[2019咨字第5号法医精神病学书证审查意见书》证据材料,认为张扣扣符合偏执型人格障碍诊断标准。

检察员认为,鉴定意见应该是司法机关委托,律所无权委托。从程序上三位专家没有对张扣扣进行检查,仅凭书面言词证据,不符合相关规范,也不符合普通人对“医学亲历性"的判断。该意见书不是证据,也不具备参考意义。

但辩护人认为,之所以无法让司法机关委托,是因为鉴定申请被驳回,希望法院能让张扣扣进行鉴定。

辩护律师:依法可判死缓,限制减刑

法庭辩论阶段,审判长让张扣扣自行辩护。张扣扣只是说,“我是为我妈报仇。我不是因为没有钱才投案自首的,我认为我没有给社会造成恐慌。”

殷清利用8个“不”字,提出自己的抗议,认为法院判决有违程序正义。“为何不给张扣扣一个精神障碍鉴定的机会?”23年前案件及与他相关的8个案件卷宗,辩护律师目前为止也没有通过法院调取到。“张扣扣对死亡已经表现为如此的淡定,在一审刑事判决宣告其死刑后,他没有表现出惊恐、忧虑,相反还在看守所努力跑步、锻炼身体,还看一些名著、书籍。”

邓学平认为,23年前的案件是本案发生的直接诱因,对张扣扣进行精神障碍鉴定均被法院驳回,有违程序正义。张扣扣患有急性应激障碍,作案时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同时,希望看在张扣扣为母报仇有其值得宽恕的人性和社会基础,在定罪的同时可酌情从轻处罚。张扣扣的行为不属于“罪行极其严重,必须立即执行死刑”的情形,依法可以判处死刑同时宣告缓期两年执行。留张扣扣一命,同时限制其减刑,让其在监狱里面度过余生。

检察员对上诉理由、辩护观点和舆论热点等焦点问题发表岀庭意见。

检察员认为,用证据可以厘清23年前的案件,以及张扣扣所谓王正军家人的“罪状”是真是假。23年前,张扣扣母亲被伤害致死判决认定,是有6名目击者证人和其他证据相互印证的结果。查阅案卷后,得到的结论与法院判决相同。

而张扣扣所谓王正军家人的“罪状”与事实不符。检察员认为,那只是张扣扣一面之词,没有佐证,所谓“罪状”已被证明是虚假的。检察员也举证说明,认为一些说法为张扣扣“主观臆断”。

检察员认为,张扣扣母亲被伤害致死案的定性准确,量刑并无不当。张扣扣指责“原审不公”是其寻找减轻罪行的“挡箭牌”,杀人动机根本原因为工作生活长期不如意的心理失衡。

分享到
来源:上游新闻 | 责任编辑:郭肖
专题 > 依法治国
依法治国
小编最近文章
服!外国情侣取名司马当、霍玛伊...
“在印度,如果你想杀死一个人,就送他去公立医院...”
诱奸女作家的台教师来大陆教书?教育局回应
“古今台外”创始人又出来作妖了:这次他发明了“台肯”
韩警方:希望中方协助调查胜利事件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