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孕妇讲述泰国坠崖细节:丈夫突然亲吻自己,随即被推下悬崖

2019-06-21 13:59:49

6月初,一对中国夫妇在泰国游玩时,怀孕3个月的妻子王女士坠落34米高崖,全身多处受伤,所幸她本人和胎儿均无生命危险。

事发后,孕妇曾称坠崖系因其头晕。然而,近日此事出现反转。当地警方调查后发现,这并不是一起普通的意外,怀疑是其丈夫俞某将她推落高崖。

6月20日下午,王女士接受专访谈及事发经过称,事发时丈夫俞某从背后使劲一推,把她推落悬崖。

她认为事发地人少,丈夫想要制造意外失足坠崖的假象,图谋独吞她的财产。王女士还表示,事发时曾向警方称坠崖系自己头晕是由于丈夫在病床边威胁。

据新京报报道,事发当日,丈夫带妻子走向悬崖尽头寻找壁画,发现没有壁画便往回走,转身瞬间丈夫拥抱并亲吻了她,随即将她推下悬崖。

在北京青年报的专访中,王女士向记者表示,自己与丈夫俞某相识2个月便闪婚,婚后才发现丈夫的诸多问题。

如今,俞某虽被泰国警方拘捕,但是始终没有认罪,并两次申请保释,不过两次保释均告失败。王女士表示,虽然自己的家人都希望俞某能被判死刑,但自己也有一定的法律知识,明白死刑的难度。

泰国警方勘察现场  图源见水印(下同)

“我的诉求就一句话,希望他把牢底坐穿。”

记者:你与丈夫俞某是如何相识的?

王女士:我们认识是在2017年5月19日,是在朋友的一个聚会上。我们俩可以算是一见钟情,当时觉得他很阳光、积极、健康。认识不到两个月,2017年7月15日,我们就结婚了,完全是闪婚。在婚前,我们俩其实互相都不算特别了解,婚后才慢慢发现他的很多问题。

记者:都是些什么样的问题?

王女士:比如他有犯罪记录、债务,还不愿意工作,喜欢打游戏,还赌博。他的犯罪记录是在婚前就跟我坦白了,说他之前在江苏无锡因为抢劫被判了12年,最后减刑了4年,坐了8年牢出来的。

我当时看他很坦诚,他也说是年少无知,就还是结婚了。结婚后,他又告诉我他有100多万的债务,后来我又从他父母那了解到,债务问题大概有200多万,主要是他之前生意失败、挥霍无度和赌博产生的。

事发现场

记者:婚后两人相处如何?事发之前有没有征兆?

王女士:婚后其实过得跟千家万户差不多吧,有甜蜜的时候,也有闹矛盾的时候,但是总体是一个向下的趋势,因为相处越久,我发现他的问题就越多。这次来泰国,主要是办一点房产方面的事情,行程也都是他安排的。

唯一的征兆就是到了乌汶这边,他没有定下一站清迈的机票,之前每站都会提前定好。但是谁也不可能想到自己朝夕相处的丈夫,肚子里孩子的父亲,能干出这样谋杀妻子和孩子的事情。

记者:事发后俞某和他的家人都有什么表现?

王女士:我醒来以后,他就在我急诊室的外面,当时泰国警察问我情况,我就让警察把他叫进来了。他进来就装出一副我坠崖的时候他不在现场的样子,我就知道他没说实话,他还在我床边威胁我,说如果我配合就保证我和孩子的安全,如果不配合可能会有进一步行动。

我就只好先自保了,我还在ICU里的时候,我婆婆也来了医院一起守在我床边照看我。后来我报警当天的晚上,她还来劝我,让我放我老公一马,还是说自己掉下去的。我拒绝了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出现。

伤者王女士

记者:你和孩子目前的治疗情况如何?

王女士:我现在简单来说,从脖子往下基本骨头都断了,医院说起码得先躺3-4个月才能度过第一阶段,也就是危险期,在这个期间,我连移动和转院都没办法。

这还只是个开始,之后的治疗和复健必然是个长期的过程,而且我这种伤情,就算是好了,也会落下残疾。

现在最让我揪心的是肚子里的孩子,已经3个半月了,医生说体重和胎心都是正常的,但是我在治疗过程中吃了很多药,还打了吗啡,这些东西对孩子的影响,尤其是脑神经的影响,医生说不生下来是不能确定的。

也就是说可能我把孩子生下来,他脑部就是有问题的。现在医生也只是告诉了我有哪些可能性,我作为一个母亲,很想要保护我的孩子,但是又怕他已经受到了药物的影响,这个决定太艰难了,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办。

记者:俞某对你肚子里孩子的态度怎么样?

王女士:我是今年4月1日查出来的怀孕,他当时的态度就比较中性,说我愿意生就生,不愿意生就可以去做人流,他没有很强烈的要孩子的欲望。事发后我也问过他,杀我就算了为什么要害自己的孩子,他说他也没有办法,可能是被债务逼得走投无路了吧。

王女士丈夫(前坐者)

记者:这样做就能解决他的债务问题了吗?

王女士:如果他成功地制造了我自己坠落而死的假象,那他就可以继承一部分我的财产,我到现在通过自己的努力做生意,确实积累了一些财产和房产,虽然具体数字不便透露,但是他如果成功确实可以说是咸鱼翻身。

记者:那么现在你对俞某的态度是怎样的?

王女士:他现在已经被警方拘捕了,今天上午警方告诉我们,他还是没有认罪,他的律师已经两次申请了保释,但是都被拒绝了,现在又在着手准备第三次保释申请。我的父母和家人都强烈要求法院能判他死刑,但是我也了解一些法律知识,我和孩子都没死,他大概不可能被判死刑。但是我也强烈要求重判,我的诉求就一句话,要他把牢底坐穿,能判50年就50年,能判100年就100年。

分享到
来源:北京青年报等 | 责任编辑:王恺雯
专题 > 依法治国
依法治国
小编最近文章
台当局妄称严惩“共谍”,台媒批“绿色恐怖”
美国极限施压后,墨西哥率先通过美墨加贸易协定
新竞选口号:保持美国伟大
南太“友邦”部长将组团访大陆,台当局慌了
缅甸极端佛教反穆领袖遭通缉,支持者“严厉谴责”政府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