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无锡高架侧翻后:事发国道有货车超载161%,物流价格上涨一倍

2019-10-13 11:14:43

“一般情况下,我们默认的规则都是装满再走,但是有些东西,比如水泥,沙石一类,如果按照限重来装,只能装半车,但发货老板肯定不愿意,这会增加他们的成本。”老梁说,“道上”就是这么一个规则,“要么超,要么就别干。”

事故发生后的48小时内,无锡锡港路地面道路交通已经恢复。重达1200吨的侧翻桥面被切断移开,跨线桥下的路面重铺沥青,投入使用。

似乎并未有什么改变。聚集在附近的钢材城和物流基地,依旧灯火通明,忙碌有序,人们在围观后又离开,除了事故次日因为道路封锁而更加拥挤的交通外,生活看似如常。

但很多事情正在改变。

在这段被称为无锡最拥堵的路上,来自各处的大小货车短暂聚散,不过几天前还常见的满满当当已经不再,卡车司机们开始“计较”所载货物是否超限超载。在距离事发地不远的东方钢材城内,一位女司机拒绝了一次3吨的运输业务,尽管她的卡车能拉10吨,“现在查得严,我先不拉了。”

根据无锡当地的警方披露,10月10日晚18时许,无锡锡港路上、312国道K135处的跨桥发生桥面侧翻,当时有两辆载着钢卷的车一前一后通过桥面,均装载上百吨。

“短途车超载是行规。”11日上午,坐在卡车熙攘的钢材市场内,司机老梁很是唏嘘,“现实中,我们这些卡车司机才是最恨超载的,但总是禁超不彻底,运费节节下降。我们只有恨超,但不得不超。”

12日上午,恢复通车的锡港路,断桥残面仍在

风起312国道

严查超载下有的运费每吨上涨一倍多

刚坐进驾驶室时,老梁还是小梁。那是2011年,他从家乡湖南耒阳到无锡打工,此后,一直做着驾驶员,从小货车,开到工程车、泥罐车,再到现在的大货车。

那时,占地750亩,总投资约10亿元的东方钢材市场已经成为整个无锡市内最大的钢材市场,并还在向着产值千亿元级别的市场迈进。以其为中心,物流园、钢材加工厂和钢材批发厂落地生根,海鲜市场、木材厂、食品厂园区聚集。

——靠近312国道,这里是无锡最繁忙的地区之一。绵延成片的大小货车,在此聚散。一位附近的居民告诉记者,每次开车在事发的高架桥上,他的前后左右都是重型大卡车,车流涌动,他都能感觉到桥面在震动。

眼下,那座高架桥没了, 更深的“震动”正在钢材市场内发生着。

一位在这里做了几十年物流生意的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几乎就是事故发生的当晚,市场内的车辆就都不敢超载了,48小时内,这里的物流价格有的涨了一倍多。

作为华东地区乃至全国最大的不锈钢集散地之一,在无锡,将货物运到周边的江阴、宜兴等地,总路程大概50公里上下的属于短途运输,价格一般在每吨10块到20块。发往南京、上海等地的属于长途,有计次也有按重量收费。

“现在不好超载的,查得严。”眯起眼睛,他还能回忆起曾经的“行情”,最多时候,一辆13米长的重型卡车,能塞满10个钢卷,每个钢卷重量在28吨左右。发长途的话,超载不走高速路走国道,大吨位每吨收费70—80元,小吨位不超过1吨的按1吨算,3吨以内每吨300块,超过3吨一个价,超过10吨又一个价。

“拉得多挣得也多。”这位负责人说,眼下,一车本来一趟能拖60吨货的,现在要分两趟走,小车可能还要三四趟,油钱翻倍,运费也就随之上涨。

在司机老梁看来,“超载”其实是很正常的现象,只是相对而言,短途超载情况更多。

“毕竟多装一点,就能多一点钱。”老梁算了一笔账,“像大货车,买车就要花几十万,改车要花钱,每年保养要花钱,一个老板的货就那么多,人家肯定不可能等你一个人来回跑给他拉完,要想一个人吃下来,就必须要超。”

相较之下,长途运输因为路程远,时间长,超载的风险性随着遇上交警的可能性增加而变高, “一般只要被抓了一次,基本上一个月就白干了。”

然而,司机不愿意超载,却挡不住发货的老板的要求。“一般情况下,我们默认的规则都是装满再走,但是有些东西,比如水泥,沙石一类,如果按照限重来装,只能装半车,但发货老板肯定不愿意,这会增加他们的成本。”老梁说, “道上”就是这么一个规则,“要么超,要么就别干。

眼下,老梁并不排斥在严查超载下带来的改变,以前的行业规则就是大家都在超,不超就没钱,但如果真的能从源头上把超载情况治理了,运费上去,收入保障,大家就都不超载了。

距离事发地不远,东方钢材市场内货车成龙

疯狂大货车

“不超载不挣钱”和“提心吊胆在挣钱”

当行业的大多数都将超载视为常态后,不超载的少数势必要面对成本提高、竞争力下降的困境。因此,对于卡车司机们而言,为了生存,差别从不超载还是超载,变为了超载多还是少。

此次高架桥的垮塌,引起了不少卡车司机的讨论,他们一次次打开手机图片,确认当时的卡车到底超过了多少吨。老梁说,目前货车装货,一般都是装在70到100吨左右,超过100吨的其实并不多。

“大家都只是想挣钱,但有命挣,也要有命花,超过100吨,刹车基本就是个摆设,根本刹不住,所以一般超过100吨都只能是跑短途。”像本次事件中,这种接近200吨的超载现象,老梁坦言,他其实也是第一次见,老司机们都在嘀咕,能这么超的,要么是新手,要么就是对自己太自信。

市场的另一边,卡车司机王勇(化名)正忙着卸货,自从几年前,他的老乡在拉钢卷的途中意外身亡后,他会选择拉木材、食物、泥沙……但就是不会碰钢卷。在他眼中,看似小小一卷的钢卷,可能重量就超过10吨,但因为放在车上并不起眼,所以超载起来很“方便”。但另一方面,钢卷需要用钢丝绳固定,且即使固定好了,万一一个急刹车,钢卷冲下车,也会造成极大的危险。

东方钢材市场是目前无锡最大的钢材市场

今年9月,就在东方钢材市场内的一个十字路口,一辆平板车撞到载着6个钢卷的大货车,钢卷落地带动车辆侧翻,整个路面瞬间被压垮,万幸司机没受伤,但路面的整修也花费了小一个月。

类似这样的危险,对于卡车司机们而言并不陌生。

“昨天这里因为交通管制堵车,我一天就跑了一趟,累得觉得踩不动刹车,感觉遇到红绿灯我就很慢不敢走,因为红灯一跳,我怕刹车都踩不住。”另一位女司机坦言,她的车能拉10吨货物,但是每次到了8吨,就感觉踩不住刹车。

也因此,为了更好“超载”,改装成为行业内一个心知肚明的“秘密”,加高、加宽,或者改变铁皮厚度轻化车厢。处处可见各种车辆改造的小广告。就在11日上午,苏州高新区相关执法部门在312国道高新区高架段,就查获一辆核载17.99吨、实载47吨的东风天龙大卡车,超载率161%。那就是一辆改装后的重型仓栅式货车,与通常的重型货车相比没什么两样。据车主介绍,这是他们自己改装的,改装后的大容器里,装满了热水,是运去供给某浴场使用。

“这就是’不超载不挣钱’和‘提心吊胆在挣钱’。 ” 王勇形容,超载带来风险,风险带来改装,改装带来更大的风险。他坦言,各地现在对于超载的打击力度都在加强。“好多地方交警都在交界地等着。我们白天不敢跑,等到晚上交警不在了才敢上路。但有时候交警也和你玩心理,大晚上蹲在那,稍不注意就被拦下来了。”

10月12日上午,恢复通车的锡港路

车辙印在心

“打地鼠”还是“真正转折”

事实上,10日无锡高架桥侧翻后,包括无锡在内,苏州、南京、上海等多地都在事后紧急开展车辆超载超限治理工作,此外,湖南、广东、福建、安徽多个省份的多地均在近日召开超限超载治理工作会,并表示将加大“治超”力度。

据无锡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介绍,今后无锡境内货车上高速前,先上“拒超秤台”检测,载重合格才能通过卡口。截至目前,包括无锡东、无锡西、无锡北、玉祁、南泉等在内的无锡所有高速公路收费站入口“拒超称重检测系统设施”全部安装结束,并已具备使用条件。

“我觉得这股风最多持续到年底,不会带来真正的转折。”一位物流公司的负责人觉得,这些年,治理货车超载就像是“打地鼠”一样,这边按下去了,那边会冒出来,最后这边也会又冒出来。

“目前,社会上的情况是,只要有一辆车超载,必定有其他车辆效仿。 ” 在中国卡车协会会长易学兵看来,货运车辆长期超载,其实责任不光在货运车辆本身,各地执法部门监管不严,同样是引起超载的原因之一,“有的地方弹性执法、人情执法、甚至于钓鱼执法。”

针对此,多名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提出,为有效地监管货车超限超载,应该设立或明确治理公路货运超限超载的协调机构,强化权威和责任,统一协调 公安、交通运输、应急、 城管、国土、建设、工业、 质监等部门的相关职能。同时,“超载入刑”的呼声由来已久,早在 2016 年,现任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就提出建议,要加快研究推进将严重超限超载违法运输行为列入危险驾驶罪的范畴, 将货车严重超限超载运输行为以危险驾驶罪入刑。

另一边,卡车司机“老梁”们并没有太关注这场侧翻所引起的讨论。据新华社报道,高架桥侧翻时,卡车驾驶员已经被初步诊断为重型颅脑损伤,腰椎横突骨折等,在重症医学科接受治疗。

宛如一滴水滴进大海,忙碌在312国道上的卡车司机们很少谈论起这个驾驶员,在锡港路段恢复通车后,载着比以往轻了不少的货物,他们发现,事故路段附近,多年来都没有专门查货车超载超重的站点,可这几天,多了很多检查超载的执法身影。

封面新闻记者 杜江茜 沈轶 柴枫桔 江苏无锡摄影报道

分享到
来源:封面新闻 | 责任编辑:奕含
小编最近文章
板门店会晤后朝美首次对话在瑞典举行
俞敏洪再惹众怒:当你工资比同学少一半,证明生命已浪费一半
“年轻人敢硬闯51区,那就轰炸机伺候”美军致歉
伊朗首次办击落美无人机展:这架最抢眼
印度落月梦碎,巴基斯坦科技部长憋不住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