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举报豫章书院志愿者称遭到死亡威胁,原书院山长:与我无关

2019-11-02 08:04:59

【文|界面新闻 梁宙】

近期,曾举报豫章书院的志愿者对外称其遭到死亡威胁,并收到一些恐怖图片,使已关闭近2年的豫章书院再次受到社会关注。11月1日,原豫章书院山长吴军豹对界面新闻回应称与其无关。

2017年,豫章书院所在的儒溪村村口的书院标识 @视觉中国

在“豫章书院事件”发生两年后,因近期有举报豫章书院的志愿者称遭到了死亡威胁,并收到一些恐怖图片,使已关闭近2年的豫章书院再次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2019年11月1日,原豫章书院山长吴军豹对界面新闻回应称,其从来没有授意谁去威胁过志愿者,并称其已心力憔悴,后面的事与其无关。

这所涉事的豫章书院全称为“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位于南昌市青山湖区,是2013年5月16日成立的一所民办非学历教育机构。两年前,豫章书院以戒网瘾之名,对学生存在严重体罚、囚禁、暴力训练等诸多问题,事件经曝光后引起广泛关注。

2017年10月30日,南昌市青山湖区多部门联合调查后回应,网帖反映的问题部分存在,书院确实有罚站、打戒尺、打竹戒鞭等行为和相关制度。对此,已责成区教科体局对该校教育机构进行处罚,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追责。其后,豫章书院被当地主管部门注销办学资格。

时隔两年,2019年10月5日,知乎大V@温柔发表了一篇名为《因为曝光豫章书院,我朋友被报复到自杀》的文章,使豫章书院再次进入公众视野。10月24日,@温柔再次发文称,“就在刚刚,我收到了死亡威胁”、“他是这样写的:“XX已经自杀下一个。就到你。”

据@温柔在微博上公开其收到的死亡威胁信息显示,一个名为@人间大炮的人发来了一些恐怖图片,其中一张照片内容为双手被剁下装进托盘,@人间大炮还对@温柔称,“吴军豹说这就是你的下场”。@温柔称,关于死亡威胁的事情,其已经报警,录了笔录,拿到了报案回执。

图自微博@温柔JUNZ

据津云新闻报道,在2017年豫章书院刚关门不久后,@人间大炮也曾发私信威胁过@温柔,根据温柔提供的截图,2017年,@人家大炮知道其所在的城市,找其要过照片和具体地址,并提到在一个封闭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的地方,立案调查也查不出什么,而他有十分专业的绑架经验。

该事件中,@温柔并不是唯一接到威胁的志愿者,另一位志愿者@wee43也发博文称自己接到了威胁电话。@温柔和@wee43都是目前仍在积极帮助前豫章书院学生搜集证据的志愿者。

@wee43对界面新闻表示,自己连续三天上午10点接到威胁电话,在第一次威胁电话中,对方是真人说话,后面两次都是播放录音。

“对方的意思是我有这么多闲工夫,还不如去办好自己新开的公司。对方说,已经两年了,我们想让学校关门,学校也关门了,已经断了人家的财路,就不要再说把人家送进监狱这样的话,而且也送不进去。”@wee43说,对方带着南昌口音,语气像委婉的劝诫,又像是警告。

@wee43接到三个威胁电话的号码都不一样,回拨过去全部是空号。他说,从豫章书院事发到现在,去年接到的骚扰电话最多,甚至已经骚扰到自己当时所在的公司运作,公司业务无法开展,后来自己选择退股离职。

“敢这么明目张胆给我打电话的只有豫章书院,而且他们带着南昌口音,”@wee43认为,原豫章书院山长吴军豹是他怀疑的人之一。

举报豫章书院志愿者遭死亡威胁一事在网上传播开后,10月24日,吴军豹通过其个人微博@儒水奚 对该事件发文称:“网络黑社会嫁祸”。11月1日,界面新闻记者通过微博检索@儒水奚的用户名,已无法查找到该用户。

11月1日下午,界面新闻通过电话联系上吴军豹,他否认自己与志愿者遭到死亡威胁一事有关。他回应称,“这事很诡异,因为我确实从来没有也没有授意谁去威胁过志愿者。”

“看网上嫁祸威胁内容很恐怖,容易使人恐慌,被死亡威胁的志愿者已报警,一切以警方信息为准。”吴军豹表示,自己已决意辞去一切,隐姓埋名,远离是非纷争。

10月30日,天眼查通过官方微博发文质疑称,“这家17年11月声称申请关停的豫章书院 ,时至今日依然没被吊销,2019年4月其中一公司名由‘豫章书院’变更为‘堂渊文’,2019年3月,该公司依旧在申请‘豫章书院’的商标”。

@wee43也表示,他们在去年就关注到了“堂渊文”,“他们去年打算重新开办一家类似于教女德的培训机构,因为是非法运营,后来被我们举报掉了。”他说。

记者通过天眼查看到,这家“江西堂渊文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原名为“江西豫章书院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于2019年4月15日完成更名。10月12日,该公司发生投资人(股权)变更,变更前吴军豹持有该公司91.14%的股权,变更后不再持有该公司股权。

吴军豹对界面新闻表示,事件的主体是原豫章书院修身专修学校,这个学校在2017年已注销,并没有再开,从文化保护角度,他希望豫章书院商标今后通过各种形式保护,给其他有智慧、有能力并能爱护好它的机构,永远不要再涉及危机教育,寄希望其他机构能重新把豫章书院历史文化存其精华,去其糟粕予以创新。

“我已心力憔悴,后面的事与我无关。”他说。

分享到
来源:界面新闻 | 责任编辑:邓睿侃
小编最近文章
李楠道歉
IS确认巴格达迪死亡,已确定继承人
德国经济部长失足摔下讲台,短暂失去意识
美众议院公布弹劾决议文本
史无前例!三星委托中国企业生产6000万部手机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